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宏伟:对南海主权与国际法的深度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142 次 更新时间:2023-04-30 22:06

进入专题: 南海问题   国际法  

赵宏伟  

 

2010年以来,美国开始挑衅中国南海主权。中国在外交和军事上对美国的挑衅坚决反制。中国主流论述主要集中于固有领土论述,或说历史领土论述。不过,近代以来,领土、海域主权还需要依据相关国际法规来捍卫。

一、《清法续议界务专条》〔1〕

中法战争后,1887年6月26日划定中国和法属印度支那的南海海上国界,缔结《清法续议界务专条》,规定“广东界务现经两国勘界大臣勘定,边界之外,芒街以东及东北一带,所有商论未定之处,均归中国管辖。至于海中各岛,照两国勘界大臣所划红线,向南接划,此线正过茶古社东边山头,即以该线为界(茶古社汉文名“万注”,在芒街以南,竹山西南)。该线以东,海中各岛归中国;该线以西,海中九头山(越名“格多”)及小岛归越南”(第三款)。1947年2月13日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张紫常致电外交部,附呈《清法续议界务专条》所附竹山芒街一带红线划界图〔2〕。红线与法属印度支那海岸保持等距离向南延伸。

十九世纪并无禁止划定海上国界的国际法规,《清法续议界务专条》亦无他国提出异议,为国际社会所公认。《清法续议界务专条》的一条红线划定了中国领有南海全海域及所有岛礁,是今日南海问题相关的第一号国际法规,是中国国家地图南海国界“断续线”,俗称“十一段线”或“九段线”的起源权原。1948年“中华民国”公布最终勘定的南海国家地图,把红线改划为十一段“断续线”。

需史家深入求证的是法国为何缔结如此有利于清国的南海国界协定。作为假说,一是法国作为欧陆国家不似英国有强烈的海权意识。二是法国在中法战争中战败,内阁倒台,仅因清朝战胜却出卖印度支那“包袱”予法国而意外获利;三是两广、南海岛礁、印支海岸古来一体,不仅是民不知国界为何物,俗称“游勇”的民间武装集团历来兴盛,而中法战争又激起了反法意识,对法属印支游击袭击不断。法国为建立并维持其印支统治,急于划界自保,让清朝担负镇压“游勇”之责。

《清法续议界务专条》为其后的史例所证明是有效的国际法规。1933年4月,驻印支法军占领南沙群岛主岛太平岛等九岛礁(九小岛事件);1938年7月,占领西沙群岛。“中华民国”政府手持《清法续议界务专条》向法国抗议、交涉。当时日本亦发声抗议法国的侵略行为,虽然日本已在侵略中国。1933年日本驻华大使批判法国占领南沙群岛,通报:“8月15日,日本政府内阁会议决定不承认法国政府的无主地先占声明,19日通告了法国政府。〔3〕”1938年,日本外务省传唤法国大使,抗议法国占领中国西沙群岛。上述事件均在《读卖新闻》头版做了报导〔4〕。1947年,回到印支的法军又来夺取西沙、南沙群岛。“中华民国”“外交部”依据《清法续议界务专条》交涉法军立即退出中国领土。

《清法续议界务专条》作为国际法规,至今凡百三十五年为万国所公认,任何国际司法或仲裁,当然无权对其立案、裁判或仲裁。尤其日本,中国应要求其重申1930年代所声明的南海诸岛是中国领土的立场。

二、联合国军最高司令部命令

1945年9月2日,盟军最高司令部(麦克阿瑟总司令)、盟军中国战区总司令兼中国军总司令(蒋中正)命令,中国南沙群岛、西沙群岛驻守的日军,集中到海南岛榆林港,向盟军中国军队投降;北纬16度线以北之北越由盟军中国军队进驻接受日军投降;北纬16度线以南之南越由盟军英军进驻受降日军〔5〕。南沙群岛虽在北纬16度线以南,但其是国际公认的中国领土,因此不由英国,而由中国受降。日本1939年3月占领南海诸岛,改称“新南诸岛”,划归台湾高雄县行政区;日本作为台湾附属岛屿归还中国。

