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硎:中国学者要有气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15 次 更新时间:2010-08-05 11:44:23

进入专题: 汪晖事件   朱学勤  

耿硎  

  

  自今年三月南京大学教授王彬彬著文揭露清华大学教授汪晖学术“抄袭”以来,质疑者和挺汪者就展开了激烈交锋。就在此事日渐冷却之际,《中国青年报》于七月七日刊发一封六十多名学者联署的公开信,要求中国社科院、清华大学成立独立委员会彻查。短短两天之后,来自海内外的九十多名学者也联署发表一封致清华大学的公开信,“声援正在被大众传媒攻击的汪晖教授”。两份针锋相对的公开信犹如两个重磅炸弹,令此事再次进入公众视野,并引发海外关注而“走向世界”。与此同时,某校在读博士研究生Isaiah(网名)发文指出上海大学教授朱学勤也嫌疑“抄袭”,立即引发媒体争相报道,将此事掀到高潮。

  学术抄袭事关学者声誉,理应以严谨的学术态度来对待,绝不能掺杂个人好恶等因素,不然,不仅会侵犯被指称者的权利,也会损害学术的健康发展,尤其是在专业性很强的学术批评问题上,大众传媒的介入一定要慎之又慎。但在“新左派领袖”汪晖“抄袭案”爆出后,有人就指出“在汪晖被以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为代表的‘自由派’媒体穷追猛打之际,甚至被60多名国内学者联名要求清华大学调查,不禁引发‘派系之争’的联想”(徐开彬)。于是,“国内自由派的一员干将,在国内‘自由派’媒体如南方报系里人脉甚广”的朱学勤爆出“抄袭案”后,很多人在观望南方周末与南方都市报如何反应。不少人认为,南方报系如果真是心无私念,就应该像追打汪晖一样来追责朱学勤,而不应该持“双重标准”,如《原道》主编陈明就认为“朱的程度比汪更深,值得南方报系拿出更大的篇幅对待处理。”

  从汪、朱两案目前发展来看,基本上可以断定掺杂了太多的派系斗争。学术上有派别很正常,但不正常的是以非学术的手段进行派系斗争。当前中国学派不盛但帮派林立是学界现实,其中虽然有学术体制不支持学派行为等深层原因,但学者们自觉不自觉的政治化误读和帮派化运作,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如果说学派的帮派化运作是‘以学术的名义’护卫集团利益。那么,对学派的政治化误读则‘以革命的名义’打压学术异己”(谭学纯)。问题是,学术的内在发展必然会产生学派,如果说学派是在一定条件下结成的学术伙伴关系,那么这种学术伙伴关系是学术至上还是利益至上?在学术和利益之间,学者们怎样寻找平衡的支点?答案虽然很明确,可现实状况令人悲观,今天中国的学者并没有找到这个“平衡的支点”,这已被汪、朱两案充分证明。

  有生命力的学派,除了要有立场信念,还必须要有责任担当。先秦之所以百家争鸣,成为中国学术发展史上的黄金时期,就因为先秦诸子都是为克乱求治、济世救民而积极探索“治道”。唯如此,才个个宽宏庞大、气度不凡。就拿当时儒、墨两大“显学”而言,虽然互相批评竞争激烈,但对竞争对手都给予了足够的尊重。孔子倡导“和而不同”,世所周知。孔子思想的反对者墨子因称赞孔子而引来弟子“非儒,何故称于孔子也”之疑问,墨子坦然答曰“是亦当而不可易者也”,真正体现了今人所谓的“学派应有的气度是坦然面对‘他者’审视的目光”。孔墨风度在中国学术思想史上流韵不绝,著名者如庄子和惠施之争,有“运斤如风”为证;朱熹和陆九渊鹅湖之会上“朱陆之辩”,更是千古传诵;时至民国时期,学术大师章太炎有感慨曰:“自孙诒让以后,经典大衰。像他这样大有成就的古文学家,因为没有卓异的今文学家和他对抗,竟因此经典一落千丈,这是可叹的。我们更可知学术的进步,是靠着争辩,双方反对愈激烈,收效方愈增大。我在日本主《民报》笔政,梁启超主《新民丛报》笔政,双方为国体问题辩论得很激烈,很有色彩,后来《新民丛报》停版,我们也就搁笔,这是事同一例的。”章氏在言语中对其最大的思想论敌梁启超的尊重和怀念表露无遗。从孔墨、庄惠、朱陆直至章梁,这些伟大的思想家所展现的气派和风度,难道不值得当今中国的学者们深思和效仿吗?

  希望今后走向世界的是中国学术,而不是丑闻。

    进入专题: 汪晖事件   朱学勤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5270.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