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俊玄:汉语介词句法位置与韵律的互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14 次 更新时间:2022-06-19 23:57

进入专题: 介词   句法位置   韵律   释义  

朱俊玄  

摘 要 在现代汉语中,介词的句法位置与其韵律(以及语义、语体等)有着整齐的对应互动关系。一个句子从后往前,介词越来越长、越来越完整、越来越独立,句法位置越来越高,管辖范围越来越广,正式性也越来越强。语文工具书如能反映对介词句法位置和韵律关系的这种互动关系,则能更好地帮助使用者掌握介词的用法。


关键词 介词 句法位置 韵律 释义


一、 引 言


一般认为,双音节介词倾向于位于主语前,单音节介词倾向于位于主语后(包括动词之后)。因为双音节介词介引的较为复杂的介宾结构如果放在主语之后,会拉大主语和谓语之间的距离,从而增大对语句的解读难度;而谓语之后的介词则常与前接的谓语动词组成一个韵律单位,甚至发生词汇化。例如[1]:


(1) 关于康德哲学,我们已经可以看出其重要的地方了。


(2) 该中心设在市六医院门诊部内。


但我们也发现了单音节介词位于主语前的例子。例如:


(3) 論贡献,我把我的肉、皮、胆都奉献给了人类。


(4) 讲力气,他不是我的对手。


因此上述认识只是一种笼统的倾向性分布。具体到不同介词,情况并不相同。哪些单音节介词能分布于主语之前/动词之后?双音节介词是否也可分布于主语后?主谓之间单双音节介词的分布情况如何?除了音节因素,语义、语体等是否也影响介词的分布?这些问题引起了很多学者的关注。王华(2005)、王丽娟(2008)、王永娜(2018)等都曾结合对音节等的统计,讨论过介词的句法分布;吴为善(2015)以“前松后紧”的规律解释了介宾结构的语序;陆丙甫(2004)提出了介宾结构在句子中“内小外大”“大块置两端”的语序倾向;陆丙甫、应学凤(2013)证明了在动词短语中前置论元比起后置论元,跟核心动词的节律关系较松散,并且更需要或需要更多表示它跟核心动词间语义关系的形态标志,分别总结为“前松后紧”和“前多后少”。


其中王永娜(2018)的讨论对我们有很大启发,但文中对动后介词的范围、“跨vP、TP、CP介词”的分类等,仍有值得讨论的空间。在其基础上,我们分别考察了谓语动词后、主语后谓语前(再分为助动词等前后和助动词等后)、主语前等句法位置上,介词的句法分布与音节的互动关系。我们根据句法位置,从低到高逐级论述。


二、 谓语动词之后


王永娜(2018)指出,汉语中只有“于、如、往、向[2]、在、到”等6个介词“位于动词补足语的PP位置上”。但实际上除了这6个介词外,汉语中 “自、给、以、至”等也能用于动词之后,例如:


(5) 这首《爸爸》选自周艳泓首张个人专辑《又见茉莉花》。


(6) 在遗传学上,特指遗传物质从上代传给下代的现象。


(7) 祖国和人民对大学生寄以殷切的希望。


(8) 污水流至田家庵河段。


这10个位于动词之后的介词有一些共同的韵律特征。首先,能用于谓语动词之后的介词仅限于单音节介词,我们在语料中没有发现双音节介词用于动词之后的情况。而且这些单音节介词不仅能用于动词之后,也能用于动词之前甚至主语之前。例如:


(9) 真理多向前跨了一步,变成了谬误。


(10) 自小,他和小伙伴们就被起伏的山冈阻隔在远离都市的山坳里。


其次,这些介词有与其前的动词发生词汇化的可能,成词后单音节介词会与前面的动词词汇化,《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就收录了“流于、限于、陷于、居于、见于、鉴于”等“×于”词,且其中的“于”在语流中还会进一步出现一定的轻声倾向。即使介词或与其前的动词仍保持一定距离,尚未出现词汇化,也仍有读轻声甚至脱落的可能,如“飞(往)上海、放(在)桌子上”。总之,动词后的单音节介词常有语音的销蚀弱化。


另外,这些位于谓语动词之后的介词的宾语可长可短。如“见于史料、飞向她日夜思念的故乡”。


三、 主语后谓语前


王永娜(2018)分为两类:1) 只能位于助动词、时间副词、使役动词等之后,王文称为“v’(do)附加语介词”。2) 可位于助动词、时间副词、使役动词等之前(或之后),包括主语之前,王文称为“跨vP、TP、CP介词”,并分成自由和条件两类。


