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彤:欧盟《阻断法》的适用困境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0 次 更新时间:2022-08-07 00:39:58

进入专题: 次级制裁     反制裁法     阻断法    

漆彤  

   内容提要:许多国家出台了反制裁立法以应对外国法律的不当域外适用,但实际效果存疑。2021年5月12日,在伊朗梅利银行诉德国电信案中欧洲法院佐审官首次就欧盟《阻断法》的具体适用澄清立场。结合对立法宗旨和文本的严格解释,佐审官肯定了《阻断法》第5条的效力,同时亦指出《阻断法》的制度设计将导致当事人处于两难境地,需要立法机构反思。我国近期密集出台了一系列反外国制裁法律法规,引入了与欧盟类似的禁止遵守、损害赔偿、例外豁免等项制度,但实践中可能面临同样的难题。合理界定禁止遵守义务的范围,进一步明确行使追偿权的主体、对象与条件,细化例外豁免申请的实体与程序规则,落实完善补偿机制,将是落实、完善我国反制裁立法的重点和难点所在。

   关 键 词:次级制裁  反制裁法  阻断法  伊朗梅利银行诉德国电信案  先决裁决 

  

  

   一、序言

  

   美国单边制裁尤其是次级制裁,给各国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基于对其合法性的质疑,为保护本国或本地区实体免受制裁影响,平衡甚至反制美国及其他国家的治外法权,一些国家出台了反制裁立法。欧盟《应对第三国法案域外适用的保护条例》(第2271/96号条例)(以下简称《阻断法》)即为此类立法的典型。2021年5月12日,欧洲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ECJ)佐审官(Advocate General)(以下简称“佐审官”)①霍根(Hogan)在“伊朗梅利银行(Bank Melli Iran)诉德国电信(Telekom Deutschland GmbH)案”②中就汉堡汉萨高等地区法院(Hanseatisches Oberlandesgericht Hamburg)的先决裁决申请发布意见,回答了与欧盟《阻断法》第5条第1款理解与适用相关的四个问题。本案是欧洲法院佐审官首次就欧盟《阻断法》的适用澄清立场,不仅将影响该法第11条所列的5类欧洲经营者如何处理与受美国制裁对象之间的交易,而且对我国2021年1月9日出台的《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以下简称《阻断办法》)及2021年6月10日通过的《反外国制裁法》如何具体实施具有重要参考意义。本文拟首先介绍欧盟《阻断法》的立法背景、沿革与机制设计,然后结合伊朗梅利银行诉德国电信案解读欧洲法院佐审官对该法的理解,进而讨论本案对中国反制裁法具体实施的启示。

  

   二、欧盟《阻断法》的立法背景、沿革与机制设计

  

   (一)欧盟《阻断法》的立法背景

  

   自20世纪初期开始,美国逐步构建了一个以《联合国宪章》为名义支撑,以成文法、总统决议及部门规章为核心,以州政府法规为补充的对外制裁法律体系。冷战结束后,凭借强大的政治外交、经济金融及军事实力,美国对制裁的运用日益频繁,制裁主体、形式越来越多样化,单边制裁逐渐成为美国霸权主义的代名词。在美国的制裁法体系中,除了通过“初级制裁”(primary sanction)限制本国实体和个人与被制裁对象的经济往来,也通过“次级制裁”(secondary sanction)限制非美国企业和个人与被制裁对象进行交易,并对违反规定的第三国企业或个人施加处罚,从而迫使之胁从其制裁政策,以此在实质上达到多边制裁的效果。从初级制裁发展到次级制裁,本质上是一国凭借其国际优势地位将制裁的范围扩张到与原目标国有经济贸易往来的第三方国家,属于制裁法的域外适用和管辖权的域外行使。③美国频频利用单边次级制裁充当法律工具,胁迫、打压他国经济主权,破坏国际间的商业秩序,给各国企业带来沉重的合规负担,在国际上遭到普遍反对,美国国内亦有学者对此提出质疑。④早在1980年即有学者指出,美国过去25年的三大出口就是“摇滚乐、牛仔裤和美国法律”。⑤基于对单边域外次级制裁合法性的质疑,为保护本国或本地区实体免受制裁影响,阻断外国法律的不当域外适用,许多国家和地区纷纷出台反制裁立法或采取相应的反制措施,甚至美国也制定了自己的反制裁法。

  

   各国反制裁立法和措施可分为对抗型、规避型、抵消型三类。

  

   对抗型的典范包括俄罗斯和伊朗近期的一些立法和措施。2018年6月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关于影响(反制)美国和其他国家不友好行为的措施》,赋予了总统针对外国制裁行为采取相应反制措施的权力,如停止或暂停与不友好国家或实体在特定领域的国际合作,禁止从其进口或向其出口特定产品和原材料,禁止其参与国家、地方工程或采购项目或私有化进程等。⑥为应对美欧制裁,俄罗斯财政部还专门成立反制裁司,负责制定和落实相关反制措施并在降低外国制裁带来的危害方面与各部门进行协调。2020年12月伊朗通过《反制裁战略法》,通过增加生产浓缩铀的比例、大量增装离心机以复兴伊朗的核工业,进而对抗西方国家的制裁。

  