中国军队没有军舰,美军提供四艘军舰,1946年10月进入南海诸岛受降。2015年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回顾道:“中国军队当时是坐着美国的军舰收复南沙群岛的。〔6〕”美军驾驶军舰,中国军乘舰,联合国军中美两军兵临南海诸岛,举行了收复岛礁仪式,在主要岛礁上重新树立中国国标。

为纪念收复南海诸岛,四艘军舰的中文命名冠名了四个南海主要岛屿:太平(南沙主岛)、中业(南沙,现菲律宾占据)、东兴(西沙主岛)、中建(西沙)。南沙主岛太平岛有“中华民国”军民驻岛,为中国领有南海诸岛主权,并持续有效统治的实证。

依据《波茨坦公告》盟军最高司令部和盟军中国战区司令部发布的受降、收复被侵略领土的命令是最高等级的国际法规。盟军中国军和美军依据此等最高等级国际法规联合行动,受降,收复被侵略领土,是二战胜利结果,在国际法上是不可改变的。任何国际司法或仲裁,都无权对依据《波茨坦公告》的盟军最高司令部和盟军中国战区司令部命令进行立案,及裁判或仲裁。

三、《“中华民国”行政区域图》〔7〕

1948年,“中华民国”正式颁布《“中华民国”行政区域图》和附图《南海诸岛位置图》,公布了南海海上国界线,十一段“断续线”。

1,南海海上国界“断续线”是否合法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使用“历史性权利”的概念来规定和承认其生效之前世界上实际存在的各种海洋权利。从1887年《清法续议界务专条》算起凡百三十五年形成史的南海断续线当然属于中国的“历史性权利”,受《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承认。各国所拥有的历史性权利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整合性会发生需要解释的情况,会需要与相关方进行对话。但是无视过往的国界协定等国际法规,以及最高等级国际法规之《波茨坦公告》、盟军命令这些“历史性权利”,反而承认1970年代才声索之越马菲的所谓“无主地先占”,是公然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国际法。

南海断续线的形成史实的主要史例如下〔8〕:始于1887年《清法续议界务专条》,此后有1914年《“中华民国”地理新图》(上海亚东书馆),1927年《中华最新形势图》(世界与地学社),1930年《“中华民国”领域地图》(“中华民国”政府制),1933年《中国模范地图》(上海与地学社),1934年《新制中国地图》(上海与地学社、商务印书馆),1935年《中国南海各岛屿图》(“中华民国”政府《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会刊》第1期),1936年《中华建设新图》(初级中学教科书),1948年《“中华民国”行政区域图》和附图《南海诸岛位置图》(“中华民国”“内政部”);其中,1935年“中华民国”政府绘制的《中国南海各岛屿图》将包括“曾母暗沙”在内的北纬4度作为中国最南端,完成了今日的南海领有全图。1948年《南海诸岛位置图》使用了届时的国界画法“断续线”,而之前所画的南海海上国界皆为一条连续线。这也证明了1948年所正式颁布的断续线确实是国界线,是沿用《清法续议界务专条》的做法,沿着中国与邻国岛礁之间的中间线划定了“中华民国”行政区域线”,作为海上国界〔9〕。

2,世界各国是否承认南海海上国界“断续线”

“断续线”起源自1887年《清法续议界务专条》,至1970年代初为止,没有一个国家提出过“断续线”不是中国南海海上国界的质疑,且各国都在本国所制世界地图上标明断续线,承认其为中国领有的岛礁和海域,中国拥有主权。

1958年9月4日时任北越总理范文同亲书宣示:“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1958年9月4日关于领海决定的声明”“(12海里的规定)包括西沙群岛,南沙群岛在内的其他岛屿适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尊重这一决定”。1975年以前北越政府制作的地图,小中大学教科书和其他书籍都将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表述为中国领土〔10〕。越南首次对南沙和西沙群岛提出主权要求是在1977年5月12日〔11〕,1887年《清法续议界务专条》签署九十年之后,“中华民国”颁布断续线半世纪之际,因此不存在任何正当性,没有权原,违反国际法。

