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少华:欧盟战略自主与中国对欧战略新思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75 次 更新时间:2024-03-03 00:37

进入专题: 欧盟   中欧关系  

严少华  

内容提要:欧盟战略自主理念正经历从传统大西洋视角向全球视角的转变,并成为欧盟主流政策话语和长远战略目标。欧盟在追求战略自主的过程中必然伴随着对外政策,包括对华政策的调整,也将给中欧关系带来相应的机遇与挑战。从中国的角度看,欧盟战略自主符合中国对构建多极化世界的期待,也有利于欧盟对华政策保持一定的独立性,在中美之间维持平衡。同时,在战略自主理念下欧盟对政治团结的维护、对经济主权的保护和对地缘政治的抱负也可能对中欧关系带来潜在和现实的挑战。中国应在欧盟战略自主的基础上构建对欧战略新思维,提高欧盟战略定位,支持欧盟战略自主。同时,合理管控中欧分歧,防止欧盟战略自主走向与中国对抗的方向。

关 键 词:中国  欧盟  战略自主  中欧关系



长期以来,中国学者对欧盟的定位是将欧盟视为多极化世界中重要的一极以及制衡美国单极霸权的潜在力量。①因此,推动世界多极化进程,联合欧洲制约霸权国家的行为实际上成为指导中国对欧战略的重要原则。2014年中国对欧盟政策文件指出,“中欧作为最具代表性的新兴市场国家和发达国家集团,对构建多极世界拥有重要的战略共识……欧盟是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推动世界多极化的重要战略伙伴”。②但是随着拜登政府上台以来跨大西洋关系的升温以及欧美对华政策协调趋势的加强,中国借助欧盟制衡美国的难度也在加大,支撑中国对欧战略原则的基础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在欧美关系升温的同时,欧盟追求战略自主的步伐并没有因为拜登的回归而停止。拜登当选后,法国总统马克龙就在与拜登的通话中表示,为了成为美国可靠的伙伴,欧洲也必须是拥有自己的军事与技术实力的自主伙伴,欧洲需要战略自主。③差不多在同一时间,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发表了关于拜登就职的演讲,他坦率地指出,“欧盟与美国存在差异,这些差异不会奇迹般地消失。美国已经改变,欧洲对美国的看法也发生了变化……欧盟应该选择自己的道路并做出自己的决定,这并不需要等待别人的许可。”④因此,尽管拜登的当选让欧盟“松了一口气”,但并没有动摇欧盟实现战略自主的决心,战略自主仍将是欧盟长期的战略目标。


学术界不乏对欧盟战略自主的相关分析,但多将其置于欧美关系语境中进行讨论。⑤欧盟战略自主对中欧关系以及中美战略竞争背景下的中国对欧战略意味着什么?中国如何回应欧盟的“战略自主”诉求?国内学术界对这些问题进行了初步的讨论,但欧盟战略自主对中欧关系以及中国对欧战略的理念与政策意涵仍然有待进一步厘清。⑥本文主张跳出传统的跨大西洋关系视角,从全球视角分析欧盟战略自主。本文认为在中美战略竞争的背景下,如何抓住欧盟战略自主的契机,推进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同时防止欧盟战略自主走向与中国对抗的方向,应该是新时代中国对欧战略的重要命题。本文是探讨这一命题的一次尝试。


一、欧盟战略自主:从跨大西洋视角到全球视角


欧盟有关战略自主⑦(strategic autonomy)的讨论,是在其内部危机不断、跨大西洋关系紧张以及全球地缘环境日趋复杂的背景下逐渐浮现和升温的。近年来,欧债危机、难民危机、恐怖主义和民粹主义威胁以及英国脱欧等暴露了欧盟内部机制缺陷和凝聚力不足的问题。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政策和单边主义倾向则侵蚀了欧盟对美国的信任和跨大西洋关系的基础。国际环境在近年来也变得日趋复杂,国际地缘竞争加剧,给欧盟造成巨大的外部压力,尤其是中美战略竞争的全球性影响让欧盟一度陷入战略焦虑。在一系列内外危机的刺激下,欧盟及其成员国开始重新思考欧盟的内外政策及其在世界舞台的定位。战略自主的概念也应运而生,成为指导欧盟应对危机和调整自身战略的主要原则。在过去的几年中,战略自主是欧盟政策讨论中使用频率最高的概念之一,其内涵也在不断丰富和发展。


从时间的维度看,欧盟理事会最早使用战略自主概念是在2013年12月通过的决议中,欧盟呼吁成员国发展防务能力以增强欧盟的战略自主。⑧2016年欧盟出台的全球战略文件则明确将战略自主提升为欧盟全球战略目标的一部分,指出“适当的雄心和战略自主对于欧洲在其边境内外促进和平与安全的能力很重要……而一个可持续的、创新的、有竞争力的防务产业则对欧洲的战略自主至关重要。”⑨欧盟在这两份官方文件中虽然使用了战略自主的概念,但却没有给出明确的定义。直到2016年11月,欧盟才在一份关于落实安全与防务政策的文件中对战略自主进行了简单的定义,即“战略自主蕴含这样一种能力,在可能的时候与全球和地区伙伴合作开展行动,在必要的情况下可以自主行动”。⑩


从话语的内涵与表述看,战略自主也从最初仅限于防务领域的一个概念拓展至其他政策领域并衍生出一系列相关的概念和表述。2017年9月,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巴黎索邦大学的演讲中提出了“欧洲主权”的概念以及在六个关键领域促进欧洲主权的措施,包括防务、难民、地中海与非洲、生态转型、数字技术以及产业与金融实力。(11)马克龙的“欧洲主权”理念被视为对“战略自主”概念的法国式解读,并得到时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的积极响应。在主题为“欧洲主权时刻”的2018年《盟情咨文》演讲中,容克宣称“地缘政治形势的变化预示着欧洲主权时刻的到来,欧洲必须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成为国际关系中一个更具主权色彩的行为体”。(12)2019年冯德莱恩就任新一届欧盟委员会主席后,提出打造“地缘政治欧委会”(Geopolitical Commission),将欧盟塑造为一个地缘政治力量。(13)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代表博雷利也强调在一个地缘政治回归的世界,欧盟必须学习和使用“权力的语言”(language of power),整合欧盟的资源并使欧盟的地缘政治影响力最大化。(14)这些相关的概念和表述既继承了战略自主的核心逻辑,也是对战略自主理念的深化和拓展。


