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彤东:文明的边缘

——对华夏文明历史地位与人类文明进程的反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04 次 更新时间:2022-08-07 01:04:16

进入专题: 环地中海文明     华夏文明  

白彤东  

   内容提要:人类文明进展的前提是足够多的“闲人”之间的充分交流。在人类进入新石器时代,发展出农业,能支持城市这一文明发展的标志和载体之后,下一步的跃进需要文字、青铜、(被驯化的)马、轮子/车子这四大发明。它们由人类文明的早期中心和摇篮的两河流域和埃及文明率先发展,文明世界边缘的中国后来居上,但这一世界之外的美洲文明等在遭遇欧洲文明之前,就一直没有走上这一台阶。中国所处的文明边缘、相对隔绝却又一枝独秀的地位,也使得华夏文明得以长期连续,使得中国长期成为文明的输出者。它也许没有环地中海文明那么丰富,但是也有其独特的方面和领先的地方。在与环地中海文明深入交流的今天,我们既不要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从更广的视野下考察不同文明的得失,在开放的条件下进行不流血的激烈竞争,这才能使中国乃至人类的文明继续发展下去。

  

   关 键 词:“四大发明”  环地中海文明  华夏文明 

  

  

   一 人类文明发展的前提:人、很多人、很多相互联系与交流的“闲人”

  

   美国学者戴蒙德(Jared Diamond)在考察新几内亚的时候,一个当地人问他,为什么是西方征服了新几内亚(以及美洲、澳洲),而不是反过来?①在这个问题的激发下,他写了《枪炮、细菌与钢铁》一书,试图回答这个问题(以下简称《枪炮》)。很明显,人类的强大,首先要有人。但是,这不是说随便多少人都可以,因为人类文明的进步、发展,哪怕仅仅是维持,都需要足够多的人才能做到。在《枪炮》一书中,戴氏举了一个很有趣的例子。②塔斯马尼亚是澳洲南面的一个岛屿。在西方殖民者“发现”它的时候,岛上有4000左右居民,生活极端原始。作为岛民,居然连捕鱼的技术和工具都没有。但是考古发现,这个岛上生活的人本来是有这些技术和工具的(比如鱼钩)。这意味着几千人这样量级的人口,连鱼钩这样简单的技术都无法传承与保持。

  

   那么,这个岛上的古人是怎么拥有这些工具的呢?原来,在最后一次冰河期结束之前,这个岛与人口相对较多的澳洲本土相连,这些工具正是从那里带来的。但是后来冰川融化,海水上升,阻断了这个岛与澳洲本土的联系。岛上剩下的几千人口,连带来的类似鱼钩这么简单的工具,都无法传承与保持,更不用说发展了。我们经常在一些关于未来世界的反乌托邦(dystopia)的电影里面,看到数量只有百千量级的人群,用着车辆和枪炮,乃至更复杂的技术。从塔斯马尼亚土著的经历我们可以看到,如果灾难性的世界维持了几代,这种描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只会在好莱坞的电影里出现。当今的人类文明,要足够多的人(应该是千万,更可能是上亿的人口)才能维持下去。

  

   但是,如果只是看起来人很多,但是他们之间相互隔绝,那这样的群体还是实质上的小国寡民,无法通过交流和传播,以及交往中的竞争进一步发展其文明(需要说明一点,本文中使用的“进步”“发展”都是中性词,指的是事物脱离本来的、“自然”的状态,而变得复杂起来。至于这种复杂对人类是好是坏,本文并不涉及)。并且,这些人要从生存的压力中解放出来,要成为“闲人”。这两个要求(交流与悠闲),通过城市的出现得以满足。这是因为与狩猎—采集的群落和农耕的村落比起来,城市的设立意味着有糊口之外的多余的财富,使得一部分人从早期人类近乎动物性的生存活动中解放出来,并且人群比较集中,交流便利。这些条件是人类文明取得重大发展成就的前提。辉煌的建筑、诗歌与文学、科技进步、军事发展等等,往往都与大型城市相关。或者说一个发达的文明,其代表往往是在它的大型城市里的,而不是在它的乡村,或者在它的草原部落(如果它包含草原地带的话)。人类的农业与游牧生活,直到近两百年的工业化社会,改变并不显著。当然,人类最早城市出现的前提,恰恰是脱离了狩猎—采集生活后农业的发展,生产有了剩余。也就是说,虽然农业和农村不是文明发达的代表,但却是人类文明大幅度发展的重要基础。不过,农业几乎在所有地区的人类文明里面都独立或者在其他文明启发下发展了起来,为各地域的人类所共有,而不像我在下一节讨论对人类发展起着关键作用的“四大发明”,只在某些地域才出现。

