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文华:我们今天怎样“胸怀天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26 次 更新时间:2023-03-15 12:55

进入专题: 胸怀天下  

钟文华  


(一)“物之不齐,物之情也”,这是中国的一句老话。做到正确认识和贯彻之,却并非易事。

不同文明没有优劣之分,只有特色之别。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就正确对待外来文明作出深刻阐述,他指出:“强调承认和尊重本国本民族的文明成果,不是要搞自我封闭,更不是要搞唯我独尊、‘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各国各民族都应该虚心学习、积极借鉴别国别民族思想文化的长处和精华,这是增强本国本民族思想文化自尊、自信、自立的重要条件。”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推动文明交流互鉴,可以丰富人类文明的色彩,让各国人民享受更富内涵的精神生活、开创更有选择的未来。党的二十大报告将当今中国面向世界的胸襟和理念概括为“胸怀天下”,指出:“我们要拓展世界眼光,深刻洞察人类发展进步潮流,积极回应各国人民普遍关切,为解决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作出贡献,以海纳百川的宽阔胸襟借鉴吸收人类一切优秀文明成果,推动建设更加美好的世界。”

文化是文明交流互鉴的重要载体,准确、深入领会党的创新理论关于文化之“容”的论断,对于坚持既反对崇洋媚外也反对盲目排外,意义重大。

(二)中华文明有“海纳百川、开放包容”的胸襟。

2014年3月27日,习近平同志以中国国家主席身份到访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并发表演讲,在国际场合阐述中国关于文明交流互鉴的理念。

在这次演讲中,他谈了中国的四大发明,谈到了中国哲学、文学、医药、丝绸、瓷器、茶叶,谈了《马可·波罗游记》,但谈得更多的是中国向外部学习的经历。他说:“中华文明是在中国大地上产生的文明,也是同其他文明不断交流互鉴而形成的文明。”

他在演讲中多次谈到中外文化交汇。例如,他指出:“佛教产生于古代印度,但传入中国后,经过长期演化,佛教同中国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融合发展,最终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文化,给中国人的宗教信仰、哲学观念、文学艺术、礼仪习俗等留下了深刻影响。”

中外文化第一次大交汇,产生在汉唐间。佛学的系统传入,对中国哲学以至整个中国文化都起到了巨大的启迪作用。传统儒学与外来佛学相摩相荡,产生了宋明理学,这是文化交流史上创造性转化的一个范例。它揭示了文化发展的一个普遍规律:文化交流绝非单向的文化移植,而是一个文化综合创新的过程。

这篇演讲还谈道:“明末清初,中国人积极学习现代科技知识,欧洲的天文学、医学、数学、几何学、地理学知识纷纷传入中国,开阔中国人的知识视野。”

明代万历年间,“西学”引起徐光启、李之藻、方以智等有识之士的注意和敬重。徐光启在著述中多次谈到,从学习和钻研中,感到一种“得所未有”的“心悦意满”。李之藻说,利玛窦等人带来的科学知识,“有中国先儒累世发明未晰者”。方以智指出,西洋学术能“补开辟所未有”。这种对外域学术的开明态度,反映了中国学者宽阔的襟怀,促进了中西科学文化的交流,成为当时“两大文明之间文化联系的最高范例”。

观诸中华文明五千多年发展史,无论是物种、技术、资源、人群,还是思想、文化,都是在不断传播、交流、互动中得以发展、得以进步的。

2019年8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敦煌研究院,在与专家学者座谈时,他引用了季羡林先生说过的一句话:“敦煌文化的灿烂,正是世界各族文化精粹的融合,也是中华文明几千年源远流长不断融会贯通的典范。”并进一步指出:“中华文明以海纳百川、开放包容的广阔胸襟,不断吸收借鉴域外优秀文明成果,造就了独具特色的敦煌文化和丝路精神。”总书记强调,研究和弘扬敦煌文化,“既要深入挖掘敦煌文化和历史遗存背后蕴含的哲学思想、人文精神、价值理念、道德规范等,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更要揭示蕴含其中的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神、文化胸怀和文化自信,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精神支撑。”

习近平总书记的深刻论述,为我们深入领会文化之“容”、致力于推进文明交流互鉴指明了方向、提供了遵循。

(三)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鉴而丰富。

不管人们是否能看到,文明和文化多样性是客观存在的。2005年11月8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在第三届全球化论坛上发表致辞时就曾指出,如同物种的多样性使得生命生生不息一样,人类文化的多样性使得这个世界更加丰富多彩,得以在多样性的文化传承中相互交流、和谐相处,取长补短、融合创新。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文明交流互鉴,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和世界和平发展的重要动力。他就“文明多彩”“文明平等”“文明包容”等作出的深刻阐述,丰富和发展了文明交流互鉴理念体系,为我们推进实际工作提供了重要的理论指引。

文明是多彩的,人类文明因多样才有交流互鉴的价值。阳光有七种颜色,世界也是多彩的。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文明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集体记忆。人类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创造和发展了多姿多彩的文明。不论是中华文明,还是世界上存在的其他文明,都是人类文明创造的成果。文明交流互鉴不应该以独尊某一种文明或者贬损某一种文明为前提。