欧盟官方文件以及领导人频繁使用战略自主及其相关概念也在学术界引起了广泛关注。相较而言,学术界对战略自主的定义、目标和手段等问题进行了更深入的讨论。在英语中,“自主”(autonomy)一词的词根由希腊语“autos”(self)和“nomos”(law)构成,意即按照自己的规则行事。因此,意大利学者娜塔莉·托奇(Nathalie Tocci)将欧盟战略自主定义为“按照欧盟设定的规则行事并且在欧盟内部和外部保护这些规则的能力”。(15)德国科学与政治基金会的报告将战略自主定义为“在外交与安全政策领域设定优先事项和做出决策的能力,包括执行自身决策(单独抑或与第三方合作)所需的制度、政治和物质手段。”(16)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的研究则建议以“战略主权”概念替代“战略自主”,作为欧盟统筹地缘经济与地缘政治问题的统一概念框架。“战略主权”意味着欧盟可以“自主决定自己的政策并且在一个相互依赖的国际体系中有效地开展讨价还价”。(17)尽管欧盟决策界和学术界在谈及战略自主时有不同的表述,强调的重点也有差异,但也有基本的共识,即战略自主意味着欧盟可以自主地设定自己的政策目标和议程,并强化欧盟的手段以单独或同合作伙伴共同推进其目标和议程。


在对战略自主定义有基本共识的基础上,围绕战略自主的动因、政策内涵及其影响的相关讨论可以分为两种主要的视角,即跨大西洋视角和全球视角。跨大西洋视角下的战略自主主要聚焦防务政策领域和跨大西洋关系,关注的核心问题是欧盟对美国的防务依赖以及欧盟是否应该强化自身独立的防务能力。安全合作一直是跨大西洋联盟最重要的基础,也是影响跨大西洋关系的核心议题之一。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战略自主并非一个全新的命题,其思想渊源可以追溯至戴高乐时期。1998年英、法发表《圣马洛宣言》后,发展自主的防务能力以应对危机被正式提上欧盟的议事日程。近年来,这一旧命题以“战略自主”的新面目重新进入欧盟政策讨论的核心则是受到三重因素的驱动。首先,随着美国战略重心向亚太的转移,美国对欧盟和其他地区的关注和军事存在相对减少。其次,美国不断施加压力,要求欧洲盟友在安全和防务上承担更多的责任。第三,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政策给跨大西洋关系带来不确定性,既对欧美安全合作构成挑战,也为欧盟战略自主提供了机会,迫使欧盟成员国认真考虑战略自主的目标。(18)


全球视角下的战略自主则不仅聚焦防务领域和跨大西洋关系,也包括地缘经济、地缘政治、技术、卫生和气候变化等领域以及与中国、俄罗斯等大国和多边国际组织的关系,其关注的主要问题是如何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国际环境中管控全球相互依赖,促进欧盟的利益和价值。换言之,全球视角下的战略自主所覆盖的地理范围和政策领域都有所扩大。如果说跨大西洋视角下的战略自主意味着欧盟防务能力的提升,全球视角下的战略自主则意味着欧盟在竞争和冲突的国际环境中综合运用各种硬实力和软实力工具,更有力地维护欧盟的利益和价值观。从这个意义上而言,马克龙提出的“欧洲主权”概念和欧盟委员会贸易专员霍根(Phil Hogan)提出的“开放性战略自主”(Open Strategic Autonomy)(19)概念在内涵上更接近全球视角下的战略自主。


欧盟对战略自主的理解正在经历从跨大西洋视角向全球视角的转变。促成这一转变有多重因素:首先,中美战略竞争以及欧盟对中美两边的依赖让欧盟陷入两难选择,迫使欧盟转向所谓“辛纳屈主义”(Sinatra Doctrine),即以欧盟自己的视角(own point of view)看待世界,并以欧盟自己的方式(own way)捍卫欧洲的利益和价值,增强欧盟战略自主。(20)其次,新冠疫情的暴发加剧了欧盟对外部市场战略依赖的担忧,促使欧盟重新思考在全球相互依赖的背景下如何保护欧洲主权的问题。第三,多边主义是欧盟身份认同的基础,然而当前的多边国际秩序存在明显的缺陷,难以应对日益复杂的全球性挑战。



二、全球视角下的欧盟战略自主与中欧关系


自2016年欧盟全球战略提出战略自主以来,这一概念已经被逐渐赋予政策内涵,并且由安全与防卫领域扩展至贸易、金融、产业、科技以及健康等其他政策领域,成为欧盟的主流政策话语。用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的话说,战略自主是“欧洲这一代人的头号目标”。(21)从前文所论及的全球视角看,欧盟能否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战略自主不仅取决于欧盟自身的努力和欧美关系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欧盟如何处理与中国、俄罗斯等大国的关系。实际上,中国国际影响力上升以及中美战略竞争加剧是欧盟“主权欧洲”诉求的重要外部因素。(22)因此,战略自主绝不仅仅是欧美之间的事情,欧盟在追求战略自主的过程中必然伴随着对外政策,包括对华政策的调整,也将给中欧关系带来相应的机遇与挑战。厘清这些机遇和挑战,是探索中国对欧战略新思维的基础和前提。


(一)欧盟战略自主与中欧关系的机遇


从中国的视角看,欧盟战略自主对中欧关系的积极意义体现在多边、三边和双边三个层面。


首先,在多边层面,欧盟战略自主有利于中欧共同推进世界多极化进程。在战略自主理念下,欧盟对多极化态度的转变值得关注。多极化与多边主义是中欧在谈论国际格局和世界秩序时共同使用的概念之一,也是影响中欧彼此定位的一个关键因素。但由于国际地位和身份的不同,中欧传统上对多极化与多边主义的认知和立场存在一定的差异。总体上,多极化更多地与现实主义的权力政治相关联,而多边主义则更多地与自由主义的国际规则有关。因此,中国更多地以多极化为政策取向,而欧盟主要是以多边主义为政策取向。(23)


