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景安 黎鸣:评中国思想界的四大流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96 次 更新时间:2008-07-16 17:48:24

进入专题: 思想界  

徐景安 (进入专栏)   黎鸣  

  

  徐景安:

  我觉得有两个问题要讨论清楚。第一,究竟有没有普世价值。按照阶级分析法,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社会关系是分阶级的。你是无产阶级,还是资产阶级?只有阶级性,没有共同的人性,也就没有什么普世价值。如果说有普世价值,理由什么,根据什么?第二,什么是普世价值?按照利华的解释,维护所有个体的权利,不是维护一部分人的权利,这叫普世价值。那么按照这样的观点,西方的自由、民主、人权是普世价值。中国传统文化恰恰不讲人和人的平等,不讲人的普遍权利。中国传统文化就没有资格提供普世价值吗?第三,利华认为马克思主义倡导劳动阶级至上论,不承认人的普遍权利,那么,社会主义理念里有没有普世价值呢?下面请黎鸣先生评论。

  黎鸣:

  我一半谈哲学问题,另一半谈徐景安先生所要求的具体问题。我的基本看法是,中国没有哲学,没有中国人自己的哲学。刘利华女士提到哲学铁三角,对于中国哲学界人士来说,这已经是一种境界。大家知道我曾说过“西方哲学死了”。后来的西方哲学,要么就是后现代主义,要么就是解构主义,要么就是语言哲学,他们找不到哲学死去的关键。我的看法是死在他们的逻辑思想已经枯竭了。

  西方的逻辑曾经非常发达,从最初的亚里士多德的三段论,一直到现在的符号逻辑、数理逻辑。这些逻辑非常发达,却与人的关系越来越远。包括他们讲的科学、民主、自由,西方人自己也感觉到迷茫了、模糊了。现在很多西方人认为他们的科学、民主、自由也有问题。我们的一些文人非常可笑,抓住棒锤就当针,索性认为中国人也不应该要科学、民主、自由了。这只能说明是中国人自己的浅薄,是中国人自己的无知。人家西方人在批评自己的科学,批评自己的民主,批评自己的自由,这是人家西方人自己的觉悟。可我们中国至今,连最起码的科学也没有,民主也没有,自由也没有,你跟着人家西方人瞎起什么哄啊。中国文人的食洋不化、食古不化、食今不化,大概是当今全世界之最。为什么?中国自古以来,当然是指独尊儒术以来,就没有了哲学,没有了合乎逻辑的思考。说白了,一句话,没有了真正理论的思维。严格地说,中国人只有意见,意气之见,很难具有真正哲学的观点。尽管今天中国有这个派那个派,例如自由主义派、新左派、传统文化派,还有当权的思想主流派等等。事实上,这些派的思想水平都差不多,多多少少继承了儒家的顽固不化的传统,多多少少表现出了食洋不化、食古不化、食今不化的毛病。

  人们最初认为我是自由主义派,我不反对。后来人们又说我是民族主义派,我也不反对。你们说我是什么派,我都不反对。问题在于我到底讲了什么,做了什么。中国人划派的目的多数并不在坚持什么真理,而实质上是以人划圈,拉帮结派,拉拢一批人,排斥另一批人。心中没有真理观念的中国人,从来就没有什么真正的“党派”、“学派”,而只有“帮派”。严格地讲,中国从来就只有两派,有权派和无权派。中国真正出现什么什么“派”,尤其是不同的“学派”,那得看什么时候中国真正实现了言论自由之后。而现在的所谓“派”,其实都只不过是有权派和无权派的外围派。显然,有权派的外围派会更有实力一点,而无权派的外围派从来是受压的。

  先说自由主义派。严格地讲今天的中国,自由主义并不成派,自称自由主义的人们非常混杂,尤其政治自由主义、经济自由主义、文化自由主义一锅烩的时候,自由主义就算完蛋了,简直就是鱼龙混杂。自由主义派有一些很著名的人物,如朱学勤、秦晖等等,对于他们的很多观点我是赞成的。但是当他们离开自己擅长的方面信口开河的时候,就难免露怯,我只能认为他们缺乏应有的理论修养。比如朱学勤对汶川这件事情,本来说得好好的,却突然冒出一个“天谴”来。作为有哲学头脑的人说这种话是没有意义的。好象天在谴责中国的当权者,用这样一种语言没有意义。我们不应该再搞董仲舒的“天人感应”那一套。错了就错了,错在哪里?你直接批判当权者就是了。不要那么说,老天爷在惩罚你,什么叫老天爷在惩罚你?我觉得这是缺乏理论修养。

