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殷弘 潘亚玲:论霍布斯的国际关系哲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40 次 更新时间:2010-02-04 10:47:47

进入专题: 霍布斯   国际关系哲学  

时殷弘 (进入专栏)   潘亚玲  

  

  摘要:霍布斯的国际关系哲学以其从自然状态概念引伸而来的国际无政府状态为理论基础,推导出国家间会为安全而进行普遍和绝对的竞争和冲突。然而,他未看到国家间可能有、也确有的协调与合作。他还从国际无政府状态这一根本结构特征出发,断定国家不受道义约束,而只受制于自身的利益(特别是安全)需要。这同样既有其真理性,又不免片面和偏狭。他的思想对二战后的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特别是其中的结构现实主义有重大的意义。

  关键词 国际关系/霍布斯/现代国际体系/结构现实主义

  

  托马斯·霍布斯(1588—1679年)是17世纪英国伟大的哲学家,西方政治思想史上最重要的经典名著之一《利维坦》的作者。他的政治哲学(包括关于国际关系的哲学演绎)逻辑清晰、体系完备、思想新颖,极大地影响了后世的国际关系理论思想,特别是对现实主义理论的形成产生了重要影响。本文将着重阐述霍布斯国际关系哲学(当然也是其整个政治哲学)的基石即自然状态学说,以及关于国际关系本质的论辩——国际无政府状态决定普遍和绝对的国际冲突。

  

  一、霍布斯及其思想方法

  

  霍布斯出生于一个乡村牧师家庭。他15岁就读于牛津大学马达兰学院,学习古典哲学和经院派逻辑学,毕业后成为大贵族卡文迪希的家庭教师,通过这个家族,霍布斯跻身上层社会,结识了本·琼生、弗朗西斯·培根等名流,而且得以长久使用位于德贝夏查茨沃思的图书馆藏书。“大周游”是英国贵族子弟受教育的主要内容之一,霍布斯也得益于此。在畅游欧陆国家的同时,他接触到了欧几里得的几何学著作并深为其严谨证明方式吸引,这对他后来研究哲学的方法论产生了重要影响。在意大利他拜晤了伽利略,后者的运动哲学对他影响很大,甚至可以说使他转向了传统哲学的对立面。他是第一个把修昔底德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翻译成英文的学者,其中贯穿的政治和国际关系思想(“复杂的现实主义”(注:见Mchael W.Doyle,Ways of War and Peace:Realism,Liberalism, and Socialism(New York: W.W.Norton & Co., 1 997),chapter 1.))对他肯定产生了重要影响。此后,他亲身经历了英国内战这“无法无天”的大动乱,也目睹了欧洲大陆的“三十年战争”。面对空前的社会、宗教、政治争斗,他试图用当时的新科学去解释人和社会的本质,发现政治的内在规律。他的思想主要体现在《论法律原理》(1640年)、《论公民》(1642年)和《利维坦》(1651年)3 部著作中。其中,《利维坦》最享盛名,其理论的完整和逻辑的清晰达到了思想史上少有匹敌者的地步。

  霍布斯建立了这样一个哲学体系:它将包括政治哲学在内的整个知识领域,建立在科学原则之上且以演绎推理为特征。这个哲学体系今天被称作机械唯物主义。在霍布斯那里,“物体、存在实体是同一种实在的观念,物体之外的任何观念、思想、意念等等,都不外乎是多少摆脱感性形式的实体世界的幻影。”(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164页。 )力学意义上的运动是造成一切变化的原因,它意味着一个革命性的概念:整个物质世界、包括人的世界是一个纯粹的机械体系,体系内发生的一切,都可以用关于物体相对位移的基本运动法则的几何演绎法加以解释。霍布斯把运动视为其体系的核心,而他设想的整个哲学体系由3 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物体——在几何学和机械学意义上的物体,第二部分是个人的生理和心理,第三部分是政体,即人造实体——国家和社会。在这个就当时的西方思想而言可谓非常新颖和富有创造性的设想中,除了运动律外,没有任何其他规律起作用,所有的一切只是机械动因的复杂实例。在霍布斯那里,万事万物都源于几何学与机械论(注:George H. Sabine, A History of Political Theory,4th edition( Chicago: The 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73),Chapter 24.)。