在战略自主理念的驱动下,欧盟开始越来越多地使用多极化作为其政策语言,这是值得关注的走向,也意味着中欧在多极化理念上的差异在缩小。随着地缘政治的回归,欧盟近年来逐渐意识到世界正不可避免地往多极化和分化的方向发展。而要在多极化的世界中维护欧盟的利益就不能仅仅依赖规范的力量,而需要以实力为基础。因此,欧盟在政策取向中也不再避讳使用多极化与权力政治的语言。冯德莱恩意图打造“地缘政治欧委会”以及博雷利公开提倡使用“权力的语言”都是欧盟政策取向转变的表现。博雷利曾指出,“世界多极化程度越来越高,多边化程度越来越低。欧洲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世界多极化和多边化之间取得平衡”。(24)战略自主就是欧盟对这一挑战的回应。在战略自主理念下,多极化与多边化实际上是硬币的两面。欧盟一方面努力增强自身实力,成为多极化世界中的一极;另一方面又在实力的基础上推广欧盟的原则和规范,塑造和影响多边国际秩序。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欧盟战略自主理念有利于世界多极化进程,也符合中国一直以来对多极世界秩序的期待。


其次,在中美欧三边关系层面,战略自主有助于欧盟在中美之间维持平衡,缓解中国的战略压力。冷战后,中美欧逐渐形成了一种复杂的新三边关系,但欧盟战略行为主体方面的局限妨碍了欧盟在三边关系中扮演一个单一的和可信的国际行为体角色,使得形成中的三边关系存在先天性的不足。(25)这种先天不足在中美关系友好的时候并不是太大的问题,欧盟可以在依赖美国的同时与中国发展战略伙伴关系。但在中美关系紧张的时候,欧盟就面临“选边站”的巨大压力,甚至可能成为中美竞争的牺牲品。欧盟视中美战略竞争为全球政治的支配性因素,但由于自身能力的局限,欧盟担心自己成为中美地缘政治的竞技场。法国总统马克龙甚至发出警告,在中美竞争加剧的背景下,欧洲面临从地缘政治意义上消失的风险。(26)鉴于此,战略自主成为欧盟弥补自身不足和应对中美竞争的主动选择。在战略自主理念的指导下,欧盟选择以“辛纳屈主义”作为应对中美竞争的“欧洲方式”。“辛纳屈主义”建立在两个基础上:继续同中国的合作以及强化欧盟的战略主权。(27)这其中也隐含了欧盟在中美竞争中不“选边站队”,在中美之外走出“第三条道路”的愿望。2020年6月,博雷利在与时任美国国务卿蓬皮奥会面之前明确表示,欧盟不会在中美冲突中选边站,而是会按照欧洲自己的方式行事,在有共同利益的领域同中美开展合作。(28)


拜登上台后,致力于巩固欧美同盟关系,并与欧盟加强了在对华政策上的协调,但这并不意味着欧盟会完全倒向美国。在欧盟战略自主意识觉醒的背景下,欧美对华政策协调将有别于过去跨大西洋关系中的“美主欧从”模式。欧盟也是跨大西洋对华政策合作的议程设置者,而不仅仅是美国对华政策的追随者。欧盟将基于自身利益和价值形成自己的对华政策议程,并在此基础上与美国开展协调合作。2021年2月22日,在与欧盟外长理事会举行的首次线上会议上,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试图拉拢欧盟共同对付中国,提出要与欧盟“团结一致并共同把中国推回去”。但这一呼吁并没有得到欧盟外长们的当场回应,其主要原因在于欧盟希望在北京与华盛顿之间谋求战略平衡,确保欧盟不会与中美两强中的一方关系过于密切而疏远另一方。(29)欧盟在中美竞争中保持战略自主的立场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美国的理解,美国逐渐意识到如果在施压欧盟对抗中国的道路上走得太远,可能引起欧盟的担忧和抗拒。因此,在2021年3月24日首次访问欧洲的行程中,布林肯表示,“在中国问题上,美国不会迫使盟友陷入‘非我即他’(us-or-them)的选择”。(30)2021年6月10日,在G7峰会召开前的记者会上,法国总统马克龙也表示其印太战略方针是不与任何人结盟,既不要成为中国的附庸,也不会与美国完全结盟。(31)


第三,在中欧双边关系层面,欧盟战略自主有利于欧盟保持对华政策独立性,从而降低中欧关系中美国因素的影响,推进欧盟与中国的自主合作。长期以来,美国成为影响和制约中欧双边关系发展的重要结构性因素。但在欧盟追求战略自主的背景下,其对华政策将保持一定的独立性,这是由欧盟与美国不同的对华认知和利益决定的。尽管欧盟近年来在对华战略定位和认知上趋于强硬,欧美对华共识也有加强的趋势,但欧盟与美国对华认知仍然有着本质的区别。美国作为一个走向衰弱的霸权国,倾向于从地缘政治与国家安全的角度看待中国崛起,将中国崛起视为地缘政治与安全挑战,其对华政策的主要考量是遏制中国的发展,维护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欧盟作为一个向“地缘政治力量”转型的“规范性力量”,并不像美国一样将中国视为生存的威胁,而是倾向于从经济、政治、文明和多边主义等多个维度看待中国,其对华政策的主要考量是维护欧盟的经济利益和价值观。


欧盟在中国也有自己的利益,虽然与美国在加强协调,但欧盟与美国的利益并不总是一致。在2021年3月25日举行的欧盟峰会上,美国总统拜登应邀参会,此举被视为欧盟与美国重振跨大西洋关系,包括加强对华政策合作的信号。不过在会后被问及对华政策时,德国总理默克尔却重申将继续坚持战略自主。她表示,“欧盟在中国有自己的利益,与美国不完全相同……尽管欧盟与美国有一些共同的价值观,但并不意味着二者在所有事情上都一致——比如如何对待中国”。(32)不同的利益和认知也导致欧盟对华政策保持一定的独立性,而不是简单地追随美国。最明显的体现是在对华经贸政策上,美国仍然有广泛的跨党共识支持与中国经济“脱钩”(decoupling),而欧盟在对华经贸政策中追求的是更大程度的“对等”(reciprocity)而非脱钩。2020年12月底,欧盟不顾美国的反对,宣布完成《中欧全面投资协定》谈判就是欧盟追求战略自主、保持对华政策独立性的表现。