其实自由和条件两类之间存在交叉,不能完全排他。我们将主语后谓语前的介词分为两类:可位于助动词、时间副词、使役动词等之前或之后的一类和只能位于其后的一类。前者还可用于主语之前;虽然前者包括后者,但因后者的句法位置上有排他性,韵律上有明显特征,对于我们梳理其句法位置和韵律的互动关系具有重要作用;而且,即使将两者的重叠部分剥离,其单双音节比例仍然大致与本文的结论(整个句子“前重后轻”)一致。因此,我们以之分类并分别称为“助前后类”和“助后类”。




助后类介词,即王永娜(2018)的“v’(do)附加语介词”,包括“望、把、被、比、朝、趁、就3、齐、顺、挨、沿、靠、冲、照1、照2、从1、对、给1、给2、跟1、跟2、管1、管2、归、和、叫、拿、替、往、向、在1(表处所、时间)、由1、与、较、将1、将2、同、本、为1、为2、如、以1、以2、以3、以4、由2、由3、逐、乘,共49个”。此类介词的韵律特征如下:1) 在音节上均为单音形式。


2) 并未出现弱读虚化的情况,一般为音足调全。3) 搭配的宾语可单可双。4) 介宾结构后一般无明显停延。


助前后类介词,即王永娜(2018)的“跨vP、TP、CP介词”,包括“连、临(……前)、因为、从(……看)、在(……的时候/时)、打(……起)、除了、凭着、按着、依着、本着、为着、按照、根据、基于、经由2、通过、依据、由于、为了、随着、除(……外)、除却、除去、作为、于、论、讲、就(……来说)、自从、及至、趁、从2、照2、趁着、朝着、沿着、顺着、就着、冲着、挨着、齐着、照着、按、依、凭、据、自、因”,共49个。[3]其中单音节介词13个,占比26.53%;双音节介词30个,占比61.22%;待嵌的“框式介词”[4] 6个,占比12.25%。双音节介词中,由




“着/了/于”附加其他成分形成的“重+轻”式介词(如“除了、为了、朝着、凭着、由于、基于”)共有20个,占比55.56%。




此类介词的韵律特征为:1) 单双多音节都有,以双音节为主;2) 单音节介词未出现弱读虚化现象;3) 双音节介词中“重+轻”式占比超一半;4) 可位于主语之前,其宾语可适当增长,而当位于主语之后时,助前后类介词的宾语都不宜过长,但内部还有细微差别——位于助动词、时间副词,使役动词等之前的介词倾向于双音节(及多音节),之后的倾向于单音节(与“助后类介词”具有明显的一致性);5) 介宾结构的前后,一般没有明显的停延。若宾语较长,介宾结构之后可以产生停延,从而形成一定的韵律独立性。例如:“他们通过刚刚公布的新版刑法,解决了所有的问题。”


49个助前后类介词,虽然自由度较高,可以分布于助动词等前(后)甚至主语之前,但我们仍需继续追问:其自由度到底有多高?尤其是其前移到主语之前的自由度有多强?我们使用具有词性标注的“语料库在线”(http://corpus.zhonghuayuwen.org/)[5],统计了以下13个单音节介词的使用情况。因个别介词用例量较大,我们统一随机截取了各介词中的连续100例(总数不足100例的全部统计),分别整理了其位于主语前后的比例,详见表1。


表1中,我们按照“主语前比例”升序排列,发现13个单音节介词中,有10个以位于主语之后为主(大于50%),占比76.92%。前置于主语的比例明显低于后置的;但“照”前置的比例超过了半数,以主语之前为常见位置,自由度较高;“讲、论”的介词用法中,全部位于主语前,自由度最高。与其他介词相比,“讲、论”一般介引话题类宾语,介宾短语的管辖范围为全句,是为“饰句性”介宾短语;其自由度最高,则独立性也最强,其后都可以有一个较大的停延。例如:


(11) 讲力气,他不是我的对手。 (12) 若论在家受娇惯,两人似乎不相上下。


下面我們再来考察30个双音节介词和6个框式介词的分布情况(同样考察连续100例,不足100者全部考察),详见表2。


表2中,我们按照“主语前比例”升序排列,发现了两点。1) 30个双音节介词中,有8个介词(及至、随着、由于、基于、除却、自从、因为、为了)的前置用法超半数,占比26.67%。与倾向于前置的单音节介词的占比23.08%相比,并不悬殊。不过从绝对数量上看,能够分布于主语之前的单双音节介词分别有13个和28个,这就有了明显差别。但是,6个框式介词中,4个的前置用法超过半数,占比66.67%,说明越长的介词,前置于主语的倾向性越明显、越强烈。同时,若将框式介词与双音节介词合并(作为单音节介词的对立对象),能够分布于主语之前的则有34个,与单音节介词的13个差距更大。因此,一般认为的居首介词以双音节为主的结论尚待细化。2) 在倾向于前置的介词中,主要涉及话题类、时间类、原因类等,单音节、双音节和框式介词都是如此。因此,在同样的韵律条件下,不同语义的介词分布的句法位置有明显差异。例如:


