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鹏:中国信仰精神的源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503 次 更新时间:2009-01-06 10:23:34

进入专题: 信仰精神  

杨鹏 (进入专栏)  

  

  时间:2008年11月21日时代沙龙第4期

  地点:广州时代周刊

  主讲:杨鹏(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研究员)

  

  从九个问题看信仰

  

  很高兴今天跟大家交流。今天我们交流的内容是信仰问题。信仰,说起来很抽象,很空洞,但是这个抽象空洞的问题,从不同的层面,对我们的人生,对社会的演进,其实有着非常深远的影响。

  在进行我们的讨论之前,我想做先一个小小的调查,调查一下大家的信仰。我想通过问几个问题来调查。大家知道,涉及信仰,有一个很著名的问题,这个问题是:我从哪儿来?我是谁?我到哪去?从大家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我们就可以看出大家有没有信仰,或者说能看出大家的信仰是什么。这是基于个体的问题,我们还可以从个体到集体,将这个问题引向民族:中华民族从哪儿来?中华民族是谁?中华民族到哪儿去?我们还可以将这个问题延伸,问这样的问题:人类从哪儿来?人类是什么?人类到哪儿去?从个体到民族,从民族到人类,都有这几大疑问。加起来算九个问题。有谁能系统地回答上述九个问题吗?我关注的不是对这些问题的解答的是非对错,而是解答本身,有没有解答。

  当面对这九个问题的时候,一般来说,有宗教信仰的人有特定的回答,没有宗教信仰的人的回答有很大差异。或者,不同的宗教信仰者,对这些问题的差异也非常大。大家知道,二千多年前出现的诸子百家,是中国文化的基石,但是当我们仔细想想,中国的儒、道、法、墨、阴阳等家中,有没有涉及到这个问题?似乎没有,这几个问题似乎不是中国春秋战国思想家们关心的要害问题。春秋战国的思想家是中国精神的塑造者,他们当时不太想,后人就不太想,以后二千多年中中国人就很少想,所以中国思想资源的传统中,很少有关于这些问题的系统回答,这是思想传统的路径依赖。零星的感悟是有的,但系统的解答是没有的。今天我们以这些问题为线索,对我们的信仰进行一个清理。我现在开始的调研,大家可以选择不同的回答层面,可以从个人,可以从中华民族,也可以从人类,也可以从全部这些方面来回答。

  

  听众关于信仰的九个表达

  

  听众一:其实就一句话:小到一个人,大到民族和人类,都是被创造者,被命运所操纵的,到哪去也是自己主宰不了的,被控的。(杨鹏:你是指有一种力量是超越人类和生命的,这种力量在掌控着生命和人类?)我的意思是,总之,人不是终级力量。

  听众二:我一直以来是个宿命论者。在学校读书的时候,老说自强不息,我现在认为人是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的,所以我也认为有很神秘的力量在操控。

  听众三:说真的没怎么考虑过。一直以来觉得,人是上天安排好的,一辈子的事情,都是上天安排好的。(杨鹏:你用的“上天”这个概念,你能解释一下吗?)“上天”,大体相当于神,我没有具体的宗教信仰。(杨鹏:当你要表达类似“神”这种力量的时候,你觉得用“上天”这个概念比较妥当?)我想应该是。(杨鹏:“上天”这个概念,与“上帝”这个概念有什么区别?)大体差不多。

  听众四:我应该是持佛教的轮回观。我在理论上是个佛教徒,我还受过藏传佛教的灌顶,知道有前世今生来世,来来去去,修得人身在佛教里面是很大的福报。中华民族的来源,我想还是在非洲。

  听众五:我个人,到目前为止,没有个人的宗教信仰。我对中国的相面术感兴趣,能从每个人的面相和手相,能看出一生,看出荣华富贵和兄弟姐妹,我觉得很神奇。从相面术看,肯定有一股力量在你出生前就已经规划好了。命跟运,都是安排好了。人活一辈子,你不可能违背这个。(杨鹏:你觉得谁在安排你呢?如果你不知道它的标准,又怎么知道违不违背它呢?)

