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鑫焱 李本乾:“双循环”新格局下中国出版业高质量发展的突围路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7 次 更新时间:2021-07-05 13:14:02

进入专题: 新发展格局   出版业   高质量发展  

聂鑫焱   李本乾  

  

   [摘 要] “双循环”发展新格局的提出,为中国出版业应对“逆全球化”趋势和克服疫情影响提供指引。在“十四五”开端,中国出版业应秉承内激活、外引领的思路,以深化供给侧结构为主线,利用和把握“两个市场”,在坚守内容本位和价值观导向的同时,以数字智能出版技术为引领,在市场拓展、企业平台化转型、产品体系优化、服务观念转变等多方面进行突围,持续释放国内知识消费市场潜力的同时构建出版“走出去”良性生态,推动中国出版业在“十四五”期间实现高质量发展。

  

   [关键词] 双循环 新发展格局 出版业 高质量发展

  

   [中图分类号] G230[文献标识码] A[文章编号] 1009-5853 (2021) 03-0026-08

  

  

   “逆全球化”趋势的持续蔓延、新冠肺炎疫情的突发对我国出版业在短时期内造成了较大冲击,编辑、印刷、销售等各个环节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出版“走出去”等对外战略的步伐也随之放缓。出版业涉及知识经济、信息经济等多个领域,是我国“新经济”的重要构成产业,也是与意识形态紧密相关的工作,出版业高水平发展事关人类文明、文化赓续和国家大局[1]。如何在“后疫情”时期实现恢复并突围,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2020年5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的经济界委员并参加联组会时指出“面向未来,我们要把满足国内需求作为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2] 。2020年7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企业家座谈会上再次强调“在当前保护主义上升、世界经济低迷、全球市场萎缩的外部环境下,我们必须充分发挥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通过繁荣国内经济、畅通国内大循环为我国经济发展增添动力,带动世界经济复苏”[3]。“双循环”强调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我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应然之策和应对经济发展转型的实然之举,为我国出版业在“后疫情”时期和即将到来的“十四五”时期,利用好国内国外“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实现高质量发展,指明了方向、增添了动力。

  

   1 “双循环”格局下提振中国出版业高质量发展的紧迫性

  

   从“双循环”提出的大背景来看,国际环境方面,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特别是2020年伊始,新冠肺炎疫情的突发导致全球供应链的中断,不仅对我国供应链的安全产生了威胁,并且助长了欧美企业家、研究者和政策制定者对“去中国化”的主张和决心[4]。在中国出版“走出去”的重要关口期,因疫情导致的印刷、仓储、运输不畅造成图书出口成本大大增加。同时,疫情期间,别有用心的国家通过网络舆论对中国进行“污名化”,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出版业“走出去”的步伐。从国内环境来看,目前,全面决胜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百年奋斗宏伟目标宏伟事业到了关键时刻,作为传播思想文化科学知识和引领人类文明进步伟大事业的知识服务行业,出版业的高质量发展,事关能否为加快经济增长内生转型、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实现长期可持续发展提供高质量的知识供给。因此,如何有效应对和解决因“逆全球化”、贸易摩擦和疫情造成的出版业实体产业链冲击、国际市场和技术冲击,实现高质量发展,是我国出版业当前面临的重要课题。

  

   1.1 疫情的突发对国内出版产业链各环节造成冲击

  

   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出版业的影响,首先表现在对实体出版产业链的冲击上:疫情期间,编辑工作放缓、印刷产能受限、实体书店关门、线上图书物流不畅、销售收入锐减。在出版产业链的上游,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和全民阅读与融媒体智库发布的调研报告显示,新冠肺炎疫情突发初期,有超过60%的机构表示编辑进度受到影响,74.11%的出版机构表示新书无法正常印刷,65.18%的出版机构表示图书无法加印[5]。從中下游来看,受全国各地先后进入卫生应急响应的影响,实体书店2020年1月底至2月底基本处于停业状态,疫情期间,参与抽样调查的1021家实体书店中,有926家暂停营业,占比90.7%。总体而言,2020年一季度我国图书零售市场总体下降明显,图书销售总册数下降36.63%,销售码洋下降28.57%,其中线上零售受制于物流不畅和新书品种减少,销售册数下降28.29%,码洋下降19.53% [6]。尽管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国内的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但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常态化,实体书店、书展等线下场所的恢复仍需时日,与此同时,国外疫情的传播还处在发展变化之中,因此,防疫仍处于高压状态,疫情对出版业的影响还将持续。

  

   1.2 国际经贸环境使出版“走出去”的步伐有所放缓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扩散,直接对世界经济和国际局势产生影响,出版“走出去”作为国际贸易活动,也同样面临严峻的挑战,其进程或将有所放缓,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图书实物出口的成本增加及国际出版沟通交流渠道不畅。疫情期间,与印刷品出口密切相关的印刷、仓储和运输公司的停工停产,导致外贸图书订单积压。加之疫情在海外的蔓延肆虐,许多国家暂时关闭口岸,减少海外航班与直航的数量,导致图书出口运输成本急剧升高。中国国际图书贸易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总公司、中国教育图书进出口有限公司三大图书进出口公司提供的数据显示,受到影响的国家集中在我国图书出口贸易近年来重点布局的欧洲和北美等经济发达地区[7]。海外市场的萎靡和中美贸易摩擦的持续,使得依托于资本输出走向国际市场的出版企业海外机构生存举步维艰。与此同时,中美贸易摩擦与新冠肺炎疫情的叠加,国际舆论场上时常出现不利于中国的言论,而出版物带有的意识形态特征,许多“走出去”目的地国家在引进中国图书和与中国进行出版项目合作的对接时,对于主题的选择和内容的把关更加谨慎严格,导致中国出版走出去的步伐有所放缓。

