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文林:破解中东乱局需要新安全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19 次 更新时间:2024-05-19 23:56

进入专题: 中东  

田文林  

 

5月10日,第十次联合国大会紧急特别会议以压倒性多数通过决议,认定巴勒斯坦国符合联合国宪章规定的联合国会员国资格,应被接纳为联合国会员国。这一历史性的决议反映出国际社会的人心所向。

新一轮巴以冲突延宕至今,考验着人类良知。加沙地带的血与泪,使得国际社会必须有所作为的呼声日益强烈,有关共识正在不断汇聚。进一步看,中东地区要想由乱到治,还需要反思和批判造成巴以冲突的国际治理模式,并寻求替代性方案。

持续冲突导致巴以两败俱伤

古罗马学者西塞罗曾指出:“绝大多数人认为,从战争中获得的东西要比在和平环境中获得的东西有价值,其实这是错误的。”用这句话来形容当前的巴以冲突再合适不过。

巴以冲突是中东的老大难问题,自1948年以色列在中东建国时就成为地区热点。围绕巴勒斯坦问题,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之间至少爆发了5次较大规模的中东战争,巴以之间更是多次爆发武装冲突。但时至今日,巴以问题仍悬而未决,成了难以愈合的巨大伤口。

自2023年10月爆发的新一轮巴以冲突持续时间之久、后果之严重,均前所未有。此前,巴以曾数次爆发武装冲突,以色列均对巴勒斯坦进行了不成比例的报复行动,但持续时间总体较短。例如,2006年6月28日,以军对加沙发动“夏雨”行动,为期4个多月;2006年11月1日,以色列对加沙发起“秋云”行动,为期一周左右;2008年2月27日,以军发动“热冬”行动,为期一周左右;2008年12月27日,以军发起“铸铅行动”,为期三周左右;2012年11月14日,以军发起“防务之柱”行动,为期一周左右。而当前以色列在加沙发动的“铁剑”行动,已经持续7个多月,且没有停歇迹象。

这场冲突造成的后果之惨烈,更是前所未有。一方面,加沙地带损失之大前所未有。此前,以色列每次面对哈马斯军事袭扰行动,都会通过不成比例的报复来削弱巴方反抗意志,但此次对巴方造成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之大均远超以往。7个多月来,加沙地区已经有超3.5万巴勒斯坦人死亡,70%以上基础设施被摧毁。此外,以色列还禁止人道主义物资进入加沙,导致平民陷入严重饥饿状态。据联合国粮农组织报告,加沙地带全部人口都处于粮食危机中。美国学者罗伯特·佩普认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以色列在)加沙的行动都是一次对平民的严重惩罚。这将被载入史册,成为使用常规武器进行的最惨重的行动之一。”

这场冲突持续时间越长,加沙地带的损失就越大。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西亚经济社会委员会5月2日报告,此次冲突若超过7个月,加沙地带发展水平将倒退37年;此次冲突若超过9个月,加沙地带44年的发展成果将化为乌有。

另一方面,以色列自身也因这场冲突付出巨大代价。一是经济损失不容低估。为发动此次战争,以色列征召了30万预备役军人,由此导致以色列出现劳动力的巨大短缺,经济发展也受到负面影响,2023年第四季度以色列经济萎缩了19.4%。兰德公司估计,巴以冲突可能导致以色列在未来十年的经济活动中损失约4000亿美元。随着安全形势的恶化,以色列国内制造业、服务业、旅游业等都将遭受严重打击。

二是以色列国际形象严重受损。以色列军队在加沙地带滥杀无辜,导致以色列精心打造的良好国际形象毁于一旦。据晨间咨询公司调查,2023年9月至12月间,在43个受访国家中,有42个国家对以色列的净支持率出现下降,对以色列持正面看法的比例平均下降了18.5个百分点。玻利维亚、哥伦比亚等国公开与以色列断交,智利、南非、约旦、土耳其等国召回驻以大使,南非政府以涉嫌“种族屠杀”罪名将以色列告上国际法院。即便是力挺以色列的美国,同样出现高校大规模反以浪潮。今年1月相关民调显示,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人认为以色列正对巴勒斯坦人实行种族灭绝。以色列外交环境空前孤立。