  霍布斯的政治哲学具有逻辑推理之力和简练明晰之美,这首先归因于他使用的演绎方法。他认为,只有从基本前提开始进行演绎推理,才能产生确定无疑的结论。它为政治理论研究提供了一种模式,这颇类似于经济学上的一种最具成效的研究方法:先设定一个单纯的模式,再由此模式演绎出推论。他以运动这一普遍的自然界事实为前提,推演出包括情感、思想等在内的个人行为原因,进而从个人行为扩展至社会行为,发掘社会政治生活的规律。这样,他的政治哲学便建立在心理学基础之上:假定有一个总体的人类行为原则或公理,以此推演出个别事例,并通过事例展示这些原则在特殊情况下如何运作。因此,它揭示了一种由基本法则支配的人性,并通过社会群体的特殊事例展示该法则的运作(注:Sabine, A History of Political Theory,Chapter 24.)。

  

  二、自然状态——战争状态

  

  霍布斯从人的情感演绎出他的政治学说的基石或前提——他的自然状态论,其目的在于说明一个缺乏公共权威的社会必定处于“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状态”(或者说必定处于他直接间接经验过的英国内战和欧陆三十年战争那样的大争斗、大混乱状态)。

  当个人处于与外部世界和他人隔离的孤独状态,他将如何行为?他会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情感并据此来行为。在霍布斯看来,人类行为应当主要根据一种机械论的情感心理学来认识。这些情感力量从后面推动着他,而不应当根据从前面诱惑着他的目的去理解。他认为这些目的因人而异,而且太容易掩饰,更何况所谓的“善”或“恶”——人用来表明其喜爱或憎恶的对象的词语——同究竟是什么人在使用这个词语密切相关。“没有如此简单而又绝对的东西,也没有任何共同的善恶标准,能从对象本身的属性中抽象出来”,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只奉行自己的善恶标准(注:Leo Strauss and Joseph Cropsey eds., History of  Political Theory,3rd edition( Chicago: Chicago University  Press,1987),p.398.)。大家公认:自我保护是善,自我毁减是恶。每个人都以自己所感觉和想象的利益为最根本的出发点,为人类制定统一的道德原则是不可能的。实际上,世界就是所有不断追求自我幸福和快乐的利己主义者的整体。他们不满足于目前所得到的一切,还为将来的幸福而寻求保证手段——权势。这种权势保证个人欲望从一个目标到另一个目标不断地发展,以达到最高程度的善,即自我保护。

  在缺乏公共权威的情况即“自然状态”下,这些专注于自我保护的个人之间将是怎样一种关系?在霍布斯看来,所有的人生而平等,或更确切地说,他们的能力生而平等:体力上,最弱的人可运用密谋或与他人联合的方式杀死最强的人;而智力上,人与人之间则更加平等,没有人会相信他人像自己一样聪明(注:霍布斯:《利维坦》(中译本),商务出版社1996年,第92至93页。)。人与人这种身心两方面的平等,使他们拥有同等的可以相互毁灭的能力。对最关注自我保护的个人来说,这会产生巨大的恐惧,害怕暴死在别人手下。而且,能力的平等也会导致欲求的类似,进而导致他们之间的竞争。人们为了满足自身的欲求,力争得到一切而不愿让对手分享。这种天然的敌对更由于相互间的猜疑而加剧:在没有公共权威的状态下,人不得不剥夺别人所拥有的一切(包括生命),直到威胁自己安全的力量不复存在为止,因为他们不相信别人不会对自己构成威胁。因而,“全人类共有的普遍倾向……便是,得其一思其二,死而后已,永无休止的权势欲。”(注:霍布斯:《利维坦》(中译本),商务出版社1996年,第72页。)不仅如此,由于能力的平等,人不能容忍别人对他的轻视或鄙薄,为了荣誉他们必然相互侵犯。总之,三大自然原因——竞争、猜疑以及荣誉感必然导致人与人之间绝对的争斗(注:霍布斯:《利维坦》(中译本), 商务出版社1996年,第94页。)。

