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元”之路——时势呼唤人民币走向世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05 次 更新时间:2008-12-01 18:25:39

进入专题: 亚元   华尔街风暴  

李桉   费查理   庞忠甲  

  

  今天这场旷古未有、祸延天下的金融风暴,系由全球化时代的金融“霸主”、最强大的发达国家美国引起。多年来美国过度利用美元优势地位,导致美元大幅贬值,不受拘束地印发美元,征收越来越重的“铸币税“,漫无节制地向全世界举债,创新金融衍生工具加剧投机操作等,陷全球经济结构于“危险平衡” 的畸形态势,终于酿成空前全球金融大危机。“过犹不及”也。

  应对此次危机,除了政府干预紧急救市,尤要针对根本原因,建立健全国际金融监管体制,并发展形成具有良性竞争和相互制衡功能的多元化世界货币体系。

  11月15日的20国首脑华盛顿峰会,将大力推进全球合作协力救市,争取及早恢复金融系统正常运转;并就改革金融监管事宜谋建某种起步性的框架意见。至于改革现行国际货币体系,涉及美元地位和发展多元化世界货币体系这一重大敏感议题,峰会东道主美国似乎兴趣索然。

  美国政界承认华尔街银行家的贪婪和技术失误导致了危机爆发,必要大加收敛,强力约束;但为了本国现实利益,不会轻易放弃美元的主导地位,势将力保现有国际货币体系,强调恢复原状而非追求货币体系多元化。然而,遭受重创的世界各国普遍认为,金融危机反映了以美元为国际结算货币的体系本质上存在不可弥合的缺陷,世界迫切需要构建不尽依赖于美国的多元化货币体系,缔造一个公平、公正的金融新秩序。

  这种情势可能演变成一场国际政治力量的博弈。何以定策,怎样胜出,兹事体大。

  10月24-25日在北京举行的亚欧首脑会议发布了《关于国际金融形势的声明》,与会的各国领导人决心对国际货币和金融体系进行“有效和全面的改革”。特别是欧盟一些主要国家,显然希望借此时机,一举改变欧元屈居美元之下的局面,为欧元取得与美元竞争国际主要结算货币和储备货币地位的良机。英国首相布朗早早描绘了他所希望的国际金融新秩序;法国总统萨科齐表现最为强烈:“欧洲想要它,欧洲要求它,欧洲将得到它。”

  经济力量多元化符合中国的战略利益。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继在亚欧首脑会议上表示“应加快改革步伐,建立公平、公正、有效的国际金融体系”,28日访俄期间再度提出,要建立国际金融新秩序,加快推进多元化国际货币体系建设。

  借助一个强大国家的主权货币作为国际货币,二次大战以后世界进入美元主导时代,是历史阶段性的自然选择。美元为中心的世界货币体系,成就了带动全球化伟大进步潮流的不世功勋;但它的无所制衡的现状,存在不可持续的历史局限性;这场金融危机已经充分昭示了这种局限性的狰狞恶果。

  美国仍是世界经济超强。美元货币体系的弊病若能适当纠治,还将长处主导地位;但是今天欧洲和亚洲已经形成了规模堪与美国比拟的巨大经济体;既有可能,更有必要发展造就一种多元化世界货币体系良性竞争、相互制衡的大格局,是为全球化未来进程顺理成章的必由之路。至于最终产生充分符合全球共同利益的理想化单一世界货币,为时尚早,犹待“世界大同”结出胜利果实。

  货币是在物资与服务交换中充当一般等价物的特殊商品。随着世界市场的形成与发展,在国际商品流通中需要通用的世界货币,不但用作价值尺度,还是国际支付手段、国际购买手段和国际财富转移手段。全球化时代如果没有适当的世界货币和弹性汇率,那么两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不同货币,会有成千上万种变幻不定的汇率,交互流通何来准绳和效率,人们将无所适从,世界会一片混乱。

  黄金曾经是公认的世界货币。随着国际经济联系的扩大,货币需求量不断增长,而黄金产量远远赶不上国际流通对世界货币的需要,这就驱使人们使用非黄金的信用货币来行使世界货币的职能。于是,少数经济实力特别雄厚、拥有巨额黄金储备,信用稳定良好的的国家,其纸质主权货币在与黄金挂钩的条件下,履行了世界货币的作用(如英镑、美元)。