   规避型突出表现为部分国家单独或联合创立的独立于“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SWIFT)之外的金融结算系统。通过建立独立的支付清算系统、减少美元储备等方式降低对美元为核心的国际金融体系的依赖,抗衡美国基于美元霸权地位而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结构性权力”(structural power),从而规避美国制裁对本国正常贸易投资的消极影响。2019年1月31日,法国、德国和英国创建“贸易结算支持机制”(INSTEX),伊朗则建立了“特别贸易与金融机构”(STFI)与之对接。⑦该系统以“记账”方式规避美元和美国金融系统,欧盟与伊朗的进出口商之间无需发生直接的资金结算,即可实现与伊朗的经济交往。俄罗斯采取了建立本国独立的金融信息传输系统(SPFS)作为SWIFT系统的替代方案、减少美元储备、降低美元使用等多种手段规避美国制裁。

  

   抵消型则是直接针对他国具有域外适用效果的制裁立法或措施,制定抵消性的反制裁法,以阻断外国制裁法对本国国民的适用,保护本国国民免受次级制裁立法的不利影响。欧盟《阻断法》即是这方面的典型。

  

   (二)欧盟《阻断法》的立法沿革

  

   欧盟历来反对美国的域外制裁主张,认为其构成一种过度的管辖权,违背了国际公法的一般原则。⑧欧洲工商界也反对这类制裁立法,因为在实践中它几乎只针对外国公司。⑨基于上述立场,为了回应美国有关古巴、伊朗和利比亚的域外制裁立法,抵消其《古巴自由民主团结法》(The Cuban Liberty and Democratic Solidarity Act 1996)、⑩《伊朗与利比亚制裁法》(The Iran and Libya Sanctions Act 1996)(11)等法律的域外制裁效力,1996年11月22日欧盟通过了《阻断法》。同年5月,欧盟还向世界贸易组织争端解决机制提出控诉,指责美国《赫尔姆斯-伯顿法》以及对古巴的禁运措施侵害了欧盟根据《关税和贸易总协定》和《服务贸易协定》所享有的自由贸易权。(12)最终,双方达成协议,(13)美国同意暂时搁置《赫尔姆斯-伯顿法》第三编(Title III)对欧盟成员国的执行。(14)此后美国历任总统每六个月签发一次豁免令搁置第三编的执行。因此,《阻断法》长期处于休眠状态,并未真正得到实施。(15)

  

   2018年5月8日,美国宣布单方面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16)重启对伊朗的制裁,包括具有域外适用性的次级制裁措施。为阻断并抵消美国制裁对欧盟经营者的不利影响,欧盟委员会于2018年6月6日通过第2018/1100号授权条例(delegated regulation),重新激活《阻断法》并更新了附录部分的阻断对象以纳入更多美国制裁立法。2018年8月3日,欧盟又出台了配套的2018/1101号实施条例,就《阻断法》第5条第2款的适用作出了进一步的解释。(17)此外欧盟还出台了《指导说明—问答:阻断法更新的通过》,就《阻断法》的理解与实施进行阐释。(18)

  

   (三)欧盟《阻断法》的机制设计(19)

  

   《阻断法》由序言、正文及附件组成。序言第1段至第7段指明立法背景,并开宗明义地阐述了对美国制裁法域外适用的坚决反对立场:(1)欧洲共同体的目标是促进世界贸易的和谐发展和逐步取消对国际贸易的限制;(2)尽最大努力实现成员国和第三国之间资本自由流动的目标,包括取消对直接投资(含房地产投资)的任何限制,提供金融服务或允许证券进入资本市场;(3)第三国颁布了某些旨在规范成员国管辖下的自然人和法人活动的法律、法规和其他立法文件;(4)这些法律、法规和其他立法文件的域外适用违反了国际法,妨碍了上述目标的实现;(5)这些法律、法规和其他立法文件,以及基于此或由此产生的行动,影响或可能影响已建立的法律秩序,并对共同体的利益以及根据建立欧洲共同体的条约行使权利的自然人和法人的利益产生不利影响;(6)在这些特殊情况下,有必要在共同体层面采取行动,保护已建立的法律秩序、共同体的利益以及上述自然人和法人的利益,特别是消除、中和、阻止或以其他方式对抗有关外国立法的影响;(7)根据本法要求提供信息并不妨碍成员国要求向该国当局提供同类信息。(20)

  

   《阻断法》的附件则列举了应予阻断的“法律、法规和其他立法文件”,即美国具有域外效力的相关制裁立法。《阻断法》正文共12条,规定了该法的适用范围和阻断对象,建立了报告和信息提供、禁止承认与执行、禁止遵守、豁免、追偿等具体阻断制度,以便为欧盟公民和企业提供有力的法律保护。如美国对别国的制裁殃及欧盟企业,涉事企业无需遵守相关制裁法案,还可索赔损失及抵消外国法院基于制裁法案所做判决的影响。

  

   三、欧洲法院佐审官对《阻断法》第5条的解释与批判

  

   欧盟《阻断法》在成员国适用的案例很少,伊朗梅利银行诉德国电信案则是欧洲法院佐审官首次对《阻断法》发表官方意见,(21)因此对于如何理解《阻断法》的具体适用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本案案情如下:

  

原告伊朗梅利银行在德国汉堡设有分行,其核心业务是与伊朗进行外贸结算。被告德国电信(Telekom Deutschland GmbH)是德国最大的电信服务提供商德国电信集团的子公司。该集团在全球拥有超过27万名员工,其中5万多人在美国,其营业额的50%来自美国。原告与被告签有一份框架合同,委托被告向其位于德国的所有机构提供通信服务。2018年5月8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美国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重启对伊朗的制裁。2018年8月6日,伊朗梅利银行再次被列入美国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编制的特别指定国民清单(Specially Designated Nationals and Blocked Persons List,(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次级制裁     反制裁法     阻断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国际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806.html
文章来源:国际法学 2022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