  最近,秦晖有一篇文章,说什么“伪善”是中华民族社会的一种重要的功能。又说什么儒家既不是那么好,也不是那么坏,到底是好还是坏?你是在这儿赞美“伪善”,赞美“满口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么?或者说,虽然不对,但是它是有价值的(社会功能)。秦晖在攻击韩非法家的赤裸裸的法西斯主义的时候,却把儒家的伪善当做了一种重要的社会“功能”去赞美,这是非常错误的。中国传统的儒法两家其实是狼狈为奸,法家赤裸裸的恶与儒家伪装的善从来就是中国传统统治者的两手“抓”。为了谴责一方却去赞美另一方,最终赞美的对象还是离不开统治者。“伪善”真是重要的社会“功能”吗?大家知道,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取法乎下仅得其末。如果秦晖先生真以“伪善”为中国的社会“功能”,那中国的社会还能够是“文明”的社会吗?西方的摩西十戒,里面就有明显的一条,你不能说谎做假证。作为人,这是起码的底线,你居然把伪善当做重要的社会功能。那就是说,伪善还是需要的,甚至可以成为美德了。那还得了!

  还有一个就是自称自由主义者的秋风先生。哈耶克是他的崇拜对象,他是因为哈耶克而走向了要恢复儒家传统的道路。哈耶克有一个观点,即认为法律的这些东西只能自发,而不能建构;所以只能服从传统,而不能违背传统。正是因此,秋风先生从自由主义转向了中国文化的保守主义,他要恢复儒家的传统文化了。这样的食洋不化实在是太可笑了。哈耶克对于他们整个西方的传统来说我认为还是有理可鉴的,因为西方的传统是希伯来传统、希腊传统,这两种传统都具有追求人人平等的大方向。大家千万别忘了,人人平等,绝对是人类中的第一真理。否认这个真理,人类社会就不可能获得发展、进步。而希伯来传统具有人人在上帝面前追求平等的大方向,希腊传统有人人在真理面前追求平等的大方向。虽然哈耶克的反对“建构”的观点是错误的,然而他的维护“传统”的观点却歪打正着,实质上是维护了“人人平等”的真理。可是中国就不同了,中国的传统从来就是儒家的“礼乐”的等级制度、不平等制度的传统,而服从这样的传统实际上就是服从不平等的传统,就是明显地反对人人平等的真理。而反对人人平等的真理,中国的文明就不可能获得任何实质上的进步。西方社会之所以慢慢地能走向进步,关键正在于无论是它的宗教还是它的哲学,它们都具有“人人平等”真理的这种方向性的追求。对于宗教来说,就是人人在上帝面前平等;对于哲学来说,就是人人在真理面前平等。大家知道亚里士多德有句名言,“我爱我师,但我更爱真理!”真理高于一切,所以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

  再说秋风,他为什么到后来死命地走向文化保守主义,要恢复儒家传统?就因为他受了哈耶克言论的影响。因为哈耶克说要维护传统,所以他秋风也要维护传统。可是秋风就不想想,哈耶克说的维护传统是要维护西方的传统,而并不是要教你秋风,要你不问青红皂白地维护中国的儒家传统。中国的儒家传统是什么?中国的儒家传统是彻彻底底的等级制度的传统,不平等的传统,君子与小人的传统,这种传统在中国的两千多年之中根本就没有改变过。现在秋风因为你翻译了一本哈耶克传,你就把哈耶克顶到头上,把他的话当作圣旨。你读哈耶克的书,你要现实地去读,你要真正理解人家说的话。哈耶克说要维护西方人的传统,就是维护两“希”的传统,要维护追求人人平等的传统。可是哈耶克没有叫你秋风去维护中国儒家的传统,去维护不平等制度的传统啊。这样的食洋不化难道不可笑吗?

  中国是一个明显的文明停滞的社会,印度也是一样。为什么中国和印度这两个民族不能走向进步?就在于这两个民族的传统之中都是完全彻底的不平等,根本就没有任何一点追求平等的精神。一个没有追求平等精神的传统社会,它是绝对不可能走向进步的。西方的两希传统之中,都具有宣扬并追求人与人平等的重要的价值取向,所以西方社会能够不断地走向进步。

  新左派的理论水平也高不到哪里去。同样食洋不化,甚至还可能更有害。新左派与西方的后现代主义、解构主义的思潮颇有渊源。后现代主义的中国代表是汪晖先生,他是新左派的精神领袖。西方的后现代主义者、解构主义者发起了对启蒙运动的批判反思,同时也涉及到了对西方社会的科学、民主、自由现状的批判。中国的一些文人朋友就好像是捡到了宝贝,马上拿来批评中国的现状。同样是牛头不对马嘴,食洋不化。西方的科学、民主不管如何比没有科学、民主的我们好。但是对他们来说,他们正在走向衰退。他们的自由,现在也在慢慢地变质,他们的平等也在慢慢地走向不平等。人家批判自己,这是人家的觉悟,我们的新左派却拿来当宝贝。人家都在批判科学、民主、自由,我们中国还要科学、民主、自由干嘛?这就是网上多少人在那儿咒骂西方的科学、民主、自由的原因。我觉得这些人瞎了眼,他们的脑袋里进了水?

