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腊哲学对罗马法技术与内容的影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092 次 更新时间:2002-04-08 10:11:00

进入专题: 徐国栋   法律  

徐国栋  

  主讲人:徐国栋(厦门大学罗马法研究中心主任、博士、教授)

  时间:4月5日下午2:00

  地点:英杰交流中心一层东厅

  

  感谢北大研究生会、《中外法学》编辑部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北大是中国的最高学府,能在这里做讲座,实在是荣幸的事。

  我们做一项研究,往往要问,我们为什么要做它呢?就是研究的动机、动因何在。谈到古希腊哲学,我们往往要问,它对罗马法学有影响吗?如果有的话,通过什么途径来产生影响的呢?又是在什么时间开始影响的呢?在哪些方面产生了影响呢?当然,这些问题对于搞历史的人、对哲学感兴趣的人来说,他们都会感到困惑。于是,我整理材料,试图回答这个问题。这就是希腊哲学影响的对象,包括了很多东西,我们只能挑选出其中与罗马法的内容和技术有关的内容来讲。但就仅仅这些,也要讲上一天,今天两个小时的时间明显是不够的。今天的讲座有可能只能讲到对内容的影响。这可以说是缘起,也就是研究动因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我们讲一下希腊语罗马最初的接触。

  在这里,我无法向大家展示一幅地图。我希望大家对意大利和希腊的地理位置有一个大体的概念。意大利国土的形状就像伸到地中海里的一支靴子,同时还踢着一个球。意大利和亚得里亚海隔海相望,其远处则是南斯拉夫。地中海的南部则是非洲大陆。所以,意大利与非洲的交往十分便利。而对于希腊半岛来说,它与小亚细亚的交往也是十分便利的。正如我们所知道的,地中海是当时,也就是亚拉山大时代是世界文明的中心。当时所理解的世界,也就是地中海世界。这一块地区对世界影响很大,很多东西都在这个地区发展成熟,出口到了其他地区。

  我下面谈谈意大利的宏观情况。意大利包括西西里等大片的领土。我们比较熟悉的意大利有罗马、那不勒斯、威尼斯等地。在那不勒斯的南部,叫“大希腊”。为什么叫大希腊呢?因为这是个以希腊文命名的城市。我们可以在这个城市看到很多希腊的痕迹。我在意大利留学的事后专门去过那里。再往南是西西里,在古代,它们都是希腊人的地盘。大家知道,刚开始的时候,希腊是以雅典为中心的一个地区,是一个文化的概念。它很难说成是一个政治的概念,一位它一直向外扩张,由许多城邦组成。西西里有东海岸和西海岸。其西海岸以前是希腊的某个城市,东海岸是希腊另一个城邦的殖民地,历史上这两个地方争战不。在西西里的最南端,附近最远处是马耳他,是一位大音乐家的故乡。以上我们说的是意大利的南部。那么,北意大利又是怎样的呢?我们在古文意义上所理解的意大利在高卢(凯撒曾著有《高卢战记》)。在阿尔卑斯山以北,叫做山北高卢;在阿尔卑斯山以南,叫做山南高卢。所以,意大利人生活在这么混杂的环境当中。另外要提到的是,意大利到底是怎么来的。根据荷马史诗的传说,认为意大利人是最早的罗马人,意大利人是伊利亚斯的后代。伊利亚斯所在的城堡被希腊人攻陷以后,它们那里的人辗转到了非洲,到了希腊。他遇到了一个女王,女王爱上了他,想让他做上门女婿。但是他不干,因为他觉得自己有一个使命,有一个神谕,一定要到意大利去。之后,他不顾女王殷勤的邀请,慷慨地向意大利进发。他到了意大利,定居了下来成为了罗马人的祖先。这是公元前753年左右的事了。女王伤心地引火自焚。这样就种下了仇恨的种子,在想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非洲与意大利战争不断。小亚细亚是一个希腊文化区。罗德岛大家应该比较熟悉,这是一个属于小亚细亚的岛屿。罗德岛是希腊文化非常繁盛的地区。

