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秀梅:“清廉”:《使琉球录》的底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698 次 更新时间:2024-07-11 06:56

进入专题: 《使琉球录》  

马秀梅  

册封琉球:艰难而危险的使命

自1395年始至1866年,明清两代派遣至琉球王国吊祭故王、册封新王的册封使,明16次29人,清8次16人。《使琉球录》详尽地记录了嘉靖十三年(1534)和万历七年(1579)、三十四年(1606)三次册封琉球的史实。

钦差固然荣耀风光,但册封琉球其实是一项极其艰难又危险的使命。嘉靖五年(1526)琉球国王尚真去世,次年,“世子尚清表请袭封”。嘉靖帝决定以陈侃为正使、高澄为副使,前往琉球册封。陈侃“衔命南下,历询往迹”,曾见过一篇心惊肉跳的文献:洪、永琉球册封使“经年造二巨舟:中有舱数区,贮以器用若干。又藏棺二副,棺前刻‘天朝使臣之柩,上钉银牌若干两。倘有风波之恶,知其不免,则请使臣仰卧其中,以铁钉锢之,舟覆而任其漂泊也;庶人见之,取其银物而弃其柩于山崖,俟后使者因便载归”(陈侃《使琉球录》,台湾银行经济研究室《使琉球录三种》)。可见出使琉球之危险与残酷!

嘉靖十三年(1534),封舟甫成。其船大:“长一十五丈”;其体重:仅五千斤大铁锚就有四个;载人可观:“架舟民梢用一百四十人有奇,护送军用一百人,通事、引礼、医生、识字、各色匠役亦一百余人”(陈侃《使琉球录》)。

这样一艘大型船只往返中琉,在波涛汹涌、汪洋无际的大海中却如一片树叶,随时有灭顶之灾!如陈侃《使琉球录》所述:五月初二,自福州一出海口,即一片汪洋,“南风甚迅,舟行如飞”,相继“过平嘉山、过钓鱼屿、过黄毛屿、过赤屿”。中琉以赤屿为界,这其实也是地理之划分:东至钓鱼诸岛是大陆架,上为东海,水深在二百米以内;过赤屿陡下二千米,为琉球海沟。黑潮由南滚滚向北,封舟须借风势冲横浪前行,但舟荡不宁,“不能退、不能遂”,不进不退竟达十日!“相持至十四日夕,舟剌剌有声,若有分崩之势”,海水涌入船舱,“以数十人辘轳引水,水不能止”。“忽一家人匍匐入舱抱予足,口噤不能言;良久,方云‘速求神佑,船已坏矣!予等闻此,心战神怖,无可奈何;叹曰:‘各抱诏敕以终吾事,余非所计也。于此将焉求之,而又将焉逃之!”幸亏一个名叫谢敦齐的操舵师,“膂力骁勇,识见超绝”,挽狂澜于既倒,驶达那霸港。

封舟先要候夏至的西南季风往那霸,完成册封后,再候重阳的东北季风返福州。陈侃于九月二十日踏上归途。仍在黑潮中,“飓风陡作,舟荡不息;大桅原以五木攒者,竟折去。须臾,舵叶亦坏”,“当此时,舟人哭声震天。予辈亦自知决无生理”。“众皆废寝食以待毙,不复肯入舱止水”,“予等惧甚,衣服冠而坐,欲求速溺以纾其惧”。所幸谢敦齐持舵如山,虽白浪拍天,而舟行如飞,“彻晓,已见闽之山矣”(陈侃《使琉球录》)。

除陈侃、高澄往返均遭飓风狂潮外,万历七年(1579)萧崇业、谢杰己卯之役,于返程黑潮中遇到飓风。万历三十四年(1606)夏子阳、王士祯丙午之役,往返都遇到飓风。返程尤其危险:整整“三昼夜,以一无舵之舟簸荡于烈风狂涛中,颠危倾仄,几覆溺矣”(夏子阳《使琉球录》,台湾银行经济研究室《使琉球录三种》)。对册封琉球的海上险途陈侃以十二字评说:“沧溟万里,风波莫测”,“呜呼艰哉!”(陈侃《使琉球录》)这应该也是所有册封使臣刻骨铭心的体验!