2021年6月,美国总统拜登出访欧洲并先后出席G7峰会、北约峰会和欧美峰会。加强与欧洲盟友关系,“联欧抗中”成为此次拜登欧洲之行的重要目的。虽然此次系列峰会声明中都有涉及中国的内容,并宣布了一些在中国议题上开展合作的措施,但美国对欧盟对华政策的影响仍然有限。在北约峰会发表关于中国的强硬声明之后,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北约不应忽视中国,但也不应夸大中国的威胁。在很多问题上,中国是竞争对手,但也是很多议题上的合作伙伴。因此,默克尔主张北约在中国问题上采取威慑与对话的双轨模式。(33)法国总统马克龙也表示,“北约是个军事组织,我们与中国的关系不仅仅是一个军事问题。北约是一个关注北大西洋的组织,中国与北大西洋并没有什么关系。因此,我们不应该分散我们的力量,不要以偏见看待与中国的关系。这(对华议题)比军事议题要广泛得多,它涉及经济、战略、价值观和技术”。(34)从这些欧洲领导人的表态看,欧洲在加强与美国对华政策合作的同时,也与美国“新冷战”式的对华政策保持一定距离,保留了与中国开展自主合作的空间。对中国而言,欧盟的战略自主和对华政策独立性尽管是相对的和有限的,但在当前中美战略竞争的态势下仍然显得难能可贵。


值得注意的是,欧盟战略自主和对华政策独立性还可能反向塑造美国的对华政策。2020年10月23日,欧盟与美国正式启动一个新的双边对话机制——欧美中国问题对话机制,作为欧美协调对华政策的机制化平台。实际上,这一机制的建立并非来自美国的压力,而是欧盟的主动提议,其目的是在与美国开展协调与合作的同时,也主动塑造和影响美国对华政策的方式,这本身也是欧盟战略自主的题中之义。如前文所述,尽管美国与欧盟的对华认知和政策仍然有着本质的不同,但从拜登政府上台以来的对华政策表述看,其对华政策相对特朗普时期而言有向欧盟靠拢的迹象。在上任后的首次外交政策演讲中,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指出,美国与中国的关系是“该竞争时竞争,能合作时合作,须对抗时对抗”。(35)与特朗普政府的对华定位相比,这一表述无疑更接近欧盟在2019年对华政策文件中对中国的定位,是欧盟“多面向”(multifaceted)对华政策的另一种表现。欧盟也敏锐地察觉到美国向欧盟对华政策的趋同。在2021年4月欧洲议会举行关于中欧关系的辩论会上,博雷利指出,“尽管中欧关系迎来越来越多的挑战,欧盟仍然有理由维持一项‘多面向’的对华政策。很偶然的是,我非常高兴看到美国朋友正在用同样的方式与中国打交道”。(36)2021年6月15日,欧盟与美国举行了拜登上台后的首次峰会。在峰会后发表的共同声明中,关于中国的部分开宗明义地指出,欧盟与美国“将在各自相似的多面向(包含合作、竞争与系统性竞争)对华政策框架下就所有议题开展紧密协商与合作”。(37)应该指出,美国与欧盟的对华政策主基调仍然有着根本的不同。美国对华政策的主基调是竞争和对抗,欧盟则仍然将对华合作摆在第一位,强调合作为主、竞争为辅。但从欧美峰会声明来看,至少在对华政策的多面向这一点上,美国接受了欧盟的表述,甚至在不同面向的顺序上,共同声明中也使用了欧盟的排序,即对华政策包含合作、竞争与系统性竞争的层面。与特朗普政府对华全面对抗的政策相比,这也说明美国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了欧盟多面向对华政策的定位,是欧盟战略自主反向塑造和影响美国对华政策的体现。


(二)欧盟战略自主与中欧关系的挑战


尽管欧盟内部对战略自主理念仍然存在争议,但其政策意涵已经开始显现并逐渐清晰。在战略自主理念的驱动下,欧盟近年来在政治、经济与地缘战略方面进行了一系列政策调整。这些调整虽然不一定直接针对中国,但可能给中欧关系带来诸多现实与潜在的挑战。从目前欧盟的政策讨论看,战略自主对中欧关系的挑战可能来自三个方面:欧盟对政治团结的维护、欧盟对经济主权的保护以及欧盟对地缘政治的抱负。


首先,欧盟对政治团结的维护可能加重欧盟对中国与欧盟成员国发展关系的疑虑,并影响欧盟成员国层面的对华政策。在关于战略自主的讨论中,政治自主(political autonomy)是战略自主的重要前提,而缺乏政治团结则被欧盟视为其实现战略自主的最大障碍之一。所谓政治自主,是指欧盟独立地界定共同的政策目标并采取措施的能力,其中包括共同评估风险、协调共同的政策以及形成共同的战略文化等过程。(38)加强战略自主,意味着强化欧盟内部团结,在对华政策上采取更加一致的立场。


在战略自主的理念下,欧盟内部团结的“老大难”问题有被“甩锅”给中国的风险。中国被有意塑造为欧盟政治自主的重要考验,成为欧盟强化政治自主的一个方便的借口(convenient excuse)。一方面,欧盟不断有声音指责中国实行所谓“分而治之”的政策,“破坏”欧盟团结。尤其是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在“17+1”机制框架下的合作,被怀疑为中国安插在欧盟内部的“特洛伊木马”。(39)欧盟担心中国试图利用经济手段达到分化欧盟的政治目的,使欧盟内部无法形成一致的对外政策。在巴黎一次驻外使节会议上,德国前外长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一度要求中国遵守“一个欧洲”的原则,不要试图分化欧洲。(40)另一方面,欧盟不断强调成员国在对华政策上的团结与合作,并加强对成员国(尤其是中东欧成员国)的压力,以形成统一的对华政策。2019年欧盟对华政策文件指出,“在缺乏团结的情况下,欧盟及成员国都不能有效地实现其对华政策目标。在与中国的合作方面,所有成员国,不管是以单独的形式还是在16+1等次区域合作框架中,都有责任确保与欧盟法律、规则和政策的一致性”。(41)2019年德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期间,与中国的关系也被视为首要议题。虽然德国总理默克尔提议的欧盟27国首脑与中国领导人的峰会(27+1)因为疫情原因而没有实现,但欧盟在对华政策上寻求更加统一的政策立场没有变。在欧盟强化战略自主和对华统一立场的背景下,有部分中东欧成员国(立陶宛、爱沙尼亚)也更加强调在对华政策中体现欧盟共同的立场,并倾向于通过27+1的形式与中国打交道。(42)


