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笑侠:法外知识对法科生的意义在哪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7 次 更新时间:2022-11-26 23:12:04

进入专题: 法外知识   法科生  

孙笑侠 (进入专栏)  

  

   主要讲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今天为什么法科内卷会加剧?第二个问题,法外知识的意义以及变量。第三个问题,法科生如何使法外知识变成我们的能力和优势?避免同质化和内卷?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有内卷以及如何看待内卷的加剧。通常,从知识的生产和知识的摄取、知识的应用等全过程来看,一般是“三部曲”。

   一是从知识鄙视(位阶高低)到知识急剧需求(第一次知识淘汰,老夫子们首次感到内卷了),二是知识更新(第二次知识人淘汰)到知识充分利用,三是出现知识陈旧到知识内卷(再度鄙视,第三次淘汰,就是内卷)。于是出现新一轮的知识鄙视-更新淘汰-内卷的新一轮三步曲。那么法科最早的内卷是怎么形成的?

   如果知道100多年前“内卷”的情况,就可以了解今天内卷的状态和处境。这个三部曲大致上是如下三步:第一步人们学习的知识,是有位阶、有高低区分的,它可以分为有用的和没用的,依序排列起来是一种知识秩序,知识内容逐渐固化,这是第一部曲。比方说中国古代几千年,是诗书传家的一个国度,社会重视的知识是文学和经术,在当时叫做“读书不读律”。知识的等级和位阶是一种秩序,长期形成定型、固化。比如沈家本就很典型,他被分配到中央机关刑部工作时,他就很不乐意,很抑郁。因为他属于传统的儒家士大夫,所以他不愿意到刑部工作。于是就有了“知识鄙视链”。

   突然间,社会产生了一种新知识需求,某种被鄙视的知识到对它急剧的需求,老的知识秩序或叫“鄙视链”面临被打破的局面。比如清廷被迫急于要进行司法改良,迫切需要新型司法人才,只有律学,而没有法科,就不适应了。没有新型法科知识怎么办?这就是第二部曲产生了。从律学知识被鄙视,到法科知识被迫切需求,于是处于金字塔尖的经术和文学知识,也可能被人们鄙视,而法科知识登上了历史舞台,成为显学。第一批去日本留学法科速成的人,回国之后有了新知识,西学知识,法科知识,尽管是二道贩子的知识,他们尽力去实践其所学新知识。知识被充分利用,同时消耗。这是第二部曲。

   知识在利用中是有消耗的,因为老问题解决了新问题又出现了,需要知识更新,逐渐新陈代谢。于是第三部曲来了,前一批人的知识也不够用了,或陈旧落伍了,随后出现了新一批,比如一批欧美留洋或者是从日本正规大学毕业回来的法科人,也就是“后浪”来了。填补了前浪的队伍,即所谓后浪推前浪的关系。“前浪”很快被“后浪”更新了。

   这三部曲的规律是,前浪和后浪都逃不过“内卷”的命运,只是时间先后问题。

   前面说的,是百余年前那个最早的、最不容易“卷”的时代。可以看到几个特点:第一,学法律并不难,速成也可行。法科速成在120年前就做过实验。第二,那时的任务是单一的:从日本搬过来用就行,大量是充当司法官,只要完成从无到有的填补就行。第三,对于个人机会来讲,人数少,留日法科全国只有一千来人,时机好,人人都能有用武之地。第四,当时的中国留学生都有事先在国内的法外知识的储备,像本科后学习法律一样。至少有科举考试所需要的法外知识储备(文学与经术)。第五,可是这批“前浪”,很快就被时代碾压,因为留学欧美被知识更新的人回来了。最后剩下来能勇立潮头的不过十来个人。

   从前面百年法律人知识的厚薄程度上说,正规培养的法科人,无论是毕业于国内正规大学,还是海归的,他们能胜出的原因,我们发现这些人的知识结构有一个共同点:法界的“大牛人”,不是仅仅依靠法律知识的多少,法律知识掌握上大家PK的话,是难分伯仲的; 这些人之所以能够成为“大牛”,业界的“大腕”,是与其他东西有关的。法律界的“牛”与“不牛”的分水岭,是在“法外”,而不在“法内”。原因后面再讲。

