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介仑:打入城管内部的“卧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93 次 更新时间:2009-06-21 13:11

进入专题: 城管  

齐介仑  

(原标题——赵阳:我当不了城管队伍的鲁迅)

南都周刊记者•齐介仑 实习生 李颖娟 南京报道

赵阳,南京市玄武区城管队员,最早在网上披露北京城管局的内部培训教材—《城管执法操作实务》的人就是他。

赵阳是一个另类的城管队员,他活跃在网络上,以犀利的文字批评城管暴力执法,反思现行城管体制。有人怀疑他的城管身份,也有人说他是打入城管内部的“卧底”,甚至有人称他是城管队伍中的鲁迅先生。

体制内身体,体制外姿态,赵阳跨越两种角色,相安无事。但是这一次,他开始焦头烂额了,因为他率先披露了一份“城管执法秘笈”,引发舆论界对城管的新一轮炮轰。

玄武区幕府东路接近南京市郊,距离著名的夫子庙还有很长的一段车程。穿过一条短短的街巷后,可以见到一个叫“田园美居”的幽静小区,这里树木苍翠,花香鸟鸣,颇有一番超然世外的生活意境。南京市玄武区城管队员赵阳在这里购置了新家,并完成了全部的装修细节,一家人和和美美。房子很大,也很明亮,在装修上着实下了一番功夫。

今年的五一,单位放了三天假,喜欢旅游的赵阳却哪里都没有去,完全没有心思,因为媒体的火爆跟踪已经搞得他焦头烂额、压力重重。周围的人都知道他“成了名人”,甚至连南京市内打车的司机都知道了他的“光荣事迹”。他连朋友也懒得见,因为但凡交流,那个让他心焦的话题是必须要谈的,而他实在不想谈了。

本想待在家中安静上几天,也思考一下自己今后的进退,但越是在家里待着,越是感觉忐忑不安。

他此一刻的“宿命”至迟在两年之前就已经埋下了。

“定时炸弹”爆炸了

两年前,赵阳从书店购得两本北京城管局的内部培训教材——《城管执法操作实务》。读完之后,他觉得有些内容是自己不能接受的,于是用数码相机将该书的封面和自认有待商榷的一页内容,拍摄并放到了自己主持的“西祠胡同”论坛里,希望与网友探讨一下观感。其时是2007年7月29日。

后来引爆网友愤怒情绪的那段文字——“采取反暴力抗法的布局动作,注意要使相对人的脸上不见血,身上不见伤,周围不见人,还应以超短快捷的连环式动作一次性做完,不留尾巴。一旦进入实施,阻止动作一定要干净利落,不可迟疑,要将所有力量全部使用上”,就出现在赵阳拍摄下来的那一页内容上。不过,赵阳的帖子开始并未引起太大的关注。

直到今年4月21日上午10:49,这颗“定时炸弹”才爆炸开来。

网友“伊刀”将帖子转到“天涯社区”,随后,迅速被加上诸如“路霸是怎样炼成的”、“城管武功秘笈”等嬉笑怒骂的标题,在多个博客与论坛上转载,被海量点击、评论,那段“打人不见血”的文字,也被网友画上红线作了突出处理。

赵阳回忆说,他上传到网上的照片,未加红线标识,是网友多次流传后,做了裁剪和缩放,似乎存在断章取义之嫌。他还认为,这本教材,对城管实际工作是有帮助的,因为“可操作性比较强”。

但是,在中国,不仅一次发生的城管与小贩之间的暴力冲突事件已经使得城管形象十分糟糕,在由网友撰写的百度百科上,“城管”甚至被解释为:①名词:专门欺压弱势群体的黑社会组织。②形容词:形容残暴、血腥、恐怖。③动词:等同于打、砸、抢……这一次,公众的怒火又被“操作实务”所显示的“暴力阴谋”激发出来。

合法性可疑的城管体制被再一次拎出来拷问。当事的北京城管执法局以及教材执笔人、北京警察学院教授高锋更成了舆论的矛头所指。高锋在回复南都周刊记者采访时,为自己辩解说:他只是该教材第一稿的执笔人,这是事实,但稿件后来经历了多次改动,对于文字更改的详情他不了解,也不承担责任,这些只能质询北京城管执法局,而且事实上,网友及媒体对该教材存在片面理解和误读的问题。

