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中国周边形势新变化与周边命运共同体构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70 次 更新时间:2022-02-05 22:17:38

进入专题: 中国外交   人类命运共同体  

王健  

  

   2013年,党中央召开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体现了中央对周边地区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全局中的地位和作用的高度重视。我们坚持与邻善、以邻为伴,坚持睦邻、安邻、富邻,突出体现亲、诚、惠、容理念,中国周边外交实现了较好发展。在中美战略博弈和新冠肺炎疫情(以下简称“疫情”)冲击中,周边国家除日本和印度之外均坚持不选边站队,并积极与中国发展友好关系,东盟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2017年以来国际格局和周边局势出现了许多新特点。而且从历史上看,任何大国的复兴和崛起都需要以稳定的周边为依托。因此,我们应该更加重视周边外交,提升其在中国外交总体布局中的地位,努力构建周边命运共同体,使之成为中国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引领示范地区。

   一、中国周边地区已成为大国博弈的前沿

   随着亚太地区乃至所谓“印太”地区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中国等新兴大国的崛起,世界主要大国,包括美、英、法、德、俄等均以新的姿态和巨大的资源投入到中国周边地区,使之成为大国竞争博弈的前沿。

   (一)美国的战略布局已前所未有地集中到中国周边地区

   2017年以来,全球和周边安全形势发生的最大变化就是中美关系出现了结构性竞争。2011年奥巴马政府宣布“重返亚太”之后,美国已逐渐将更多军事力量部署到亚太地区,并尝试对亚太区域经济合作进行整合。特朗普政府执政后,更是将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者”,并通过加征关税、出口管制、科技制裁、金融限制、军事威慑等手段来遏制中国的发展,使全面竞争的对华政策逐渐成型。2021年拜登政府执政后,美国对华政策的主基调没有改变,仍将中国列为“首要战略竞争者”,并在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框架内进行了一些调整,包括修复、利用和加强同盟体系以及发挥多边机制作用;增强对国内高科技和关键领域的投资,努力提升美国自身的竞争力;在全球重组产业链和供应链体系,加速重要产业和关键产品供应链与中国“脱钩”;加强基础设施投资和建设;注重价值观外交,通过打“人权牌”“民主牌”“环保牌”等对华施压。此外,将中国视为“首要战略竞争者”的定位也使美国国防和情报工作的重点转向中国。2021年2月,拜登亲自在五角大楼宣布成立“中国特别工作组”(China Task Force),其目标是确定美国面临的所谓“最重要挑战和机遇”,并判断针对中国的优先事项等。同年10月,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威廉?伯恩斯(William J. Burns)宣布建立“中国

   任务中心”(China Mission Center),提高对中国的关注度。随着朝鲜和伊朗任务中心被并入中东和东亚任务中心,“中国任务中心”将成为中情局唯一以国家命名的任务中心,再加上2020年国土安全部牵头成立的“中国工作组”(China Working Group)和2018年司法部成立的“中国行动计划”(China Initiative),美国正投入更多的人员和资源,来加强对抗中国的工作力度。与此同时,美国在中国周边地区加快了构筑反华“包围圈”,企图对中国形成合围之势。

   第一,推进“印太”战略。首先,2021年3月和9月,美、日、印、澳四国先后在线上和线下举行领导人峰会。3月线上峰会的重点是建立关键和新兴技术工作组(Critical and Emerging Technology Working Group),以确保技术标准掌握在所谓“具有共同利益和价值观”的国家手中,其中涉及加强在信息通信布局、供应商多元化和未来通信领域的合作,力图在新一代信息技术领域联手应对中国。9月的线下峰会将合作领域拓展到基础设施、教育、网络、太空等七大领域,但重点同样是瞄准5G领域的尖端技术开发合作,构建“安全半导体供应链”是其核心内容。其次,美国也在设法让欧洲国家更多介入亚太安全和“印太”战略,美英澳安全同盟(AUKUS)的建立就是一个标志,意味着美国军事战略力量已集中布局到“印太”地区,并以三边的新方式呈现出来。

