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耀洁:与爱滋病孤身作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98 次 更新时间:2015-03-15 18:46

进入专题: 爱滋病  

高耀洁  


1981年的6月,美国医生第一次发现了一种难以治愈的奇怪病症, 那就是至今为止在全世界的范围内已经导致数千万人死亡的艾滋病。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人类社会与艾滋病进行了不懈的斗争,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距离完全治愈还相去甚远。世界各国政府在艾滋病的 预防和治疗方面,以及对艾滋病的研究和对艾滋病人的关注上,有着非常不同的政策,这些不同的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目前世界各国 人口中艾滋病蔓延程度的不同。西方国家的艾滋病只要是通过性行为 和共用吸毒针头传染。自八十年代中期以来,这些国家大张旗鼓地对 公民进行艾滋病常识的教育,推广安全套使用,在艾滋病控制方面已 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在艾滋病向人类发起进攻二十周年之际, 非洲和亚洲的一些国家和地区却成了艾滋病的重灾区。


最近,中国河南省农民因为卖血而感染艾滋病毒的境遇引起了世 界的关注,那里艾滋病毒传播速度之快,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之多, 艾滋病患者的境遇之差引起了世界的震惊。然而,人们在震惊和感叹 之余却发现,在中国河南省有这样一位年迈的退休女医生,她在过去 几年里不顾当地政府的阻挠,以一己之身和不多的收入尽心尽力地帮 助那些艾滋病患者,进行预防艾滋病的宣传。她就是刚刚获得“全球 卫生理事会”一项重要人道主义奖--“乔纳森·曼全球卫生和人权

奖”的高耀洁。


乔纳森·曼博士曾是国际知名的艾滋病问题专家,他创立的联合 国艾滋病项目和世界艾滋病日在全球艾滋病防治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 作用,但乔纳森·曼博士和他的夫人却不幸于1998年在飞机失事中遇 难。为纪念他在公共卫生方面作出的卓越贡献,「全球卫生理事会」 设立了乔纳森·曼全球卫生和人权奖,以表彰那些在促进人类健康事 业方面做出卓越贡献的医务工作者。今年的“乔纳森·曼卫生和人权 奖”颁发给了中国河南省的一名退休医生,74岁的高耀洁。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本来应该应邀出席颁奖典礼的高耀洁医生未 能前来美国。据报道,河南省一位副省长本来已经同意高医生来美国 领奖,但是河南省卫生厅,以及高医生原来任职的河南省中医学院第 一附属医院惧怕她将向外界透露河南农村地区艾滋病感染的严重状况, 因此拒不合作,以致高医生无法申请护照,不能办理出国手续。法新 社报道说,附属医院的负责人李真指责她为“国外反华势力所利用”。 河南省卫生厅厅长刘全喜则派人到公安局,索取她的护照申请,说高 耀洁有政治问题,甚至要求对她加以逮捕,但公安机关认为,他们不 便介入卫生体制内有关艾滋病预防的看法分歧。


今年「全球卫生理事会」的年会主题为“妇女健康”,与会者是 来自全球各地的医务工作者,中国大陆也有来自计划生育委员会的工 作人员参加。5月31日晚的颁奖仪式是年会的高潮,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出席并做了讲话(见注)。虽然高耀洁不能登台领奖,但她的人道 主义工作在与会代表中引起了强烈反响,「全球卫生理事会」主席多 莱尔说,高耀洁女士是从几百名候选人中挑选出来的。


中国官方的统计数字说,中国只有两万多名艾滋病毒感染者,其 中大多数是吸毒者和妓女。不过,中国卫生部门官员估计,艾滋病毒 感染者有六十万人。但是,在河南省工作过的一些医务人员却认为, 光是河南一个省的艾滋病毒感染者就可能达一百万多人,这些人大多 是通过卖血感染的。河南省的农村非常贫穷,九十年代初,很多中国 国营公司和合资公司来到这里收购廉价干净的血浆。这种做法受到当 地政府的欢迎,被当地政府和村民看作是发财致富的捷径。然而,收

集血浆的程序却播下了艾滋病蔓延的种子。当时血站的做法是,把几个血型相同的人的血液混在一起,分离出其中的血浆,然后把剩下的 红细胞分成几份,再输回卖血人体内,这样做一来减少卖血人的失血 量,二来降低血站支付的价钱。不过,把混杂过的血液再分别还给卖 血人的结果就是,只要一个卖血人体内带有艾滋病毒,其他人也会受 到感染。这些感染者再次卖血时,就会将艾滋病毒传播给其他不同的 卖血者。艾滋病毒就这样在河南省的卖血者中迅速地蔓延开来。从感 染艾滋病毒到艾滋病发需要几年的时间,所以血液感染的问题在初期 并没有显现,但到了九十年代中期,艾滋病症状开始在河南一些村庄 里大量出现。据报道,一个叫东湖村的成年村民中现在有80%以上的 成年人都是艾滋病毒携带者,一个叫文楼的村子里,65%的人都感染 了艾滋病毒,至今已有大约四十人死亡,五人因为支付不起医疗费用而自杀。然而直到一两年前,那些村民们才知道自己得的是艾滋病, 但他们中的许多人仍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受到感染的,对艾滋病的传播 方式也了解很少。