北京城管执法局则告诉南都周刊记者,从2005年起,该局开始对队员进行培训,并委托有关单位聘请专家编写了多部城管内部培训教材,其中就包括这本《城管执法操作实务》,编写完成后,城管局发现部分用词和提法欠妥,为避免误读,该书仅作为内部交流资料使用,并未在城管一线执法队员中培训,也未同意对外公开发行。

成为网络红人的惶惑

作为“泄密者”的赵阳本人也成了媒体追逐的对象。赵在他的博客上留有QQ号、MSN与手机号码,要找到他并不是难事。而在4月23日上午12点之前,赵阳对所有记者的来电访谈一概来者不拒。这是他一贯的交友习惯,他曾经视记者为朋友。作为城管体制内的一员,眼见城管队伍被“恶名化”,他希望媒体介入,关注城管形象的改良。在向南都周刊记者解释他的初衷时,他长叹一口气,眼睛望着窗外,神情黯淡。

4月22日晚间,赵阳前后接受了数十家媒体的采访过后,嗓音已经完全沙哑,这时候他发现,情势已经有点不妙了:短短两天时间,自己已不明就里地成为了网络红人,红得过了头,红得超出了他所能掌控的范围。他的惶惑不安开始一点点聚集。

赵阳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4月22日,他的手机上已经接到一名自称“北京城管队员”的人士发来的数条“辱骂”短信,直斥他在用心险恶地炒作自己:“你的爆料让我无法正常工作”,“别怪我每天都咒骂你,(你这个)无德无脑无心的道德败类”。赵阳不得不为自己和家人的人身安危而焦虑徘徊。单位也专门开过“批斗会”,就他曾发表过的某篇文章进行大讨论,只有一半的同事表示支持他。领导的各种明示与暗示,更使他敏锐地察觉到可能即将失去工作的蛛丝马迹,他开始忐忑于自己的饭碗会不会保不住。

不过,在接受南都周刊记者采访时,南京市容局新闻宣传处的副处长徐少林说,作为上级主管单位,南京市局并未给予赵阳具体的评说,至于玄武区城管大队是否给了他怎样的压力,他并不知情。

事件出现后,南京市容局迅速将该事件定性为“个人行为”,认定赵阳发帖“揭发”北京城管教材一事,与南京市局无关,“我们不想在公众面前造成南京城管与北京城管的对立”。

不想做鲁迅这样的斗士

5月3日上午10点,南都周刊记者在南京见到了赵阳,此时他正在家中休息。明亮的眼镜下,是对媒体记者毫不信任的眼神。尽管在与记者交流的过程中,逐渐放松了警惕,但对媒体仍旧保持着十足的敏感与怀疑,他总是说,“你们记者不应该来采访我,我已经成了名人,我不需要再出名了。”不间断的新闻爆炒使得他有了回避现实的冲动,“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这个五一假期他过得很不安乐。连《美国之音》等境外媒体也被惊动了,打电话过来向他求证信息的真实性和事件的最新进展。因为他“泄密”“城管武功秘笈”,因为话题被热炒,城管的音译chengguan甚至成为英文新词,《泰晤士报》说chengguan是“中国地方执法者”,“他们在执行任务过程中常常会卷入一些公众冲突事件。”印度媒体则称,“chengguan主要的任务就是驱赶街头无照商贩,以及检查各类许可证。”

赵阳说,“处于风口浪尖之上需要低调”。他郑重地告诉自己:无论如何,这个事情必须要冷却下来了。

4月23日,经过一夜的认真思考,赵阳将一则拒绝接受采访的声明挂到了网上。在声明中,他坦承,事情发展到今天,自己说的已经足够多,希望媒体不要再纠缠这件事情、纠缠他本人。

现在他只希望事件快点过去,希望大家能够很快地忘掉他,希望自己还能够像原来一样,过一个平常人的安静生活,还能工作,还能偶尔去写写文章,讽喻一下城管行政,就像他在过去七年所过的生活那样。

2002年12月,赵阳在“西祠胡同”创建了一个叫做“城管行政执法之家”的论坛,自己当版主,取名“桥上人家”。在这个论坛上,赵阳直言“管理体制‘逼’城管成‘土匪’”,质问“城管执法还有多少‘潜规则’”,认为城管部门大谈“小贩威胁”是“为加强自身装备找借口”……你很难想象这样的观点会出于一名城管队员的笔下。

