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世佑:惟楚有材,更有爱——在湖南永州一对法律新人婚礼上的演讲

——2023年9月16日午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943 次 更新时间:2023-10-21 17:54

进入专题: 婚礼致辞  

郭世佑 (进入专栏)  

 

谢谢主持人。看来,永州婚礼主持人的水平并不亚于北京与上海。

“项城谢客单刀迈,邓氏铜山燕楚怀。李郭同舟何处去,柏王共瑟磬笙谐”。首先要感谢新郎父亲小杨的邀请,分享这一对新人的幸福。这么暖人的场面,喜气洋洋,令人激动。用我们湖南人的话说,就是“下不得地”(笑声,掌声)。今天见到这么多永州的父老乡亲,非常亲切(掌声)。以证婚人的角色致辞,也许我应该临时变动一下。面对一双法学本科,还经过法考和公考两轮大考的法律职业人的婚礼,他俩的婚姻应该是合法的,他们势必知道知法犯法的成本是很高的(掌声)。我作为略有年资的教授,还在中国政法大学任教过,兼任过法大的学位委员会副主席等,如果他俩的婚姻不合法,我也愿意参与对他们的惩罚 (笑声,掌声),大家可以放心(掌声)。正因为这样,等会还想对法律新人说点别的,至少应当从法治的高度,给他们一点期待,少一点形式主义。

我跟永州好像没有亲戚关系,新郎新娘也不是我的弟子,我又不是婚庆公司的职员,很少参加婚礼。为什么要专程到这里来参加婚礼?至少有三个理由,不能不来。

第一个理由,是公老子小杨的面子大(掌声)。这次动身前,已有学生提醒我:郭老师您带博士生都有二十多年了,在三个部属院校带过三个学科门类的博士生,但都与永州无关;还说,您虽然是湖南人,但老家在益阳,与永州相隔好远,一北一南,还说自从您的双亲走了,已很少回湖南,今年已经回去两次了,这次赶到永州去,是不是想吃异蛇了?但老师是连一般的蛇都怕的呀(笑声)!如果想吃永州血鸭,连美国都有呀!我说都不是,是小杨的面子大,他是中国政法大学当年为各省政法系统主办的高级培训班里的优秀学员。

今天小杨在场,我不好表扬他,怕他骄傲。有一点可以说,他和少数优秀学员一样,讲座完了以后,跟我不离不弃,把我当作他们的导师、他们的先生。在我的印象里面,法大的政法干部高级培训班同法学博士课程班一样,有一两个主题是请我作做讲座教授,哪怕是离开了法大,也多次请我回去支持。部分学员在结业后问候不断,其中就有新郎的父亲。

有一个细节把我感动,建议河北邢台的亲家仔细听听,交这样的亲家,您应该放心。

四年前,我回到长沙,在市博物馆做演讲,小杨从永州赶来,至少有两百公里吧?(小杨:三百多公里。)他不光是认真听演讲,还要请我餐叙。不光是请我一个人,还要请一群陪我的高级听众,来者不拒。那个规模就有点大,他很大气,不光是请了省社科联主席、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郑佳明教授这样的正厅学者,还请了从湘潭、株洲、常德、邵阳赶来的,还有从南京、上海飞来的高级听众,还有一位是从美国洛杉矶专程飞过来,第二天再回去授课的何先生,他就是永州宁远出生的。另外有一位美籍永州人,祁阳的邓先生,他倒不是专程为我的讲座回国,而是探亲,从中山过来听讲座。美籍华人中,还有两位分别从湘潭和北京赶来。听众跨省还跨国的这个演讲规模,大概可以登上吉尼斯记录,小杨就把很想请我餐叙的所有嘉宾一起邀请,一共有30人。

我还注意过,这个接待不是公款消费,他不敢用公款。除了八项规定,我还提醒过他,如果用公款,宁愿不吃这顿饭(掌声),不必给邀请方省下我的这顿饭钱。估计那一顿要花掉小杨一两个月的工资。新郎的父亲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把我感动过。

那一次也见到了今天的新郎根成。这孩子迟到了一会,因为刚刚录入省会长沙的公务员,要加班。我的嘉宾多,还有比我年长的,就来不及与根成多说几句话,始终觉得有点对不起他。这次赶来,不光是公老子的面子大,根成的面子也不小(掌声)。