册封宴请与“却金”

册封最重要的使命是举行谕祭礼和册封礼。“安南、朝鲜之使,开读诏敕之后,使事毕矣;陆路可行,已事遄返,不过信宿。琉球在海外,候北风而后可归,非可以人力胜者。”(陈侃《使琉球录》)册封使团在琉球逗留少则三个月,多则半年以上。在此期间,琉球国王要先后举办七场宴会款待册封使:从接风宴、事竣宴、册封宴、中秋宴、重阳宴、饯别宴到登舟宴,宴后且必送礼金,即所谓“一宴一酬金”。

陈侃首次出席的是谕祭礼后事竣宴,“坐少顷别”。于是世子“随遣法司官同长史至馆”,“具黄金十两为寿”。陈侃坚辞并修书:“在贤世子行之固为尽礼,在侃等受之则为非义”,强调“辞不更赘,惠无再贻”,退回了马蹄金。

七月二日,册封礼毕,尚清王设册封宴于北殿,因为这天是“受天子新命与一国正始”,大家都很高兴,“献酬交错,至晡而止”。陈侃刚回到天使馆,就见王亲与长史来送礼,陈侃再三劝说,甚至“厉色麾之”,二使仍“长跪不起”。陈侃不得已,“姑取扇、布二物以答其诚,余不之受”。

三是饯别宴毕,长史捧出黄金四十两献上,陈侃以“受此而归,是以君命货之也,恶乎敢”回应。国王钦佩不已,于是取二柄泥金倭扇相赠:“此别不复再会,挥此,或可以系一念耳!”陈、高被感动了,收下倭扇,又各取自用的青竹川扇回赠。国王“喜不自胜,再拜而别”。(陈侃《使琉球录》)

陈侃、高澄的拒收礼金并非孤例,《使琉球录》记载了己卯之役中,萧崇业和谢杰只出席了“七宴”中的事竣和册封宴。萧、谢有一段对话:萧说:“封、祭,上命也;不敢不往。兹事竣矣,宜谢却诸宴;高卧馆中,以待风汛。”谢答:“然。”(萧崇业、谢杰《使琉球录》,台湾银行经济研究室《使琉球录三种》)与尚永王告别时,国王以黄金相赠,萧崇业自然又婉拒了。再看夏子阳、王士祯的丙午之役,其多节俭、少赴宴和“却金”的行迹,与甲午、己卯如出一辙。

送金与“却金”各自的原因

自古送礼是人之常情,国与国之间送礼更是一种礼仪。但是像琉球这样,举办如此繁多的国宴和反反复复地送礼金,究竟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一是对天朝的尊崇和感恩。陈侃就深有感触:“此岂区区势力所能服哉!要必有所以感之者耳。我太祖悦其至诚,待亦甚厚;赐以符印、宠以章服,遣闽人三十六姓为彼之役,又许其遣子弟入国学读书习礼。彼亦感激,久而匪懈。”(陈侃《使琉球录》)萧崇业宣读的万历皇帝诏敕就此表扬:“足称守礼之邦。”琉球国对此赞誉极其看重,制成“守礼之邦”牌匾,高悬国门。尚清王也多次表示:“常虩(xì)虩不自安,唯恐不道为圣朝弃”,“敬君之心,华、夷无二”。(陈侃《使琉球录》)

二是对使臣的钦佩和感激。钦佩之一,是亲督造舟,辛苦倍逾昔日。钦佩之二,是不惧海险,置生死于度外。钦佩之三,是对己禁令森严,对人体恤节省;既高风亮节,又温文儒雅。另有两件事尤其感激:其一是鉴于海路凶险,倭寇凶残,明廷曾有改派武将册封或琉球到福建“领封”的考虑。历史上武将曾有过掠虏,“领封”则使名分大减,琉球都难接受。为此夏子阳专门上书万历帝剖析利弊:“信以怀远,尤中国绥柔宏略”;“一以慰远人祈望之心,一以崇四夷观瞻之体”。每次册封最终成行,与册封使个人的坚持和努力密不可分。其二是帮助琉球增强信心,抵御倭寇。自明嘉靖起,倭寇侵扰越演越烈,几代琉球国君皆心惕惕然。丙午之役,琉球“传报有倭船若干艘将至”,举国惊慌。夏子阳则从容指挥。尚宁王上表明廷:“二使臣教臣以治兵修器、守险戒严”,倭至“惧天使先声,遵守约束,不敢如往年狂跳”(夏子阳《使琉球录》,台湾银行经济研究室《使琉球录三种》)。

《使琉球录》记载的三批册封使都很清廉,都很坚决地拒收礼金,“却金”的原因又何在?首先是皇帝的恩宠、赏罚和朝廷的制度。正统八年(1443)始,正使以六科给事中、副使以行人成惯例。六科给事中是执行侍从、联络职责,兼具监察职能,是由皇帝直管的独立机构。行人则掌传旨、册封。这两个部门贴近中枢,对皇帝的赏罚和朝廷的制度要比其他部门更为清楚,体会也更深刻。给事中平时是近侍,辅助皇帝整理奏章,处理宫内事务等,也常在中枢各职能部门轮岗,这明显带有培养和积累经验的意图,前程远大。因此,给事中大多数能正确领会皇帝的旨意和朝廷的政策,对皇帝和朝廷忠心耿耿。虽然职务十分重要,但给事中及行人大多是从新晋进士中选优任命的,职级并不高,一般为七品或从七品。一旦被钦命为册封使,就是皇帝的钦差大臣,代表的是皇帝的威严和朝廷的形象。如皇帝赐给陈侃和高澄“一品(朝)服一袭”,常服是只有公、侯及驸马才有资格用的麒麟和白泽补案。真是“恩至渥也”!(陈侃《使琉球录》)萧崇业、夏子阳出使已晚于陈侃多年,但所受皇帝的恩宠却几乎相同。