(13) 讲力气,他不是我的对手。


(14) 及至1950年5月10日英国政府发出一道枢密院令……


(15) 就整个头骨来说,它的原始人的性质仍多于猿的。


四、 主语之前


已有的研究成果中,多称主语前以双音节介词为主,尤其是与话题相关的介宾结构(王丽娟 2008等)。王永娜(2018)更具体地指出,汉语中只能位于主语之前的介词有


4个——“关于、至于、鉴于、当(……时)”。


但其实这些介词并不是“只能位于主语之前”。如“关于”也有用于主语之后的例子:“毛泽东同志关于这一点曾经说道:‘人民的国家是保护人民的。’”(“语料库在线”例) 我们在“语料库在线”中对这4个介词进行了查找,分别统计了各自语料中的连续200例(不足200例的全部统计)。[11]统计结果如表3所示。


由表3可知,上述4个介词,虽然主语之前的比例都在80%以上,甚至“至于”的比例为100%,但我们不能就此得出这4个介词只能位于主语之前的结论。另如“鉴于”“当(……时)”位于主语后的例子:




(16) 这时候,学校党组织鉴于中文系党员业务骨干少,决心把许怀中当作红色教授来培养,鼓励他大胆深造。


(17) 白僵菌当施于寄主居住地时,至少可以维持有效期两年。


而且,能够前置于主语的介词,也不止上述4个。根据王华(2005)在现代汉语语料中的统计,位于主语之前的单音节介词及其前置比例如下:“当(表时间,94%)、从(78%)、赶(41%)、对(33%)、按(21%)、在(17%)、为(12%)”,双音节介词及其前置比例:“打从(57%)、根据(86%)、由于(84%)、鉴于(55%)、本着(53%)、通过(52%)、对于(表关涉,46%)、为了(39%)、按照(25%)”。作者还统计了几个介词在《现代汉语虚词用法小词典》(1984)、《现代汉语虚词词典》(2001)中前置于主语的比例,详见表4。


王华的表格列出了多个倾向于位于主语之前的介词,但根据我们表2的统计,“根据、通过”等的前置用法非倾向性用法,暂做排除。


我们在上文论及可自由用于助动词等之前(之后,也包括主语之前)的49个介词,其中倾向于位于主语之前的,包括“及至、从(……看)、随着、打(……起)、由于、就(……来说)、临(……)前、基于、除却、自从、因为、为了”和“论、讲、照”等。再加上王华(2005)统计的双音节介词“打从”,我们可汇总出倾向位于主语之前的20个介词:“除却、从(……看)、打(……起)、打从、当(……时)、关于、基于、及至、鉴于、讲、就(……来说)、临(……前)、论、随着、为了、因为、由于、照、至于、自从”;其中单音节介词只有3个。


由此可见,虽然“居于句首的介词一般为双音节的”的传统认识有其合理性,但应以


3个单音节介词作为重要补充。此类介词的韵律特征:1) 单双多音节都有,以双音节为主;2) 单音节介词未出现弱化现象;3) 双音节介词中,“为了、随着”除外,一般都是“重+重”式,即使是有“重+轻”式可能的“关于、基于、至于”等,在句首也可以读成“重+重”式,即读出足音全调来;4) 宾语可长可短,但有较长宾语的可能性和机会更大,介宾结构之后可以出现明显的停延。


这20个倾向位于主语之前的介词,就其语义来看,主要涉及话题类、时间类、原因类等。尤其是单音节介词中,就有“讲、论”2个话题类的,占比近七成。而从表1的13个单音节介词看,所有话题类的单音节介词都倾向于位于主语之前。例如:


(18) 讲力气,他不是我的对手。


(19) 若论在家受娇惯,两人似乎不相上下。


就双音节介词而言,介引话题类宾语的“至于”全部位于主语前,“关于、鉴于”只有不到两成的后置比例。


因此我们认为,首先,从音节上看,虽然双音节介词传统上被认作前置的典型单位,但也有单音节介词可以前置,如上文列出的13个单音节介词。其次,从句法上看,主语前的介词离句子的谓语动词更远,句法位置更高。再次,从语义上看,主语前的介词管辖范围更广,辖句性明显强于句中的辖谓介词,其中话题类(以及时间类[13]、原因类)表现出强烈的前置倾向。但必须明确的是,这只是一种数据统计上的倾向,并不是绝对的“铁则”。首先,倾向于前置的介词中,介引话题等三类宾语的介词相较于其他类介词而言占比更大(尤其是单音节介词),不是说只有该类介词能够前置。其次,该三类介词内部不同成员的分布各异,不少是绝对前置,但有的仍是倾向于前置;它们也有后置于主语的用法,只是倾向性前置。因此,结合表1、表2等,同样韵律条件的介词,若要居于主语之前,介引话题类宾语是其相对(非绝对)强势的限制条件,语义起到了更为根本的作用。


五、 互动关系小结


上文我们讨论了不同句法位置上的介词。不考虑重复,各类介词共计128个,详见表5。


在一个句子内部,从后向前、从右到左,这些介词的韵律在逐渐变化。


1. 从音节数量上看,单音节→单音节为主→双音节为主;从莫拉数量上看:1个莫拉→2/3个莫拉→4个莫拉。


2. 从音节完整性上看,弱读虚化的单音节→音足调全的单音节+“重+轻”式双音节→音足调全的双音节。


3. 从韵律独立性上看,逐步由弱到强,介词与前面成分凝固成词→介宾结构前后不能停延→介宾结构后有(明显)停延。介词宾语长短皆可→不宜过长→不宜过短。


4. 从介词宾语看,可长可短/可单可双→可出现较长宾语。


在韵律变化的同时,句法和语义也出现了“共变”:


从句法上看:介词的句法位置逐渐增高,离动词越来越远,与动词发生词汇化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与主句的关系越来越松散,介宾结构越来越自由。


从语义上看,介词的管辖范围越来越广,介宾结构从管辖动词到管辖整个句子,甚至篇章(句首的介词有的具有篇章衔接功能,如“在……上/下”),尤其是话题类、时间类、原因类等介词,语义能起到更为根本的作用。因此,介词的句法分布在韵律制约的基础上,更需考察语义类别。




另外,我们还考察了不同句法位置介词的正式性,发现主语等之前的介词,无论单音节还是双音节多较正式;助动词等前后正式用法的介词占约六成;助动词等后多非正式,包括动词后的介词。


总之,一个句子从后往前,介词的(音节/莫拉的)长短性、(音调的)完整性、(韵律和句法的)独立性、(语义的)辖句性、(语体的)正式性越来越强,并逐渐出现了话题化甚至连词化的趋势。句法与韵律(以及语义、语体)呈现了整齐的互动关系。


六、 对语文工具书释义的启示


目前已出版的虚词类专业工具书,如北京大学中文系1955级、1957级语言班《现代汉语虚词例释》(商务印书馆,1982)、吕叔湘《现代汉语八百词》(商务印书馆,1980)、侯学超《现代汉语虚词词典》(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张斌《现代汉语虚词词典》(商务印书馆,2001)、方清明《现代汉语介词用法词典》(商务印书馆,2017)等,其介词释义多以语义类别、语法功能、常见搭配等为介绍对象,较少提及介词及其宾语的音节长短、介词的弱读轻声、介宾结构前后的停延等韵律特征及其与介词的句法位置、语义等的对应关系等。本文通过对不同句法位置上介词的分析,认为上述韵律信息能够提高介词的辨识度,尤其是在同义/近义介词的辨析中,这些信息更能发挥作用,故建议将其增补到介词的释义中。我们以“因、因为”“向表方向、向表对象”这两组介词的辨析为例,尝试对它们的韵律特征做出说明。


因、因为 ①“因”多位于主语后谓语前,“因为”可用于主语前、主语后(谓语前)。在主语前时,“因为+宾语”之后可能出现停延。②“因”语体色彩较正式,书面语色彩更强。③“因”后宾语可较短小,包括单音节;“因为”后宾语可较长。


向表方向、向表对象 ①前者可用于动词的前、后,后者只能用于动词之前;如“向红旗走


去/走向红旗、向红旗致敬”。②前者在动词后时可弱读,依附于动词,并有与动词发生词汇化的倾向,“动词+‘向’”之后而非之间可能出现停延;后者无弱读倾向,可与其宾语构成一个韵律单位而后出现停延。③前者所前附的动词一般为单音节,无宾语;后者的动词无此倾向。