赶到永州的第二个理由,是今天的喜事属于跨省婚姻,我作为湖南人,作为湘籍师友,应该给予一点特别的支持。主持人已经说了,从邢台到永州,大约一千三百公里(整理者:是一千四百多公里),我想补充说,他俩的爱情基地比邢台更远,是靠近辽宁的河北唐山,一个甜蜜的爱情故事启动大雁南飞,穿过北京,跨黄河,过长江,来到湘江之滨,在一个叫岳麓山的地方扎寨筑巢,真是过五关,斩六将,经过法考与公考,双双聚合在湖南省会长沙(掌声)。我们首先应该感谢一对新人的家长,他们含辛茹苦地把两个小生命带到地球上,这么体面地呈现在我们面前,给了我们今天相聚的理由,我们应该饮水思源(掌声)。

动身之前,我已经知道,新娘的妈妈早就走了,父亲是军人出身,把女儿拉扯大,既做爸爸又做妈妈,很不容易,还让女儿出嫁到遥远的永州,那是为发配唐宋的官员而准备的地方,柳宗元描述的异蛇还有点吓人。所以,我也是为邢台的王先生壮胆而来(掌声)!刚才主持人已经讲了,我们湖南的小伙子怕老婆(笑声),请您放心(掌声),他这是从消极的保险角度,我还想从积极的保险角度补充一点,“惟楚有材”,更有爱(掌声)。我们湖南人热情好客,有情有义,当年就没有亏待过柳宗元,该出手时就出手。谁敢欺负新娘子,我也会站在壮壮的立场(掌声),全程关注。

破例赶到永州,还有一个理由,光是小杨的邀请还不够,还有一份邀请让我感动。我有一个本科毕业生,回到永州某高校做教授,已有32年没见她了。湘潭师范学院现在改名叫什么?(众答:湖南科技大学)哦,尽管这个学院也改成了大学,还是排不进211,更是挤不到985,但在我的印象中,湘潭师院的学生如果真优秀,至少不会低于985的部分学生,我就不信985的学生个个都能优秀得像湘潭师院的李新秀同学那样让我惦记(掌声),敝人就是985的教授之一。

湘潭师院88级与我的情谊不浅,好几个院系的部分学生至今还记得我,甚至把我写在他们的师长名录里(掌声)。有一年,他们在长沙举杯迎接,也提醒我:在我们88级新生开学典礼上,郭老师您是作为全校的教师代表致辞,欢迎过我们的,您还没打个招呼,就抛弃我们的母校和湖南了。昨天进站迎接我的新秀老师就是湘潭师院88级的学生,她还是历史系的弟子,不光是长得漂亮,和新娘一样,而且文体特长突出,热情大方(掌声)。

我们师生俩还有一份特殊的情谊。34前的暑假,我到永州作文化人类学的田野调查。在38度左右的高温里,是新秀带路,到江永、江华找到瑶族的女书文字,让我发现了非常重要的历史资料。原来,江永妇女对太平天国的真实态度,与毛主席和历史教科书的定论完全不同。我把这个资料解读成论文发表,还写进我的第一本学术专著(掌声)。等会我要把小著的再版文本送给新郎新娘,因为它跟我们永州还有点直接的关系。可惜没有多余的,不然,很想送一本给可爱的主持人(掌声),还应该送一本给我的学生新秀。

新秀毕业后,就回到永州,我也调离湖南了,彼此失去联系。这次考虑来永州时,我在第一时间就想见见这个学生,还在第一时间把她找到。可以说,凡是我喜欢的学生,其他师长都会喜欢,肯定能帮我找到。如果我真有什么“学术权威”,大概就体现在这方面吧?(笑声)来不来永州,真有些犹豫,毕竟太忙,永州也太远,交通很不方便。我不知道永州建机场的目的是什么?美帝国主义给中国很多城市都停了航班,但对上海不停。而国内航班从上海到永州,还没有直达的,要么转重庆,要么先过海南再到永州,我看还不如先窥视台湾。没想到新秀也在动员我过来(掌声),还说不算远,老师坐飞机麻烦,但高铁方便,还说要给老师买票,想见老师(掌声)。这个永州丫头这么一说,我就没理由犹豫了(掌声)。