  霍布斯断言,没有使人畏惧的公共权威的自然状态具有3 个必然特征:不存在产业、农业、航海、商贸以及其他的提高人类生活质量的实业,因为人的力量和创造力都专注于确保自身安全;不存在法律或道德准则,因为“正确与错误、正义与非正义的观念在那里是无立足之地的……这样一种状况还是下面的情况产生的结果,即没有财产、没有统治权、没有‘你的’‘我的’之分,每一个人所能拥有的,只有在他得到并且保住它的时期是他的”;最后,自然状态是战争状态,这战争必须被理解为“不仅存在于实际战斗中而且也存在于没有和平保障时期中人所共知的战争意图”,它是普遍和持续不休的“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注:霍布斯:《利维坦》(中译本),商务出版社1996年,第96页。)在自然状态下,人人平等,人人自危。“最为糟糕的是人们不断处于暴力、死亡的恐惧和危险中,人的生活孤独、贫困、卑污、残忍而短寿。”(注:霍布斯:《利维坦》(中译本),商务出版社1996年,第95页。)每个人都是并且只是为保护自我而采取的必要措施的唯一裁决者,这是每个人都拥有的自然权利或曰自由。在自然状态下的普遍危险之中,凡是一个人所能得到的东西,没有一种不被用来抵抗敌人、保全生命。因此,每一个人对每一事物都拥有权利,甚至连彼此的生命也是这样(注:Strauss and Cropsey eds. , History of Political Theory,p.402.)。

  由此,霍布斯认为,在自然状态下进行自我保护的理性做法是遵循自然法,或者说遵循他所阐释的、基于权宜利益而非道德准则的自然律。理性自我保护的第一条自然律便是:“每个人只要有获得和平的希望时就应当力求和平;在不能得到和平时,他就可以寻求并利用战争的一切有利条件和助力。”(注:霍布斯:《利维坦》,第98页。)在霍布斯看来,人倘若过份追求自我利益、自我保护,带来的将不是幸福而是失望。人的自由或者说自然权利并不一定符合其利益,如果所有人都以他所愿意和能够的方式运用自身力量追求自我安全,结果将没有一个人会安全,他将陷入长久的不安全和恐惧之中(注:Geraint Williams, Political Theory in Retrospect:From the Ancient Greeks to  the 20th Century(Hunts,England:Edward Elgar,1991),p.67.)。第二条自然律是:“在别人也愿意这样做的条件下,当一个人为了和平与自卫的目的而认为是必要时,会自愿放弃这种对一切事物的权利;而在对他人的自由权方面满足于相当于自己让他人对自己所具有的自由权利”,即“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注:霍布斯:《利维坦》,第98页。)

  在相互都愿意这样做的条件下,人应当遵守和平的信约。但霍布斯同时强调,在自然状态下,信约仅是“没有利剑的和约,根本无力保护个人安全。 ”(注:引自 James E. Dougherty and  Robert  L.Pfaltzgraff,Jr.,Contending Theories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A Comprehensive Survey,3rd edition(New York: Harper Collins Publishers,1990),p.91.)因为不能确信契约将会得到严格执行, 所以自身安全仍是最高行为准则。在他看来,人是理性的利己主义者,个人权势来自于更强有力的个人情感和欲求,包括追求安逸舒适的生活和希望成为人上人。不过,压倒一切的情感还是恐惧,而对暴死的恐惧是一切恐惧中最强烈的,它提供了自我保护的强大情感力量。所有自然律令以及社会和政治责任都源于、并服务于个人自然权利即个人自我保护。这使霍布斯得以把利己主义建立在一种心理学式的科学原理之上,否定传统道德哲学、使个人自我利益合法化的道路由此而开辟(注:在这个意义上,霍布斯或许可谓现代自由主义思想的先驱。 见 Strauss and Cropsey eds.,History of Political Theory,(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时殷弘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霍布斯   国际关系哲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1670.html
文章来源:《欧洲》1999年06月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