有一回赵阳在QQ群中与网友交流时,有人直接对他说:我怀疑您的身份。在确认了他的城管身份后,才说:既然是老城管,就尊您一声大哥。赵阳集城管从业者与体制批判者于一身,在许多人看来,这双重身份之间的反差太强烈了。

另一些“不明真相”的城管同行,则骂他是“走狗”、“叛徒”、“卧底”。赵阳不以为忤,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他的生活也未起大的波澜,七年时间稳稳当当地扛了过去。

但“城管秘笈”事件之后,眼下这短短的半个月却让他感觉如坐针毡,煎熬一般痛苦,“也许这回就过不去了。”他说。“我得罪了很多人,口碑很不好,因为全国一盘棋,我是对全国城管系统进行评论,所以十万八千里外我完全不认识的人,也被我得罪了。”

曾经有人笑称他是城管队伍里的“鲁迅先生”,仗义执言,文风犀利。他也曾为之自得过一番。但现在,他亟须纠正这样一个说法。他说,他并不是什么鲁迅,也当不了鲁迅,“我并不想做这样的斗士。”

每当老太太准备就我的某一个问题补充回答时,旁边的赵阳立刻近似粗暴地制止母亲的谈论,似乎唯恐这样的交流又会发生过度阐释。

“我不是来捣蛋的”

坐在记者面前,34岁的赵阳颠覆了我想象中的一般城管的形象,看起来他更像一个教师,文质彬彬,谈吐儒雅,思维敏捷,逻辑清晰,对时局颇为了解,对观点的表达总是第一第二第三这样的模式。

他的母亲在一旁坐着,静静地听着我们俩一问一答,但每当老太太准备就我的某一个问题补充回答时,旁边的赵阳立刻近似粗暴地制止母亲的谈论,似乎唯恐这样的交流又会发生过度阐释,再次引起记者的炒作。他的言论基本都很谨慎,仿佛每一句话都需要深思熟虑。有几次,他甚至欲言又止。

看得出,他急于澄清网友对他的一些误解。他说,许多网友认为他的帖子基本上都是自曝家丑,“这种说法其实是片面的”,他绝对不是只批评不褒扬,城管是为人民服务的,只要合乎这个宗旨的动作,他都会关注和赞扬。他内心深处希望大家都能理解城管工作,毕竟“城管不是土匪。”

“我走访过很多先进的城管队员,写了很多稿子,《法制日报》、《宿迁日报》都曾刊登过,我热情赞美了他们受到当地群众拥护的先进事迹。”在他看来,之所以有评论者认为他对城管只抑不扬,可能相对来讲,自己的论坛及博客里,批评的文章确实多了一些,赞美的则少了一点,“有些网友恰恰是只看到了我的批评,没有看到我的表扬。”

他给自己总结了一下:在市容局内部,从上到下,各个领导,或点名或不点名,都被他“骂了个遍”。只是他认为,自己的这种“开骂”,是善意的监督,是就事论事,对事不对人,于是被批评者虽有不开心,但还是默许了。他承认单位领导给了他容忍,“大家还是比较了解我,我不是来捣蛋的,更不会居心险恶。”

他说,只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实际工作,通过自己的论坛和活动,尽自己的一份微薄力量,为整个行业的整顿、为城管队员普遍素质的提升“鼓与呼”。

但是这个“鼓与呼”的效果令人生疑。有人对赵阳说,你的论坛办了七年,城管状况还是老样子。

就在记者采写此文的5月5日,河南南阳市唐河县也上演了一次城管与小贩的江湖对决:唐河城管在查处一家占道经营的摊贩时,与女店主发生争执,店主一个电话,当地一武校30多名“少林俗家弟子”赶到现场,噼里啪啦对着城管干了一仗,打伤城管7人砸毁3辆车。

如果没有发生这次“城管秘笈”事件,赵阳想必会在他的论坛与博客上就此事发表高论,但是现在,他选择沉默了。

原载《南都周刊》,刊登本网时,与作者联系,标题有所改变。

    进入专题: 城管  

本文责编:li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法学 > 法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2740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