其次,欧盟对经济主权的保护可能强化欧盟对华经贸政策的安全化趋势和保护主义倾向,并推动欧盟降低对华经济依赖。经济主权由战略自主概念引申而来,也是欧盟战略自主在经济政策领域的具体化(operationalization)表现。鉴于欧盟在单一市场领域的巨大影响力以及国际地缘竞争日益向经济领域蔓延,保护经济主权实际上成为欧盟战略自主的重中之重,也是冯德莱恩打造“地缘政治欧委会”的内在逻辑要求。经济主权蕴含了欧盟决策者对经济全球化的危机、中美欧三边竞争的格局以及欧洲工商界利益集团诉求的战略考量。(43)欧盟认为其经济主权面临多重威胁,包括人口的结构性问题、技术的演变以及独自作案的黑客等,而中国与美国则构成特别的挑战。(44)在欧盟看来,特朗普政府的关税战、在伊朗核问题上对欧洲企业的二次制裁以及中国对欧盟的所谓“经济胁迫”(economic coercion)措施都对欧洲的经济主权构成威胁。(45)尤其是中国,被欧盟明确定义为“追求技术领导力的经济竞争者”。(46)


为了保护欧洲的经济主权,欧盟逐步建立和强化一系列政策工具。一是以国家安全和保护关键基础设施为名,加大对中国投资的审查力度。在保护经济主权的背景下,欧盟对华经贸政策呈现出安全化的趋势,围绕是否使用华为5G技术的争论就是这种趋势的一种表现。欧盟在2019年3月建立外国投资审查框架并于2020年10月生效,来自中国的投资,尤其是中国国有企业的投资成为重点审查的对象。欧盟强化投资审查的做法也促使欧盟成员国否决多个中国对欧投资项目,并直接导致了中国对欧投资的锐减。(47)对于尚未建立投资审查框架的部分欧盟成员国,尤其是中东欧成员国,欧盟委员会也在施加压力,敦促其建立一项健全的投资审查机制。(48)二是以促进公平竞争和对等为名,强化一系列贸易保护工具,包括已经出台的反倾销工具、反补贴工具以及在酝酿中的反经济胁迫工具(anti-coercion instrument)。(49)这些经过强化和新出台的工具可能强化欧盟以加强自主为名的保护主义倾向,将对中欧贸易关系带来新的挑战。三是以加强供应链弹性和多元化为名,推动战略领域的生产回流,降低对华经济依赖。虽然欧盟并不赞成也无法轻易同中国脱钩,但欧盟主动实施的产业链体系重构仍可能导致一定的产业链“切割效应”。(50)值得注意的是,欧盟正在酝酿的供应链尽职调查机制虽是以维护“人权”为名,却可能在客观上推动欧盟与中国产业链重构的进程。


最后,欧盟对地缘政治的抱负可能引发中欧在地缘政治层面的竞争。传统上,欧盟以“规范性力量”作为自身定位,在东亚地区没有军事存在,与中国也没有根本性的地缘政治冲突,这成为中欧关系区别于中美关系的一个根本性特征。但随着战略自主理念的深化以及冯德莱恩提出打造“地缘政治欧委会”,中欧关系的这一根本性特征可能出现悄然的变化。当前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大国地缘博弈加剧,欧盟力量也开始出现了地缘政治转向,加强欧盟在地缘政治上的影响力已成为欧洲政治精英的共识。为此,欧盟不仅渴望增强军事和防务实力,也更注重战略性地运用其经济力量以实现地缘政治目标。(51)


在欧盟力量向地缘政治转型的背景下,欧盟对华政策也将更具战略性和地缘政治性,这可能对中欧关系构成两个方面的挑战。一是欧盟对中欧关系中的地缘政治因素越来越敏感,日益从地缘政治视角看待中欧关系,并将中国视为地缘政治的挑战。2018年6月,在欧盟官方智库一份关于欧洲地缘政治展望的报告中,中国就被视为一个长期的挑战。(52)欧盟尤其关注中国在其地缘政治敏感地带的存在,认为在未来若干年,中国将对欧盟的近邻地区构成“最大的地缘政治挑战”,特别是在西巴尔干、中东与北非甚至北极地区。(53)在地缘政治思维的影响下,以互联互通为核心的“一带一路”倡议也被欧盟打上了地缘政治的烙印。有欧盟学者认为,“一带一路”遵循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的逻辑,是中国扩展地缘政治影响力的工具。(54)因此,欧盟也推出了自己的欧亚互联互通战略,(55)与“一带一路”倡议竞争的意图明显。2021年1月21日,欧洲议会通过“互联互通与欧亚关系”的决议,敦促欧盟委员会和欧盟对外行动署在现有欧亚互联互通战略的基础上建立欧盟全球互联互通战略(Global EU Connectivity Strategy),以“强化欧盟作为一个真正的、不可或缺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行为体的角色”。(56)


欧盟在警惕中国在其地缘政治敏感地带影响力的同时,却将其地缘政治抱负扩展到了中国的地缘政治敏感区域,尤其是“印太”地区。近年来,在美国的推动下,印太地区成为大国地缘政治博弈的热点和前沿。对于意图成为地缘政治力量的欧盟而言,这一区域自然不想错过。2021年4月19日,继法国、德国与荷兰三个成员国之后,欧盟理事会也出台了自己的《印太合作战略》决议,以确立欧盟在印太地区的战略重点、存在和行动,为欧盟在印太地区发挥更积极的作用提供指南。欧盟印太战略最引人关注的举措之一,是在与印太地区发展传统经济关系的基础上,增加了安全与防务政策方面的合作,强化欧盟作为安全行为体的角色。欧盟《印太合作战略》明确提出,欧洲海军未来应在印太地区保持“有意义的存在”,以应对这一地区的安全挑战。(57)欧盟在印太地区的地缘政治抱负可能让原本微妙的印太地缘政治局势更加复杂,为地区安全带来更多的不确定因素。


三、全球视角下的欧盟战略自主与中国对欧战略新思维


战略自主已成为欧盟构建对华政策的新起点,中国对欧战略也应该反映这一新的现实,体现新的思维。如何与一个战略上更加自主的欧盟打交道是中国在今后乃至相当长一段时期内需要思考的命题。本文认为,在欧盟战略自主的基础上构建对欧战略新思维,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一)提高欧盟战略定位,从战略高度把握中欧关系


