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云汉:数字文明时代对政治思潮创新的呼唤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571 次 更新时间:2023-11-25 10:10

进入专题: 数字文明   政治思潮创新  

朱云汉 (进入专栏)  

人类社会正处在一个历史的十字路口,数字科技革命会给人类社会带来根本性、全面性的变革,而且这一变革的发展非常快速,所有社会都会面临社会制度选择、发展路径的难题。这道难题可能通往两个不同的发展终点,一个是很黑暗的,一个是比较光明的,而且并不保证会通向光明,有很大概率是向黑暗方向逐渐滑行。如果我们放任当前全球资本主义作为主导力量,如果由资本主导数字科技的应用,我们可以断言,跨国垄断性数字资本必然取得支配社会和操控国家的权力,会导致更严重的寡头独裁以及社会不公正、贫富两极分化,其结果必然会拉大发达国家和落后国家之间的鸿沟,甚至会严重威胁全体人类的可持续发展。如果说我们有能力、有新的指导思想,能够设计出更严、更理想的新时代社会契约,促进必要的全球性规范处理机制,能够让数字科技带动的生产力爆发,发挥巨大的普惠效应,再加上以造福人民为核心的超级透明社会和超级智慧政府,人工智能革命很有机会将人类带往共同富裕、和谐社会和数字社会主义的大同世界。

笔者首先谈一谈今天已经面临的巨大的新的挑战甚至说是危机。过去二十多年,数字科技发展得非常迅速,特别是在资本主义全球化脉络下,出现了新的阶级矛盾和新的压迫形态,所以有些社会学家认为今天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了阶级结构,和以往工业社会的阶级结构不完全相同,是凌驾在管辖权割裂的、分散的国家各自为政的单元之上。在这个架构之上,出现了极少数,甚至可以说人类社会的1%甚至0.1%的跨国富豪阶层,他们有全球行动力,可以在全球范围内累积财富,而且可以穿越国界,影响到每个国家的政治,操纵国家社会基本游戏规则,可以摆脱传统社会责任。这是非常尖锐的社会矛盾。

与此同时,传统的一些社会阶级,尤其是我们一般说的中产阶级、白领以及蓝领,实际上他们的数量相对来说都在萎缩,地位在削弱,而且出现大量在底层的低度就业或者是半就业、半失业者,还有些社会学家把这类人群称“朝不保夕无产者”(Precarious Proletariat)。尤其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大量传统的白领和蓝领都沦落为“朝不保夕无产者”。一项调查研究显示,2018年在美国就业市场,高达38%的劳动者属于“朝不保夕的无产者”,他们没有全职工作,没有劳动基本条件的保障,是论件计酬、论时计酬,今天有活可能明天没有活,而且所有的活都激烈竞争,劳动报酬一定是压到最低的,只是生存水平可以接受的一个水平。

数字化全球经济时代,这个处境对于富裕国家的劳动阶层来说尤其非常激烈,不仅要和国内其他的“朝不保夕无产者”竞争,还要和全世界有类似技能的人竞争,不需要真正的实体移动,在线上就可以揽活、抢工作。这些是通信移民,比如说英文编辑的工作,谁来揽这个活,可能在美国、英国,也可能在孟加拉、印度。也就是说现在跨国移民根本不需要真正的实体移动,他们在线上就可以揽活,就可以抢工作,这些我们把他称为通信移民(Telemigrans)。这样一来,就会想象“朝不保夕的无产者”非常窘迫和受压迫的状态,更不用说在不久的将来,有大量白领的工作,当然还有大量劳动形态的工作,都可能会被智能机器人和AI取代,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一种社会发展趋势。

我们也看到一种新的压迫形态(或者说压榨形态),有一个新的说法叫作“算法吃人”,美团帮你送餐的快递小哥,没有劳动保障,也没有交社保,他的生活状态是分分秒秒被算法压迫得喘不过气来,而且这个现象是全球皆然。

但另外却有一批极少数垄断数字资产的人,能够在数字经济时代快速获得天文数字般的财富。从2013年—2020年,根据美国上市的标普500家大型企业的总市值来计算,其中5家科技巨头的市值增长得最快,它们依托着数字经济,拥有垄断性的数字平台或数字科技,这五家就是苹果、谷歌、脸书、亚马逊与微软,到2020年这5家的市值就相当于500家大型公司总市值的20%左右。到了2021年第二季度它们市值占比已经高达23%,也就是说过去美国股市上的荣景,基本上是由这五家公司撑起来的,这就是资本和财富加速集中的一个明显证据。

现在美国和欧洲都在思考,数字经济时代的难题就是如何节制超级科技巨兽,如何彻底改变经济游戏规则。数字经济正加速财富集中,极少数的垄断科技集团会独占数字科技创造的经济果实,财富集中程度会超过人类过去所有想象,而且它们会把数字经济所有潜在生产力的增长都转化为自己的利润和财富,会大到无法监管,大到可以操控政治、威胁民主,达到碾压竞争与遏止创新,扭曲市场竞争规则,竞争者不是被它消灭就是被它收购。所以当前所有国家最急迫的课题就是怎样重新设计一套法律体制,一套产权新规则,新的社会契约,能够引导出包容和公正的数字经济,界定与保障个人的数字资产权利,参与数字资本收益的分配。这个课题已然很严肃,数字经济时代一定要有效保障每个人在这个时代的数字资产权利,他一定要有参与数字资本收益的机会,否则的话,财富的扭曲、两极化问题会严重到无以复加。