西方式国际治理模式难辞其咎

巴以冲突陷入恶性循环,直接原因是巴以力量对比失衡,导致以色列为所欲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阿拉伯世界一直是巴勒斯坦解放事业的主要后盾,阿拉伯国家多次为巴勒斯坦“出头”,对以色列进行军事对抗和外交孤立。但经过一系列重大事件的冲击(如第三次中东战争失败、埃及与以色列单独媾和、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2003年伊拉克战争、2011年中东剧变等),阿拉伯世界元气大伤,越来越难以担负起反以统一战线,“阿以冲突”日渐变成“巴以冲突”。而巴勒斯坦又因2006年全民选举内部分裂,出现法塔赫主政约旦河西岸、哈马斯主宰加沙的分裂局面,“以强巴弱”格局日趋明显。

势力均衡有助于维护和平,而力量失衡则有利于强势者欺凌弱势者。在“以强巴弱”态势下,以色列肆意侵蚀巴勒斯坦人权益。一是长期封锁加沙地带,导致加沙地带超过70%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二是大规模兴建非法定居点。自2023年初以来,定居者对巴勒斯坦人及其财产发动了2270多次袭击,导致至少17名巴勒斯坦人丧生、超过600所巴勒斯坦房屋和设施被拆除,还有超过1000名巴勒斯坦人流离失所。三是公开亵渎穆斯林宗教情感。正所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以色列肆意侵犯巴勒斯坦合法权益,最终导致哈马斯发动“阿克萨洪水”行动。

从深层次看,对于巴以冲突的产生与恶化,西方大国难辞其咎。以色列在中东建国,与英国的支持和纵容直接相关。1917年,时任英国外交大臣的贝尔福致函英国犹太复国主义者联盟(这封信后来被称为《贝尔福宣言》),明确支持以色列建国,埋下了巴以冲突和中东乱局的祸根。英国支持以色列建国,完全是出于自私自利的目的。一是争取俄国犹太人支持,迫使俄国继续参与一战;二是借助犹太人增强苏伊士运河的防卫力量;三是抑制阿拉伯民族主义发展壮大。然而,英国维护自身利益的代价,就是中东从此陷入战乱。英国对此心知肚明。1920年,法国驻英大使保罗·甘本曾这样问过贝尔福:“您要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犹太国家,这不是在宣示末日降临吗?”贝尔福则回答:“是啊,可那是何等壮观的场面啊。”

同样,二战后美国在中东力挺以色列,也是从自身地缘政治目标出发(如遏制苏联扩张、抑制阿拉伯民族主义等),而美国偏袒以色列的副作用,就是中东地区动荡不止。在当前巴以冲突中,正是由于美国无条件为以色列提供军事、经济和外交支持,以色列才敢于在加沙地带肆意妄为。

中东由乱到治需要新安全模式

一些西方国家奉行的国际安全观是一种以邻为壑的本位主义安全观。在这种状态下,各国出于恐惧、利益或威望需求,将“本国利益最大化”奉为圭臬,坚持你输我赢的零和思维和弱肉强食的强权思想,以及以斗求利的行为方式。

这种安全观,实际是从局部看整体,只会导致“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短视行为。用这种安全观处理世界事务,看似能实现本国利益最大化,实则很容易导致“合成谬误”,出现局部利益和短期利益最大化,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最小化的悖论。尤其是西方大国为实现霸权利益,不惜以邻为壑,刻意制造危机和冲突,由此使西方列强主导下的世界充满动荡与冲突,最终塑造出一个以丛林法则为底色的野蛮而血腥的等级性世界体系。当前的中东乱局就是典型例证。

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种以零和博弈为思维出发点、以强权政治和穷兵黩武为行为准则、以集团对抗和牺牲他国安全换取自身所谓绝对安全的旧安全观,已经越来越不符合时代需要。世界亟须一种立足共同利益、遵循国际法基本准则、强调公平公正的新安全观。2022年中国提出的全球安全倡议,以及中法近日发表的关于中东局势的联合声明,都是这种新安全观的体现。相较于旧式安全观,这种新安全观更强调安全的整体性和综合性,以及以合作求安全。

中国不仅倡导新安全观,还不断将其付诸实践。在中东问题上,2016年中国明确提出“不寻求代理人、不搞势力范围、不谋求填补‘真空’”的“三不原则”。2023年,中国成功斡旋沙特与伊朗关系缓和。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后,中国从公平正义的立场出发,不仅积极呼吁双方停火止战,推动用“两国方案”解决巴以问题,还积极斡旋法塔赫与哈马斯的和解进程。这种新安全观显然更有利于推动中东由乱到治,从动荡冲突转向和平发展。

 

作者:田文林(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区域国别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光明日报》(2024年05月19日 08版)

    进入专题: 中东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51560.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