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风:崇山村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42 次 更新时间:2007-12-06 08:28:02

进入专题: 吾乡吾土  

晓风  

  

  看了中央电视台播出的纪录片“不只是731”,我被片中所记录的我们民族那一页惨痛的历史而深深地震撼了。经朋友介绍,我找到了该片的制片陈小青和编导,著名诗人郭小川的女儿郭岭梅,并和郭编导一起去了在那场劫难中倍受摧残的地方-浙江义乌崇山村。

  一进村口,迎面只见一座古朴的江南风格的山墙。山墙那灰白的墙面和细密的黑瓦已经被岁月蒙上了一层雾色。山墙的左下方开着一扇月亮门,伸向村里的人家。山墙右边是一个有着同样颜色的墙面和屋顶的简陋小屋。

  一个穿黑棉衣的老人从屋里走出来,他消瘦的脸上的老人斑映着他身后的那面古朴的山墙。郭编导介绍说这是老村长,老人笑着把我们让进他的小屋,请我们在一个放在泥地上的方桌旁坐下。

  “我们村子有600年的历史了”。老人说着宝贝似的拿出一本线装本家族历史。“我们全村都是宋朝名将王彦超的后代。600年前,他为了躲避官场的险恶,从山西带全家迁居到了浙江,后来他的子孙越来越多,就形成了崇山村, 所以至今村里人大都姓王。”

  “1942年日本兵闯进了村,一进村,当官的就骑着马去追那些还没跑远的女人,当兵的就去抢东西,他们见了穿长衫的就抓,怀疑他们是八陆军。村里有个裁缝,因为穿长衫,手上没有老茧而被日本人抓起来。保长去为他求情,日本没有马上杀他,却把他扔到池塘里,围成一圈,不许他靠边停下来喘口气,看着他在水中精疲力竭游来游去地挣扎,他们却得意地大笑。就是不把中国人当人。村里还有一个人26岁的小伙子,就因为穿得齐整些被日本人用开水从嘴里灌下去,抬回家,第二天就死了。 ”

  老村长又把我们带到村里的退休老教师王景荣家。王老师告诉我们,他家里除了爸爸,一个叔叔和他自己逃到外乡侥幸活了下来以外,留在村里的一家六口全没能幸免。奶奶死的时候发高烧,一丝不挂还说热,是干死的。哥哥死时吐的血在放进棺材抬往坟地的路上还流了一路。王老师说完又拿出一份发黄的蜡板刻印的文稿,“这是空军66年来村里搞的调查报告,那时候在世的人多,记得也更清楚。” 我翻开这份发黄的文稿,那蜡板刻印的一行行蓝色手写字体,将我带到了60年多前的一座人间地狱。

  1942年秋的一天,一架日本飞机在崇山村的上空低空飞过。飞机没有扔下炸弹,机尾却拖着的一条黑色的烟雾带。不久,人们开始发现一些老鼠大白天爬出洞来找水吃,行动迟缓,而且越来越多的老鼠死在水边。之后村民们开始接二连三地染上一种怪病 – 头昏,高烧,四肢无力,口干舌燥,腋下,大腿根的淋巴出现肿块,手脚卷曲,样子十分痛苦。发病都很急,只有几天的时间患者便面红耳赤或全身发紫,口吐鲜血,死于血泊中。

  善良的村民,开始还不知道这从未见过的致命的怪病是传染性很强的鼠疫。一家死了亲人,亲戚邻里还赶来安慰,帮忙料理丧事。但后来的村里死的人越来越多,人们开始意识到他的传染性,并开始逃到野外外乡,不感接近得病的人。王焕海的老母亲染病后高烧口渴难熬,身边无人照顾,她挣扎地从家中爬出求救,向人讨水喝,却没人敢接近她,连她的独生儿子也只能流着泪眼巴巴地看着她在地上爬滚干渴而死。

  一个老汉落着泪回忆:“当时我还是个孩子,妈妈把我送到外婆家避难。没过多久,妈妈就病到了。爸爸来外婆家看我,外婆拉着我不让我靠近爸爸,爸爸远远地看着我让我听话,我只能一边哭,一边点头。爸爸回去几天后也染病死了。没想到那次会面竟成了我们的生死诀别。”

  就这样,在短短的两个月里,村里403人,三分之一的村民都在经历了极度痛苦之后相继成了冤魂。

  鼠疫暴发后的一天,一群日本兵将村子包围起来,将村民都赶到后山。无论男女都要脱衣检查,发现淋巴出现肿块的就关进后山的林山寺,不许家人接近。开始日本人说他们为病人免费看病,让村民将家里的病人抬到林山寺。缺医少药的村民起初还将信将疑地将家人送去试试。