在1975年中欧建交后的很长一段时期内,中国与欧盟的关系被称为一种“派生关系”,因为中欧关系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自与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关系。(58)2003年中欧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成为双边关系的重要分水岭,但欧盟作为战略行为主体的有限性实际上让中欧关系产生了一个“现实—期望差距”。(59)尽管欧盟离真正的战略自主仍然遥远,其战略自主的诉求仍然有望在一定程度上缩小中欧关系中的“现实—期望差距”。一个战略自主的欧盟符合中国对多极化世界的愿景,也将在中国的对外战略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这不仅是出于中美战略竞争背景下缓解中国战略压力的需要,也是因为中欧关系本身已经远远超出双边和中美欧三边范畴,具有全球性意义。因此,中国对欧战略新思维也应在一定程度上摆脱美国因素的影响,将中欧关系从“派生关系”提升为真正独立自主的伙伴关系。正如习近平主席在2020年中欧视频峰会后指出,“中欧作为世界两大力量、两大市场、两大文明,主张什么、反对什么、合作什么,具有世界意义”。(60)习近平主席的这个表态,也是对欧盟战略定位的高度概括。从这个高度和定位出发,中国对欧战略将在不确定的时代传递更加确定的信号,即无论国际形势如何变化,中国始终视欧盟为真正意义上的全球性行为体,坚持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定位不动摇,并从战略高度推动中欧合作行稳致远。


(二)支持欧盟战略自主,成为欧盟战略自主的伙伴


欧盟战略自主诉求的背后有美国、中国和俄罗斯等大国因素的刺激,但实际上也离不开大国的支持。中国应抓住欧盟战略自主建设的机遇,突出中国在欧盟战略自主建设上的积极意义,成为欧盟战略自主的伙伴。政治上,中国在公开外交场合多次表达对欧盟战略自主的支持。2021年4月7日,习近平主席在同德国总理默克尔通电话时强调,“中国发展对欧盟是机遇。希望欧盟独立作出正确判断,真正实现战略自主”。(61)2021年5月25日,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中国专场的视频演讲中表示,“中方始终从战略高度看待中欧关系,认为合作是中欧关系的大方向和主基调,将欧方视为伙伴而非对手。中方将一如既往坚定支持欧洲一体化进程,支持欧盟团结自强,加强战略自主,在国际上发挥更大作用”。(62)这些都是中国支持欧盟战略自主的强有力的政治信号。此外,中国在与欧盟成员国以及次区域层面打交道的过程中都特别强调遵守欧盟法律法规,将此视为中欧整体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有益补充,显示了中国支持欧盟政治团结的诚意。在支持欧盟战略自主的问题上,中国也可以适当调整对欧盟不同成员国的期待。对中国而言,大国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中欧关系的上限,尤其是法、德与中国合作的高度和质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中欧关系的高度和质量。小国则可以决定中欧关系的下限,尤其是当欧盟的政策可能对中欧关系构成挑战时,小国可以发挥“悬崖勒马”的作用。由于当前欧盟战略自主的讨论主要由法、德等核心大国推动和主导,支持欧盟战略自主也意味着中国应该更加重视法、德等核心大国在中欧关系中的作用。2021年7月5日,习近平主席同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举行了视频峰会。这是时隔两个多月之后三国领导人再次对话,也是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之后习近平主席首次出席国际多边外交活动,彰显了对中欧关系尤其是法、德两国的重视。(63)


经济上,欧盟在2020年7月通过了总额高达7500亿欧元的复苏计划(recovery plan),以帮助欧盟经济从疫情中恢复,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将复苏计划视为欧盟战略自主的关键步骤。(64)中国在2020年已经超越美国成为欧盟第一大货物贸易伙伴,而且是第一个从疫情中恢复的主要经济体,无疑将成为欧盟复苏计划的强大助力,也是欧盟战略自主不可或缺的伙伴。尤其是《中欧投资协定》作为欧盟对华战略自主的一个重要成果,符合中欧双方的共同利益,也可以成为中国在经济上支持欧盟战略自主的一个重要抓手。为此,中欧应共同创造条件,推动中欧投资协定早日批准和实施。在2021年7月5日的视频峰会上,中、法、德三国领导人都表达了对中欧投资协定的支持,为中欧投资协定的尽快批准提供了政治动力。


(三)妥善处理中欧分歧,防止欧盟战略自主走向与中国对抗的方向


由于历史文化、社会制度和发展阶段的不同,中欧在一些问题上难免存在分歧。尤其是近年来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因素在中欧关系中的分量日益凸显,成为干扰中欧合作的深层因素之一。欧盟近年来在推进对华务实合作的同时,也日益强调在对华政策中维护欧盟的价值观,以人权为名在涉疆、涉港等议题上频频指责中国,甚至配合美国对中国治疆官员和实体实施了所谓“人权制裁”,严重破坏了中欧政治关系的健康发展。在意识形态走向欧盟对华政策前台的背景下,中国须做好中欧意识形态分歧常态化乃至扩大化的准备。尽管如此,弥合和管理分歧仍然是中欧关系必须重视的命题。首先是努力弥合分歧,在可能的时候寻求共识和中欧双方之间的最大公约数。其次是管理分歧,求同存异。在有些差异和分歧无法消除的情况下,正确看待相互差异,理性处理彼此分歧就成为中欧关系稳定发展的关键。对于欧盟的意识形态攻击,中国在合理回击的同时,也要合理管控,防止意识形态分歧升级为冲突和对抗。在这一点上,王毅国务委员也明确表明了中国的态度,指出中国“坚持自己选择的制度和发展道路,同时也充分尊重其他国家的自主选择,不会搞什么制度输出和制度竞争”。(65)这意味着中国不会主动与欧盟进行意识形态竞争,只要中欧妥善处理好意识形态分歧,欧盟战略自主也不会走向与中国对抗的方向。


四、结语


战略自主已成为欧盟主流政策话语和长远战略目标,其内外政策意涵也正逐渐显现。以战略自主为核心诉求,欧盟对外战略和对华政策正在经历调整的过程。如前文所述,这一过程给中欧关系带来新的机遇,也蕴含了潜在的挑战。从中国的角度看,欧盟战略自主符合中国对构建多极化世界的期待,也有利于欧盟对华政策保持一定的独立性,在中美之间维持平衡。同时,战略自主理念下欧盟对政治团结的维护、对经济主权的保护和对地缘政治的抱负也可能对中欧关系带来潜在和现实的挑战。对此,中国应有清醒和客观的认识。总体上,战略自主是欧盟对内部与外部各种挑战的一种回应,而非主动地针对中国。因此,欧盟战略自主对中国而言机会大于挑战。为确保中欧关系的稳定发展,中国应在欧盟战略自主的基础上构建对欧战略新思维,提高欧盟战略定位,支持欧盟战略自主。同时,合理管控好中欧分歧,防止欧盟战略自主走向与中国对抗的方向。


注释:


①张小明:《中欧的多极化与多边主义概念分歧:中方视角》,载潘忠歧等著:《概念分歧与中欧关系》,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第216~220页。


②《中国对欧盟政策文件:深化互利共赢的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网站,https://www.fmprc.gov.cn/web/ziliao_674904/tytj_674911/zcwj_674915/t1622886.shtml。


③Roger Cohen,"Macron Tells Biden that Cooperation with US Cannot Be Dependence," The New York Times 19 January 2021,https://www.nytimes.com/2021/01/29/world/europe/macron-biden.html.