菲律宾1970年代之前的法律对其领土范围有明确限定,远离中国南海岛礁。1935年《菲律宾共和国宪法》第一条“国家领土”明确规定:“菲律宾的领土包括根据1898年12月10日美国同西班牙缔结的《巴黎条约》割让给美国的该条约第三条所述范围内的全部领土,连同1900年11月7日美国同西班牙在华盛顿缔结的条约和1930年1月2日美国同英国缔结的条约中包括的所有岛屿,以及由菲律宾群岛现政府行使管辖权的全部领土。”1961年《关于确定菲律宾领海基线的法案》重申了1935年宪法关于其领土范围的规定〔12〕。菲于1968年颁布共和国法第5446号,把12海里领海范围扩至147海里到284海里,才首次侵入中国南海海上国界断续线〔13〕,但还没有包括中国南海岛礁。

1971年7月11日马科斯总统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领海外发现并占领了几个无主地岛屿,首次宣布领有中国南海岛礁的主权〔14〕。其中的最大岛屿是中国南沙群岛中用1946年时收复主权时的军舰名冠名并立有中国国标的中业岛。菲又陆续宣布领有近处的马欢岛、费信岛、南钥岛、北子礁、西月岛、双黄沙洲、司令礁,共计八岛礁。1970年代,菲律宾竟然以无主地为由,对南沙群岛数岛提出主权要求,不存在任何正当性,没有权原,违反国际法。

马来西亚1979年12月21日发表“马来西亚大陆架”地图,首次将南沙群岛12个岩礁、环礁记入其中,提出领有要求;从1983年到1999年为止占领了其中6个岛礁〔15〕。以“大陆架”为由,对南沙数岛提出主权要求,不存在任何正当性,没有权原,违反国际法。

四、“南海仲裁”和常设仲裁所

1,“南海仲裁”的有效性

2014年3月30日,菲总统阿基诺三世在美日唆使下,向设于荷兰海牙的非政府机构“常设仲裁所”(PAC,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提起仲裁。中国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行使了拒绝仲裁的权利。常设仲裁所自认有权仲裁;且自认没有双方参加也可以单方仲裁;两年后2016年7月12日发布了《南海仲裁裁决文》〔16〕。

中国予以拒绝。表态国家中,反对仲裁对支持仲裁的比为58国比21国〔17〕;其中美国又是拒绝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国家。菲越被归类为支持仲裁国,实际上坚决反对仲裁裁定自国已占岛屿不是岛是礁,因此不得领有专属经济水域。

菲律宾主张中国侵犯菲权益的根据为,中国所占岛礁在菲所占岛礁的专属经济海域之中;而《南海仲裁文》裁决南沙全部岛礁没有专属经济海域,当然菲所占南沙岛礁也没有专属经济海域,那么哪里会存在中国所占岛礁侵犯菲专属经济海域之事。日本从美反中,站在支持《南海仲裁文》的最前列,可是没想到《南海仲裁文》竟隔山打牛,五次点名太平洋上的日本冲之鸟岛也不是岛是礁,无专属经济海域,使得日本十分尴尬。

常设仲裁所通知菲律宾缴纳三千万美元仲裁费,五百页仲裁文相当于一页六万美元。菲声称应由美国支付;美国否认。这又激怒了杜特尔特总统。后来,美国驻菲律宾大使授权建议作为支援菲国内法制建设提供三千万美元;结果,又因当年特朗普赢得总统大选而成为一张画饼。未缴纳仲裁费,仲裁裁决不生效。

2,常设仲裁所仲裁的法律约束力

2016年7月25日日本记者俱乐部请常设仲裁所前所长小和田恒(日本皇太子岳父,现为天皇岳父)应邀讲演,期待他权威性地批判中国否定仲裁有法律约束力;可是他仅做了实事求是的说明:“常设仲裁所的裁决是判断,不是联合国下属机构国际司法法院(ICJ)的判决,在国际社会会造成政治压力,但是不具法律约束力。〔18〕”。