  听众六:这个问题我想得多一点。人从何来又往何去,这两个问题是分开来想的,首先我相信一定有一个神啊上帝啊,如果用物理学的定义,就是第一推动,因为必须有一个起点,有了起点我们才可以进入自己的命运。人类有过去未来的概念,所以必然存在一个起点。我想的,有点像自然主义神学,神创造世界但不干扰这个世界的运行。有了起点,就有过程。

  人往何处去的活,我比较倾向于一个混沌。就是说,比如电脑病毒,病毒被创造出来后可以自己演化,出现不可预测的结果。我相信人有一些基本的因素决定我们的行为模式,是什么呢?比较悲观的时候我会想到,第一追求快乐,第二是自私。从这两个基点出发可以解释我们大部分的行为,不是全部。这就是原始驱动。但是人生活在社会之中,诸多因素相互影响,就成为了混沌,它是决定论的,也是不可知论的。同时的话,回到第一推动。我们是这个世界的参与者,不是观察者,这个身份不可能绝对客观,不可能以上帝的眼光看,只有上帝才能知道。我们不知道。(杨鹏:你所用的“混沌”这个概念,你是怎么理解的?)我用的“混沌”这个概念,是指我清楚的知道起点,甚至某个局部,我可以有短期预测看到结果,但长期来看,人的信息量是有限的,没有全部的信息就不能预测全部的结果,所以各种因素一混起来,结果就不可知了。混沌,就是在演化当中产生预想不到的结果,就象蝴蝶效应,我们可以知道起点,知道结果,但不可能知道过程。回到时间的第一点,我们知道会产生气旋,但最终怎样导致(杨鹏:你所说的“混沌”,是某种因果之前的中间的黑箱状态,是人的无知。这与通常所用的混沌的概念不太一样,通常指的是彻底无差别无秩序的那种状态)。

  人是什么,这可问题同样是我们不可能回答的,只有一种上帝的眼光才能知道。我不可能定义自己,这个上帝是类似于斯宾洛沙的上帝,他是一个词,不是一个具体的东西。我非常赞同“我们并不是时间长河的一滴水,而是河流之中的一个旋涡”,也就是说我们的存在不是物质,而是一种形态,旋涡由无数的水组成,基本没有差别的水,但我还是我,是一种形态,也是一种模式。根据热力学定律,这个世界是趋向于混乱的,我们是越来越趋向混乱的时间长河之中的一个孤岛。

  我还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你的问题是不可答的,归根结底我的手不够长,摘不到树上的那个苹果。

  听众七:人还是由不可知不可逆的一股力量在安排,人是为了完成它的宿命而来,当人完成了自身的宿命(杨鹏:你是说演一场自己不知道剧本的戏),在这个过程中,人能够得到一点感受。人能够把握的,掌控的部分非常小(杨鹏:你认为可以掌控一小部分,掌控的主体是什么?)。是自我(杨鹏:自我是什么?)。

  听众八:一切的东西,它都是由时间来创造的,因为有了时间的运行,才会展开空间。从哪里来?我现在的一个想法,是无中生有。在有之前,显然是无,阴阳相对的,在那一个点上,比如是一个空间的点,从我出生之前,或者人类出现之前,那其实就是无。无中生有。现在说人,单说个体的话,我觉得是肉身和灵魂的一个结合,这个结合比较和谐就身体健康精神愉快,有的不和谐就生病受伤。灵和肉的一种不同形态的结合。就象我们的肉身,就是我们灵魂的一个出租场,每个月都要交房租,如果不交房租,显然就要赶你出去。不吃饭七天可以,第十天就会死掉了。就是不交房租的后果。

  我是谁?就象一个玻璃杯一样,我是一个玻璃杯,你打碎它,我只好说我是玻璃渣,往高炉里一扔化了,我只好说我是原子分子,它又成了无了。成了一缕清烟,甚至连烟都看不到。我往哪里去?有生就有死,我从有,还是要变回无。

  我们假设有个造人工厂,就像啤酒厂里往瓶子里灌东西,有时可能灌错了,所以有一种人,出生就是傻瓜,长相都一样,瓶子有毛病,灌进来的灵魂更是。我们肉身里,是人的灵魂,它们可能是其它的灵魂,它在这个不适合的肉身里很不安,想要出去。还有一种是后天的,假如我现在正常突然被逼疯了……万物皆有灵,人身上是人的灵魂,每个人都是宇宙,有限的宇宙,被遮蔽的宇宙。我说的万物是有情的万物。(杨鹏:在这一小段话里,你已经用到许多重要的概念,如无与有,如灵魂与肉体,万物有灵等,每个概念都可以认真的再分析和讨论)

  听众九:我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大,大家都胡扯我也胡扯一下。我觉得杨鹏老师的倾向还是很明显的,但我愿意把我的回答拿出来给杨老师参考。人从哪来?人当然是从父母祖先那里来。人到哪去?当然是到未来和子孙那里去。我是谁?我个人当然是父母的女儿,丈夫的妻子,家庭中的成员,在社会上承担自己的工作,因为这是必须的,其次,还有一些自己认为的生命的使命和责任感。我觉得这些对我是非常具体的东西,不是那么玄的。如果说有点玄的话,那是我们怎么看待自己这个很具体的奋斗,或者说比较辛苦的生命本身。为什么要承担一些继承下来的责任,为什么要为后人而努力?我觉得这方面属于个人领悟和理解的不一样,但这构成了生命的目的本身。(杨鹏:你是说人是什么,是由人的社会关系来确定的?)