  下面,我们来讲第一个大问题中的第一个小问题。

  1、“意大利”中的希腊。

  这里的“意大利”是古代意义上的意大利而不是现在我们所看到的意大利。应该说,我们现在说意大利的许多地方曾经是希腊人的地盘。另外,现在意大利的南方称为“大希腊”,从这个意义上看,希腊文化对于罗马不是外来文化的殖入,而是希腊文化本身就在意大利里面生长。从希腊哲学发展来看,希腊哲学首先是在希腊的殖民地上发展起来的。请大家注意,在意大利哲学里面有不少希腊文。我们看到在希腊哲学中,南意大利学派是古希腊哲学的重要部分,而意大利东海岸是毕达哥拉斯学派的主要活动地。按照现在的地理概念来说,毕达哥拉斯不是希腊人,而是意大利人。毕达哥拉斯曾经去过罗马市,这在历史上是有记载的。另外,南意大利又是另一哲学派别的重要基地。而西西里岛也是一位非常有名的哲学家的故乡。意大利有一个城市叫做叙拉古,那是柏拉图实现其理想国的地方。罗马历史上曾有过一位王,他是哲学的信徒。他因为渊博,被请到叙拉古去当王。简单地说,希腊哲学对罗马来说,不是外来之物。

  2、希腊文化的内聚与扩散。

  希腊,在座的同学可能都会认为它是一个城市。实际上,希腊是一个文化的概念,因为它是由许多个城邦构成的。各个城邦之间有一定的共同的因素,所以我们把它叫做希腊文化。事实上,政治上希腊人是一盘散沙。希腊有很多种族,有很多民族,包括原有的和外来的种族。希腊三个大的民族是有三个大的种族组成的。这三个民族在公元前七、六世纪的时候,至少取得了72个城邦,其中我们最熟悉的就是雅典城邦和斯巴达城邦。这些城邦都有很多的殖民地,所以在相当长的时间之内,希腊形成了共同的文化。希腊文化在影响别人之前,首先要有一个统一自己内部文化的过程。这是通过了几个步骤来完成的。第一、特洛伊战争。特洛伊战争主要是关于一个叛逃私奔的皇后海伦的。这样一盘散沙的希腊第一次有了统一的行动。第二、公元前700年左右希腊地区产生了共同的神阿波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在中国人看来,神的意义我们不是很了解。但是神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团结的因素,它能把一盘散沙凝结成一块混凝土。第三、公元前376,举行了全希腊范围的奥林匹克运动。经过了以上说的几个步骤之后,希腊才成为了一个有基本统治的文化的共同体。在此之前,它的个性多于它的共性。一旦完成了统一,希腊文化就开始向外扩展,形成了更大的文化的共同体。我们知道,希腊的很多神其他民族所尊崇的,比如说阿波罗等等。当然,希腊的神也是罗马人所信仰的。我们看看罗马人的神话集,其中的很多神都只是给希腊的神换了一个名字而已。希腊文化向外扩张,在罗马形成了一个共同的文化圈,这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3、希腊文化与罗马文化的联系。

  我们在谈到希腊哲学的时候,我们面对的一个事实是,希腊的重心是不断转移的。它的基本线索是:先殖民地,后母邦。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比如,毕达哥斯学派属于意大利。希腊哲学开始就是这样的。殖民地产生某一学派,然后流传到它的母邦,到希腊,然后影响希腊。所以,南意大利是希腊哲学产生的一个基地,向古希腊的母邦转销哲学。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公元前6世纪,到了前5世纪初才有了改变。以前,希腊本土是真正的文化中心,处于正统的地为,雅典是学术的中心。公元前6世纪末、5世纪初,这个过程结束,希腊的古典哲学来时外移。移到哪去了呢?移到罗马去了。罗马成了希腊文化的中心。