未来新的社会契约,需要做非常深入的探讨,需要周密思考。笔者认为有几个基本方向是必然的,我们要往这几个方向推进。

第一,防止数字资产的独占,尤其要防止提供数字平台的科技巨兽对数字资产滥用、操纵和垄断。如果不能有效节制,AI科技会导致更扭曲的社会权力结构和财富分配。

第二,禁止个人数据被滥用,导致个人或他人权益被侵害。个人应该对产生于自己、源于自己的数字信息有使用的权利。更重要的是要有新的制度设计,新的制度建构,确立数字资产的集体所有权。我们今天讲人工智能算法最重要的就是大数据,大数据从哪里来,从每个人身上来,滴滴的大数据来自乘客和网约司机,不是滴滴管理层创造出来的,他们只是雇用了程序工程师设计一套算法来收集与分析这些数据。

第三,确立数字资产的集体所有权。数字经济时代,数字资产比黄金更珍贵,取之于社会成员的数字数据当汇聚成各种属性的大数据后其属性就是集体资产,应该说规模越大越有价值,而且这些巨大的集体属性的数字资产,可以创造各式各样的生产力,也就是有巨大经济效益,理所应当一定要有公平分享和共享机制,能够把它的收益、效益回馈给所有贡献数据的社会成员。现在没有这套机制。

怎样达到这样的作用呢?很大一块就是要扩大所谓公共数字资产,而不是把数字资产越来越多地变成私人产权,将来如果能够划出非常多的公共数字资产,或者有一些数字资产在一定比例上,比如70%是公共性,30%是属于对它的创造和积累有贡献的个人或者企业,公共数字资产会越来越大,效益逐渐增加,收益增加,就可以由一套机制回馈给所有社会成员,甚至可以说保障他们的基本权利。这些机制都可以利用区块链技术做非常好的设计。

我们可以乐观预期,在数字经济时代,传统资产要素,也就是有形资产,如土地、劳动、固定资产等,在生产过程中的重要性不断下降,而无形资产,如信用、大数据、知识、软件、AI程序等,成为最关键生产要素,而且无形资产的复制成本为零,生产力可以无限扩充,边际成本会趋于零。充裕与剩余将替代稀缺,如果没有垄断的话,价格就会不断下降。

人类过去发展最大的瓶颈就是稀缺,以后可能很多领域生产要素没有稀缺问题,因为它可以无限延伸、无限复制,而且生产力增加过程中边际成本接近于零,一个有远距问诊功能的云端医疗平台可以为一千万人服务,也可以为十亿人服务,在扩充服务容量时的成本增加非常有限。

这样一来,零边际成本会催化资本主义的式微,会改写现在所有的经济学教科书。实际上,它会让人类第一次实现通往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社会主义社会、大同世界的理想状态,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就看有没有好的社会制度去实现。

笔者反复强调,未来的数字文明时代,数字资本是个人基本权利。就像以前农业时代,我们说耕者有其田,这样才能确立社会成员的立足点平等。

未来也是一样,政府要做大公共数字资本,让每一个社会成员都在公共资本里面拥有基本股权,有受益的保障,直接影响到数字经济时代的初次分配。政府本身就是一个大数据的最大生成或收集者,国防、公安、城管、电信、土地资源、税务、金融、海关、交通等单位分分秒秒都在累积海量的数据;此外,政府还可以持续划定新涌现的集体属性数字资产,这些公共属性的数字资产有无穷的含金量,可以有极大的加值运用空间。

数字资本个人基本股权可以有效提高数字经济时代所有人的初次分配,初次分配比较公平的话,贫富差距问题就比较好解决。如果初次分配非常扭曲,要靠二次分配、三次分配,将是一件非常辛苦、需要消耗巨大政治成本的工作。所以笔者认为这是未来我们新的政治思潮里一定要去探讨的核心议题。

数字科技带来的不只是对经济体系、生产活动的革命性变革,事实上也意味着社会和政治运作形态会出现剧烈变动、笔者预言“超级透明社会”已经到来了。另外,我们也可以建立发展超级智慧政府,前提是不断以为人民造福作为它的核心价值。未来社会,一个人一生是完全透明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统统都有记录,而且没办法篡改,以后都是用数字货币,没有办法隐藏财富,也很难逃税。在这样一个状态下,可以说智慧社会能够实现大同世界,夜不闭户,人间净土。反过来讲,如果一小撮人利用这样的技术来全方位掌控、压榨、压迫整个社会群体,这个社会也是非常可怕的。

未来我们怎样引导,让政府实现不断为人民造福的基本目的?我们可以确定未来的政府会设计一种全知型政府,推动智能化公共治理,国家对于社会经济状态,有空前的预测和规划能力,对产业和个人动态有全知的实时信息,社会实体和公共服务可以全面智能化,而且也可以对个人或者特定群体提供精准社会服务和及时回应,更可以及时收集真实、全面的群众意见反馈。但因为国家权力机构边界将无限延伸,又将带给民主参与、民主监督、民主问责全新的挑战。未来政治理论、政治思潮的一个严肃课题是,在这样一种新的条件下如何确保政府权力行使的公共利益导向,如何确保智能化公共治理所依据的各种算法是合规、公正、亲民、透明的,以及如何确保公民基本权利和福祉受到完善的保障。

进入 朱云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数字文明   政治思潮创新  

本文责编:chendongd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7519.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世界政治研究》2022年第一辑 总第十三辑,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