   第二,第二,强化美日和美韩同盟。2021年上半年,美日、美韩会晤频繁,时任日本首相菅义伟和韩国总统文在寅相继访问美国,美日、美韩分别举行了“2+2”会谈,三国还借G7外长会的机会举行了三国外长会。美日会晤后,日本随即越来越直接地展现对华强硬,屡屡发表涉台错误言论,在多个问题上挑战中国的核心利益。而韩国作为美国极力拉拢的对象,“选边站队”的压力已变得越来越大,战略定位面临极大考验。

   第三,以南海、疫情等议题拉拢东盟国家。东南亚也是美国织就的遏制中国的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拜登执政后,已有常务副国务卿、国防部长、副总统等高官相继访问东南亚国家,南海问题始终是美国设置的重要议题。美国多次声称中国在南海地区“更加强势和进取”,强调维护所谓“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和在南海的“航行自由”,否认中国在南海的合法权利,再次宣称《美菲共同防御条约》(Mutual Defense Treaty)适用于南海。哈里斯甚至鼓动越南与美国在南海问题上“想办法向北京施压”,并表示“愿意向越南提供帮助以在南海问题上应对中国”。疫苗是美国拉拢东盟的另一个工具。在多位高官2021年访问东南亚后,美国加大了向东盟成员国提供和捐赠疫苗、资金援助和紧急物资的力度,包括 2021年8月向泰国提供了500万美元援助,向缅甸提供了5000万美元援助,向越南捐赠了106万剂疫苗。截至2021年8月,美国已向东盟成员国提供了2300多万剂疫苗和超过1.58亿美元的紧急卫生和人道主义援助。总之,美国正加大力度在南海问题上进行炒作、挑衅,并利用“疫苗外交”来干扰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合作。

   第四,联合多国在台湾问题上挑衅中国。拜登政府还增加了在台湾问题上的话语挑衅和武力威胁。美国国务院新闻发言人多次宣称,“美将维持对台承诺,继续协助台湾保持足够的自卫能力。”2021年4月,美国还发布涉台“行动指南”,放宽美国官员与中国台湾地区的往来。同时,日、澳、法等国与美国步调一致,连续发表错误言论。日本一些官员也声称要与美国“共同防卫”台湾。2021年10月,澳大利亚前总理阿博特(Tony Abbott)等西方政客访台,阿博特表示将帮助台湾“摆脱国际孤立”,力挺其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

   (二)以法、德为首的欧盟和英国也进一步介入中国周边地区

   由于距离太平洋较远,欧盟对亚太地区的介入一直比较有限。但是,欧盟已经开始认识到与“印太”地区的高度互联。欧盟是“印太”地区最大的投资者、主要的发展合作伙伴和最大的贸易伙伴之一。欧盟也认识到,能否对“印太”地区施加有效且持续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欧洲的安全以及欧洲能否在全球发挥更大的作用。基于这些现实和认知,欧盟在2016年“新安全战略”中首次提到“印太”,并与东亚地区并列。2021年以来更是深度介入“印太”地区。

   第一,欧盟与“印太”国家积极推进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深度参与“印太”地区经贸体系建设。目前,欧盟已经与日本、韩国、新加坡、越南等国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与印尼的谈判也在进行中。2021年10月,东盟和欧盟表示准备恢复2009年中断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签署自由贸易协定也是欧盟与东盟构筑经贸合作关系的最终目标。之后,欧盟还将致力于同印度等达成自由贸易协定。“脱欧”后的英国一方面与欧盟进行贸易协定谈判,另一方面将注意力转向亚太地区,在相继与日、澳、越等达成自由贸易协定之后,又正式申请加入CPTPP,旨在重建“全球英国”新的伙伴关系网络。