文明是平等的,人类文明因平等才有交流互鉴的前提。各种人类文明在价值上是平等的,都各有千秋,也各有不足。世界上不存在十全十美的文明,也不存在一无是处的文明,文明没有高低、优劣之分。要了解各种文明的真谛,必须秉持平等、谦虚的态度。如果居高临下对待一种文明,不仅不能参透这种文明的奥妙,而且会与之格格不入。历史和现实都表明,傲慢和偏见是文明交流互鉴的最大障碍。

文明是包容的,人类文明因包容才有交流互鉴的动力。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人类创造的各种文明都是劳动和智慧的结晶。一切文明成果都值得尊重,一切文明成果都要珍惜。历史告诉我们,只有交流互鉴,一种文明才能充满生命力。只要秉持包容精神,就不存在什么“文明冲突”,就可以实现文明和谐。

“我访问过世界上许多地方,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了解五大洲的不同文明,了解这些文明与其他文明的不同之处、独到之处。”在墨西哥,漫步于奇琴伊察玛雅文明遗址;在希腊,参观雅典卫城博物馆;在埃及,走进古老的卢克索神庙……在一场场别具韵味的“文化外交”中,习近平同志对推动文明交流互鉴身体力行。

(四)在文化文艺领域,我们一直提倡洋为中用、开拓创新,努力做到中西合璧、融会贯通。

现代以来,我国文化文艺和世界文化文艺的交流互鉴就一直在进行着。白话文、芭蕾舞、管弦乐、油画、电影、话剧、现代小说、现代诗歌等都是借鉴国外又进行民族创造的成果。鲁迅等进步作家当年就大量翻译介绍国外进步文学作品。

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学习借鉴苏联文艺,如普列汉诺夫的艺术理论,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演体系,苏联的芭蕾舞、电影等,苏联著名舞蹈家乌兰诺娃以及一些苏联著名演员、导演当年都来过中国访问。这种学习借鉴对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社会主义文艺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

改革开放之后,我国文艺对世界文艺的学习借鉴就更广泛了。

2014年10月15日,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于历数中外文艺交流互鉴实例之后,习近平总书记说:“现在,情况也一样,很多艺术形式是国外兴起的,如说唱表演、街舞等,但只要人民群众喜欢,我们就要用,并赋予其健康向上的内容。”

(五)党的二十大报告就“增强中华文明传播力影响力”作出部署,提出“深化文明交流互鉴”“推动中华文化更好走向世界”任务,我们要认真抓好落实。

在中外交流中,“讲故事”的作用日益突显。我们要善用文化文艺的方式,使故事主旨深入人心。

在2016年金秋于浙江杭州举行的G20峰会欢迎宴会上,习近平主席在致辞中深情讲述了一个小故事:“90多年前,1924年4月,印度诗人泰戈尔先生游览了西湖,特别喜欢并写下了不少诗,其中一首写得很好,‘山站在那,高入云中,水在他的脚下,随风飘荡,好像请求他似的,但他高傲地不动’,他还表示想在西湖边买个小屋,住上几天。”其中,泰戈尔写西湖胜景的诗,在感染力上起到了一诗胜千言的助力作用。

类似这样善用文化文艺的交流交往故事,在习近平同志的外交实践中俯拾皆是。

满足国际社会了解中国的愿望,光靠正规的新闻发布、官方介绍是远远不够的,靠外国民众来中国亲自了解、亲身感受是很有限的。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而文艺是最好的交流方式,在这方面可以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一部小说,一篇散文,一首诗,一幅画,一张照片,一部电影,一部电视剧,一曲音乐,都能给外国人了解中国提供一个独特的视角,都能以各自的魅力去吸引人、感染人、打动人。”文化文艺工作者要把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阐发中国精神、展现中国风貌作为重要职责,发挥文化文艺的特殊作用和魅力,让外国民众通过中国风格、中国气派、中国风范的作品来深化对中国的认识、增进对中国的了解。

“深化文明交流互鉴”“推动中华文化更好走向世界”的任务书,指引我们坚持弘扬平等、互鉴、对话、包容的文明观,积极推进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以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以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在这一过程中,用心讲好中华文明的故事。

在五千多年漫长文明发展史中,中国人民创造了璀璨夺目的中华文明,为人类文明进步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西方很多人习惯于把中国看作西方现代化理论视野中的近现代民族国家,没有从五千多年文明史的角度来看中国,这样就难以真正理解中国的过去、现在、未来。我们要把研究、阐释和展示工作紧密结合起来,在深知其然和其所以然的基础上,讲清楚中国是什么样的文明和什么样的国家,讲清楚中国人的宇宙观、天下观、社会观、道德观,展现中华文明的悠久历史和人文底蕴,促使世界读懂中国、读懂中国人民、读懂中国共产党、读懂中华民族。


    进入专题: 胸怀天下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心灵小语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1506.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中国文化报》,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