常设仲裁所是仲裁国家、企业、私人的国际争议的非政府组织;仅设有事务办公室,及无薪酬法官注册名单。日本外务省主页记载,“日本是常设仲裁所的最大捐助国之一”〔19〕。小和田恒是历任大使、日本外务省次官(行政首长)的职业外交官。他在发表前述演讲时,已从常设仲裁所所长转任联合国机构国际司法法院大法官、院长。他的后任常设仲裁所所长,主持南海仲裁的柳井俊二亦是历任驻美大使、外务省次官的职业外交官,后又从常设仲裁所所长转任联合国机构国际海洋司法法院院长。日本政府捐助国际法律机构,使之成为并非法律专家的日本退休外交官们再就业的地方。可见常设仲裁所与其说是司法机构,不如说是政治外交机构,其信用性当然存疑。

除不承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而不受任何约束的美国,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俄英法也跟中国一样,声明将涉及海域划界等事项的争端,排除适用仲裁等争端解决程序。可以说这才是国际法标准,才是现行的国际法秩序。其逻辑是土地、海域涵养久远至千年的历史文化,众多至亿万的人间情感,不是数名法律专家可以一锤定音的,主权问题从来都是在国家之间进行政治解决;同时,处于弱势的中小国家甚至更需要此等选择权的保护。

3,《南海仲裁文》内容是否合法

裁决的焦点有二:

(1)否定中国“九段线”是“历史性权利”的裁决

第一,错误地裁决《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生效后,九段线失效。

这是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否定历史性权利,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规定是承认历史性权利。《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可以否定其生效之前的世界海洋历史性权利,那就无需规定承认历史性权利了。可见,该裁决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世界海洋存在各种历史性权利,与他国存在争议的话,或通过当事国交涉,或选择仲裁或审判;不过,仲裁或审判可以裁决归属,没有取消历史性权利的权限,历史是无法抹消的。

第二,中国从未宣称过九段线是中国的历史性权利。中国政府相关文件中的用语是:“㈠中国对南海诸岛,包括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拥有主权。㈡中国南海诸岛拥有内水,领海和毗连区。㈢中国南海诸岛拥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㈣中国在南海拥有历史性权利。”〔20〕仲裁员就菲律宾所诉“中国的九段线主张”进行裁决,是在对不存在的“中国主张”做裁决,因此仲裁无效。该仲裁违反了首先“确认事实”这一常识性裁判法则。

第三,《南海仲裁文》裁决,九段线之历史性权利没有法律证据和拥有排他性实效统治的历史性证据。前述1887年6月26日首次划定中国和法属印度支那海上国界的《清法续议界务专条》;1930年代法国侵占南海岛礁时中国及日本等国依据《清法续议界务专条》对法国进行抗议的史实;1946年依据《波茨坦公告》联合国军命令中美两国军队收复南海诸岛归还中国的国际法及其实践;1948年“中华民国”公布《南海诸岛位置图》正式划定断续线之十一段线;战后“中华民国”始终坚守南沙群岛主岛太平岛直至今日宣示对南海全岛礁行使主权的史实;1970年代之前菲越马及世界各国相关南海领土领海的地图、法律、公文书及小中大学教科书中的记述都标明“断续线”,承认南海全域是中国领土领海的史实;1974年、1988年、1994年中国行使武力夺回1970年代以后越南和菲律宾抢占的西沙和南沙群岛七处岛礁,遂行排他性实效统治的史实;以上,中国持续百三十余年之历史性权利的法律证据和排他性实效统治的历史性证据,在地球上又有哪个国家能与之比多寡、比确凿呢?