   今天大致也是三部曲。那么今天的内卷处在什么样的阶段?从1979年恢复法科教育至今,也可以分三个阶段。一是1980年代至新世纪到来之前,也是从知识“鄙视”(位阶高低)到知识急剧需求,司法机关与诉讼型律师,需要充实大量人才。法科知识需求是有不同范围和程度的。2000年开始论证司法统一考试时,检察系统不乐意,就是因为知识需求没那么大。他们认为跟律师一起考难度太大,检察系统的人只要懂刑法和刑事诉讼法就可以,而律师的知识范围要求就不同了。前面这20年里,我们忽视了知识需求渐渐增长和知识需要及时更新这个问题。只增加法学院的数量,达到四五百家,而教学内容更新跟不上。因此法科生就业率低的问题就出来了。然后又被误解为社会对法科学生的需求量饱和了。真是这样的吗?后面再分析。二是2000年至2020年,这是第二个阶段,其间出现了标志性的事件——司法改革,采取员额制。员额制带来什么?带来了法科生大量走向法务市场,而不是司法体制内,这预示着法科生需求主流不再是诉讼和司法,而是社会法务市场,它在倒逼法科教育和法科生更新知识,提高质量。我们之所以把“司法考试”改名为“法律职业资格考试”,扩大了范围,就是为适应这个变化。知识要更新淘汰,人也在更新换代。前面这20年法科知识的生产日益吃紧,到2020年,这个情况更趋紧张。法科知识在实践中呈爆炸性增长态势,法学院校有触动,也在做调整和改革,但就全国范围看法律教育内部还没有来得及作出应变。今天处在什么阶段呢?就处在这第三阶段开始的瓶颈期,即2020年到未来20年的开端。这未来的20年里,法科知识将不断陈旧化并日益加剧,这种加剧是加速度的。再度出现知识“鄙视链”,出现深度内卷。

   下面一起来分析一下,外部形势怎么样呢?至少有三点:第一,知识复合在增长,第二,司法法务减少,第三,行业法务扩张,而我们却还以为只要按照二三十年前的诉讼-司法型人才的知识需求来学习就可以。大家越往这个老方向努力,越感到无力和内卷。

   到能源公司作法务,你得懂能源行业,作IPO的律师要懂会计知识,金融律师要懂金融知识,到一个航空业做法务,你得懂航运业务,到传媒当律师就要懂媒体,到医疗卫生行业当法务,就要懂医疗卫生知识,甚至到娱乐业当法务就得懂娱乐业……行业法务人才需求懂行业的知识。这就是我经常讲的“行业法务”和“行业法”。这是我们各法律院校的短板,但是各法学院校不可能把全部的行业都讲一遍。今天的社会,出现法科生剩余现象,怎么看?社会不是不需要法科学生就业,而是不需要这样的法科。是因为对法律人才的需求不再是“诉讼型”法律人才,更不是“知道型”和“速成型”法律人才,而是需要更高段位的法治人才。根本上讲,不是表面数量问题,而是特殊质量问题。这个“特殊”就是要求知识复合的。

   现在,中国已经出现一批专门做人工智能信息化的科技法律公司,2019年统计就有八十几家,2022年应该已经达到100家了。这些服务公司蠢蠢欲动,想和律所分一杯羮。新的挤压又开始了,甚至雄心勃勃想替代律所,低端的律所就更不在话下。司法行政管理部门似乎还没有办法去管它们,没有说这些公司是属于其管辖的。如此,目前他们就可以打擦边球。未来20年会怎么样呢?这个变化是值得关注的,司法法务的规模在减少,质量有待提高。诉讼型或司法型的人才培养模式,已经不是主流,或者说已经被另一种模式的人才需求挤压,虽然它没有完全被挤掉,但是司法诉讼型的人才的培养模式已经出现内卷。不能刻舟求剑,如果哪个法学院还定位在“司法诉讼型人才”的培养模式,就会自限出路。法学院有段位高低,法治人才的需求也有段位高低,法学教育人才培养的模式更新越快,就越能适应社会发展的需求。

