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志铭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67 次 更新时间:2001-04-29 15:38:00

进入专题: 北大专题  

puccini  

  

  破旧的单车,吱吱作响。

  这是一个钢筋、水泥和沥青铺就的世界。只有拙劣的诗人,才会将鸟笼美名为\"城市\"。四周是高不可攀的钢柱,脚下是密不透风的石座,连头顶之上,都笼罩着一层烟尘编织的屏障,将你和真实的自然彻底隔绝。笼中所谓的自然,不过是插下一排木棍般光秃秃的树苗,或摊上一片菜田般整齐划一的小草。它们只能加重沉闷刻板的氛围,不能带来丝毫清新自由的气息。你一旦落入这个鸟笼,就休想再逃脱它。

  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砌满大理石的\"牌坊\",墨绿的底色之中,浮出四个金亮的大字:\"北京大学\"。在牌坊的身前,还懒洋洋地躺着一座倒计时石碑,仅为了一瞬间的显赫,便不得不忍受永世的寂寞。

  校门的两侧,原本矗立着高大肃穆的围墙。可是今日环顾,四周却摆满了奇形怪状的店铺和餐馆,校园的肺腑,便被一览无疑的暴露于市井的浮华之间。曾经有一个动人的传说,说这里是混浊世界的最后一片净土,然而绝望城墙的倾覆,也就彻底宣判了象牙塔神话的死刑。

  记得有一天为朋友作导游,不经意间丢下了这样的评论:\"完全可以精准地划一条分界,将北大割裂成迥然不同的两部分。界线的一边是校园,另一边则是公园。\"在标界的这一侧,只有食堂中爬满油渍的饭盒、黑板上自娱自乐的粉笔、讲台下鼾声四起的课桌。在横七竖八的火柴盒堆砌而成的世界里,只有齿轮中规中矩的转动,却没有着了色彩的生活。

  那么,遥远的那一边呢?

  碧水如镜的未名湖,堤岸边柳树成荫,湖水玲珑如玉。一批又一批头顶黄帽的旅游者也因此接踵而至,他们纷纷举起魔力无边的小黑匣,将这美丽的风景画一片一片地撕扯下来,带回家中细细品味。如此一番浩劫过后,留下来的还剩什么?什么都没有了……

  再往深处走去,有一条青石铺就的小径。道边依偎着的,是静静的池塘与田田的荷叶。这里鲜有人声的喧闹,慢慢滴入耳中的,只有蛙鸣与鸟啼的协奏曲。置身美景之中,恍恍然以为自己已飞到了向往以久的江南。而残忍的意识却偏偏要撕碎我迷离的幻想:\"傻瓜呀傻瓜,这里是荒芜的北国,哪里会有什么水乡?你眼前的一切一切,都不过是海市蜃楼的幻影……\"

  朋友的声音打断了我遐想的翅膀:\"既然是这样,我一定要在分界线上竖起一道高高的网,并课以天价的门票,看看你们还舍不舍得去欣享所谓的浪漫。\"

  一席无聊的话语,却猛然惊醒了梦中的我。其实那边的世界,早就与我产生了无尽的隔膜,在我的心灵之中,已然寻不到她的痕迹。即使有朝一日真的竖起了售票站,我三点一线的生活也不会产生丝毫的改变。有人说:\"未名湖和博雅塔正是北大的灵魂。\"假如事实当真如此,我岂不成了被她抛弃的孤魂?

  我赶忙奔向博雅塔,希望在收费处完工之前,再看上她最后一眼。然而绕着她细细搜索了一遍又一遍,竟始终没有找到\"博雅\"二字的踪影。只是在塔前低低的石碑上,发现了一个没有诗意的名字:\"水塔\"。

  一道霹雳划破长空,难道深藏在塔身之中的,全然不是思想的宝藏,而是一根根冰冷无情的水管?那么北大的灵魂,又能生长于何处呢?

  我的心沉没了。原来远在红楼的北大,早就被埋葬于都市的喧嚣之下,眼前孤零零立着的,不过是她无字的墓碑。昔日闪耀的辉煌,已然焚烧殆尽,只留下荒野中飘忽不定的磷火,相伴在我的左右。

  北大……已经死了。

  步入校门,迎面而来的是一块写有\"民主路\"的路标。可是我从没听说有人如此称呼过,因为这个名字对我们而言,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我的身边正站着几栋小楼。他们身上裹着破旧的长衫,肩头披着深灰的围巾,眼睛里却充满了理想与希望。岁月的沼泽却无情地将他们拖入深深的泥潭,不久之后,一切都将消失于历史的地平线。再往前走是神色冰冷的电教楼。穿着笔挺笔挺的军装,戴着鲜红鲜红的像章,从头到脚无可挑剔,目光里却充满了无知与疯狂。路的尽头则是趾高气昂的图书馆。一头乌黑的长发,一身靓丽的时装,然而细细剖析她的肚肠,却是一样的空空荡荡。

  一条短短的路,宛如一部鲜活的校史。时间和空间在这里密密地交织,剪不断,理还乱。

  此时天边的夕阳,即将被天穹抽尽最后一丝光芒,他无助地吊在低低的树枝上,作着垂死的挣扎。我头顶的一小片天空中,竟聚集着成百上千的飞鸟,在宇宙间仅存的这片空间里,漫无目的地来回盘旋。时而还会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哀号,为这行将熄灭的世界鸣唱最后的挽歌。

  我独自站在路的终点。前方所有的景物,原本是再熟悉不过的。然而今日在苍茫的暮色之中,我的眼前竟是一片昏暗,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光芒。我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难道路的尽头,真的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么?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在惶恐之中,我写下了这篇墓志铭。不知应该将它献给校园,还是留给自己。……

  

  1999.9.1

    进入专题: 北大专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吾乡吾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425.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