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叶新:告别病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964 次 更新时间:2024-02-13 15:56

进入专题: 心灵小语  

沙叶新 (进入专栏)  

(按:我新写的文章常常贴不上,改了题目也仍然贴不上,其中原因我能理解,但不明就里的网友对我有所埋怨,还说一个月都看不到我一篇新作,气得再也不到我的博克来了。万般无奈,只好赶快贴上这篇旧文充数。这篇旧文是1999年的最后一天写的,如今七年快过去了,看看我们是否真的告别了病痛。2007、10、28)

1999年12月,对我来说,是黑色的12月,从月头开始就不太平,先是嘴唇有一小小的疮口,无法愈合,总是出血。中医说有内热,我不以为然。我想,杜甫“穷年忧黎元”,因而“叹息肠内热”,我有何忧?我有何叹?我何内热之有?难道是为下岗工人之贫苦而忧?抑或为贪官污吏之猖獗而叹?惭愧的是我内已不热,我内冷,我和当今很多知识分子一样,逐渐变聋了,变哑了,逐渐变得萎靡了,内心变得冷漠了,丧失了古道热肠,丧失了古之知识分子的铁肩和道义。

12月8号去天津,在飞机上,空中小姐送来冷饮,问我要不要加冰块。我想我这内冷之人怕什么冰?我说加。没想到我不怕冰,我的牙怕冰。刚喝了一口,牙就极酸极疼,果然是“牙痛不是病,痛起来要人命”。我捂着痛牙,透过机窗,俯视大地,胡思乱想,想到我在浊世红尘已逐渐冷漠如冰,在苍昊碧霄又高不胜寒。可再一想,自有人类以来,人和世界不都是忽冷忽热的吗?非但寰球从未同此凉热,即使赤县也冷暖不均,或一曝十寒,或乍暖还寒,并非始终是令人心暖的热土。君不见,不是还有孩童在失学,还有青壮在失业,还有老人在失助,还有不少贫困地区的人需要送温暖吗?

8号下午到了塘沽,参加一个论证大会,头又剧痛起来。正好天津生产芬必得止痛药片,会议工作人员就地取药,给我拿来一包,吃了两片,仍不见效。于是第二天急忙回沪,一到家头就不痛了,可见久不开会的我是因为开会而头痛,越是大会、越是全会、越是盛会,越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越头痛。到家后,不开会了,头就不痛了,可牙仍痛。去医院,诊断为牙周炎,于是服药消炎;也不知是什么药,服了舌头竟然发黑,中医说是淤血所致。半个月后,牙痛始缓解。在这期间,心脏也曾不适,胸闷,心悸,挂了24小时的HOLTER,还好,没大问题,但心间区还是有些隐隐作痛。如此这般地被各种病痛纠缠了20多天。

到了月末,也是岁末,也是世纪末,也是这一千年之末,以为灾难已过,可万万没想到,12月25号上午10时许,突然肾绞痛,那个痛呀,痛得彻骨透心,痛得我在地板上打滚翻身。翻身时我又突发奇想,想起以前常说的“翻身不忘什么、幸福不忘什么”,可我此时翻身,痛得我什么都忘光,不忘的只是病痛:一是自身的病痛,头痛、牙痛、心痛、肾痛;二是社会的病痛,反胡风的病痛、反右派的病痛、自然灾害的病痛、文化革命的病痛、那场风波的病痛……。如此一想,就觉得不论我个人或是整个社会,并非始终是从健康走向健康,从美好走向美好的,其中也是一个病痛接着一个病痛,一个灾难接着一个灾难的。只说健康,不说病痛;只说美好,不说丑恶,虚幻出始终是从胜利走向胜利的蜃楼,同样是隐瞒和撒谎。对人类病痛的勇敢正视和对社会灾难的不断提醒,倒应是所有尚有“内热”的知识分子在“翻身”时最不该忘记的,否则翻了身也作不了主人;好了伤疤不忘痛,何况是伤疤尚未全好呢?

25号下午,痛得我翻来复去,实在受不了,就去医院挂急诊。为了止痛,医生注射了杜冷丁。27号做B超,始知肾内有结石,如绿豆一般大小。医生给我开了金钱草冲剂,又要我喝水和跳跃,以利排出结石。我严格遵照医嘱,大剂量地喝水和大运动量跳跃。喝水喝得我胃部膨胀,可仍然是水落而石不出;跳跃跳得我像飞一般,可照样是飞沙(沙叶新之沙)而不走石。唉,你这不出不走、硬要待在我腹中的结石,可真是一颗稳固不化的顽石呀!你顽石不恭,我对你则不能玩世不“攻”,定要以药攻之。可到了1999年的最后一天,我已经精疲力竭,毫无信心了。我想,要我喝水我也拼命地喝了,要我跳跃我也使劲地跳了,我已经问心无愧,尽到责任了,你再不出来,就不是我的过错了。我又想,顽石呀顽石,你干嘛跟我过不去呢?我姓沙,你姓石,虽不同宗也是表亲嘛,所以我还是劝劝你,走出来吧,你将见到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即使出来做一个小小的铺路石子,也能为社会主义尽绵薄之力嘛!何去何从,请考虑吧!明天就是2000年了,你再不出来,你就要跨世纪,越千年了;你不是千年虫,也是千年石了!

我非常希望我的病痛以及社会的病痛统统留在即将逝去的20世纪;我祈祷,在新的千年里,我、人类、社会、世纪不要再有病痛,至少要尽量减少病痛,尤其是要减少那些我们曾经经历过的、人为的又极不人道的病痛!

1999、12、31

进入 沙叶新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心灵小语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634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