  4、受希腊哲学影响的罗马法律人。

  我们在开头提问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希腊哲学是通过哪种途径传入罗马的?是什么起到了桥梁的作用?我想,这里首先产生了一个问题,谈不上意大利向希腊学习的问题,因为希腊一直在向意大利传输哲学。我们现在要谈的就是罗马人向希腊人学习哲学的问题。这怎么理解呢?这应该采用两个“意大利”的概念。现代地理意义上的意大利和古代地理概念的意大利不同。我们刚才是按照现在的意大利去谈的,是“大意大利”,而“小意大利”是指亚平宁半岛的中部地区。这个地方刚好是过去比较落后的地方。而到了高卢以后,就更加落后了。而文化最发达的地区是南意大利。刚才说意大利对希腊哲学作出过贡献,但如果从现在意义上看,则不是这样。作这个研究的时候,有便利的条件,就是哪些罗马法律人受到过希腊哲学的影响?西塞罗为我们提供了不少这样的罗马法律人的例子。这出现在他的一本关于如何演讲的书里,书的内容就是关于如何进行雄辩。

  在他的这本书里面提到了一个人物—tubero,即杜贝罗。这个人是一个名门贵族,是罗马著名的政治家。他在公元前133年当政,在公元前128年和前127年竞选执政官。他担任了高级的官职,他是负责死刑的三人组的成员之一。当时有审判死刑案件的一个小组,他的职责在于执行死刑判决。他在公元前120年前任裁判官。他是巴内修的弟子。我们知道,历史上存在两个集团,一个是西比亚集团,就是以政治家西比亚为首的集团;另一个就是巴内修集团,巴内修就是这个集团的首领。这就是我第一个提到的人物杜贝罗。他的儿子也是一个法学家,他的名字经常在《学说汇纂》中出现。

  第二个人物是提古斯•阿尔巴求斯。他大约在公元前175年任裁判官,也曾当过一个岛的总督。他年轻的时候在雅典,深谙希腊哲学,同时,他也非常精通法学。后来,他被控告贪污,被流放。我觉得最幸福的流放就是被流放到希腊。在那里他度过了研究哲学的残生。

  第三个人物叫盖尔尤斯•西提纽斯。他曾经当过监察官,于公元前70 年左右在任上,学习希腊文化。当时,罗马人学习希腊文化是学习希腊人如何说话、雄辩、演说等技巧。西提纽斯认识了一位希腊哲学家,向他学习。

  第四个人叫阿求斯,他也是经过训练成为一名法学家的,也曾跟着著名的哲学家学习。他的表达手段非常丰富。他突发性的演说据说象标枪一样。

  从第二个方面看,我们来讲一下其他的人物。

  第一个人物是阿提古拉•阿提库斯。不知道大家是否看过西塞罗的《论国家》。在这部书中,西塞罗是用三个人对话的方式来写的。这三个对话的人,一个是西塞罗自己,一个是西塞罗的兄弟,另一个就是阿提库斯。他生于公元前109年,死于公元前32年。他是一个长期侨居雅典的富有的罗马骑士。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讲,他是罗马到希腊的留学生。西塞罗有一本书叫做《阿提卡》,就是写阿提库斯的。这之间只是译名的不同。阿提库斯是西塞罗的挚友,立有很大的功绩,在他死后,罗马人专门在雅典立了塑像纪念他。

  另一个人是大家熟悉的罗马皇帝马克•奥略留斯公元121年—公元180)。他所处的年代比罗马共和时代要晚得多。为了说明罗马对希腊文化的依赖,我要把属于共和晚期的人拿出来讲一讲,而他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是典型的罗马贵族子弟,从他一出生,他的父母就很少照顾他,他是由希腊的保姆拉扯大的。罗马人认为自己的文化不够,因此聘请有文化的人作为孩子的保姆,帮助教育儿女。因此,罗马人生下来的小孩学会的第一种语言不是意大利语,而是希腊语。他们只有在成人以后才能学习他们的母语。也正因为这样,罗马政治家大半都带有希腊口音。有关这位皇帝的传记中也是这么说的。因此,我们看到,当时,一个罗马人用希腊文写书,是很正常的事情,就像我们现在的中国人都喜欢标榜自己会英文,经常从口中蹦出几个英文词一样。大家如果看一看拉丁文献,会发现经常出现希腊文。比如说,水不叫水,而是用外文来表达,以此显示作者的文化层次不低,很酷。这位罗马皇帝总共有三位希腊老师,他们教授未来的皇帝哲学、语言学、修辞学。在哲学方面,他尤其上了有名的希腊哲学家的课程。

  另一个人物是马尔库斯。他是由养父抚养长大的。他的养父专门从希腊为他请了一位老师。罗马人对希腊文化的崇拜,竟然到了这个地步!