我说这个,主要是想请壮壮的爸爸和姐姐放心,永州籍的学生也好,新郎与亲家、乡邻也好,里仁的公序良俗绝对不亚于邢台和石家庄(掌声),不会亏待新娘子。还想补充一句,无论是我的学生新秀,还是今天的一对新人,虽然都不是211、985的毕业生,但能够让985的教授这么惦记,不可能不优秀吧?除非我也会认错人。

以上三个理由,缺一不可。正因为这样,大老远跑来,还得向一对法律新人抓紧说点嘱托和期盼,公私兼顾。作为曾经的法大教授,我也多少了解法学,关注过家国的法制真相,还形成了思维惯性,至今不懈。听说新郎新娘的法考、公考成绩都很厉害,新郎的法考还可能是河北省的第一名,在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法律职场,双双求职顺利,令人欣慰。我很期待二位继续前进,还要争取做一对受人尊敬的法律人。如果只求小家庭的幸福,倒是很容易,真情开金石,恩爱出双赢。但是,如果社会环境不安全,法治不到位,家庭幸福也很难保障。当下向社会挑战的人和事时有发生,谁也不能只扫门前雪了。

要做一对受人尊敬的法律人,如果光是满足于法考与公考成绩,远远不够。任何考试关都只是门槛,进门只是第一步,未来的路还很长,我愿陪你们一起走(掌声)。我请二位新人与在场的法律人注意以下小问题:

第一个问题,美国是公认的全球第一强国,它的大学本科为什么不招法学?它的法学属于精英教育,标准不一样。但我们中国已有700多所大学招收法学本科,情况怎样?

第二个问题,无论是中国的法考,还是公考,都不会把freedom与liberty的区别这类问题纳入考题,美国、日本等国的法律资格考试也不会。如果真考此类题目,中国的考生会怎样?但可能难不住霍姆斯、丹诺的传人。要做一对受人尊敬的法律人,恐怕还要面对和清理好类似的问题,认真补课,“功夫在诗外”。

第三,司考、法考,我国的大学教师特别是知名教授为什么都不太愿意参加阅卷?阅卷主体是层层扩招以后的硕博研究生,阅卷的质量如何保障?尤其是教授们不愿意看主观题,只愿意看简单的客观题,只选有标准答案、死记硬背的题。这意味着什么?就算得了满分,能说明什么?要小心(掌声)。曾有好几位浙籍弟子通报,浙大法学院的学生参加司考法考,也往往考不过浙工大法学院的学生。那么,谁敢断言浙工大的法学教育一定会比浙大强呢?

我的时间不能展开了。还有很多话可讲,仅就法考的问题,我就可以讨论三个小时。朝着受人尊敬的法律人这个目标努力,还需要继续学习与锤炼,在漫长的实践中,强化规则意识,尽快养成对事不对人,而不是对人不对事的良性习惯,这就是法治素养的积累。我们中国人习惯于对人不对事,在法律面前因人而异,把关系、人情当爹娘,把法律当艺术,这就是人治的根源,法治的敌人。主攻中国法律史的日本前辈滋贺秀三先生早就说过:在世界各主要文明中,中国是距离法治最为遥远的一种,甚至与欧洲形成了两极相对的反差。如果真是这样,我们要铭记,这是法耻,也是国耻。我们要不要少说多做,迅速改变它? 还有,做一个受人尊敬的法律人,光懂法条还远远不够。不讲法律不可信,只讲法律不可爱。

还应该抓紧向新娘的爸爸、姐姐等送一句祝福,祝你们放心回去,开心创业,我帮你们监督婆家好了(掌声)。谁敢欺负壮壮,敝教授就会站在娘家一边(掌声)。作为证婚人,我不仅是湖南人,因为到了北京以后,有关方面就把我的身份证号都改成110了(掌声)。以110开头,就意味着是北京人,也是北方人。我是作为北方的亲友团,为见证壮壮的幸福而来,我会关注这份幸福的天长地久(掌声)。