虚词类专业工具书,基于介词在句法位置、韵律、语义、语体等方面发生规律性渐变的宏观视角,在传统的介词释义之外增补不同句法位置上介词的弱读、停延等韵律信息,提供不同的音节/莫拉长度、不同的语体色彩等對介词的句法位置、语义功能、管辖范围等影响的说明,不仅能深化我们对介词的认识和理解,也能帮助使用者更好地使用这些介词。


附 注


[1] 例(1)—例(10)源自北京大学CCL现代汉语语料库,以下简称“CCL语料库”。


[2] 表方向,而非对象(如“向老师致敬”不能说“致敬向老师”)。


[3] 王文的“跨vP、TP、CP介词”共52个。其将“靠着”归入介词,我们认为其介词性质尚不明显,多种工具书都未定为介词,在标注了词性的“语料库在线”中,我们也未查得一个介词例,故我们暂未将其纳入考察范围。另外,单音节介词中,我们也未纳入王文列出的“本、就”。因作为介词,“本”偏正式语体用法,且更为常用的是“本着”,我们在语料中未查到“本”的单用例;“就着”也同样比“就”常用,且“就(……来说)、就着”基本涵盖了“就”的用法。因此,我们这里讨论的“助前后类介词”共49个。


[4] 关于“框式介词”的界定和分析,将另文讨论。虽然从音节数量上看,“从(……看)、除(……外)”等也是双音节的,但作为框式介词,其与典型的双音节介词并非同质的,因此我们将其单类讨论。


[5] 后文举例源自“语料库在线”。


[6] 我们抽查了3112个“讲”例中的1000例,只发现了4个介词例,而且全部是位于主语之前的例子。如:讲批修,他真称得上闯将。


[7] 我们抽查了1494个“论”例中的200例,发现了16个介词例,而且全部是位于主语之前的例子。如:论贡献,我把我的肉、皮、胆都奉献给了人类。




[8] “语料库在线”中,我们未检索到“齐着、就着”。表2中二者的数据为CCL语料库的检索结果。“齐着”26例中合格例7个,未发现前置于主语的例子。“就着”共检索得到1103例,经对其中连续500例的筛查,共得到179个介词例。


[9] 统计过程中,我们将“在……时期/时代/同时/时间”等都视作其变体而纳入考察范围。


[10] 介词“因为”例共33个,前置于主语的有18个例子,其中15个都是“正是因为”开始的。


[11] 语料中存在不少特殊例子,如“关于”的语料中绝大多数是“关于”包蕴于定语成分,与我們调查的与主语位置相关的有效语料关系较远,暂视作无效例(如我们调查的连续200例中有156例此类无效例,有效例中37例介词位于主语前,7例位于主语后)如:


(1) 周恩来总理首先于1949年12月30日发表关于中国、中央两航空公司的声明,指出:……


(2) 经济理论界关于国营企业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设想,意思是指……


“至于”的语料中也有定语例,另有介词宾语直接做句子主语的一般认为“不合格”的例子,我们暂归入介词位于主语前的例子。例如:


(1) 至于“趣”,则是指欣赏者从音乐形式因素的欣赏中所得到的美感和乐趣。


(2) 至于我,从小就比较喜欢一种激荡的生活,并且对此抱有一种执拗的态度。


[12] 此处的“总用例数”亦含无效例,“主语前比例”是在有效例的范围内计算的。


[13] 时间类较为灵活,相对于其他虚词,其句法位置更为自由。


参考文献


1. 陆丙甫.作为一条语言共性的“距离-标记对应律”.中国语文,2004(1).


2. 陆丙甫,应学凤.节律和形态里的前后不对称.中国语文,2013(5).


3. 王华.论介词短语作句首状语.东北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5.


4. 王丽娟.从韵律看介词的分布及长度.语言科学,2008(3).


5. 王永娜.介词在句法、韵律、语体上的分布和对应.世界汉语教学,2018(3).


6. 王自强编著.现代汉语虚词用法小词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4.


7. 吴为善.现代汉语三音节组合规律初探.汉语学习,1986(5).


8. 吴为善.汉语“重轻型”韵律模式的辨义功能及其系统价值.上海:学林出版社,2015.


9. 张斌主编.现代汉语虚词词典.北京:商务印书馆,2001.


10.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北京:商务印书馆,2016.


11. Carnie A. Syntax: A Generative Introduction. Hoboken: Wiley-Blackwell,2013.


12. Cinque G. Adverbs and Functional Heads.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9.


13. Fitzpatrick E. The Prosodic Phrasing of Clause-Final Prepositional Phrases. Murrary Hill:AT & T Bell Laboratories.



    进入专题: 介词   句法位置   韵律   释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文学 > 语言学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34794.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辞书研究 2022年2期,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