《南海仲裁文》依据“排他性实效统治的历史性证据”,是等于主张中国必须对1970年代出现的声索国菲越马行使武力,夺回全部岛礁,强制驱逐出九段线之外,坚决在九段线全海域持续实施排他性实效统治;而中国只夺回七岛礁,所以失去了全部历史性权利,自负失土之责。《南海仲裁文》的法理逻辑是西方列强的弱肉强食逻辑。西方弱肉强食的时代已是过去时。相对之,中国持续百三十余年之历史性权利的法律证据的权重才具有决定性的正当性。而《南海仲裁文》正相反,完全没有检证1887年《清法续议界务专条》以来百三十余年间的历史性权利的法律证据,偏好西方弱肉强食的法理逻辑,否定了存在于南海全海域的历史性权利。

(2)南沙群岛无岛只有礁石及低潮高地的裁决

第一,《南海仲裁文》越权仲裁了菲律宾没有提诉的案件。菲就中国实控七岛礁提起仲裁,仲裁却就南海所有岛礁裁决:无岛,只有礁石和低潮高地;前者不可有专属经济海域,后者不可有领海。这个裁决全盘否定了南海争议各国,中菲越马主张的权益;为支持该裁决的正当性,还五次提及日本在太平洋上的冲之鸟岛以作为既存案例,称其同样并非岛屿而是“礁石”〔21〕。仅此一点,整个裁决文在法理上便无以生效。仲裁仅限于提诉方提请的案件,该裁决肆意滥权,把世界海洋作为裁决对象,理所当然是无权、无效的。

第二,仲裁文创造了岛礁标准:“有民间共同体的可持续的经济生活”,意指有够多人口且稳定生息的社会。依照这个标准,全世界的无人岛,如钓鱼岛;甚至有人住但没有达标到可以稳定生息的民间共同体便也不被认定是岛屿,只是礁石。日本少子化高龄化,人口递减,众多岛屿仅剩数以十计的老人,就都已不是岛屿,而是礁石,没有专属经济海域了。

奥巴马政府第一任期的总统府亚洲事务主任弗里·巴德(JerRrey A. Bader)检证仲裁文,指出:“常设仲裁所的裁决得出南海的自然构造物中没有一个是‘岛屿’的结论。依此标准,太平洋中美国的多数岛屿将成为‘礁石’,不存在专属经济海域。美国自己不重新定义这些‘岛屿’为‘礁石’的话,在南海就不能树立道德榜样。而且美国应该尽早批准参加《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否则的话,美国要求中国和其他国家遵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行为不得不说是双重标准。〔22〕”

《南海仲裁文》否定历史性权利所否定的是传统的领海、专属经济海域,否定海岛的存在所否定的是海岛的专属经济海域;相对之扩大的是公海和自由航行海域。这正是美国的一贯主张,是美国先反对,后拒绝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原因。美军手握世界海洋制海权,不喜见历史性权利、领海、专属经济海域,致使美国自由航行宣示霸权的范围被管控。仲裁文也不利于美国的领海和专属经济海域权益,但美国信奉的是美国例外论,认知的是国际法由美国执法,只管控他国。

亦可以推测,仲裁员们作为法律家,惯性的行动模式一是只认法律,如排除人为要素的历史性权利,排除无人、少人、无社会之岛屿,扩大海上国际公共领域等。二是接此空前绝后之大案,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吾等创立联合国海洋法新判例、新标准;这等于创造新法条,创造海洋史,会青史留名。《南海仲裁文》竟然跳跃到世界海洋,裁决否定全世界海洋的历史性权利,否定全世界无人、少人、无社会岛屿是岛。

不过,也正是因为仲裁员们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超大作为,堪称修改了法条,发明了新标准,创造出了一个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南海仲裁判例;结果也就不会为今后的仲裁或司法实践所采用,真就成为了一叠废纸。

五、中国外交与国际法规运用

1,中国外交在南海博弈中,握有但尚未运用的国际法牌

第一,1887年《清法续议界务专条》划定中越海上国界线。这是全世界无可置疑的最古、最强有力的双边国际法规。

第二,1933年、1938年,《清法续议界务专条》在法国侵略南沙和西沙群岛时证明了其有效性。中国依据其认定并抗拒法国侵略;国际社会,譬如日本依据其认定南沙和西沙群岛是中国领土,复数次抗议法国武力侵占中国领土。

第三,二战受降和收复南海主权,不仅仅是中国行为,是依据《波茨坦公告》所发布之联合国军最高司令部和联合国军中国战区司令部命令,由联合国军中美两国军队共同执法;是为最高等级国际法规及其执法。任何主体都无权提诉,任何司法机构都无权仲裁或审判。

