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强:俄罗斯大选见证普京“可控式民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37 次 更新时间:2010-08-14 21:27:53

进入专题: 民主   俄罗斯   普京  

梁强  

  

  俄罗斯杜马选举的结果没有任何悬念。由杜马主席格雷兹诺夫和联邦委员会主席米洛罗夫分别领导的统一俄罗斯党和公正党取得了64.3%和7.74%的支持率,执政党以72%的压倒性多数,获得了议会全部450个席位中的353个。另一个进入杜马的由激进民族主义者日里诺夫斯基领导的自由民主党虽然不是执政党,当在普京任期内从未反对过克里姆林宫的任何大政方针,并且该党竞选纲领就明确表示,支持普京为俄罗斯制定的总路线。俄国传统上三分天下的自由主义党派则因为反对现政权而在此次大选中惨遭滑铁卢,没有一个党派达到7%的底线,从而在历史上首次失去了进入杜马的资格。如此一来,杜马四个党派中唯一的反对派就只剩了俄共,尽管是以比统一党低50%多的历史上最低的支持率进入议会,但俄共仍然是俄罗斯立国以来唯一没有缺席任何一届杜马的俄国政党。

  自由派为自己当初竭力反对左翼力量的政策付出了代价。在普京上台之初,雷日科夫和涅姆佐夫等仍处在体制内的自由派领袖还担心普京为了巩固自己的执政基础要和久加诺夫联盟。但现在,被抛弃的却是这些天真的民主派,而俄共反而成为俄罗斯立国以来生命力最为持久的政党。选举结束后,雷日科夫向他一向视之为洪水猛兽的久加诺夫抛出了橄榄枝,暗示愿与俄共一起推出总统候选人(由于未能进入议会,雷日科夫本人要参选的话必须获得200万个签名)。他还鼓励知识分子内部出现的支持俄共的倾向,并赞成久加诺夫的顾问、历史学家多布罗哈托夫的话,“现在俄共是杜马中唯一带有民主色彩的政党”。不过,鉴于俄共支持者的特殊性(绝大部分都是前苏共党员和老年人)及其身上很难抹去的苏联印记,这样的反对派在今日的俄国毕竟处于政治生活的边缘。难怪,《纽约时报》会发出了这样的疑问:今天在俄罗斯还存在反对派吗?

  由于新《选举法》对自由主义党派的打压,以及选举进程中政府控制的媒体力量对选举介入,反对派和欧洲安全与合作委员会的一些观察员认为选举存在着舞弊嫌疑,但包括西方在内的绝大多数舆论都相信,选举的结果是合法有效的。甚至连欧盟的选举观察员在选前都不惮于公开表示,自己对选举结果的预测和大部分俄罗斯人是一样的。

  与俄罗斯第一个十年里的杜马选举不同,现在的俄罗斯人对不受控制的自由和由此而来的不确定性表示出了厌恶。因此,这个没有任何悬念的选举结果不仅仅是对执政党权力的确认,更是选民们对现政权和对现任国家领导人忠诚的公开宣示。换句话说,这也是对未来俄国领导人政治路线选择的一次彩排,即除了普京路线,在俄罗斯再也没有任何方案是能获得举国支持的。

  85个俄罗斯联邦主体中,统一俄罗斯党得票率最高的地区是车臣共和国和印古什共和国,分别为99.36%和98.72%。驻车臣的俄军对普京支持的统一党的支持率更是高达99.4%(其投票率为99.5%)。西方的一些观察员开玩笑说,这千分之一的例外才是普京可控民主的最精妙之处。因为从苏联以来,克里姆林宫就一直拥有这样的传统,对军队的领导权必须是百分之百的。而这千分之一的例外,就是要告诉世界,现在的克里姆林宫毕竟不同于苏联时代。

  这是普京第二任期以来推行“可控制的民主”顺理成章的结果。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有效地运用普京无可比拟的巨大号召力和行政资源,成功地完成2008年最后的权力交接。由于统一俄罗斯党和公正党都是执政党,因此两党如果分别推出各自的候选人,如何协调两人的关系就是个棘手问题。因此,最佳方案是两党合并组成新党,推出唯一一名候选人,而他显然就是普京意中所属,或者以无党派候选人的身份参加竞选,执政党则将其作为两党共同的候选人予以支持,这样也避免了单由统一党推出而染上太强的党派色彩,让候选人无法享有普京这样全民族共同领袖接班人的的正当性。

  下周一统一党将举行全党代表大会。据俄媒体披露,会议将决定三项议题。第一项是推出总统候选人。俄总统选举将于明年3月2日举行。根据俄中央选举委员会规定,进入新一届国家杜马的政党如要推举本党候选人参选,需在12月23日前登记。独立候选人或未能进入国家杜马的党派推举的候选人,需在12月18日前登记。所以,下周一的统一俄罗斯党代会,将是决定俄国未来政治生活的会议。由于普京此前曾暗示过,他的继承者,不应当出现令人意想不到的方案。再加上执政党这次在杜马选举大获全胜,稳定性显然更加成为普京决定接班人的首要考量。俄罗斯《独立报》从统一党高层获得的消息是,选举结果让普京相信,原来设想的权力交接第一方案,即伊万诺夫和梅德韦杰夫二选一的方案是切实可行的。至于原来被媒体渲染得纷纷扬扬的“第三人选”,应该只是一种战术,目的是转移媒体和公众的视线,在选战开始前最大程度地保护候选人。

  大会第二项议题是改组统一党。众所周知,统一党当初就是为了选举而建,是克宫控制选举的权力机器,而非有独立纲领和政治思想的党派,在两次大选顺利完成克宫交待的任务后,其第一阶段政治使命显然已近终结,对其的改造和革新不可避免。普京之前就曾表示过,统一俄罗斯党必须改组以适应新形势的需要。预计在此次杜马选中对统一党支持率偏低的各大区领导人和各州州长都会面临新一轮的人事变动。

  第三个议题是修订现有党章。届时,普京是否会向媒体曾预测的那样,在卸任后出任统一党党魁也将有初步答案。此外,由于此次大选的空前胜利,也在一定程度上让一支独大的执政党担心自己内部可能出现不同的派系。预计新党章将更加强化党内纪律的服从,以及党的领导人及其决定的权威性。

    进入专题: 民主   俄罗斯   普京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5455.html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