各位亲友、各位嘉宾:教授的荣誉在课堂,游子的荣誉在故乡。作为浪迹天涯的异乡游子,我真诚地祝愿湖南家乡风调雨顺,要把“法治湖南”落实到行动上,不要停留在口号里,要少出怪事、丑事,给异乡游子们留一点面子,让我们在外面多睡几个安稳的觉。海内外的乡亲们常以湖南出过多少伟人感到骄傲,我不知道这与今天的湖南究竟有什么关系,也不知道父老乡亲这三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但愿你们过得比我好。我祝一对新人与家长,以及各位亲友嘉宾和父老乡亲安居乐业,拥抱明天。如果只是生日、节日快乐,恐怕很不够。一年的生日只有一天,节日顶多十几天,我祝你们天天快乐,岁岁平安!谢谢各位(掌声)。

 

【附录:郭世佑教授贺婚七律诗的书法呈现与律诗简释】

主持人:非常感谢郭教授不远千里来到婚礼现场为一对新人的精彩致辞,还带了一份特别的礼物,请伴郎伴娘把礼物带上来(掌声)

(现场呈现书法一副——郭世佑教授七律诗一首)

郭世佑:谢谢主持人。动身之前,公老子写了一首七律,请我指正,他的音律很准,我一边提供修改意见,一边步韵和诗,以示庆贺,还请深圳知名实业家兼书法家、钱穆先生之子钱逊教授的清华弟子卢顺贤先生代书代裱,还代寄永州婚礼现场,还得感谢顺贤缪力相助。

七律拙诗中的八句,我边念,边简要解释,请一对新人与主持人及各位高明赐正。

“学缘千里哺双雕”:指一对新人的学历背景。新郎从湖南永州到河北唐山,走过3700华里的路,与邢台丫头同窗互爱,千里结缘;

“烛剪名山不寂寥”:这个“名山”不是指唐山,而是比唐山更有名气的岳麓山,是一对新人大学毕业之后的创业之地。

“文理传家铺翰墨”:新郎的本名有“文”字,此句在叙家传,公老子有文、理两个专业,是湘雅的医学学士,湘潭大学的第二学位法学学士,还是中南大学与科技&法律方向有关的科学硕士,文理兼修,不太容易。

“青春作序嵌戎娇”:新郎的本名有“青”字,“青春作序”是讲新娘子壮壮丫头的风采,“嵌戎娇”指她的家庭背景,爸爸是军人出身,她的娇艳就嵌有军人的坚毅。

“永州八记凝风景”:永州是新郎的故乡,“永州八记”,是唐朝文豪柳宗元做永州司马时留下的名篇,传遍神州。

“巨鹿三呼放勇潮”:“巨鹿”与新娘子壮壮的家乡邢台有关系,东汉末年的张角在那里举旗,拉开三国争雄的序幕。

“长治安居犹杖法”:结合公老子与一对新人的专业与职业,彰显法治的重要性。

“从来烧烤赞良宵”:是在提醒一对新人与所有法律人,新郎新娘的母校所在地唐山在去年6月发生过震惊全球的烧烤伤人事件,不能遗忘。相信一对新人的工作、生活之地岳麓山与永州老家不会这样,一定吉祥如意,但是,我们法律人要记住它,让天下平安!与其责骂罪恶,不如伸张正义。(掌声)

各位来宾:不管在正面宣传的背后存在多少“但是”,都不能妨碍和阻挡一对新人默默无闻地牵手砥砺,风雨兼程,去做一对受人尊敬的法律人。如果这样,不管他们未来职业升迁的速度与高度如何,那一定是远离法兰西先哲孟德斯鸠所揭“十恶”的法律人,也一定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法律人,他们将是法治湖南之大道不可或缺的砖块与基石,也可能就是法治湖南之大厦的石柱与脊梁。我很看好他们,我为我的家乡湖南的未来寄厚望于他们。

谢谢各位!(掌声)

【证婚人的演讲词由新郎根成&新娘壮壮根据婚礼视频联袂整理,报请郭世佑教授审定。

证婚人郭世佑,湖南益阳市资阳区人,历史学博士,同济大学特聘教授,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访问教授。原浙江大学中国近代史专业博士点负责人,中国政法大学国家重点学科法律史专业博士点导师组成员,兼校学位委员会副主席,校辩论队(北京高校冠军队)领队兼总教练。“湘籍学者丛书”、“法大人札记丛书”等丛书主编。】

进入 郭世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婚礼致辞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心灵小语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677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