庞中英:日俄领土争端中国应作壁上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61 次 更新时间:2011-03-02 23:52

进入专题: 日俄领土争端  

庞中英 (进入专栏)  

俄罗斯要维护二战后形成的国际秩序,这对中国很重要。

日俄在21世纪的领土争端,不禁让我想起100多年前日俄在东北亚,也就是中国东北发生的“日俄战争”,众所周知,当时,甲午战争败给日本的中国是“日俄战争”的最大受害者。

100多年后的今天,日俄围绕着“南千岛群岛”或者“北方四岛”展开新一轮争夺,中国到底如何看待这一争夺?

首先,让我们看一看这一俄日领土争端的是非曲直。俄罗斯的理由:“南千岛群岛”归属俄罗斯,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国际新秩序的结果,日本是战败国,苏联是战胜国,“南千岛群岛”是苏联的战利品。日本要推翻二战后形成的国际秩序,是不行的,俄罗斯是不同意的。俄罗斯的这个主权观,非常欧洲,即是欧洲几百年以来根据战争的结果决定领土主权归属。日本一向号称自己只是“住在亚洲”的西化了的第一个非欧洲国家,面对俄罗斯的主权理由,不得不拿出了亚洲式的主权观:“‘北方四岛’自古以来就是日本领土”。其实,若是说历史,“南千岛群岛”或者“北方四岛”,既不是俄罗斯的,也不是日本的,而是中国的。日本在日俄战争后攫取了中国的领土,而俄罗斯在二战后又把这些原来的中国领土据为己有。

俄罗斯要维护二战后形成的国际秩序,这对中国很重要。因为二战后,中国也是战胜国,正是因为有二战后的国际秩序,才有中国享受到的自1945年以来在东亚的和平。日本被美国占领和改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俄罗斯占据“南千岛群岛”,朝鲜半岛独立,彻底绝了日本军国主义扩张的地缘战略空间。今天的俄罗斯维持二战后的世界秩序,反击日本收回“北方四岛”的要求,这对防止日本继续要求改变二战后的国际秩序,重新走军国主义路线有客观的重要意义和价值。

不过,俄罗斯之所以在与日本的这个领土问题上高调作文,还有深刻的考虑,那就是:俄罗斯“远东”(“远东”也是一个典型的欧洲概念)地区领土广大、人口稀少,人口出生率负增长。苏联解体后,随着韩国的崛起,以及后来中国经济的繁荣,俄罗斯国内的地缘战略家们一直深刻担心东北亚三个经济繁荣的经济大国中日韩“觊觎”俄罗斯“远东”地区。这种地缘政治焦虑使俄罗斯不得不寻求“杀鸡给猴看”的机会。俄罗斯一直相信自己无论如何也还是一个仅次于美国的世界军事超级大国,只能利用军事优势弥补其他劣势。如今,日本在领土问题上自找不快,俄罗斯就赶快“杀一儆百”。

出于未来战略的深刻考虑,俄罗斯正在把“南千岛群岛”变为俄罗斯的东方战略前哨,加以战略布置,明显不仅是针对日本的,而是针对现在的地区霸权美国和崛起的中国的。可以说,俄罗斯“南千岛群岛”的布局,显示了俄罗斯现在的领导人的深谋远虑。

再看日本,现在的日本民主党政府之所以要高调、强硬反对俄罗斯的领土政策,与俄罗斯一样,也显示了日本的许多战略考虑:二战后形成的国际秩序是日本永远的痛。二战结束都已经快70年了,日本还生活在此种在日本人看来“不正常的”国际环境中,所以,日本新政府为了国内的选票和国际的国家利益,继续冲击二战后形成的国际秩序,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加快改革,增加日本为其常任理事国。“北方四岛”正是这一秩序的一部分,日本若是赢得与俄罗斯的领土问题,意义不仅是一点领土。所以,我们看到,日本在俄罗斯面前不甘示弱,而是不断示强。否则,日本担心与自己有更顽固领土纠纷的中韩会模仿俄罗斯,在领土问题上强硬对付日本,使日本因为与邻国的领土纠纷而更加孤立。

顺便一提的是,因为历史上俄罗斯占据了中国以海参崴为中心的大片领土,也因为中苏关系迟至1989年才“正常化”,中国的新闻报道和舆论中,直到现在也使用日本的说法“北方四岛”。中国使用“北方四岛”应该加上引号,因为这是“日本的北方四岛”,同时也应加上括号,俄罗斯叫做“南千岛群岛”。这样做,第一是显示了中国只是置身事外、“中立”地看俄日的领土争端,第二是显示了中国与这一俄日争夺的复杂关系。

进入 庞中英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日俄领土争端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39118.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