  随着纸币流通制度的演进,纸币的发行开始与黄金的准备及兑换相分离,纯粹纸币的信用本位制盛行起来了,不再必要花费大量人力资源以利用黄金充当货币本位。美国经济学家特里芬指出:“如果再用黄金作为世界货币,人类的命运就取决于金矿主的利润,人类就要做金矿的奴隶,就要做金矿主的奴隶。”黄金终于转化成了非货币化的商品。

  纸质信用货币作为价值的符号,其发行量在相当程度上,是以各国的经济实力和经济发展需要为基础,实质上就是以本国的各种商品和劳务的价值组合为基础。不同国家的单位货币所代表的价值量对比,成为其汇率决定的基础。当然不同国家货币的价值量对比,主要是由其购买力相对地表现出来。通过比较不同国家纸币的购买力或物价水平,可以较为合理地决定两国货币的汇率。

  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期,世界各国已开始接受金本位美元,强势美元逐渐取代英镑成为世界主导货币。二战结束前夕,1944年7月,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郡的度假宾馆召开有44个国家参加的 “联合国国际货币金融会议”,签订了“布雷顿森林协议”(Bretton Woods system),规定了关于对成员国国际收支调节机制和汇率安排的一系列规章,建立了一种“可兑换黄金的美元本位制”:美国承担以官价兑换黄金的义务,各国货币与美元挂钩,美元处于中心地位,起世界货币的作用。协议确认美国规定的35美元一盎司的黄金官价,每一美元的含金量为0.888671克黄金。各国政府或中央银行可按官价用美元向美国兑换黄金。为使黄金官价不受自由市场金价冲击,各国政府需协同美国政府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维持这一黄金官价。同时,其他国家政府规定各自货币的含金量,通过含金量的比例确定同美元的汇率,因此成员国互相之间保持汇率稳定。这个协议使美国几乎独占了货币金融领域游戏规则的主导权,确立了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

  在战后百废待兴的严峻形势下,美国雄厚的经济实力和充足的黄金储备(1949年美国拥有世界黄金储备的71.2%),得以维持布雷顿森林体系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制度顺利运行。布雷顿森林体系和马歇尔计划一起,支持欧洲和日本的经济迅速恢复和发展,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表现非常出色,有人称为资本主义世界的黄金时代。

  但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存在致命的缺陷。1960年,耶鲁大学教授特里芬(Robert Triffin)所著《黄金与美元危机》指出:布雷顿森林体系以一国货币作为主要国际储备货币,无疑存在难以解决的内在矛盾,总有一天会崩溃;这个观点被称为“特莫芬悖论”。其要点为:在黄金--美元固定汇率制度下,美国的外汇收支不平衡成为各国储备资产流动性的来源;而长此以往,美国的收支不平衡又使其他国家降低对美元的信心;若美国停止收支不平衡,各国储备资产流动性将下降,从而降低整个世界经济活动的水平。

  著名的英国经济学家、宏观经济学大师凯恩斯,法国总统戴高乐等,很早就对布雷顿森林体系尖锐批评。戴高乐指出:“美国没有特权”把世界贸易实际上变成了美国的仓库,因为一旦美国出现了贸易赤字,它只需要多印些美元就可以无偿向其他国家换取商品劳务。后来戴高乐更号召世界各国回归19世纪的金本位制。

  20世纪60年代以还,美国深陷越南战争泥潭,发生了一系列经济危机,大量资本逃离,财政赤字扩大。美国政府为应对危机,超量发行美元,引发各国抛售美元,抢购黄金,使美国黄金储备急剧减少,市场金价暴涨难以抑制,黄金官价越来越难维持,美元信誉受到极大的冲击。1971年8月尼克松政府在无力实现美元按固定汇率兑换黄金的承诺后,宣布停止履行美元兑换黄金的义务。于是美联储拒绝向国外中央银行出售黄金,美元对黄金贬值,改行浮动汇率制取而代之,即美元与黄金的比价由市场的供求关系决定。美元与黄金挂钩的体制至此名存实亡。

  1976年第八次美元危机发生后,国际社会达成了以浮动汇率合法化、黄金的非货币化等为主要内容的“牙买加协定”,曾经辉煌一时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正式宣告解体;只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的两大金融机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继续留存。

  此后,经济学家称之为“后布雷顿森林体系”时期,不再有大一统的国际货币制度化合作,汇率调节放任自由,主要依赖市场机制的自发作用;这种既无本位及其适度增长约束,也无国际收支协调机制的状态,通常被称为“无体系的体系”。事实上,一些经济强国从此实行浮动汇率,而大多发展中国家仍选择钉住单一货币或货币篮子,绝少任由汇率自由浮动。