   反思我们的法学、法科知识,本身也有一些天然就很尴尬的地方。这个学科和其他文科很不一样的地方,很容易引起别人误解的地方,它的特点在哪里?第一,我们都知道法科知识是海量的,学不完。可是在法科外人士看来,学法律的人仍然是空洞的,像个没知识的人。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你脑子里都是条文和概念。在法外人士看来,这些只是律条知识,是孤立封闭的,它和社会科学、人文学科知识不兼容。第二,法科知识有自身话语系统,形成封闭自恰体系,与外界隔离开来也不自知。法科知识往往是以规范概念、术语和程序来呈现的,而这些知识是很容易被速成教育掌握的。速成法科学一两年就可以回国工作,就是这个原因。往往是以概念术语、条文规则和程序来呈现,这些知识经过学习和掌握就可以用,但这些法科知识是一个大框架,实学的东西没有装进去的话,它就可能成为一个空篮子。相对来讲,法科知识的确是一个框架,里边要装东西。第三,法科知识容易过时。立法者大笔一挥就作废了,所以法条知识不等于法科知识,这是很尴尬的。第四,海量法律知识却抓不住要领,就容易被淹没了。法科知识虽然是海量的,但是里边有很多是可以暂时不学的。把所有的法典都背一遍,装到脑子里,有用吗?那些知识是死的。法科知识看起来是海量,但是有很多是死的知识,不用它们,在脑子里有什么用呢? 法科海量知识里,其实存在很重要的部分,装些什么知识?要装一些法科之外的知识,这样才能把所学的知识变成活的、可用的东西,这是要反思的。法科知识有些尴尬,也是它的弱点和局限性,说到底,法科本身的特殊性决定了它特别容易内卷。法律界 “牛不牛”的分水岭,为什么是在“法外”而不在“法内”,就是以上这些原因导致的。这也涉及我们来法学院重点应该学什么的问题,在有限的三四年时间里掌握哪些最有生命力的知识?对于法科课程设计和课程内容来讲,教学内容的选择上,存在一个怎么精简的问题。

   法学在学科交叉性需求上,要比其他传统文科更明显。法科知识与法外知识的关系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的认识也经历过曲折。在美国19世纪未也遇到过。哈佛自兰代尔和埃姆斯时代起,重视法律内部知识和技能训练。埃姆斯说“我们一致反对教授法律以外的任何东西”。1891年出版的法学院课程目录,哈佛22门课中法外知识课为零。霍姆斯本来也想去哈佛法学院兼职,但与哈佛法学院教育理念格格不入,就是因为不同意兰代尔的观点,两人互怼过。而耶鲁则有55门课,其中8门是非法律课程。后来是耶鲁引领全美法律教育方向,哈佛后来也跟着调整教学理念作了改变,也开始重视法外知识的课程。

   法律知识不是最重要的,藏在各门课程中的法学原理和思维方式,才是硬核。掌握原理和思维模式之后,从社会各行各业以及其他学科的知识中去找东西,把它们结合到法科知识里边。

   我在这制造了一种紧张气氛,似乎违背了今天疫情期间要给大家减压的目的,下面我就讲减压问题。这么多法科毕业生怎样才能避免同质化、不走独木桥呢?全国640多家法学院,如果按照每家平均招生100个来计算,本科跟硕士加在一起,算100个人,一年有多少人毕业?千军万马都走独木桥,在知识结构上,如果他们都是一样,这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现在就业率低已经被诟病多年了。本质上讲,内卷就是看起来都在努力学习,但是知识的老化和单一化导致人才的同质化。不走同质化的道路,可不可以?

   所以现在谈第二个问题:法外知识的意义以及其他变量,这很有意义。不是说法外知识可以当饭吃,越多越好。法科知识是可以筛选的,根据不同的人,打造个性化的需要。法科知识是变量,人的需求也是一变量,这两个变量都要考虑。法外知识,从功能上和理论上来说,有什么功能和意义?在实务界有很多工作经验的朋友,一定会有这样的体会:毕业之后进入职场,发现法外知识还是有意义的,这个意义可以归纳为5个方面。

   第一个意义是帮助判断的需要。单独依靠法律规范、法律规则,是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的,帮助判断,靠大量外部知识。法律判断通常有三种类型。第一种判断,常规来讲有两种,第一种是事实判断,第二种是价值判断。还有一种判断是预测判断,现在大量的律师事务所从事非诉业务,做一个项目之前律所要对所属公司的未来做出预测,这三种判断都离不开法外知识,这是第一个意义。

第二个意义在于难题解决的需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孙笑侠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法外知识   法科生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842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