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怀中 陈祥:日排核污染水引众怒——国际海洋治理亟待完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749 次 更新时间:2023-11-26 15:12

进入专题: 日本核污水   海洋治理  

吴怀中   陈祥  

 

日本从8月24日正式启动福岛核污染水排海,先后排放了7788吨和7810吨核污染水。11月2日,东京电力公司启动第三批约7800吨核污染水排海。日本核污染水排海引发了广泛关注和强烈抗议,但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仍然坚持推进核污染水排海计划。国际社会严重关切日本这种无视全球人类健康、破坏海洋生态的自私行为与严重影响,敦促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必须以科学、公开、透明、安全的方式处置核污染水。

日本对外公布的排污计划看似“符合国际标准”,实则掩盖了一些深层次问题,其关键在于日方执行排污的过程是否做到严格的监督和数据的公开。

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是主要负责促进安全、可靠、和平利用核技术的国际组织,并不是评估核污染水对海洋环境和生态体系长期影响的专业性环保评估机构。日本当初邀请IAEA正是利用了当前国际海洋治理中存在的重大漏洞,用核技术开发组织来为海洋环保事件“背书”。加之IAEA在日本两年多的工作中,日本从技术层面对该机构进行了严密的封锁,造成IAEA难以审查日本是否提供了真实信息。

从历史上的公害事件来看,日本政府曾对影响到国家和政府声誉的环保问题进行过遮掩。涉事的东京电力公司更是有着多次隐瞒、篡改核污染水数据的“黑历史”。早在“3·11”事故发生后,该公司曾一直辩称“堆芯损伤”,直到两个月后才首次承认“堆芯熔化”。2011年6月以后,东电公司曾多次声称没有新的核污染水排入海洋,而到2013年一系列核污染水泄漏事件曝光,才不得不承认有高浓度核污染水泄漏入海。2015年2月,媒体又曝出东电公司早在2014年4月就知晓有高浓度放射性核污染水持续排海,却一直未予公布。

自福岛核事故发生以来,在舆论的不断追问下,一个封闭、共存共荣的原子能“商官学”利益群体逐渐浮出水面,日本媒体称之为“原子能村”。在这个小圈子里,东京电力公司、政府核能事业监管部门、原子能安全委员会和原子能研究开发机构等,形成了利害攸关的紧密联系。

从东京电力公司发生过多次迟瞒报事故、篡改关键数据来看,日本的核管理存在着混乱无序、对公众隐瞒欺骗的痼疾。IAEA认定的核污染水排海计划本身尚有许多细节并不完善,日本能否贯彻执行更是一个巨大的疑问。

国际社会和民众发问的不是排放浓度符合标准与否,而是对生态环境领域的长期影响。虽然东京电力公司表示“多核素去除设备”(ALPS)处理水中放射性核素的浓度符合排放标准,但东京电力公司、日本政府和IAEA只关注了核污染水中当下的个别检测数据,实际上没有很好地考虑和应对核污染水排海以及放射性核素积累对海洋环境、生态系统的长期影响。随着日本长期高强度地排放核污染水,这就意味着稀释到符合排放标准的总体放射性物质总量将持续增加,势必对海洋环境和人类健康产生负面影响。

国际社会和民众关切的不仅仅是氚浓度,而是有必要对其他放射性物质进行检测。经过ALPS过滤之后的福岛核污染水中含有69种放射性核素,例如氚、碳14、碘-129等,其中很多放射性核素尚无有效处理技术,但东京电力公司宣称,在每一轮核污染水排海开始之前都会检测核污染水中含有的30种放射性核素,重点强调了氚的检测。日本进行了“问题只在于氚元素”的舆论误导,在定期公布的检测结果中只分析了氚浓度,偶尔会发布铯-134、铯-137的检测结果。日本不能仅限于检测核污染水排海之后的氚浓度,而是要对影响人体健康和海洋环境的多种放射性核素进行检测。

国际社会和民众关注的不是取样本身,而是质疑日本为何极力拒绝其他国家对核污染水取样。IAEA虽然在福岛组织开展海水样本采集及实验间分析比对活动,但被检测的样本是由东电公司以及指定的第三方机构采集的,这表明日本政府对核污染水排海之后的安全问题存在着不能向外人道的花样。日本不仅不允许IAEA自行取样,此前,韩国曾要求派出专家常驻福岛核电站,也被日本明确拒绝。实际上,要保证核污染水的安全排放,需要多国科学家多次取样,分析放射性物质浓度变化,但日本自始至终都反对他国直接对核污染水取样,确实难以自证清白。

无论日本政府如何进行国际公关,终究无法消除长达30年的核污染水排海行为中存在着诸多难以预料的风险。外界无法确信东京电力公司引以为傲的ALPS过滤系统不再出事,也很难相信日本政府能在第一时间以透明、公开的方式对核污染水排海情况进行公布和处理。

因此,国际社会需要以日本核污染水排海事件为契机,加快完善当前的海洋治理体系。日本政府和IAEA应允许成立由中韩等利益攸关方参与,吸纳福岛当地民众、环保组织的第三方联合检测机构,并在有效监督和听取充分意见后,对福岛周边海域进行实地调查和长期跟踪采样,进而展开公正、独立和客观的检测。鉴于东电缺乏诚信、日本政府一意孤行,因此,需要IAEA在组建国际监测机制过程中发挥积极、建设和主导作用。IAEA应与国际社会携手打造着眼于机构主导、利益攸关方参与和相关环境组织积极推动的长效国际监测机制。在这一机制之下,实现成员国和受邀环保组织开展独立检测,不断加强对日本核污染水排海情况的追踪和监测结果的定期审议,并发布基于科学的评估报告。

IAEA总干事格罗西在7月4日向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提交核污染水入海安全性最终调查报告时表示:“我们的任务才刚刚开始。”显然,他也知道日本开启核污染水排海之后,国际社会不会停止在未来30年内对日本展开持续追踪并追责。当前,对于日本政府如此行为的愤怒与谴责,将只是国际社会开始对日追责的第一步。

(本文来源:经济日报2023年11月23日04版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吴怀中 陈祥)

    进入专题: 日本核污水   海洋治理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安全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7564.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