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秉文 :对养老保险改革的评价和建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5 次 更新时间:2022-04-20 23:53:00

进入专题: 养老保险  

郑秉文 (进入专栏)  

  

   以下观点整理自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在CMF宏观经济热点问题研讨会(第44期)上的发言。

  

   一、养老保险的贡献

   改革开放四十年,用三句话就可以概括养老保险制度的巨大贡献。第一,社保使国企真正的从行政附属物摆脱出来,变成了市场主体,可以进入市场进行公平市场竞争。第二,因为有了社保制度,有了养老金制度,把人解放出来变成了真正的劳动者。把农民与土地分离出来了,有了农民工我们就有了城镇化,有了城镇化就有了巨大的经济发展。它把城镇职工从网格化的传统单位中解放出来,变成了可以全国流动、可以离开单位的真正的劳动力商品,于是就有了私营企业。第三,它成为全体国民的一个养老安全网,这个安全网须臾不可离,人人都离不开,为社会安定和减少老年贫困做出贡献。这三个贡献合在一起成就了我们的改革开放。

   二、养老保险的十大问题及建议

   我认为养老保险存在十大问题,等于是十个关系,我们要处理好这十个关系。

   第一,处理好养老保险精算中性与再分配的关系。不可否认社保制度就是一次再分配,税收制度也是一样,但不能对社保制度寄予能够替代税收制度、能够在再分配中占绝对主导地位的厚望。所以,再分配和精算中性在养老保险制度中的关系要处理好。精算中性就是多缴多得,少缴少得,长缴多得。如果过分地强调再分配,甚至强调缴得少可以拿得多,缴得多可以拿得少,就会出现一些偏差和负激励,就会造成很多人不愿多交钱,现在十个参保人中有两个不交钱,八个交钱,而10年前只有一人不交钱,九人交钱,断保的人越来越多。总书记讲得非常明确,他说增强制度的刚性约束。从总书记这句话,我就想到了如何处理好养老保险的精算中性和再分配的关系,如何掌握它的火候,掌握这中间的边界。

   第二,处理好共同富裕和基础性、普惠性、兜底性的制度的关系。促进共同富裕过程中,社保制度和养老金制度要发挥作用。养老金制度到底在促进共同富裕的进程中应该起到什么作用,其实也是基础性、普惠性、兜底性的作用。不要拔太高,把大家胃口吊得太高,要掌握好宣传尺度,否则欲速不达,经济环境和社保政策一有点变化就会诱发埋怨情绪、抵触情绪。

   第三,处理好养老保险制度的可持续性与公平性之间的关系。在改革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公平性和可持续性的关系,哪个放在优先的地位,也是应该有一个预案的。公平性处理好了,有时候可以促进可持续性,可持续性提高了,就为促进公平性打下了基础。如果可持续性都不好,公平性也就成为没有皮的毛了。

   第四,处理好激励性和福利性的关系。福利性就是福利泛化,要防止养老保险制度成为拉美陷阱的一个诱因,应提高它的激励性。保险与福利是两回事儿,尽量要分开,保险的基本规则没有遵守好,很有可能就是福利性质造成的。

   第五,处理好顶层设计和摸着石头过河的关系。我们既要有摸着石头过河的经验性,同时还需要一些顶层设计的可设计性。在这个发展关头二者不可偏废,近10年来,总书记多次强调二者的关系,指出顶层设计很重要。

   第六,处理好政策与法治的关系。政策带有临时性,阶段性,而法治立法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性和强制性,我们在政策性方面恐怕做得多一些,但是立法却跟不上。例如,待遇调整每年都有,但规则是什么,应让老百姓知道,要透明化,让老百姓理解,要告诉今年调整百分之多少是根据什么来的。

   第七,处理好养老保险制度和财政边界的关系。养老保险是养老保险,财政补贴是财政补贴,财政离养老保险近一些好还是远一些好,是有立法性质的防火墙好,还是没有这种防火墙好?这是需要讨论的。据我所知,发达国家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跟财政关系没有离很近的,它要求的首先是要坚持精算平衡原则。即使财政介入,也应该有法可依。我们的制度才建立三十年,已经离不开财政了,而德国养老保险建立都一百三十多年了,还没有财政的介入。在这方面,财政有约束,有财政纪律,社保应该讲立法,这个关系也要处理好。

   第八,处理好当下改革、阶段性改革和模式选择的关系。我们不得不承认社保制度是有模式选择的,这种模式选择与经济发展水平、发展阶段是没有关系的,与人均GDP和GDP总量也是没有关系的。当考察那些发达国家的时候,就会发现人均一千美元时和一万美元模式是一样的,和六万美元时也是一样的。所以,模式如果不定,很可能当下出台的阶段性政策,与长期模式的追求是南辕北辙的,而养老保险制度的周期是几十年,精算报告最低预测75年,最长预测100年,周期这么长,模式选错了不好调头,成本会很高的。所以,在阶段性改革和长期模式选择的关系一定要处理好。

   第九,处理好国家和市场的关系。养老金制度也有国家和市场的关系,最典型的体现就是第一支柱是国家举办的,第二第三支柱可以看成是市场或者是非国家。我们可能在观念上有处理好这对关系的认同,但是在实际操作当中,恐怕离这种认同很远。比如立法,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保险有法,可是第二第三支柱没有法,而发达国家恰恰是第二支柱、第三支柱立法都非常重要,都是国家层面的立法。实践证明,凡是没有忽视市场的国家,养老金市场很发达,劳动力市场也活跃,经济也十分活跃。

   第十,处理好养老保险作为福利制度和生产要素的关系。养老保险不仅仅是福利制度,它也是生产要素。如果我们要把负债型比较明显的制度改成资产型比较明显的制度,它就产生了长期资金和长期资本,有了长期资本就有了股权资本,等于是减少了银行体系占统治地位的债权资本,那么我们在投资方面长期资本就有了一个源源不断的源头。资本、劳动、土地是传统经济增长三要素,资本里的长期资本更稀缺,我们更应该把民生制度培养成既是民生又是生产性的这种要素制度。

   三、对养老保险方法论提出的政策建议

   养老保险的功能有四个。第一个功能是反贫困。在美国,如果没有基本养老保险,老年贫困率高达46%,有了基本养老保险贫困率现在是11%,相信中国养老保险反贫困的作用更重要,效果更好。第二个功能就是纵向的终身烫平,也就是在人的生命周期三个阶段中,把中间有收入的阶段拿出一部分放在未来退休负储蓄阶段使用。第三个功能是再分配功能。第四个功能是保险的功能。

   基于这四个功能我认为四个功能改革重点优先排序,在不同历史时期,不同发展阶段,不同突发事件面前是不一样的,只有非均衡的这种发力才能突出重点。

  

  

进入 郑秉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养老保险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工作和社会保障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2899.html
文章来源:中国宏观经济论坛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