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声丰 孟伟:道咸年间祁太平与张家口之间的金融汇兑

——v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9 次 更新时间:2022-11-28 00:23:50

进入专题: 道咸年间     祁太平—张家口     金融汇兑     票号书信  

廖声丰   孟伟  

   内容提要:道咸时期,山西票号业已进入了成熟阶段,中国的金融经营也初步完成了由张家口向祁太平之间的“金融中心的转移”,山西票号在张家口的金融经营基本上趋于平稳发展的阶段——与山西商人在草原和恰克图的年复一年的、周而复始的贸易状况保持同步,也与张家口的“市圈效应”保持同步。整个中国的白银货币区域化格局也基本形成,山西票号在张家口与祁太平之间的金融汇兑更表现出“标期化”特征和倾向,山西票号的利润有机构成固定在了得期、得费、得利的三分结构上,张家口城市的内地化倾向初露端倪。目前现存的山西票号的往来书信清晰地给出了山西票号在张家口的展开金融经营的变迁轨迹。

   关 键 词:道咸年间  祁太平—张家口  金融汇兑  票号书信  Daoguang-Xianfeng period  Qixian-Taigu-Pingyao-Zhangjiakou  financial exchange  banks letters

  

  

   一、问题提出

  

   明清时期,张家口与山西商人的关系,尤其是张家口的“从武城到商城的发展轨迹”与汾河谷地的山西商人群体之间的关系格外密切。时间则从晚明前清,一直到抗战爆发时期抑或解放初期的公私合营时期。在长达300多年的历史阶段,张家口与晋中商人的关系,即便使用“休戚与共、密不可分”来描述,都丝毫不显过分。然而,这一历史事实却在最近的近百年以来逐渐地变成了一个“民间传说”或者“历史的文学故事”。其原因是多方面的。除了传统商人不入仕、士农工商的社会结构影响之外,另外一个最直接的原因是:学术界对保留在山西商人故里的相关资料挖掘还不够深入,仅仅关注清代前期的商业,不太注重研究张家口的金融业[1-4],以致有关张家口的商业发展历史的研究很难追寻到同治朝以前,目前仅有杨波等对此进行了研究,他认为目前所知的清代山西票号的“金融经营的六要素”,在整个华夏大地上也唯有张家口具备,张家口孕育了山西票号[5]。虽然一些专著对清代山西票号张家口金融汇兑有所关注,但多为蜻蜓点水,不够深入。这样晚明前清时期张家口的崛起,尤其是清中叶的雍乾时期到咸丰朝的150多年的张家口曾经作为中国金融中心的历史事实也湮没在了历史尘埃中。

  

   本文旨在借助散落在山西地区的民间文献考察张家口曾经作为金融中心的历史事实的具体细节,并聚焦到道咸时期山西票号在张家口展开金融专门化经营的“汇兑”方面。以日升昌票号张家口分号以及蔚泰厚票号京师分号的几封零星书信中的“汇兑业务”为重点,进行实证考察。

  

   二、张家口分号相关资料

  

   目前所知,有关山西商人在张家口的历史文献非常丰富,主要类别有山西商人书信、账册、合同、票据、规程、实物,等等。这些文献的主要特点是零星、分散、非系统,然而,却是不同时代、不同行业、不同府县籍贯的山西商人展开商贸活动的原始资料。

  

   面对如此形式多样、情形不一的民间性文献,如何科学地加以学术化的整理和研究,是一个重要的学术问题。这里谨将笔者收藏的道光二十九年、三十年、咸丰元年的蔚泰厚票号、日升昌票号的几封书信中、涉及张家口—祁太平地区的业务,加以类型化整理,形成系列化的资料,大体如下:

  

   ——收会去谷交温淋兄镜宝银四百零五两,与伊立去会票一张,注在谷正月底日升世内见票无利交结,公较去伊备五千(十)两钱砝一付(副),其平每五十两比本合砝大一两一钱二兑。(腊念五日第五次信)

  

   ——现收会过平本春标交永兴玉足宝银三百两,以(已)定不立票砝,各依信为凭,其平比咱本合砝每五十两大一钱兑,合净得空期四十天”。(新正月十二日第六次信)

  

   ——又收会过祁本春标无利交昌泰和镜宝银二百四十两,合净得空期四十天,连前会去祁春标交伊之项共一万八千二百四十两,今正与伊写去不列次凭信一封,注定在祁复和成内见信无利交伊。(新正月十二日第六次信)

  

   ——现收会过祁交郝治国兄镜宝银三百二十五两,与伊立去会票一张,注在祁五月二十五日复和成内见票无利交还,公封去伊备五十两钱砝一付(副)其平每百两比咱本合砝大二钱六兑,在口现收过足宝银,合得路期外,净得费银一两二钱。(五月初六日第吉次信)

  

   ——至口代复和成收交票项,照其信折亦已收交清楚,除交外净剩银一千六百七十三两九钱四分,其平每百两比本合砝大一两五钱二,至日将此银京号如数交结注口之帐为是,又统去伊祁立来会票二张外,捎去伊汉较来钱砝一付(副),又口呈伊收交花名一折。(五月初六日第吉次信)

  

   ——现收会过谷交万盛隆镜宝银三百零六两,与伊立去会票一张,注在谷七月底在广成德内见票无利交还(给),公封去伊备五十两钱砝一付(副),其平每百两比本合砝大一两二钱一兑,合净得空期八十五天,无贴费。(五月初九日第二次信)