第四,1970年代以来菲越马占领南沙数岛礁。中国亦行使武力夺回七岛礁,南海巡航,持续实施排他性实效统治。三国的占领行为违反国际法,不能构成实施排他性实效统治,因此无以构成致使中国中断实施排他性实效统治的历史性证据。

第五,中国尚在避开“断续线”用词,未颁布南海主权政府白皮书。对中外周知中国的全面论述,对美日等西方国家谬论的驳论便会全面、系统,才可正视听。

2,“以前所未有的意志品质维护国家主权”(习近平)

2012年至2015年,笔者利用机会询问1887年《清法续议界务专条》、“九段线”未见运用之事,得到复数回答:

“现在不说‘九段线’了,对周边国家刺激太大”。

“不知道有《清法续议界务专条》之事”。“问了一下,已经不用这个清朝的协定了。”

笔者曾反驳:“因担心‘对周边国家刺激太大’,而不说‘九段线’,这与鲁迅所讲‘友邦惊诧论’无异。不过友邦会惊诧吗?不会,都是人精,知道中国有个‘九段线’,就是要毁了九段线,争夺占岛的合法性。菲律宾搞国际仲裁就是在死磕‘九段线违法’。中国不说了,岂不是坐实了‘九段线违法’?友邦如果惊诧中国重提‘九段线’,惊诧的会是中国依法办事了。”

“已不用这个清朝的协定了?走废法程序吗?全国人大审议通过了吗?‘不用了’是以免友邦惊诧吗?1990年代越南在北部湾海域谈判时就拿出过《清法续议界务专条》,并未惊诧。”

观察南海博弈过程,“以前所未有的意志品质维护国家主权”需注意拨正两组关系:

(1)固有领土论和国际法领土论的关系

中国外交传统上重视历史领土论和固有领土论,本论强调应加强运用源于联合国国际法体系的战胜领土论和战后国际秩序领土论。国际社会的共同语言是相关国际法规。中国在论述固有领土之后,必须着力论述国际法证据,特别是战胜领土论和战后国际秩序领土论。联合国军最高司令部和联合国军中国战区司令部命令,联合国军中美两国军队共同执法收复南海,是最高等级国际法规及其执法;任何主体都无权提诉,任何司法机构都无权仲裁或审判。

(2)政策调控和有法必依的关系

包括领土争议,外交交涉必经各说各话、条件博弈(或称“讨价还价”)、互谅互让、达成妥协的博弈过程;外交行为之结果的协定等都是妥协的产物。因此,说外交是妥协的艺术并不为过;但是如果没有第一阶段的各说各话,全面系统地阐述己方论点、论据、论述;那就是还未交涉,便退避三舍;如就南海问题,禁言《清法续议界务专条》、“九段线”,那后续交涉就无法律牌可打了。

交涉第一阶段,或在其之前,就避开有法必依,依政策调控来取舍国际法规,还会带来自身外交水平的低下。选择性运用成为习惯,会带来选择性学习、选择性思考、选择性记忆的习惯;换言之便是选择性停止思考,造成多有不知的结果。如不知曾有《清法续议界务专条》,结果是恣意越权对《清法续议界务专条》说:不用了。

博弈外交是常态。各国通常首先收集并运用对本国有利的所有法律依据,充分主张本国权益,无理也要咬三分;之后再磨合,最好是互谅互让达成协议。不是开始时全力博弈法律战,而是未交锋就顾忌起“友邦惊诧”,倡“不争议”、“搁置争议”,恣意选择依法或废法,偏好用领导决定来调整权益;其负面作用严重。如“断续线”案例,中国似在采取模糊政策,其负作用是被认为主动放弃“断续线”;又会进而演化成被认为“断续线”内全部岛礁和海域是可以重新细分哪些是中国的哪些不是;不知觉中形成中国主动放弃了断续线内主权这等“国际共识”。这是建构主义国际关系理论所揭示的机制。