④European Council,"Speech by President Charles Michel at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on the inauguration of the new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20 January 2021,https://www.consilium.europa.eu/en/press/press-releases/2021/01/20/speech-by-president-charles-michel-at-the-european-parliament-on-the-inauguration-of-the-new-president-of-the-united-states/.


⑤参见金玲:《欧美关系重塑:构建从盟友到伙伴的新平衡》,《国际问题研究》2021年第2期。


⑥前期的分析可参考金玲:《“主权欧洲”、新冠疫情与中欧关系》,《外交评论》2020年第4期;张健:《后疫情时代欧盟的战略自主与中欧关系》,《当代世界》2021年第4期;房乐宪、殷佳章:《欧盟的战略自主追求及其国际含义》,《现代国际关系》2020年第11期。


⑦欧盟内部对战略自主有不同的表述,包括战略自主(strategic autonomy)、战略主权(strategic sovereignty)和欧洲主权(European Sovereignty)等,在本文中这些表述可以互换使用。


⑧European Council conclusion,EUCO 17/13(Brussels:European Council,2015).


⑨European Union,A Global Strategy for the European Union's Foreign and Security Policy(Brussels,2016):9-45.


⑩Council of the European Union,Implementation Plan on Security and Defence(14392/16)(Brussels,Council of the EU,14 November 2016) 4.


(11)Emmanuel Macron,"Initiative for Europe," Speech at Sorbonne University,26 September 2017,http://international.blogs.ouest-fiance.fr/archive/2017/09/29/macron-sorbonne-verbatim-europe-18583.html.


(12)Jean Claude Juncker,"State of the Union 2018:the Hour of European Sovereignty," European Commission,12 September 2018,https://ec.europa.eu/commission/presscorner/detail/en/SPEECH_18_5808.


(13)Mark Leonard,"The Makings of a 'Geopolitical' Commission," 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28 November 2019,https://ecfr.eu/article/commentary_the_makings_of_a_geopolitical_european_commission/.


(14)Josep Borrell,"Embracing Europe's Power," Project-Syndicate,8 February 2020,https://www.project-syndicate.org/commentary/embracing-europes-power-by-josep-borrell-2020-02? barrier=accesspaylog.


(15)Natahlie Tocci,Europen Strategic Autonomy:What It is,Why We Need It,How to Achieve It(Rome:Istituto Affari Internazaonali,2021) 3.


(16)Barbara Lippert,and Nicolar Ondarza et al.,European Strategic Autonomy:Actors,Issues,Conflicts of Interests(Berlin:SWP Research Paper,March 2019) 5.


(17)Mark Leonard,and Jeremy Shapiro,Empowering EU Member States with Strategic Sovereignty(Berlin: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June 2019) 5.


(18)Lisbeth Aggestam,and Adrian Hyde-Price,"Double Trouble:Trump,Transatlantic Relations and European Strategic Autonomy," Journal of Common Market Studies 57.1(2019):114-127.


(19)“开放性战略自主”是战略自主理念在欧盟贸易政策领域的具体体现,意指欧盟在维护多边主义和贸易开放的同时,也强化自主和单边措施保护欧盟的贸易利益。参考European Commission,"Speech by Commissioner Phil Hogan at Launch of Public Consultation for EU Trade Policy Review," 16 June 2020,https://ec.europa.eu/commission/commissioners/2019-2024/hogan/announcements/speech_commissioner-phil-hogan-launch-public-consultation-eu-trade-policy-review-hosted-eui_florence_en。


(20)Josep Borrell,"The Sinatra Doctrine.How the EU Should Deal with the US-China Competition," 27 August 2020,https://eeas.europa.eu/headquarters/headquarters-homepage/84484/sinatra-doctrine-how-eu-should-deal-us%E2%80%93china-competition_en.


(21)European Council,"Recovery Plan:Powering Europe's Strategic Autonomy-Speech by President Charles Michel at the Brussels Economic Forum," 8 September 2020,https://www.consilium.europa.eu/en/press/press-releases/2020/09/08/recovery-plan-powering-europe-s-strategic-autonomy-speech-by-president-charles-michel-at-the-brussels-economic-forum/.


(22)金玲:《“主权欧洲”、新冠疫情与中欧关系》,《外交评论》2020年第4期。


(23)张小明:《中欧的多极化与多边主义概念分歧:中方视角》,载潘忠歧等著:《概念分歧与中欧关系》,第216页。


(24)Josep Borrell,"How to Revive Multilateralism in a Multipolar World?" 16 March 2021,https://eeas.europa.eu/headquarters/headquarters-homepage/95111/how-revive-multilateralism-multipolar-world_en.


(25)陈志敏:《中美欧新三边关系的管理》,载陈志敏等著:《中国、美国与欧洲:新三边关系中的合作与竞争》,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第289页。


(26)Mark Leonard,"The Makings of a 'Geopolitical' Commission."


(27)Josep Borrell,"The Sinatra Doctrine.How the EU Should Deal with the US-China Competition."


(28)Smart Law,"EU Won't Ally with US against China,Foreign Policy Chief Says Before Pompeo Meeting,"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4 June 2020,https://www.scmp.com/news/china/diplomacy/article/3089014/eu-wont-ally-us-agaimt-china-foreign-policy-chief-says-pompeo.


(29)Robin Emmott etc.,"Despite Transatlantic 'Love Fest,' EU Charts Third Way in Ties with U.S.and China," Reuters 12 March 2021,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eu-usa-china-idUSKBN2B401R.


(30)Robin Emmott,"U.S.Won't Force NATO Allies into 'Us Or Them' Choice on China," Reuters 24 March 2021,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usa-blinken-nato-china-idUSKBN2BG1KC.


