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麒元:中国股市的规模极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24 次 更新时间:2023-12-26 21:45

进入专题: 中国股市  

卢麒元 (进入专栏)  

笔者按:此文正式刊载于《亚洲财经月刊》七月号。在写作此文时,已经用直白的方式将大意知会了读者。笔者希望我国有一个健康的股市,笔者更希望广大的读者能够在股市投资中成功。

经济数据难言是非。经济学研究的目的在于寻找边际,任何事情都存在一个极限,跨越极限就会走向反面。

中国股市扩容,对于中国经济发展是好事。相对于庞大的中国经济规模,中国股市的规模也应该得到相应的发展。但是,我们必须对中国股市的规模有极限认知。一旦跨越了极限,就有可能将好事办成坏事,就有可能酿成一场经济危机。

定义股市的合理规模,主要依据是历史比较的经验数据。

中国目前总市值(未包含新三板等沪深以外市场)已突破10万亿美元(新华网上海5月30日电<记者潘清、何广怀>来自沪深证券交易所的统计显示,截至29日本周最后一个交易日,沪深股市流通市值报504682亿元,同期,沪深股市总市值报627466亿元)。稳居全球股市市值第二,远远超过位列第三的日本。同时,中国股市市值全球占比急剧攀升,已经达到全球市值(世界交易所联合会WFE公布最新资料2015年4月全球股市市值74.7万亿美元)之13.4%的水平。中国股市市值(已经超过10万亿美元)与GDP(2014年GDP国内生产毛额(国内生产总值)10.36万亿美元<相关数字来源http://www.stockq.org/economy/gdp.php>)已经持平,考虑到中国GDP全球占比12%的水平,目前的中国股市规模理论上已经接近极限。

笔者认为,在经济快速发展时期,资本市场也应得到相应的发展。中国股市确实应该有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股市总规模快速膨胀也不是不可以。真正的问题不在于股市膨胀的速度和规模,而是政府能够管理和控制的速度和规模。如果,政府无法管理和控制,市场就一定会走入极端,就一定会形成剧烈波动,就可能酿成严重的经济危机。残酷的现实是,暴利一旦形成,必然形成非理性预期,资本必然流向投机领域,最终会对实体经济构成严重破坏。在西方的资本市场发展史上,类似的教训实在是太多了。很多发展中国家,就是因为股票市场非理性膨胀,最终导致资本错配和经济崩溃。

所以,理性确定中国股市合理规模是国家经济安全的核心问题。

在此,笔者试图提出确定股市合理规模的基本原则。

笔者认为,股市规模要与三项要素匹配。第一,要与经济总量匹配;第二,要与企业盈利匹配;第三,要与市场流动性匹配。

就目前情形看:第一点, 开始成为问题。第二点, 确实令人存疑。第三点,则已经让人倍感忧虑。

我国企业的盈利状况未容乐观。2014年沪市公司经营利润出现回落。2014年非金融类企业实现营业收入18.11万亿元,同比小幅增长1.91%;实现净利润0.71万亿元,同比下降4.03%,出现增收不增利的局面;每股收益和净资产收益率出现负增长,同比分别下降9.73%和1.32个百分点;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共计1.51万亿元,同比增长16%。从盈利能力看,2014年深市上市公司平均毛利率为20.87%,较2013年略有上升,其中主板、中小板分别为19.37%、21.44%,较上年小幅上涨,创业板毛利率33.12%,与上年持平。我国企业的盈利状况是否能够支撑一次规模翻番的牛市,确实是需要慎重思考的。

我国的流动性状况就十分令人忧虑了。2015年3月份,社会融资当月规模为11,800亿,较2014年同期下滑43.6%,较2月下降12.8%。3月份,除股票融资之外,社会融资的其他项目全部下滑。其中,新增人民币贷款、新增外币贷款、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承兑汇票以及企业债券分别下滑542亿元、1,368亿元、1,302亿元、1,148亿元、3,126亿元、1,778亿元。4月以来,中国人民银行仍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增加流动性。第一、人民银行向商业银行注入3,700亿元的中期借款便利;第二、人民银行在2015年4月7日下调逆回购利率10个基点至3.45%。显而易见,流动性在疯狂流入股市。即便是央行采取措施,仍然无法阻止资本从实体经济撤出。发动一次全民炒股,是否能够刺激经济增长,确实值得有关当局三思而后行。

我们必须高度关注一些细节问题。

第一,我们的股市规模扩张速度,远远高于股市盈利增长速度。这就意味着,我们的股市已经非常的昂贵了(市盈率大幅度高于美国)。过去,我们的市场是封闭的,我们的股市是青海湖,不需要考虑太平洋的高度。现在,我们已经迅速地开放资本市场了,我们也在迅速地放松资本管制,我们不能不考虑资本的终极选择。事实上,投资性资本撤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