   第二,法、德、英等国相继介入“印太”安全事务。法、英、德对“印太”地区表现出越来越大的兴趣,希望在这一新的地缘政治方向上获益。法国对“重返印太”表现积极,还自诩为“印太国家”,并制定了欧洲第一份“印太战略”,正将军事活动和军力投放、渗透到“印太”地区。德国是在法国之后第二个出台“印太战略”的国家,并宣称“印太”地区是德国外交政策的优先事项。为显示存在感,“巴伐利亚号”护卫舰已前往“印太”地区开展为期6个月的航行任务,这是德国海军近20年来首次进行类似部署。英国“向东看”趋势明显。“全球英国愿景”(Vision for Global Britain)已向“印太”地区倾斜,而且英国在这一地区的军事活动频繁。英国不仅出动“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编队首次到“印太”地区开展所谓“航行自由”行动,还在相关地区常态化部署了两艘军舰。英国还将借美英澳安全同盟东进亚太,协助美国控制太平洋。

   第三,欧盟制定“联通战略”和“印太战略”文件。2018年,欧盟制定了“连接欧洲与亚洲”(Connecting Europe and Asia—Building Blocks for an EU Strategy)的新战略,提出一个所谓可持续的、全面的和基于规则的欧亚联通性方案,重点打造交通、能源、数字及人际交流网,与亚洲国家和组织建立互联互通伙伴关系,同时还要在双边、地区以及国际组织层面增进合作。2021年,继法国、德国、荷兰出台“印太战略”文件之后,欧盟于4月和9月相继发表《欧盟印太合作战略报告》(EU Strategy for Cooperation in the Indo-Pacific)和“印太战略”文件,宣布将在可持续和包容性繁荣、绿色转型、海洋治理、数字治理与伙伴关系、互联互通、安全与防卫、人类安全这七大领域加强与“印太”国家的合作,以此对内展示团结,对外展现合作,紧跟美国步伐。欧盟认为,“‘印太’地区正日益成为欧盟的战略重点地区,该地区日益增长的经济、人口和政治影响力使其成为塑造国际秩序和应对全球挑战的关键角色。”

   (三)周边国家在中美战略博弈中进一步分化,一些国家对华更趋强硬长期以来,周边的一些国家在安全上依靠美国,在经济上依靠中国。但随着中美战略博弈加剧和美国对这些国家不断施压,虽然绝大多数国家迄今不愿选边站队,但对华态度分化趋向较为明显。一些国家追随美国,实施更为强硬的对华政策。一方面,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稳步推进和《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延长有效期使中俄关系不断迈上新台阶,并在更高起点、更大范围、更深层次上推进合作,两国未来发展继续向好的趋势具有确定性和稳定性。中国与韩国、东南亚国家的关系总体相对稳定,虽然美国要求这些国家联合制华的压力越来越大,但它们目前尚能基于本国国家利益保持一定的独立性,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例如,韩国并未加入“印太”联盟,东盟2019年发布的《东盟—印太展望》强调包容性和东盟的独立性,美国传统地区盟友新加坡也一直强调不可能在中美之间“选边站”,与中国存在领土争端的越南也明确表示不愿意被牵扯进中美之间的纷争。另一方面,日本、印度等明显表现出偏向美国的态度和立场,并与美国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反华战略协作。大国博弈与周边问题相互交织,周边地区已成为以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遏制中国发展的前沿阵地。

   二、周边经济与中国经济新发展格局之间的关系更为紧密

   在世界主要大国都以新的手段介入中国的周边地区之外,周边经济形势也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一方面,全球化更多以区域化、近岸化和本地化趋势来呈现,其中亚洲区域化的倾向尤为明显,且周边国家在经济上更加依赖中国。另一方面,机器人、3D打印、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和运用将进一步促进区域化发展,亚洲特别是东亚与中国的经济联系对双方都更为重要。

   (一)全球化进入“慢速”阶段并呈现区域化、近岸化、本地化趋势

冷战结束后,与信息技术革命、全球市场统一、以中国为首的新兴经济体加快对外开放相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国外交   人类命运共同体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中国外交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135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