其次是儒学的教化。从汉至明,儒学已深深渗透到历代百姓的头脑中,更何况是进士出身的册封使!正使陈侃,嘉靖五年(1526)进士;萧崇业,隆庆五年(1571)进士;夏子阳,万历十七年(1579)进士。三位副使高澄、谢杰和王士祯也都是进士。明代科举主要以程朱理学为考试内容,读书人必须用全部精力和才智攻读四书五经至烂熟。而答题还要以“代圣人立言”的形式,用八股文体撰文。这就决定了能通过层层遴选成为最高层级知识分子的进士,对儒学、礼教和官僚体制由表及里、从身至心完全心悦诚服!士大夫们在“克己”“修身”思想的影响下,强调志洁清白,两袖清风。认为儒者为官只有清正廉洁,奉公去私,才算品质高洁。此外,士大夫们普遍认为只有为官清廉者才能得到百姓的爱戴,也更容易得到升迁,获得更高的成就感。(余英时《士与中国文化》)事实也是如此:陈侃、萧崇业回京后就晋升光禄寺少卿,最后官至三品;夏子阳则更得万历皇帝的欣赏,回京直接赐一品服,擢升太常寺卿。高澄回国晋升尚宝司丞,后官至光禄卿;谢杰则一路升迁,官至一品。

礼金的处理与“却金”的传播

对于被拒礼金,琉球国王会在进贡时再上表送上。“送赆”能否收受,陈侃与尚清王有过精彩的辩论。尚清王胸有成竹地说:“送赆之礼,振古有之!”陈侃对此先肯定“于义可受”,但孟轲受薛之馈却拒收齐王“兼金百镒”,为何?陈侃就此阐明:“予等以君命来,受此而归,是以君命货之也。”(陈侃《使琉球录》)境界之高,思辨之深,令人折服!这也是萧崇业、夏子阳坚辞不收的信念和理由。

对于已经带到北京的礼金,皇帝又是如何处理的呢?先看看尚清王是如何上奏嘉靖皇帝的:陈、高二使“冒五月之炎暑,冲万里之波涛;艰险惊惶,莫劳于此”,因此“薄具黄金四十两,奉将谢意。此敬主及使,乃分之宜”。请皇帝“赐彼二使”。嘉靖帝见奏后批示:“览奏谢,足见敬慎。金着陈侃等收了。”回国已升任光禄寺少卿的陈侃奉圣旨后继续上书推辞以表初心:“伏乞皇上将此金收储内帑或命彼带回,庶遂臣等之初心。”嘉靖帝只得再批示:“已有旨了,不准辞。”(陈侃《使琉球录》)

再看看尚清王是如何上奏万历皇帝的:他先一下子列出夏、王二使臣应该收礼的三大功劳,一是“造舟三年劳瘁”;二是“体恤节省,民间胥戴”;三是“教臣以治兵修器、守险戒严”。因此“谨将原金二封用印钤记,共计黄金一百九十二两”献奉,“伏乞天语叮咛,敕令二使臣收受”。此时夏子阳已擢升太常寺卿,赐一品服,万历帝认为恩宠已极,没有画蛇添足的必要。故圣旨曰:“览奏,具见该国诚款。但夏子阳等却馈能廉,正得使臣等之体。其礼金,还着来使赍回。”(夏子阳《使琉球录》)

对于“却金”,为表明心迹,册封使多会以记叙或诗歌加以表述,其中又以萧崇业和谢杰见长。萧崇业文笔汪洋恣肆,诗词哲思超妙,极富文学色彩。谢杰才干超群,文思敏捷,萧崇业每有诗必和。萧崇业写下著名的《却金行》。谢杰极为欣赏,与《却金行》唱和。警世双璧就收录于《使琉球录》。

册封使的却金之举,展示出中华大国风范和使臣高风亮节,琉球君臣军民仰慕之余。在天使馆附近风景绝佳处建有却金亭一座,已成为琉球及现今冲绳的文化遗产和名胜古迹;几百年来,与《却金行》一起传播着使臣清廉高尚的品格和中琉友好交往的历史。

    进入专题: 《使琉球录》  

本文责编:chendongd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53341.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古典文学知识》2024年5期,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