(31)《法国总统称在印太防务问题上将不与美国或中国结盟并希望欧盟也这样做》,路透社,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france-macron-indopacificdefence-0611-idCNKCS2DN03Q。


(32)《默克尔:欧盟在中国有自己的利益,与美国并不完全相同》,界面新闻,2021年3月26日,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5864520.html。


(33)"Merkel Wants NATO Dialogue with China," Spiegel 14 June 2021,https://www.spiegel.de/politik/deutschland/nato-gipfel-angela-merkel-will-nato-dialog-mit-china-a-9fe94bc0-c0fd-42a4-87e5-1f11c139f948.


(34)David Herszenhorn & Rym Momtaz,"NATO Leaders See Rising Threats From China,but not Eye to Eye with Each Other," Politico 14 June 2021,https://www.politico.eu/article/nato-leaders-see-rising-threats-from-china-but-not-eye-to-eye-with-each-other/.


(35)详见Antony Blinken,"A Foreign Policy for the American People."


(36)Josep Borrell,European Parliament Debate on Chinese Countersanctions on EU Entities and MEPs and MPs,28 April 2021,https://www.europarl.europa.eu/doceo/document/CRE-9-2021-04-28-ITM-011_EN.html.


(37)European Council,"EU-US Summit Statement:Towards a Renewed Transatlantic Partnership," 15 June 2021,https://www.consilium.europa.eu/en/press/press-releases/2021/06/15/eu-us-summit-statement-towards-a-renewed-transatlantic-partnership/.


(38)Niklas Helwig,EU Strategic Autonomy:A Reality Check for Europe's Global Agenda(Helsinki:FIIA Working Paper,October 2020) 8.


(39)Richard Turcsányi,"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s Courtship with China:Trojan Horse within the EU?" European Institute for Asian Studies,January 2014,https://www.eias.org/wp-content/uploads/2016/02/EU-Asia-at-a-glance-Richard-Turcsanyi-China-CEE.pdf.


(40)Lucrezia Poggetti,"One China-One Europe? German Foreign Minister's Remarks Irk Beijing," The Diplomat 09 September 2017,https://thediplomat.com/2017/09/one-china-one-europe-german-foreign-ministers-remarks-irk-beijing/.


(41)European Commission,EU-China:A Strategic Outlook(Brussels:European Commission,JOIN(2019) 5 final,12 March 2019) 2.


(42)"Lithuania Announces It will Quit 'Divisive' China Cooperation Group," SCMP 23 May 2021,https://www.scmp.com/news/china/article/3134514/lithuania-announces-it-will-quit-divisive-china-cooperation-group。


(43)忻华:《欧洲经济主权与技术主权的战略内涵分析》,《欧洲研究》2020年第4期。


(44)Jean Pisani-Ferry & Guntram Wolff,The Threats to the European Union's Economic Sovereignty:Memo to the High Representative of the Union for Foreign Affairs and Security Policy(Brussels:Bruegel,2019) 5.


(45)Jonathan Hackenbroich etc.,Defending Europe's Economic Sovereignty:New Ways to Resist Economic Coercion(Berlin: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October 2020) 1-4.


(46)European Commission,EU-China:A Strategic Outlook.


(47)Rhodium Group & Merics,"Chinese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in the EU 2019:Lower Investment,Deeper Entanglement and New Concerns," 8 April 2020,https://merics.org/en/press-release/chinese-foreign-direct-investment-eu-2019-lower-investment-deeper-entanglement-and.


(48)European Commission,Trade Policy Review-An Open,Sustainable and Assertive Trade Policy(Brussels:European Commission,COM(2021) 66 final,2021) 20.


(49)European Commission Press Release,"Strengthening the EU's Autonomy-Commission Seeks Input on A New Anti-Coercion Instrument," 23 March 2021,https://ec.europa.eu/commission/presscorner/detail/en/IP_21_1325.


(50)余南平:《欧洲强化经济主权与全球价值链的重构》,《欧洲研究》2021年第1期。


(51)解楠楠、张晓通:《“地缘政治欧洲”:欧盟力量的地缘政治转向?》,《欧洲研究》2020年第2期。


(52)European Commission,Geopolitical Outlook for Europe:Confrontation vs Cooperation(Brussels:EPSC Brief,2018) 4.


(53)Helena Legarda,"Engaging in Effective Geopolitical Competition," eds.Mikko Huotari,Jan Weidenfel & Claudia Wessling,Towards a 'Principles-first Approach' in Europe's China Policy(Berlin:MERICS Papers on China,2020) 79.


(54)Ian Anthony,and Jiayi Zhou,et al.,China-EU Connectivity in an Era of Geopolitical Competition(Stockholm:SIPRI Policy Paper,2021) 31.


(55)European Commission,Connecting Europe and Asia-Building blocks for an EU Strategy(Brussels:European Commission,JOIN(2018) 31 final,2018).


(56)European Parliament,Resolution of 21 January 2021 on Connectivity and EU-Asia Relations(2020/2115(INI)),P9_TA-PROV(2021) 0016.


(57)European Union,Council Conclusions on an EU Strategy for Cooperation in the Indo-Pacific,7914/21(Brussels:European Union,2021).


(58)Michael Yahuda,"The Sino-European Encounter:Historical Influences on Contemporary Relations," eds.David Shambaugh,Eberhard Sandschneider,and Zhou Hong,China-Europe Relations:Perceptions,Polities and Prospects(London:Routledge,2008) 22.


(59)陈志敏:《欧盟的有限战略行为主体特性与中欧战略伙伴关系——以解除对华军售禁令为例》,《国际观察》2006年第5期。


(60)《打造更具世界影响力的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人民日报》2020年6月25日,http://world.people.com.cn/n1/2020/0625/c1002-31759196.html。


(61)《习近平同德国总理默克尔通电话》,中国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网站,2021年4月7日,https://www.fmprc.gov.cn/web/zyxw/t1867400.shtml。


(62)《王毅出席慕尼黑安全会议“中国专场”活动并发表演讲》,中国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网站,2021年5月26日,https://www.fmprc.gov.cn/web/wjbzhd/t1878513.shtml。


(63)《习近平同法国德国领导人举行视频峰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网站,2021年7月5日,https://www.fmprc.gov.cn/web/wjdt_674879/gjldrhd_674881/t1889892.shtml。


(64)European Council,"Recovery Plan:Powering Europe's Strategic Autonomy-Speech by President Charles Michel at the Brussels Economic Forum."


(65)《王毅出席慕尼黑安全会议“中国专场”活动并发表演讲》,中国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网站,2021年5月26日,https://www.fmprc.gov.cn/web/wjbzhd/t1878513.shtml。



    进入专题: 欧盟   中欧关系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中国外交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36717.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1年第6期,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