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鑫:拜登基建计划与美国长期竞争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59 次 更新时间:2022-05-23 00:14:39

进入专题: 拜登基建计划  

陈文鑫  

  

   【内容摘要】美国总统拜登签署《基础设施投资与就业法》,拉开了美国新一轮大规模基建的序幕。拜登团队称其是对美国基础设施和竞争力的一项“一代人一遇的投资”,事关美国能否赢得21世纪的竞争。拜登基建计划包含国内基建和全球基建两部分,企图通过统筹长短目标、软硬基建、内外布局来提升国家竞争力,重塑美国霸权根基。拜登雄心勃勃的基建计划与现实之间还存在比较大的差距,而政治障碍是拜登基建计划推进过程中最大的绊脚石。

  

   2021年11月15日,美国总统拜登正式签署《基础设施投资与就业法》(公法117—58号),拉开了美国新一轮大规模基建的序幕。这份被称作“两党基建协议”的法案历经近8个月才艰难达成。拜登团队称其是对美国基础设施和竞争力的一项“一代人一遇的投资”,事关美国竞争力提升,事关美国能否赢得21世纪竞争。在白宫南草坪举行的法案签字仪式上,拜登激动地说:“我真的相信,50年后历史学家会在回顾这一刻时说,‘那是美国开始赢得21世纪竞争的时刻’。”拜登基建计划能否如其所愿帮助美国赢得21世纪竞争?本文拟从拜登基建计划的构想、特点、进展、影响等方面进行评估。

   一

   基建是“拜登经济学”的重要支柱。面对世纪疫情和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拜登秉持“大政府”理念,试图通过经济纾困、基建投资、产业链重塑、税收改革、绿色发展等途径,兼顾短期经济复苏和长期竞争力提升,带领美国走出困境,为“重振世界领导地位”夯实根基。为此,拜登祭出“重建更美好未来”(BuildBackBetter)内政蓝图,提出美国救济计划、美国就业计划和美国家庭计划三大计划。美国救助计划着眼当前,计划投入1.9万亿美元,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美国家庭和社区提供直接救助,以抗击疫情、拯救经济。美国就业计划和美国家庭计划则更着眼长远,重在投资未来,拜登的国内基建计划就包含在这两个计划之中。

   2021年3月31日,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正式宣布总支出2.25万亿美元的美国就业计划。白宫宣称,该计划将以“自建造州际高速公路和赢得太空竞赛以来从未有过的方式”投资美国,在8年内每年投入GDP的1%来升级美国基础设施、振兴制造业、投资基础研究和科学、支撑供应链、巩固护理基础设施。该计划主要包含四类基础设施投资:一是交通基础设施,包括公路、桥梁、铁路、港口、机场和公交系统等。拜登政府计划投入6210亿美元用于维修公路和桥梁、190亿美元用于升级公交系统、250亿美元用于机场建设、800亿美元用于铁路建设、170亿美元用于沿海港口和内陆水道建设、1740亿美元用于支持电动车和电动车充电站的发展。二是公用事业基础设施,包括水、电、网等。拜登政府计划投入1110亿美元用于清洁水项目、1000亿美元用于电力基础设施建设、1000亿美元用于宽带和数字基础设施建设。三是护理基础设施。拜登政府计划投入4000亿美元用于扩大老年人和残疾人享受负担得起的优质居家护理或社区护理的机会、250亿美元用于升级和增建儿童护理中心。四是制造业、供应链和创新方面的投资。拜登政府计划投入3000亿美元用于提升美国制造业竞争力和供应链弹性、1800亿美元用于科技研发。对绿色基建的重视贯穿在上述各类投资之中,相关研究显示,美国就业计划中大约56%的支出与气变议题有关。此外,除了白宫明列的各项支出计划外,还有未明列的各项清洁能源税收抵免,预计抵免总额将达4000亿美元。因此,拜登政府的美国就业计划总计将在8年内投入2.65万亿美元。