  

   1.3 出版业知识中介地位正遭遇新媒体与新通讯技术的解构

  

   以数字化、数据化、智能化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催生了新技术、新业态、新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2019年,随着5G技术广泛应用,高速率、低时延、智能化的“万物互联”进一步缩短了人与信息的距离。最显著的表现是各类自媒体、付费知识平台、问答平台的兴起,使知识生产和传播日益呈现场景化、社交化和即时性的趋势,出版业作为传统知识中介的地位受到冲击。疫情期间,这一情况更加明显,在实体出版遭受冲击的情况下,知识付费市场迎来小高潮。数据显示,有63.1%的中国用户表示在疫情暴发期间购买过知识付费产品,例如“喜马拉雅”等知识付费平台与人民卫生出版社、天津出版传媒集团等多家出版社合作,推出疫情防护主题系列电子书,截至2020年2月中旬,购买领取电子书人数达到40万人[8]。与此同时,“丁香医生”“点亮妈妈”等垂直化、专业化的知识付费细分领域迅速崛起。以上事实表明,移动互联和5G技术的发展普及,人的知识需求可以通过网络实时互动实现,通过购买书籍间接进行知识学习的动力降低。与此同时,先前利用个人IP和粉丝效应深度参与知识付费的大V以及KOL,在当前的技术背景下也转变了策略,逐渐脱离自媒体知识内容与出版机构之间的紧密共生,形成依托平台的知识生产逻辑、机制并完成价值补偿的知识服务闭环。例如“得到”“樊登读书”等App,开拓了讲书、听书、售书、社区、问答、售课于一体的知识服务体系,在此基础上形成了较为稳定的商业模式。由此可以看出,尽管疫情是社会发展过程中的“特殊场景”,但由此折射出传统出版媒介的地位正在受到以5G为代表的新技术的挑战,“出版业作为内容聚合者和加工方、形式的创新方,其核心本质是‘中介桥梁,当其他群体或技术样式形成替代效应,出版业的中介作用就会遭到解构”[9]。因此,在当前的媒介技术环境下,传统出版机构亟须对现有的产品体系、平台机制和商业模式等进行调整与革新,使出版业更好地适应移动互联环境下知识生产与消费的场景。

  

   总体而言,中国出版业面临着国内外产业链恢复、市场复苏开拓、技术平台及产品创新的多重挑战,需要紧跟“双循环”的战略部署,坚持创新驱动,通过产品、企业、服务、机制的高质量发展,恢复并促进出版业生产、流通、分配和消费“双循环”链条良性运转,在“后疫情”时代加快建设出版强国步伐。

  

   2 “双循环”格局下中国出版业高质量发展的突围路径

  

   新格局下,实现中国出版业的高质量发展,需要在明确“双循环”关系逻辑的基础上,结合当前出版产业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上的已有基础优势和前沿方向,进行前瞻性和创新性的布局和实践。从深层逻辑上,“‘双循环演进以产业升级为先导,以创造消费新场景的大规模投资为辅助,以激活消费升级为目标,在供给侧和需求侧两端同步开启‘内循环的自我强化,并最终以‘内循环重塑‘外循环”[10]。基于此,出版业各主体要主动挖掘国内文化产业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知识内需潜力,通过加强内容、机制、平台、服务创新满足内需的能力,为国内出版市场培育新动能。与此同时,海外疫情形势仍严峻,出版业海外产业链和供应链还存在较多不确定性,因此,出版“走出去”的高质量发展,需要通过“内循环”的自我强化,形成对“外循环”的带动引领效应,从而提升出版“走出去”的质量和效能。

  

   2.1 激活国内“大循环”:深化供给侧改革,推动全产业链创新联动

  

   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我国经济快速增长,国内大循环的条件和基础日益完善。从需求潜力看,我国已经形成拥有14亿人口、4亿多中等收入群体的全球最大最有潜力市场,随着向高收入国家行列迈进,规模巨大的国内市场不断扩张。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指出:“到2035年,建成文化强国、教育强国、人才强国、体育强国、健康中国,国民素质和社会文明程度,国家文化软实力显著增强。”[11]随着小康社会的全面建成和繁荣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写入国家远景目标,出版业作为文化产业的重要部门,肩负着进一步开拓国内文化产业市场、满足人民日益丰富的精神文化需求的责任,应更加主动地融入国内经济大循环建设,把握利用出版传播技术发展和市场需求的“双引擎”,通过高质量产品供给、智能化平台打造、跨界资源机制构建、高品质服务提供,进一步深化供给侧改革,提升我国出版业整体水平。

  

   2.1.1 以高质量产品供给,带动高质量的全民阅读

  

出版业从诞生起,就一直在做知识的供应,包括对知识的加工、生产和传播。信息的高级形态是知识,藏在出版业基因里的密码就是知识。能够吸引用户的也必然是知识,是出版物中传递的内容[12]。也就是说,无论产品以何种形式呈现,内容依旧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核心所在。本次疫情的突发,使居家阅读成为社会风尚,进一步激发了人民对于知识的需求和社会对于优质出版产品的期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新发展格局   出版业   高质量发展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宏观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7308.html
文章来源:出版科学 2021年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