  至于传统文化派,我对他们的批评一直在进行,这里就不多说了。传统文化派比自由主义派、新左派,思维水平更低。

  刚才刘利华女士对马克思很看不起,但是关于马克思,我还得说点公道话。马克思主义是西方人类的福音,却受东方人类的诅咒。为什么马克思主义在东方和西方造成的后果会这么截然地相反?问题在于马克思主义的整个学问都是批判西方的资本主义,是对资本主义的黑暗的揭露,而根本不是对东方传统社会的批判和揭露。中国的资本主义还远远没有达到起码的水平,你把马克思主义拉到中国来,马克思主义在中国能管用吗?为什么马克思在英国的牛津,人家说他是欧洲千年第一伟人,为什么西方人对马克思那么尊敬,而我们中国人却把马克思恨得咬牙切齿?其实真的是大冤枉。中国人什么时候把马克思的理论真正实行到了中国呢?有吗?《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卷、第一篇文章讲的就是言论自由。我们为什么把马克思重要的东西丢得一干二净呢?中国有马克思主义吗?中国根本就没有马克思主义。中国要从文本、理论来寻找中国历史的种种倒霉的原因,那绝对是找错了地方。中国从上到下,包括中国知识分子,从来就不曾认真地把本本当做东西。就像中国的宪法一样,中国的宪法里面也有很多有道理的东西,但是中国宪法有价值吗?宣布完了以后就束之高阁。至于有人公然违背中国的宪法,有谁敢对他提出质疑、问责?没有。这说明中国人根本就没有把本本当做一回事,文字是文字,说法是说法,我行我素。这就是中国人!为什么?因为中国人从来就不认真理,中国人从来就不讲理,对于任何讲理的本本是决不会记在心里的,无论是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都一个样。这就是中国两千多年来儒家留给我们的真真实实的传统,永远不讲理的传统。

  我说刘利华女士有一点书呆子气,但是对这种书呆子气我还是赞美的,我希望这种书呆子多一点,对整个中华民族是有价值的。因为什么?因为讲原则、讲真理。讲话必须服从真理,讲完了还要认真实行,要不如此,你就等于放屁。包括我们的宪法,言论自由就明摆在那儿,但是我们实行过言论自由吗?一点没有。今天我们讨论这个问题,一定要清醒地看到我们中国现在所存在的问题的渊源。中国的问题绝对不只是近几十年的问题,而是两千年前一直延续到今天的古老的传统问题。我并不是对孔子个人那么恨,问题在于,孔子的错误的思想传统整个统治了中华民族两千多年。不仅我应该竭尽全力来批判孔子,还应该有一大批青年、少年跟着我继续批判孔子,直到把孔子的极坏的历史影响彻底从中国清除掉为止。

  中国人从来不把文本当做一回事,正因为这样,马克思主义到了中国也是假的。中国人学习别人永远不如日本人学习别人。你看日本学习什么东西,的的确确有一种牛劲。学什么,像什么。不像中国人说学,却是假学,根本不是真学,还是依然我行我素。刚才刘利华讲,中国现在分四大派,这四大派为什么走不到一起去?问题在哪?问题就在于这些人全都是儒家传统的忠实的走卒或受害者,全都永远我行我素,这些人们的心中根本就没有共同的真理,也放不进真理,尤其是人人平等的真理,人们根本就不讲普世价值,不讲公共道德,中国文人的心中永远都只有自己,以及跟自己情感相通,可以互相吹捧的沆瀣一气者。他们的分派根本就与真理没有多少关系。或许,真正的自由主义者会好一点,毕竟他们多半属于无权派的外围。

  什么是普世价值?普世价值就是公共道德。不要因为这些概念把您弄模糊了,它就是公共道德。你生活在这个社会之中,你应该怎么说话?怎么行为?怎么思考?这都是对你自己主体的一种捍卫、爱、尊重。什么叫本体?本体说白了就是主体。(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徐景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思想界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970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