   2021年4月28日,拜登在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的首次演讲中又宣布推出美国家庭计划。拜登基建计划的“软基建”或称“人力基础设施”部分蕴含其中。该计划包括1万亿美元的投资和8000亿美元的税收抵免,总共将在10年内投入1.8万亿美元,用于为美国儿童和家庭提供关键援助,从而提高劳动参与率和未来经济竞争力。投资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教育,计划总共投入5110亿美元,用于向所有3~4岁儿童提供普及的免费学前教育,提供2年的免费社区大学教育及教师培训等。二是为儿童和家庭提供直接支持,计划投入4950亿美元,用于提供高质量和负担得起的托儿服务,设立国家全面带薪家庭休假和医疗休假计划,改善儿童营养安全等。

   为解决资金来源问题,拜登政府在推出上述两个计划时均附带推出税收计划,拟扭转特朗普政府的2017年税法,把对高收入群体、大型企业和跨国公司增税作为资金开源的重要一环。其中,美国就业计划主要靠提高企业税,美国家庭计划则主要靠征收富人税。企业税方面,拜登政府提出的“美国制造”税收计划拟将企业所得税从21%提高到28%,将跨国公司的全球最低税率从特朗普时期的10.5%提高至21%,同时改变原来按全球总利润计算税收的办法,采用逐国计算,并取消对美国公司海外投资前10%收益不纳税的规定,新增对大型企业利润征税15%的做法等。拜登政府预计,该税收计划将在未来15年内为美国联邦政府增加约2万亿美元收入。富人税方面,拜登政府拟将前1%富人的最高所得税税率从37%恢复到39.6%,将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纳税人的资本利得税税率从20%提高到39.6%。此项税改预计10年内将为联邦政府增加约1.5万亿美元收入。

   在推出国内基建计划之后,拜登政府继而提出“重建更美好世界”(B3W)全球基建计划,试图以国内“重建更美好未来”和国外“重建更美好世界”双轮驱动,全面提升美国竞争力。2021年6月,在英国康沃尔召开的七国集团峰会上,美国以“对华战略竞争”为号召,联合G7伙伴国推出“重建更美好世界”构想。该构想突出两大特点。一是调动私营资本。B3W旨在通过加强盟友伙伴国间开发性金融机构的协调,加大催化性投资,调动私营资本投资全球基建,在2035年前填补中低收入国家基建投资所需的40万亿美元资金缺口,为中国“一带一路”提供替代方案。二是以所谓的“人力基础设施”建设为重点。B3W标榜建立一种价值观驱动、高标准和透明的基础设施伙伴关系,聚焦于气候变化、健康和卫生安全、数字技术、性别平等四个领域。相较于有形的基础设施建设,B3W更注重无形的规则、标准等方面的建设。

   二

   拜登将建设“现代化”“可持续”的基础设施作为提升美国经济韧性和可持续性的头等大事来抓。早在2020年竞选总统期间,拜登便提出要对美国的基础设施和未来进行“变革式投资”,以提升美国中产阶级在全球经济中竞争和获胜的能力,使美国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并确保全美各地的城市、城镇和农村地区分享这种增长。综观其基建计划,具有如下特点:

   从思想根源看,拜登基建计划源于“新政式”的大政府理念。作为一位不折不扣的“危机总统”,拜登自认为“美国历史上罕有比现在更具挑战或更加困难的时期”。甫一上任,他便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壁炉上方最中心位置悬挂富兰克林·罗斯福的画像,试图对标罗斯福,打造“新政式”的历史遗产,做一位“变革式”而非“过渡性”总统。众所周知,罗斯福新政从根本上改变了美国联邦政府的角色,确立了联邦政府在提供国家基础设施和社会福利方面的作用,是大政府理念的典型代表。20世纪60年代另一位民主党总统林登·约翰逊的“伟大社会”计划,是大政府理念的再一次实践。但从里根时代开始,小政府、低税收、紧预算、松监管等就成为美国的基本政治路线。即便力推信息高速公路建设的克林顿和力推医保改革与救市计划的奥巴马等民主党前任,也不得不向该路线低头。克林顿在其1996年的国情咨文中有句名言——“大政府时代已经结束”,直接为“大政府时代”唱了挽歌。作为一个自尼克松时代就在美国政界摸爬滚打、既当过参议员又任过副总统的政坛耆老,拜登坚信“当前是美国史上另一个呼唤政府干预的时刻”。他直言不讳地批评里根的“涓滴经济学”(trickle-downeconomics),强调那种认为“给富人优待,然后财富会由上涓滴而下,最终使各阶层受益”的理论无效,提出要“自下而上、由中而外”重建美国经济。与里根认为“政府本身就是问题”不同,拜登强调“政府是问题解决方案”,要向世人证明“政府依然有效,能够为人民服务”。为此,拜登主张建立一种“新范式”,达成“新交易”。其种种执政表现被视作“大政府时代的回归”。

