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东征还是村主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93 次 更新时间:2022-10-31 00:15:17

张维迎 (进入专栏)  

  

   1、特朗普下台了,霍东征还在台上

  

   “成功了!”

   2021年2月23日下午三点多,在一个微信群里,霍东征发来这三个字。说是微信群,其实就我、他和村支书王峰峰三人。他接着又说:“霍玉平也回来了,我很高兴。”

   东征的话没头没脑,但他知道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

   村委会换届选举的事,东征和峰峰事前没有给我提过,我是从玉平那里得知的。

   换届选举两天前,玉平告诉我,东征和他视频了很长时间,说后天选举,自己脾气不好,得罪人多,不放心,让他无论如何回去帮忙。

   当时玉平因身体不适,刚开始输液,医生说得连着输五天,东征的请求让他有些纠结。我对玉平说,东征要你回去,表明他对你的信任,你回去一趟,不仅可以帮他的忙,也可以消除你们之间的一些误会。

   我自己判断,东征虽然得罪了一些人,但他过去三年为村里做的事,不敢说后无来者,肯定前无古人,大部分村民是拥护他的,加之又没有强的竞争对手,连任村主任应该没有大问题。

   但他能否连任,最终是投票决定,而投票这事,意外经常发生,大意不得。

   我是从自己的经验中得出这一结论的。我曾主持光华管理学院工作12年,把学院从一个普普通通的管理学院变成中国的旗舰商学院,但也确实得罪了一些人。2010年12月院长换届时,我被选下去了。

   我的经验告诉我,经常是,支持你的人,正人君子,有心没肺,甚至忘了投票日期;而反对你的人,小恩小惠,处心积虑,投票时绝不会缺席。

   我的经验还告诉我,你不能同时既得罪“小人”,又得罪“大人”。我这里说的“小人”,是指在你下面的人;“大人”,是指在你上面的人。如果你只得罪了“小人”,“大人”或许会为你主持公道。如果你只得罪了“大人”,没有“小人”提供炮弹,“大人”也难以下手。但如果你同时得罪了“大人”和“小人”,“大人”后台操纵,“小人”前台捣鼓,你就死定了。

   东征与我不同的是,我既得罪了“大人”,又得罪了“小人”,而他只得罪了“小人”。尽管有些村民不喜欢他,但从村支书到镇领导,再到县委书记和县长,都毫不含糊地支持他。这让他胜算的概率大了一些。

   东征与我的另一个不同是,他会拜票,而我不会。我的态度是,如果多数人信任我,我就承担起责任,再干几年;如果多数人不再信任我,我也懒得再干了。但东征是志在必得。选举结束后玉平告诉我,他是选举的前一天晚上回村的,感觉气氛很紧张,有几帮人串联,还叫回来几十个在外地打工的人,铁了心把东征拉下马。东征和他的米脂婆姨正在挨家挨户拜票,村支书峰峰也在忙着帮他落实票仓。

   选举结果是,东征得164票,比半数多出24票,他的竞争对手得84票。

   东征赢了!

   看来,农民的理性程度并不一定比大学教授低。民主的可行性与民众的教育水平也没有必然联系。

   在最近一次的美国总统大选中,我是倾向于特朗普的。其中的一个原因是,我在《村主任霍东征》一文中,把东征比作“辛庄的特朗普”,很快,“特朗普”就成了东征的绰号。如果美国的特朗普输了,会不会预示着辛庄的特朗普也会输?

   看来,人也不能太迷信。

   一位在美国的朋友读《村主任霍东征》后说:真心喜欢。只不过,将东征比作Trump(特朗普),太抬举Trump了。

   也许她是对的。毕竟,特朗普任期一届就下台了,东征却成功连任了。

  

   2、再见了,小沟

  

   东征当村主任第一任期三年间,辛庄村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样说,一点也不夸张。

   《村主任霍东征》一文的最后,我说到,东征最大的梦想是把村里的小沟填平,建起一个广场。他希望我能帮他为填沟工程找钱。其实我有些犯难。

   我不曾想到,东征的故事会感动那么多人。文章在“经济学原理”公号发表后几个小时,阅读量就超过10万+,并被多个微信公号和网络平台转载。

   文章发表后的第二天,新浪财经派记者采访我,采访的最后,记者说,他们领导问是否需要他们帮助为填沟工程筹款。我说,眼下还不需要。

   吴堡县委书记王华发来微信说,榆林市委副书记钱劳动也看到我的文章了,要他关注一下“霍东征现象”,他准备近期去辛庄考察。不久,他就带着县政府几个部门的负责人去了。

   最让我喜出望外的,是我的朋友杨秋梅从香港发来的微信。秋梅说,她和晓鸥第一时间看到了我写的霍东征,敬佩他的敬业精神、人格和管理能力,愿意捐款圆他的填沟梦!秋梅还说,她一直想为我的家乡做点事,上次辛庄村拉电时她错过了机会,这次无论如何不能再错过了。

   这样,很快就筹集到了400万元的工程款。其中,晓鸥、秋梅和他们的儿子铭铭捐赠200万,另外200万是王华书记找的。专业路桥设计咨询公司给出的工程预算是513.9395万元,这个预算当然是按照“正常标准”做出的。但东征表示,他有把握用400万把工程做成。前提是,工程由村里负责施工,不能外包给工程公司。县委县政府同意了东征的建议,但为了保证财务透明和不出问题,每一笔支出,都由镇政府和县财政局审查监管。

   我其实有心理准备,先让他们做着,如果400万不够,我再继续帮助找。

   而东征真正的目标是,用300万把事情做成,给捐款人、上级领导和村民一个满意的交代。这是我后来才得知的。有村民告诉我,东征曾与一位村民打赌,赌注是4只羊。事后证明,东征赢了,工程竣工时,总支出没有超过300万。但赌注好像没有兑现。