  第三个人也是著名的人物,名叫谢卧拉。这个人在公元前95年担任执政官,公元前82年被谋杀。他和他的父亲是两代法学家,都当过西塞罗的法律老师。而且他也是希腊哲学的忠诚信徒。他们都属于学院派,这和后来的理想国斯洛亚学派不一样。在这个集团里面,有不少早期的罗马法律人。

  第四个要讲的罗马法律人是鲁夫斯,生卒不详。我们只知道他在公元51年担任执政官。他研修希腊哲学达到了一流的程度。后来,他和上面提到的谢卧拉相遇,从而决定改行从事法学职位。据记载,他创立了法律的辩证法。这个就是我们下面将要研究的法律逻辑学,这对罗马法的技术影响很大。他写有180卷书,又是第一个创立了学派的法学家。他的追随者和他成为了一个学派。大家知道,希腊人的长处就是下定义,而很多流传至今的定义就是他下的。

  巴求斯。这个人不懂希腊文,但在希腊哲学传入罗马中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下面我跟大家讲一个故事。巴求斯和西塞罗是好朋友。他在西塞罗家里的时候,看到西塞罗有两个图书馆,馆里有一本书是亚里士多德的《论题篇》。巴求斯很想知道亚里士多德在里面到底写了些什么,因为虽然他不懂希腊文,但是对希腊文化很崇拜。为了满足他的愿望,西塞罗就为他写了一本关于亚里士多德这本书的书—《topica》。

  5、希腊哲学对罗马法内容、技术影响的主要渠道。

  主要渠道就是西塞罗,严格地说就是西塞罗写的《topica》。这本书的写作动因上面已经提到了,下面讲一下它的意思。Topica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首先,我们看看各种哲学史书是如何翻译这本书的。请大家注意,这是非常有意思的。这本书非常重要,在《亚里士多德全集》(人大出版社,1990年版)中被译为《论题篇》。在英语里,当我们谈话的时候,我们经常必须有一个topic,就是“主题”。它也曾被翻译为《正位篇》,也有人翻译为《论场所》。确实,topic来源于希腊语topos。Topos在希腊文中可以表示一个地方、一个场所,也可以是一篇文章。也有人把它翻译为《辨谬篇》,认为它是辨别谬误的技巧。还有翻译为《部目》。这是一个比较好的翻译,较好地揭示了topos的含义,有系统的意思。这样,书名被翻译得五花八门,增加了大家理解的困难。那么,这个topos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曾经仔细地研读过西塞罗的《tipica》,这本书是从网上下载的。我自认为自己搞清了它是什么意思。我认为叫做《穴位篇》,或者《经脉篇》,或者《经络篇》较为合适。换一个通俗的说法,这是关于“把手”或是“关节”或是“节骨眼”的书。因为西塞罗在书中就是教人们怎么分析问题和处理问题的,很多都是关于技巧的东西。他教我们怎么从一大堆繁杂无序的东西里学会整理、分类、归纳、总结、演绎,追问事情的前因后果、由来、最终发展等等。他把这些东西写得有条理,有重点。

  因此,我们说到民法典的结构就是topos的问题。制定民法典就是要把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的事都概括无余。我认为,可以用两分法,就是人和物。民法典就分为两大部分就可以了。如果觉得把握起来很难得话,可以把topos的位置下降,比如说,物下面有物权和债权,物权和债权下面又分别有各自的分类,有各种范畴。

    进入专题: 徐国栋   法律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84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