  

   对早期人类来讲,群体之间的交流要靠脚,要靠人自身的迁徙。就人类物种(以及其他生物,包括细菌)的扩散来讲,类似的纬度、气候、环境会提供相对方便的条件。在这一点上,欧亚大陆比起其他大陆来讲,得天独厚,因为欧亚大陆(包括非洲的北端),有着最长的一条方便的传播带,即从现在的欧洲的大部分、非洲北部、两河流域、伊朗、中亚,一直到今天中国北方的温带区域。人类的发明可以通过这条传播带相对迅速地传播、竞争、发展,从而有益于欧亚大陆的文明进步。甚至疾病,也因为可以比较方便地随着这条传播带传播,让细菌得以进化,导致了各种流行病病菌的出现。在付出各种瘟疫流行下大量人口死亡的惨重代价后,欧亚人带有了很多自己已经免疫,但对这个传播带之外的人群却是致命的细菌。美洲土著,其实大多数是被欧洲殖民者带来的细菌,而不是枪炮杀死的。这也是在谈论为什么是欧亚文明征服了美洲和大洋洲文明的《枪炮》一书的题目里面,有“细菌”这个词的原因。

  

   除了拥有纬度和环境方面最长的传播带这一优势之外,欧亚大陆的另一个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是欧亚大草原。它从当今的匈牙利一直到蒙古和中国的东北,是一条相对平坦的大通道。生活于其上的游牧民族,成了欧亚之间技术交流的重要载体。当然,这种联系,需要一个重要的代步工具,也就是马。马虽然原产于美洲,但是它最早被驯化,发生在欧亚大草原上。这里我们也要看到人类文明发展,除了依赖地理环境这样的偶然因素之外,还要依赖其他不受人控制的偶然因素。人类发源于非洲,但是非洲没有适合驯化为人类长途代步工具的动物。有人马上会说,非洲有斑马,斑马看着跟马挺像的。但是戴蒙德在《枪炮》一书中指出,③它和马的祖先其实非常不同,难以驯化。更有意思的是,如戴蒙德指出的,澳洲和美洲本来有可以被驯化为代步工具和农业工具的大型动物。特别是马,它本来是发源于美洲的。但是,迁徙到那里的人类,已经有了旧大陆带来的狩猎的技术,还没有驯化的技术。结果这些动物在可能被驯化之前,就被外来的人群杀光了。

  

   除了这些大环境因素之外,人类文明进展,还需要“小”环境因素——“小”只是与前面的环境因素比较而言。中国考古学者许宏在《何以中国:公元前2000年的中原图景》中引用美国学者卡内罗(Robert Leonard Carneiro)的一篇文章(“A Theory of the Origin of the State”)的观点指出,④早期国家起源,往往出现在宜居宜农但环境受限,即“被山峦、海洋或沙漠等所隔离”的区域里面。这个受限的农业群体在人口扩张中发生冲突,但又无处可逃,慢慢走向了复杂的政治实体,即权力集中的国家。两河流域以及人类政治发展的另一重要地区尼罗河流域即是如此,早期中国的中原文明亦然。当然,这是在农业已经发展、人类定居的基础上。在许宏教授的另一部著作《最早的中国》里面,他进一步指出,最早的中国之诞生地二里头,恰恰处于不同的农业、农业与畜牧业、不同的器物文化、不同的地理环境的交汇处。⑤这种交汇,是前面提到的人类文明跃迁的前提之交流在一个相对集中的地域的表现。这种交汇为一个地域性文明的出现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因此,人类文明发展的关键前提,包括人口数量要达到足够大的量级,要有从生存活动中解放出来的“闲人”,并且他们之间有充分的交流。这些都是以农业发展为前提,但同时要有超出农业的城市的出现。并且,交流的广度与深度依赖于很多偶然因素,比如地理因素(欧亚传播带)、生物物种、迁徙来的人本身进化的程度,等等。除此之外,人类政治的复杂化,还需要一些小环境因素。但是这些小环境因素,因为“小”,所以在欧亚大陆之外的区域都可能存在,也是全球不同文明的共同根源。但在大环境因素上,欧亚大陆上的人类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二 文明中心、文明之外、文明的边缘;以及作为文明重要阶梯之四大发明