   东征是个善于动员资源的人。为了保证工程质量,他把发小王居泰从几百里外的志丹县请回,担任填沟工程顾问小组组长。居泰17岁时移民志丹,退休前曾任志丹县交通局负责人,具有丰富的工程管理经验。整个施工期间,他都驻扎在村里,只是为了洗个热水澡,中间每隔20多天回志丹县家里住几天。

   东征还把玉平从榆林请回来,担任工程会计。他说,玉平做事讲原则,在村民中有威信,让他当会计,少了别人说闲话。

   东征是一个有效的管理者。他运筹帷幄,调度有序,全村有劳动能力的人几乎都参与了工程建设,有的负责监工,有的负责安全,有的负责做饭,各尽所能,各使其力。整个施工期间,没有发生任何工伤事故,也没有出现任何质量问题。

   施工期间,村民没有人能睡懒觉。一大早,天刚蒙蒙亮,四台挖沟机、七台铲车、两辆拉土车、一台压路机,就轰隆隆响起来,漫天尘土飞扬。期间我曾在村里住过两晚上,每天早晨,都是不到5点就被吵醒了。

   东征有一套监督工人的小技巧。比如,对雇来的挖沟机和铲土司机,他不是按照他们完成的土石方量,而是按照他们的耗油量,支付报酬。他说,土石方不好计算,耗油量好计算,而只要耗油,就表明司机在工作。在这样的报酬制度下,每个司机都会卖力干活。

   填沟工程从2019年清明节后正式启动,于7月下旬完成,历时100天。

   东征选择农历七月初七(公历8月7日)举行庆功仪式,他说这个日子吉祥。那一天,许多在外地的辛庄人都赶回来了,当年的插队知青也回来了,辛庄村好多年没有见过这么多人、这么热闹的场面了。锣鼓声、唢呐声响彻整个山庄,大家兴高采烈,在刚填起的广场上扭起了陕北大秧歌。

   当天上午10点多,我陪同秋梅一家三口来到辛庄。车开到新填起的广场,车门打开,脚一着地,我已满眼泪花。我第一次踏上这块土地,这块土地几个月前还不曾存在,第一次踏上一条路,可以径直走到我出生和住过的窑洞,不需要再绕一个大湾。秋梅一家三口被现场的气氛所感染,也跟着秧歌队扭了起来。

   广场上,我见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由儿孙搀扶着,激动得热泪盈眶。一问才知道,她是王居泰的姑姑,已经91岁高龄,少女时远嫁外乡,多年以来第一次回娘家村。四个月后,老奶奶仙逝了。

   在庆典晚会上,玉平朗诵了叙事诗《再见了,小沟》,这首诗是他自己创作的,共112行,其中最后几行是:

   “

   一百天的机声隆隆,

   一百天的尘土飞扬,

   完工了!

   熟悉的小沟已埋在脚下!

   站在这平展展的广场上,

   全村五百多父老乡亲挥手高喊:

   小沟再见了!

   小沟,再见了!

   辛庄,一个不曾知名的村庄,

   将以崭新的面貌屹立在吴堡县的“内蒙古”边上!

  

   3、东征胆大包天,把我家的茅厕拆了

  

   我写的东征的故事,也引起我北大国发院同事对辛庄村的兴趣。

   2019年春季学期开学不久,徐晋涛教授找到我,说暑假期间,他想带学生去辛庄搞调研,见见“特朗普”,问我是否方便帮助安排一下。我把这事告诉了东征和峰峰,他们满口答应,一定安排好接待工作。

   国发院本科生暑期社会调查项目,是仿照费孝通先生当年搞乡村调查的研究方法设计的,目的是给学生提供一个了解社会的机会。

   我很高兴徐晋涛教授这次选择去辛庄村,但我担心同学们在生活方面的不便,其中最大的问题是上厕所。30多位同学都在城市长大,用惯了抽水马桶,而我们村只有茅厕。茅厕臭气熏人,我现在回去都感到不适应,所以在村里待的时候,上厕所的次数显著减少。

   知道我的顾虑后,东征就动起了脑子。很快,他就派人去太原,买回两个简易的抽水马桶厕所,就是2008年奥运会期间北京大街上能见到的那种,并排安装在村委会院墙外,男厕女厕有别。7月份,当晋涛带同学们来的时候,新厕所就投入使用了。但东征说,这是给北大学生准备的,不允许村里人使用,怕弄脏。

   城里人到农村最大的不便,除了上厕所,就是洗澡。2017年8月,我带周其仁、卢锋和黄益平三位同事到我们村,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下午到达佳县县城,一入住酒店,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为此还放弃了去一个民俗村参观。

   2019年6月26日,玉平给我发来一条微信,并发了两张照片:东征把我们家的茅厕拆了!东征说,维迎家里来客人不方便,要给做个抽水马桶厕所和洗澡间。

   我很恼火!茅厕是我家的财产,你东征胆大包天,没有征得我或我父亲的同意,怎么能想拆就拆?我恼火,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向朋友筹钱是为了村里的事,不是为自己家的事,你东征这样做,将陷我于不义!

   东征也很恼火。他是恼火玉平,责怪玉平不该把这事告诉我。拆茅厕的时候,玉平坚持东征给我父亲打个电话。东征勉勉强强做了,被我父亲骂了一通。东征抱怨说,真不该听玉平的!他更没有想到的是,玉平居然又把这事告诉了我。

因为这事,东征和玉平之间有了隔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张维迎 的专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经济与组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7557.html
文章来源:辛庄课堂、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