  

  《圣经》的信仰模式

  

  从今天这个小小的调查当中,我们可以得出一些重要的结论。我估计大家平常很少触及这些问题,很少问我从哪儿我是谁我去哪儿,更不想人类从何而来走向何方,这些问题似乎不属于我们日常思考的一部分,不属于我们有思想准备的问题。当我们忽然被问到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们才会忽然发现,我们大家在这个领域,在这个层面,严重缺少共识,严重缺少共同的概念,严重缺少现成的解释,严重缺少比较直截了当的回答。刚才有一位朋友说,他相信佛教轮回说,如果是这样,会有一套解释。但如果我再问一句,说你是否相信今世行恶,以后就转生为猪狗任人践踏蔑视,我认为他未必在心里真的相信这个说法,相信自己会变成猪狗,是吧?大家用到一些宗教词汇、概念,但并非一种系统真实的信仰。大家在信仰问题上,似乎只有一点是大体相同的,这就是都认为有一种力量比人类本身的力量大,这种力量在影响和支配着人类。但是,这种力量是什么?如何与这样力量建立联系?这种力量与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们就没有思考和共识了。这样的认识,唯物主义也一样的,唯物主义相信纯物质的规律在支配世界。对我提到的上述那九个问题,我从哪儿来?我是谁?我到哪去?中华民族从哪儿来?中华民族是谁?中华民族到哪儿去?人类从哪儿来?人类是什么?人类到哪儿去?在座的没有一位朋友有现成的回答,没有一个人有系统的解答。不同的是,如果你与一群基督徒在一起做弥撒,你请他们回答这些问题,恐怕你会得到大体相同的解答,而且所用的概念大体相同。美国是一个以基督教为主流宗教信仰的国家,你在美国基督徒中做一个同样的调查,估计你会得到大体相同的解答。就算美国总统小布什那么浑的人,他也能给你一个不含糊的回答,他不会像我们这么猜半天,琢磨半天,犹疑半天,找半天概念,他一定不会这样。从这次小小的信仰调查中我们看到,在座的各位对信仰问题有一些零碎的知识,但并没有根本的认知,没有系统的回答。我们在座的,不仅大体上可以说是没有信仰的,更谈不上有共同信仰了。

  我下这样的判断,是先用了一个信仰参照系,用了《圣经》传达出来的信仰的标准。我给大家解释一下。人从哪儿来?对这个问题,《圣经》有清楚的解释。《圣经》开篇上这样写着: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世界从哪来?从神而来,是神创造的,这是一种解释。人从那儿来?从神而来。神就照自己的形象造人。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的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这就回答了人是什么这个问题。人是由神创造的,人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尘土,源于尘土归于尘土,一部分是神的气息,这气息化为人身上的灵魂,源于神者归于神,灵魂是要回神哪儿去的。人是按神的式样造的,人身上有神的气息,有灵魂,有灵性,这是人的本质,很尊贵的本质。人的未来呢?神会从天而降,未时大审判,大审判之后,天地焕然一新,新天新地新人,神来到人中间,生活在人中间。《圣经》上是这样写的: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天,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你们看,有回答吧?信不信这个回答,是你的自由。我关心的是,有没有这个回答。《圣经》之中,我从哪儿来?我是谁?我到哪儿去?人从哪儿来?人到哪儿去?人是什么?这六个问题都回答了吧?我们再来看一个问题,民族的问题,民族从哪儿来?民族是谁?民族到哪儿去?我们以《圣经》中的犹太民族为例。大家都知道,对犹太民族来说,有一个概念是万分重要的,这就是选民的概念。选民就是被选神的民族。神对犹太人的祖先亚伯拉罕说:那祝福你的,我必祝福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我要通过你来赐福万国。神将亚伯拉罕的后代选为自己的祭司之族,由犹太人向人类传达神的旨意。甚至耶稣也说:拯救来自犹太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杨鹏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信仰精神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399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