最后,回避博弈而自废武功,谈判中便失去交易筹码。因为在谈判之前就已经让了步,谈判中不好再让,这又反而有可能引得友邦惊诧,反目成仇;美日捣乱国家此时也就得到了干涉的可乘之机。外交是有“外国”这个对象的行为,时时忍辱负重,对象国便无从知晓中国的真意,不知中国的全面论述,会产生试探中国底线的动机,亦成为美日恶性炒作、干涉的机会。美日怂恿菲律宾打仲裁战,便是这样发生的。丑话说在前面反而利于维系友好关系。当然,“丑话”也可以运用二轨三轨传过去,学者的重要价值是把“丑话”全面系统地论述清楚。

习近平主席讲到:“在原则问题上寸步不让、寸土不让,以前所未有的意志品质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共产党人任何时候都要有不信邪、不怕鬼、不当软骨头的风骨、气节、胆魄。”

 

注释:

〔1〕王铁崖编《中外旧约章汇编》第一册,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57 年,512页。

有关南海问题研究,在中国的代表性学术书:吴士存(朱建荣译)《中国と南沙诸岛纷争》花传社,2017年,512页;日本学者的代表性研究,浦野起央《南シナ海の领土问题[分析·资料·文献]》三和书籍,2015年,192页。

赵宏伟监修“清仏両国勘界大臣が引いた赤线”中国研究所编《中国年鉴·2017 年版》中国研究所,2018 年,封底。

〔2〕程玉祥<1947年中法西沙群岛事件之交涉>《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21年第1期。

〔3〕浦野起央,前掲书,89页。

〔4〕“仏国の占有岛屿 军事上は无力 长冈大使から报告”夕刊,《读卖新闻》1933 年 7 月 21 日。“仏の西沙岛占有认めず 我方厳重なる覚书手交”朝刊,“我方仏国に抗议‘西沙岛は明かに支那领’”夕刊,《读卖新闻》1938 年 7 月 8 日。

〔5〕石井米雄,樱井由躬雄编《东南アジア史Ⅰ 大陆部》山川出版社,1999 年,339页。

〔6〕<王毅谈南海>《中国新闻网》2015 年 6 月 27 日。

〔7〕“中华民国”“内政部”方域司(傅角今主编,王锡光等人编绘)《“中华民国”行政区域图》商务印书馆,1947 年 12 月。

〔8〕吴士存,前掲书,57-61页。

〔9〕吴士存,前掲书,62-63页。

〔10〕吴士存,前揭书,102-105页。参考:新华社记者《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争端的由来》《人民日报》,1979年5月15日。

〔11〕浦野起央,前揭书,293-294页。

〔12〕http://www.nanhai.org.cn/uploads/file/file/zca.pdf

〔13〕吴士存,前掲书,191页。

〔14〕吴士存,前掲书,203-207页。

〔15〕吴士存,前掲书,237-243页。

〔16〕《南海仲裁裁决文》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1760408

〔17〕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D%97%E6%B5%B7%E4%BB%B2%E8%A3%81%E6%A1%88%E7%9A%84%E5%9C%8B%E9%9A%9B%E5%8F%8D%E6%87%89

〔18〕小和田恒,前常设仲裁所所长,前国际法院院长,2016年7月25日在日本记者俱乐部的演讲。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RRLjUy7x6s。关于常设仲裁法院性质的差别可以参照 PCA官方网站 https://pca-cpa.org/en/about/

〔19〕https://www.mofa.go.jp/mofaj/gaiko/shihai/index.html

〔20〕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日本大使馆 HP,http://www.china-embassy.or.jp/jpn/zt/NKMD/t1380625.htm

〔21〕矢吹晋“岸田外相の无知(无耻)を暴露した记者会见あとさき”参照《仲裁书》英文版 419,439,451,452,457 页的 5 张地图及说明文,452 页,457 页图中的说明用语参照“therockofOki-no-Tori”http://www.21ccs.jp/china_watching/DirectorsWatching_YABUKI/ Directors_watching_90.html。

〔22〕吴士存,前掲书,324-325页。

    进入专题: 南海问题   国际法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中国外交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2419.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中国评论》2023年2月号,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