  

   与拥有人类文明进步的独特和优越条件的欧亚大陆不同,作为人类起源地的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它南北长、东西窄,中间还有东非大裂谷这样的隔断。因为气候、植被以及其他环境因素,人类南北方向的迁徙要比东西方向的迁徙困难得多。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也没有可以用来驯化成代步工具的动物。这使得人类起源处并没有成为引领人类文明进展的地方。

  

   人类走出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第一站,包括埃及、近东、两河流域,它们都处在欧亚大陆的大传播带上。这种交流,加上它们是现代人类早期的移居点,使得在那里定居的人类更可能率先发展人类文明。人类文明的几个重大进展,都在这一区域或邻近区域率先实现。前一节提到,马的驯服是人类文明的一大台阶,因为它促进了文明交流,而这种交流会推动文明进展。现在主流研究认为,马是在欧亚大草原上被率先驯化的,很早就被两河流域和古埃及采用。车轮是人类文明进展的另一个重要发明,而轮子和带轮子的车子被认为是在美索不达米亚的苏美尔文明中率先被发明出来的。马的驯服以及轮子(车子)的发明,扩大了一个人群通过迅速投射自己的兵力得以控制的区域的面积。人类最初的较高形式的政体,是苏美尔人的城邦与古埃及王国。城邦的地域有限,而古埃及诸王国的统治有着尼罗河带来的便利。当马和马车出现了以后,陆上王国乃至帝国变得更加可能。换句话说,马的驯服和轮子(车子)的发明推动了国家的大型化和复杂化。人类文明的另一个重要台阶,是以青铜开始的金属冶炼。青铜有可能是两河流域的人群发明的,但更可能是欧亚大草原的人群发明的。在诸多古文明中,两河流域和古埃及是相对早大范围采用青铜的。人类文明的另一个重大进展——文字(书写系统),也是古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各自在公元前3000多年首先发明的。

  

   上面说的这些我们现代人习以为常的东西,是人类文明在农业发展和城市出现之后,如果要再跨越一大台阶就必须拥有的“四大发明”,是不同的但更加复杂的文明之间的共同特征。马和轮子,促进了人类交流,大大提高了广土众民的复杂政治实体出现的可能性。这种大型政治实体的出现,也会进一步促进内部的文明发展,以及不同政治实体之间的竞争与发展。青铜以及后来铁器的出现,大大提高了人类的耕作、自然资源开发以及作战能力。书写文字的发明,使得人类可以更好地记录过去的各种经验,可以更好地通过积累,深化其文明。这“四大发明”,几乎都是在古埃及、近东、两河流域被率先发明,或者相对较早地被大范围采用的。地中海的东岸这一地带,是当之无愧的人类早期文明的摇篮和中心。

  

这四大发明看似简单,但哪怕是数量可观的独立人群想自己发明出来,也非常困难。澳洲、太平洋诸岛的早期人类,因为与欧亚文明传播带几乎彻底隔绝,相对人数又有限,所以直到欧洲人到来之前,即使有自己的农业乃至某种意义上的城市,却并没有实现四大发明中的任何一个。美洲的土著人口多很多,农业的发展导致了城市文明的出现,并且有着像玛雅、阿兹特克、印加这样的大型政体和文明。但他们依然没有青铜、马匹这两大发明。一些美洲文明确实发明了轮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环地中海文明     华夏文明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810.html
文章来源:《中国政治学》2021年第三辑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