血液买卖导致的艾滋病传播问题,早于九十年代中期就已经传出, 中国卫生部也颁布了专门的《献血法》,禁止商业性的血液买卖,鼓 励公民志愿献血。然而,《献血法》在全国的贯彻并不彻底,河南某 些地区的买血站经营至今就是一例。


「全球卫生理事会」主席多莱尔说,从血浆生意里获利的人要提 供赔偿。他说,受病毒感染的人应该接受治疗。在我看来,那些从血 浆生意里获利的人应该出钱。他们把这些村民当成了提取血浆的源泉,而又不让人知道其中的危险。他说,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必须严格控制 血液收集的程序,这样的不幸本来是可以避免的。


其实,这样的不幸也许是可以避免的,但是不幸发生之后的状况 就更令人感叹了。河南省地方政府不仅不主动帮助患者,还有意掩盖 艾滋病在河南省蔓延的事实。当艾滋病感染状况于九十年代中期传出 时,曾经带头鼓吹血液买卖和血制品生产的河南省卫生厅厅长刘全喜 竟然对外界说,河南没有艾滋病。当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艾滋病研 究专家曾毅来到河南查访感染状况时,刘全喜对他百般阻挠,使他难 以亲自接触到艾滋病患者。


据报道,河南省文楼村七名艾滋病患者于5月下旬到北京上访, 寻求帮助。这七个人里有两个是父母死于艾滋病的孤儿。一名请愿的 中年妇女说,他们这些人都卖过血,都有艾滋病。他们说,如果当时 知道卖血会染上艾滋病,谁都不会卖,更令人气愤的是河南地方政府 多年来一直对他们不闻不问,还不许他们讲话,生怕给他们自己的脸 上抹黑。文楼村的艾滋病问题暴露后,当地开设了诊所。不过,这些 村民的请愿信里说,这间诊所只不过是摆摆样子,诊所的工作人员私 吞诊所的药物,上班喝酒打牌,只有上级领导视察工作时,才摆出正 常工作的样子。他们在信里说,希望上级采取具体措施,开设一个好 的诊所,为患者免费提供治疗,想办法安置因为艾滋病失去父母的孤儿。他们还说,他们对请愿不抱太大的希望,但是现在实在是没有其 它出路了,他们没有希望、没有钱、没有药,只能等死。村民们指责 当地官员对艾滋病蔓延熟视无睹,令他们失去亲人,孩子沦为孤儿, 妇女成为寡妇。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高耀杰医生才决定自己出钱购买基本药物, 帮助病人。至今为止,她不顾年迈体衰,已经多次长途跋涉去河南乡 下探望艾滋病患者,为他们免费提供药品和营养品,递送自己出钱编印的艾滋病防治资料。虽然高耀洁具有教授的职称,并且曾经担任河 南省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是当地广受尊重的社会人士,但现在她家 里却连一件象样的家具都没有,因为她和爱人已经为印发宣传资料和 为病人购买药品而倾家荡产,两人把自己的退休金也都用在了这方面。 高医生还打算把这次获得的两万美元的奖金全部用在印发防治艾滋病 的资料上。


高耀洁医生说,文楼村的情况在河南省还不算最严重的,只不过 文楼村村民敢于上访,问题才被揭露出来,实际上,其它几个县的情 况更严重。据《南方周末》6月1日报导,有些村庄村民的感染率已达 90%。另外,同样经营过血站的山西和陕西等地的某些地区是否有着 类似的感染状况呢?这是个亟待调查的问题。


中国是个人口大国,经济发展也使人口迁移更为频繁。专家们警 告说,如果中国政府不积极主动地采取适当措施,艾滋病就会在中国 大规模蔓延开来了,那将是中华民族的一场大灾难。


注:「全球卫生理事会」于5月31日举行了年度颁奖仪式。孟加拉国 的卫生于人口研究中心因在妇女和儿童保健工作上的杰出成就获得“ 盖茨全球卫生奖”;来自坦桑尼亚的辛迪亚·那都纳获得“最佳行医 奖”,那都纳从九十年代起从事在难民营中减弱性别暴力的工作;美 国全国广播公司因系统全面地报导了非洲艾滋病传播状况而获得传媒 奖。来自中国河南省的退休医生高耀洁以关怀农村艾滋病人和从事预 防艾滋病教育而获得“乔纳森·曼全球卫生和人权奖”获得者。

    进入专题: 爱滋病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89.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