  

   ——现收会过祁交万盛隆镜宝银一百五十三两,与伊立去会票一张,注在祁六月初十日在复和成内见票无利交还(给),公封去伊备五十两钱砝一付(副),其平每百两比本合砝大一两二钱一兑,合净得空期三十五天,无贴费。刻下月息二厘八,钱价二千一百四五。(五月初九日第二次信)

  

   ——现收过谷交义合兴镜宝银五千两正,当与伊立去会票一张,注在谷六月初一日至初五日在广德成内见票无利交还(给),公封去伊备五十两钱砝一付(副),其平每百两比咱本合砝大一两八钱四兑,合得空期二十六天外,每千两贴咱费银二两。此项之银本不合算,皆因咱有成会来五月底交豫盛丰足银九千两,与伊言定现交,共扣过伊纹利银一十八两,报兄知之,至祈速达平知为是。(五月初十日第三次信)。

  

   ——今收会过李光峻先生无色宝银三千五百两,当与伊立去会票一张,注在平七月十一日见票无利交还(给),公封去伊备五十两去纸皮兑锡砝一块,其平每百两比咱本合砝大一两四钱六兑,在口现收过足宝银五百两,余下三千两按三月十一日以月一厘三口规与咱行息,七月标美玉公还咱,合得空期六十天外,共贴咱费银八两。(五月十三日第四次信)——收会过祁交乾裕魁镜宝银七千两正,已定不立会票,各依信为凭,注在祁秋标无利交伊,咱在口现收过足宝银,其平暂为(未)较砝,俟已较妥再信详报为是,合得空期九十余天,两无贴费。(五月十三日第四次信)

  

   再叙咱口号所存之银七千余两,暂为(因)口地利息不大,(又)闰月不算,刻亦不合算。至于七、十年标收交之项,尚有余光(剩),以弟之料,想不日将银发京,亦尚可也。目下月息,年标月二厘五,十月标月二厘,七月标月一厘五,无用主。随统去平信一封,复和成等信二封。余无别叙,专此奉上。

  

   ——收会过谷交孟若琮兄镜宝银一百五十五两,当与伊立去会票一张,注在谷七月底在广成德内见票无利交还(给),公封去伊备五十两去纸皮兑钱砝一付(副),其平每百两比咱本合砝大二钱兑,在口现收过足宝银,合净得空期七十天,无贴费。”(五月十六日第五次信)

  

   ——收会过祁交银三百二十五两,在口现收足宝银,合得期外,得会费银一两二钱。又收会过谷交镜宝银三百零六两,合净得空期八十五天,在口现收过足宝银。又收会过祁交镜宝银一百五十三两,合净得空期三十五天,在口现收过足宝银。(五月初九日致汉口分号第九次信)

  

   三、资料整理与分析

  

   针对以上原始资料所载信息进行整理,见表1。

  

  

  

   针对表1,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探讨。

  

   1.张家口汇兑的服务对象

  

   有必要强调指出,山西票号是从商业经营中诞生[7]——金融从商业中分离出来;服务于商业活动——金融与商业分享利润。也即“商业与金融犹如鱼水关系”,所有这些是山西票号学术研究的基础。往来于张家口—祁太平之间的山西票号的“汇兑”,离开了服务对象以及一系列的辅助环节,诸如标期、银炉、账局等,也是难以成立的。

  

   有关在张家口的山西商人字号到底有多少家,不同的历史阶段情形不一,虽然有关这一方面的历史资料非常零星,没有较为详实的记载,但是只要科学地整理山西商人的原始资料,也能够获得大概的情况。

  

   结合本文资料,道咸时期零星的票号书信中有三类字号以及人名:

  

   (1)在张家口的山西商号(包括个人)——温淋兄、孟若琮、李光峻、郝治国、乾裕魁、义合兴、万盛隆、昌泰和、永兴玉。

  

   (2)在祁太平的山西商号——复和成、广成德、美玉公、日升世。

  

   (3)其他字号情况——京师、苏州、汉口、恰克图等地字号略。

  

   2.张家口与祁太平之间的白银汇兑

  

   众所周知,山西票号是专门从事“白银货币符号化经营”的民间性组织和机构,因此也被称之为“汇兑庄”,或者“票庄”①。换言之,山西票号面对明清以来的白银货币,不仅仅涉及“实体的金属的白银”,更将这些“实体货币”予以了“符号化处理”,或者转换为“书信”—信汇,或者转化成“会票”—“票汇”等,在巧妙地完成空间地理的“白银货币的运动”和“货币使用的流通”的过程中,实现最大化的利润。有人按照近代银行的发展演变轨迹,称之为“中国近代银行的鼻祖”,甚至“乡下老祖父”,等等②。但是,从山西票号的金融经营的实际来看,山西票号所面对的白银——张家口与祁太平之间的白银,实际上有诸多范畴、形态等的属性之不同。大体如下:

  

   (1)山西票号的经营对象

  

犹如买布的称之为“布庄”,买茶的称之为“茶庄”一样,山西票号的经营对象就是明清时期的“白银”;而明清时期的“白银”天然地存在“色平兑”问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道咸年间     祁太平—张家口     金融汇兑     票号书信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8464.html
文章来源:运城学院学报 2022年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