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学卿:“鸡黍之约”与君子之交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615 次 更新时间:2023-09-13 23:49

进入专题: 鸡黍之约  

臧学卿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这是两句耳熟能详、妇孺皆知的诗。

那么诗句中的“鸡黍”何意呢?鸡黍就是以鸡作菜,以黍作饭的意思。也就是说,老朋友准备了鸡黍之膳,邀请我到农家做客。

但这只是表面的意思。

“鸡黍”二字中还深藏着一个动人的典故。

在今天山东的单县、成武与金乡三县交界之处,有一个乡镇的名字就叫“鸡黍”,是纪念东汉庐江太守范式和张劭的“鸡黍之交”而得名。

“鸡黍之交”也作“鸡黍之约”。据范晔《后汉书·范式列传》和干宝《搜神记·范式张劭》记载,范式,字巨卿,山阳郡金乡县(今山东省济宁市金乡县)人,别名汜。范式年轻的时候在太学游学,成为儒生,和汝南郡人张劭(字元伯)是好朋友。两人心忧天下,志同道合,同时在生活上又朴素淡泊。

两人为太学同窗,学业完成临别时,相约两年后范式到汝南拜见张劭父母,看望张劭。约期将至,张劭就让他母亲杀鸡备黍,等待好友到来。他母亲有点不相信:“二年之别,千里结言,尔何敢信之审邪?”分别二年,杳无音信,他家离咱这又好几百里,你怎么能相信他会来呢? 到这天,范式果然不负邀约,如期而至,拜见了张劭父母。二人把酒言欢,相别而去。回去后,范式历任郡功曹、侍御史、冀州刺史、荆州刺史、庐江太守(据《范式碑》)。

一天,张劭得病。他两位同郡好友郅君章(西平人郅恽)和殷子徵眼见好友病情越来越重,却无可奈何。临终,张劭一声叹息:“恨不见我的‘死友’。”殷子徵有点摸不着头脑:“我和郅君章天天在这照看你,不就是你的‘死友’吗?”张劭却说:“你们二人是我的‘生友’,山阳范巨卿才是我的‘死友’。”说完就去世了。这天,正在上班的范式做了一个梦,梦见好友张劭玄冕垂缨、屣履而来,告诉他“吾以某日死,当以尔时葬”,你如果没忘记我,就来见我最后一面。范式醒来之后,痛哭流涕,拿了朋友一件衣服慌里慌张地一路朝汝南赶来。这边张劭准备下葬,临近墓圹却状况百出,棺材怎么也前行不了。他母亲知道儿子是在等一个人。正在此时,只见范式白马素车、号哭而来,告诉好友:“走吧元伯,死生异路,我们就此永别了。”说完便执绋而引,灵柩顺利前行,入土下葬。范式守在墓侧,为好友起坟种树,然后离去,留下了汝南与山阳两地金乡“二年之别,千里结言”、重然守诺和鸡黍之交淡如水的交友佳话。

鸡黍也成了历代文人墨客笔下歌颂纯真友谊经常用到的典故。如唐代诗人孟浩然的“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白居易的“若能为客烹鸡黍,愿伴田苏日日游”、杜牧的“半湿解征衫,主人馈鸡黍”;北宋诗人苏轼的“君来辄馆我,未觉鸡黍窄”、苏辙的“请君速治鸡黍具,待我同为沮溺耕”、张耒的“天寒应客太昊墟,当遣何人具鸡黍”、陈师道的“久要尚怜君子在,为言鸡黍亦迟留”等。元代杂剧作家、大名府开州人(今河南濮阳市人)宫天挺还将其改编为剧目《死生交范张鸡黍》,真实再现了范张二人重然诺、守信义,生死不渝的鸡黍情、生死交。

两地金乡,一曲鸡黍。范张鸡黍的事迹激励两地后人,恪尽职守,在彼此枌榆地做一个为民造福的好官。三国金乡人(本昌邑人,后昌邑地属金乡)满宠为汝南太守,负责征伐袁绍汝南老家反曹势力,招募五百人,攻下二十多个壁垒,设计诱杀首领十余人,而无罪释放俘获百姓两万余户、士兵二千人。明崇祯年间,金乡进士李士元任汝宁知府,虽然仅一年便因忧去职,却以“洁己率属,爱民如子”(同治《金乡县志》语),深得民心。作为张劭乡人,三国金乡长薛诣为官廉明,当地为其立《故金乡长汝南薛君之颂》碑。明代汝阳举人石汉,进士桂有根、彭鲲化先后知金乡县,被《金乡县志》列入《名宦志》立传,石汉还供入金乡名宦祠。任职金乡教谕的西平贡生王志德(进士王诰父,仕至临泉王府教授)、遂平监生张卿和新蔡监生阎希周,在金乡也有良好的声誉,留下了河南省、山东省,汝南县、金乡县历经二千多年不绝的鸡黍佳话。

山东金乡鸡黍集也是宦游此地的天中人士必然拜谒的地方。当地有明确记载对范式的纪念见于出土文物《故庐江太守范府君之碑》。碑载三国魏明帝青龙三年(公元235年)正月丙戌,金乡长汝南薛诣字公谋者(名字据《故金乡长汝南薛君之颂》)“感灵墠之不飨,思隆懿模,以绍奕世,乃与县之硕儒”在当地范式墓前立碑。“略依旧传,昭撰景行。刊铭树墓,以声百世。”金乡县范张祠旧在县东三里的春城堌,是河南汝州人、金乡知县盛德于成化壬寅春正月驱除寺庙和尚改建的。万历六年,汝阳人、山东巡抚赵贤巡行路过范式老家鸡黍集,拜谒先贤,得知范张祠损毁,便写信给时任金乡知县、河南商丘人杨楫,改建范张祠于县城东门外。万历三十六年,汝阳人彭鲲化至金乡,往谒范张祠,以“两地先贤千秋不泯,可无师友之事,桑梓之敬乎”乃新其祠,“题数联以志仰止”并写下了《金乡范张祠记》以记其事。

明末清初本地屡遭兵燹,祀典湮灭。有汝阳县令毁掉范张庙像,将祠庙改为金乡递铺铺舍。顺治十六年,河北束鹿进士、汝宁推官张鼎彝路经此地,见铺舍后两棵古松沧桑遒劲,认为此“必有异,迹之知为汉范张祠”。于是复立范张祠,并撰《复立范张祠记》“为表章之,以树民则”,范张鸡黍祠及“黍里栖霞”成为汝南名胜之一。安徽贵池进士、汝阳知县王元梅《黍里栖霞》诗曰:“千古交情数范张,片言相约不曾忘。独留鸡黍台空在,一段晴霞射夕阳。”汝宁知府金镇《鸡黍台》诗亦云:“凭轼高贤里,登台重友生。片言轻远道,一梦信交情。野黍无人设,荒鸡犹自鸣。寥寥千载后,此义竟谁明?”范张祠成为文人骚客寻幽追思的地方。

悠悠千载,一笑休休。缅怀这段千古佳话,不由想起明朝金乡诗人秦士奇诗曰:

千古论心地,山阳汝水头。相看明月夜,犹是汉时秋。

(作者单位为中共菏泽市委党校)

    进入专题: 鸡黍之约  

本文责编:chendongd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心灵小语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6036.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 中华读书报 》( 2023年08月30日 15 版),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