  美国国际结算货币的地位并没有随之动摇。恰恰相反,美国度过了一个个难关,其强大创新能力驱使经济持续发展进步,冷战结束后美国成为世界唯一超强;90年代美国主导全球资讯革命,取得创记录的繁荣,美元一直毫无悬念地继续充当世界货币的主角,引领全球经济一体化潮流。在欧元出现之前,世界上80%的外汇储备采用美元,现在这个比率还接近70%。这说明,不是政治家的协议,而是市场决定着美元的命运。

  在“无体系的体系”中,由于世界性通货膨胀开始蔓延,各种区域性金融危机频繁爆发,许多国家致力寻求组建区域性货币联盟的途径,以维系金融有序稳定运行。无论从理论和实践都表明,真正稳定、繁荣、发展的区域化并非经济全球化的对立物,恰恰是全球化的阶段性补充,而且在结果上,区域化最终将促进全球化。

  20世纪80年代后期,世界上出现了一股货币集团化的潮流,产生了不少区域性货币组织,如中北美区的货币合作和拉美国家的“美元化”,以及规模不大的西非货币联盟、中非货币联盟和阿拉伯货币基金组织等。

  欧盟建立,以至1999年1月1日欧元(EURO)成功启动(2002年1月正式流通),将货币区域一体化推上了一个全新的高度。今天欧元已经成为仅次于美元的第二世界货币。

  亚洲不可能孤立潮流之外。

  亚洲经济连年发展迅速,实力壮大可观,仅就东亚地区言,无论按美元或购买力平价计,现有经济总量(GDP)已与美国或欧盟并驾齐驱。目前全球七成外汇储备都在亚洲。东亚的中国、日本和韩国的外汇储备一直占据着世界排行榜上前三名。

  地处东北亚的日本是已经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的强大经济体。日本战败后在美国强力支持辅导下,从废墟上重新起步,迅速恢复和发展经济,1968 年晋身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1985 年取代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债权国。1964年日元成为国际流通货币,布雷登森林体系瓦解后,日元在1971年实施浮动汇率,现在日元是美元、欧元之后的第三大世界货币。1985年9月广场协议迫使日元对美元巨幅升值,出口竞争力备受打击。九十年代以来,日本经济十五年停滞不进,至今少有起色。日本要从“脱亚入欧”转变为重返亚洲,通过与亚洲各国的经济融合重开新猷,就要强化同亚洲国家的合作关系。2007年日中两国贸易额达到2360亿美元,中国已超越美国,保持着日本第一大贸易伙伴国地位。日本加入了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而且提出了建立一个包括中国、日本、韩国、东盟以及可能扩大至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东亚共同体设想。2005年12月14日,日本签署了《吉隆坡宣言》,宣布把建设东亚共同体作为长远目标。

  中国作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近12年来(1996-2007)GDP年平均增长13.02%,创造了人类经济史上的奇迹;估计今年的增长率仍将在9-10%之间,居全球之首。2007年GDP总量按美元计为世界第四位,按平价计则已超过日本,仅次于美国,名列第二。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外汇储备,包括对美国的巨额债权。中国进出口贸易大幅增长,去年总量已突破两万亿美元,超过美国,居世界第二。在贸易和投资中人民币的使用越来越广泛,人民币交易量正快速追赶作为在亚洲影响力最大货币的日元,逐渐成为亚洲的主要货币,在东南亚人民币甚至已经成为了一种强势货币。东南亚金融危机中,中国始终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的政策,使人民币在稳定国际货币体系中发挥了巨大作用,也为中国赢得了国际信誉。但是中国目前人均GDP仍处于较低水平,虽然已接受IMF第八条款,资本项目管制仍很严格,落后的及严格管制的金融体系和金融市场,以及至今仍无自由兑换的时间表等,使人民币尚难迅速成为国际中心货币。

  亚洲区域货币合作是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必然要求。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当大量国际游资对亚洲进行冲击时,实行钉住美元的固定汇率制的货币遭到严重的打击,对美元被迫大幅贬值。经济联系十分密切的许多亚洲国家深刻地认识到,本地区货币不能再作为某大国货币的附庸品,必须加强地区内的金融协调与合作,创立一个稳定的统一货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亚元   华尔街风暴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2820.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