  吴小奶是村里一个漂亮的童养媳,那年18岁。她染病后,婆婆也试探地将她送到林山寺。不料两个穿白大褂的日本军医却将她拖进一个小屋,按倒在地,吴小奶苦苦地哀求着“先生我的病会好的”,但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却毫不留情地剖开了她的胸腔,一声凄厉的惨叫震动了整个山殿,不一会儿,那惨叫便嘎然而止。恶魔沾满鲜血的双手挖出了她的内脏,装入药水瓶。被剖腹后,吴小奶的手脚还在抽搐,鲜血还在流淌。

  赵六妹的亲人的家人正在掩埋她的棺木,日本人将他们赶走,撬开棺木,挖出赵六妹的心肺,并砍去她的一支手臂和一条腿,装进药水瓶,扬长而去。那剩余的尸体被弃于野外,惨不忍睹。

  42年11月18日,天刚亮,日本人就骑着马,穿着防疫服,高统靴,带着防毒面具将村子团团围住,将村民都赶到后山,并开始在村里放火烧房,不易着火的高大祠堂就用硫磺弹打。转眼整个村子浓烟滚滚,变成了一片火海。村民们有的要跑回去救火,日本兵就向这些人开枪。一时间,枪声,哭喊,呼叫声,房屋墙壁的倒塌声混成一片。家里躺着的重病人来不及逃的就被活活烧死在屋里。

  大火烧了一天一夜,三天后仍然乌烟不散,村民们眼看着自己几代人的家园就这样毁于一旦,悲痛欲绝,全村700余人无家可归,四处流浪。而临村的居民听说是崇山村的人,也不敢收留……

  “那个林山寺现在还在吗?” 我合上了那沉重的文稿问道。“在, 就在后山坡上。” 我们随村里的王松良老人向村外的后山走去。远远的只见绿色的田野和池塘映衬下的一座淡黄色的庙宇幽雅地端坐在半山坡上。 走近那个半圆形的池塘,看着那满塘的绿水,我仿佛看见了那个气喘嘘嘘的裁缝疲惫无望的脸,听到了围在池边的那些短粗的日本兵的恶笑。

  一路走着,那山坡上的寺庙的侧影渐渐放大。林山寺的高高的山门也是一道白色的山墙,山门顶端的两侧是三层台阶式的微微上翘的黑色瓦顶,透着江南古韵。庙门前立着一块“不忘国耻纪念碑”默默的提醒着60年前在这里发生的一切。迈进山门,穿过两边高大的古装将军彩色泥塑,看庙的老人带我们到一个小屋, 指着堆着柴禾的泥地说,当年日本人就是在这间屋子对吴小奶下手的。”

  老人又把我们带到林山寺的右边的一个石亭子。深灰色的石亭上庄重肃穆地标着“劫波亭”。拾阶而上,亭子后面立着一个扇形的黑色大理石墙,墙上满满地刻着村里死于那场劫难的名字。我忽然鼻子一酸,仿佛看到了那些干渴之极的脸和他们被极度痛苦所扭曲的身体,看到了口吐鲜血的天真少年,听到了吴小奶那令人颤栗的惨叫,看到了简陋的棺木边的老妇人残乱的尸骨……

  拖着沉痛的思绪, 我们踏上了回村的小路。猛然身后窜出两只白净的山羊和一个十四五岁的姑娘,红扑扑的脸,水汪汪的大眼睛透着灵气。转眼那姑娘红衣背影伴着两只白羊在乡间的小路上渐渐远去。在江南初冬的夕阳下,那姑娘,那羊,那乡间弯弯的小路和路边的小树构成了一幅美妙的画面。我心里一动,眼前的那美丽的少女仿佛变成了当年那漂亮勤快的吴小奶。

  崇山村王氏子孙们600年室外桃园般的生活被日军的人间地狱而永远地改变了。来了崇山村,我才真正理解了为什么留学日本的王选有那样非凡的毅力,带领村里幸存的老人,联合有良知的日本人士, 5年间27次在东京开庭,控告日军的细菌战罪行。

  有如幸存的犹太人和他们的后代,通过媒体,纪念馆,书,电影,一再将德国纳粹当年对他们灭族的残害昭告世界;我们中国人面对二战日军侵华这段惨忍的历史,也应该痛定思痛,以史为鉴,用我们的声音,让整个世界,让我们的子孙后代记住那一幕幕惨不忍睹的画面:南京大屠杀遍野的横尸,那些被731 部队用作细菌战试验品的愤怒无助的中国百姓的面孔,整个崇山村被日军作为细菌战试验场而惨遭蹂躏,400多名无辜的村民被生生抛入人间地狱的罪孽。

  

  2003年春节. 北京

    进入专题: 吾乡吾土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吾乡吾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687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