   从现实基础看,拜登基建计划瞄准美国基础设施落后和投资不足的痛点。一段时期以来,基础设施一直是美国两党共同关心的问题。奥巴马曾提出启动艾森豪威尔州际高速公路工程以来最宏大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将修建高铁作为其任内一项重要任务,谋求打造“世界级的高铁客运系统”,“25年内让80%的美国人都能坐上高铁”。但在共和党控制众议院之后,却拒绝为高铁项目拨款。地产商出身的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期间曾承诺投入1万亿美元,以建设首屈一指的基础设施,其上任后也数次宣布举办“基建周”,但成效寥寥。拜登及其团队认为,美国对基建的投资长期不足,导致基础设施老旧落后,与其大国地位极不相称。据美国官方相关统计,美国每5英里的高速公路和主干道就有1英里(共约17.3万英里)“状况不佳”;全美有4.5万座桥梁“存在结构性缺陷”;全球排名前25位的机场没有美国一席之地,美国客运铁路在可靠性、速度和覆盖范围等方面也都落后于世界其他地区;多达1000万个美国家庭和40万所学校和儿童保育中心缺乏安全饮用水;超过3000万美国人无法使用高速宽带;停电每年给美国经济造成高达700亿美元损失。美国土木工程师学会(ASCE)2021年报告将美国基础设施平均水平定为“C-”级,高于2017年的“D+”,是20年来的最高等级。但该机构同时估计,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内,美国仍有近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缺口;若得不到解决,到2039年前美国将损失10万亿美元GDP。从国际比较看,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报告》,2019年美国在基础设施质量的广义衡量指标上仅排在全球第13位,落后于法国、德国、日本、西班牙、阿联酋和英国等国。拜登2020年竞选总统时就表示,“美国的基础设施正在崩溃”,这种状况“不可接受”。

   从政策设计看,拜登基建计划企图通过统筹长短目标、软硬基建、内外布局来提升国家竞争力,重塑美国霸权根基。具体而言,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长短兼顾。拜登认为,在多重危机背景下,美国除了要着眼当前,对经济进行短期干预,还应着眼长远,通过投资基础设施来提升国家长期生产力和竞争力。短期看,基建可以刺激经济,创造就业,预计平均每年可带来150万个就业机会;长远看,基建可以“重振中产阶级”,为“强大、公平、富有韧性和竞争力的经济”重建基础。拜登在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的首次演讲中指出:“纵观历史,公共投资和基建确实改变了美国。”二是软硬兼顾。在拜登及其团队看来,基建不仅包括硬基建,也包括软基建。硬基建主要针对物理基础设施,软基建主要针对人力基础设施。美国不仅要投资硬基建,也要投资软基建。所以,拜登基建计划里包含了儿童保育、免费学前教育、免费社区教育等社保民生方面的内容。三是内外兼顾。拜登基建计划不仅包括在国内“重建更美好未来”的系列主张,还包括在国外“重建更美好世界”的倡议构想。

总体而言,拜登基建计划在政策设计上与克林顿政府如出一辙。克林顿也认为,基建不应局限于传统的道路桥梁,还应投资于信息技术设施和人力基础设施。为此,克林顿政府除了投入大量资金重建美国道路桥梁等传统基础设施外,更重要的是实施国家信息基础设施战略(NII,俗称信息高速公路战略),继而又推出全球信息基础设施战略(GII),联合G7国家共同创建全球信息基础设施。巧的是,拜登的“重建更美好世界”倡议也是联合G7国家共同推出。在资金来源上,克林顿政府主张通过向富人、海外企业征税及刺激私营部门投资等手段来筹集,而这也是拜登国内基建计划所包含的配套税改计划的思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拜登基建计划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3991.html
文章来源:《现代国际关系》2022年第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