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星:范仲淹的齐家之道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63 次 更新时间:2021-03-08 22:01:16

韩星 (进入专栏)  

   范仲淹(989-1052),字希文,北宋著名贤臣,吴县(今属江苏苏州)人,少年时家境贫寒,但勤勉好学,常怀以天下为己任之志。入仕后忧国忧民,不图个人荣华富贵,从二十七岁进士及第到五十五岁主持新政,在漫长的官宦生涯中,范仲淹关心政治,每遇国家大事,总是慷慨直言,尽职竭忠。

   由于他直言敢为,曾在八九年间里三次被贬,尽显“三光”荣耀:每贬一次,时人称“光”(光耀)一次,第一次称为“极光”,第二次称为“愈光”,第三次称为“尤光”。

   宋仁宗时官至参知政事,相当于副宰相。元昊反,以龙图阁直学士与夏竦经略陕西,号令严明,夏人不敢犯,羌人称为龙图老子,夏人称为小范老子。康定元年(1040年),与韩琦共同担任陕西经略安抚招讨副使,采取“屯田久守”方针,巩固西北边防。

   庆历三年(1043年),出任参知政事,上疏《答手诏条陈十事》,提出十项改革措施。庆历五年(1045年),新政受挫,范仲淹被贬出京,历任邠州、邓州、杭州、青州知州。

   皇祐四年(1052年),改知颍州,范仲淹扶疾上任,行至徐州,病重不起,与世长辞,享年六十四岁,谥号文正,世称范文正公。

   范仲淹先祖是唐朝宰相范履冰,世居邠州。范仲淹高祖范隋,唐懿宗时渡江南下,任丽水县丞,时逢中原兵乱,遂定居吴县。五代时,曾祖和祖父均仕吴越,父亲范墉早年亦在吴越为官。

   北宋建国后,范墉追随吴越王钱俶归降大宋,任武宁军节度掌书记。范仲淹就是出生在这样的一个官宦家庭。淳化元年(990年),父亲范墉因病卒于任所,母亲谢氏贫困无依,只得抱着两岁的范仲淹,改嫁淄州长山人朱文翰,范仲淹也改从其姓,取名朱说(yuè)。

   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范仲淹得知家世,伤感不已,毅然辞别母亲,前往应天府(今河南商丘)求学,投师戚同文门下。数年寒窗生涯后,范仲淹已博通儒家经典的要义,有慷慨兼济天下的抱负。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范仲淹以“朱说”之名,登蔡齐榜,中乙科第九十七名,由“寒儒”成为进士,被任为广德军司理参军,掌管讼狱、案件事宜,官居九品。

   在任广德军司理参军时,要回苏州老家接母亲来广德奉养,因积蓄不多,下属给他筹集了路费,但他不肯收。下属不解地问道:“你新上任不久,手中也没有什么积蓄,离家千里之遥,没有钱怎么能行呢?”范仲淹回答:“我不是还有一匹马吗?把马卖掉,不就有了回家的路费吗?”

   听说范仲淹要卖马凑盘缠回家,下属非常惊讶:“大人,你离家这么远,把马卖掉可怎么走呀?”范仲淹笑着说:“我有两条腿,我这腿可比马富足得多呀!卖掉马匹,我徒步回家。”由此,范仲淹“卖马接娘”的故事传为美谈。这个故事既体现了范仲淹恪尽孝道,又体现了他清廉的品质。

   范仲淹入仕以后非常重视品德纯洁,保持没有污点的清白品性。仁宗宝元元年(1038)十一月,范仲淹调任越州(今浙江绍兴)。越州府坐落在卧龙山南,北面有蓬莱阁和凉堂。范仲淹让仆役在凉堂西面的岩石下清理一口废井,井水冬温夏凉,清白甘甜。为此他写了《清白堂记》,文中先描写泉水的清白:“汲视其泉,清而白色,味之甚甘。渊然丈余,引不可竭。当盛暑时,饮之若饵白雪,咀轻冰,凛如也;当严冬时,若遇爱日,得阳春,温如也。”

   后由此引申到儒家经典《周易》,“观夫大《易》之象,初则井道未通,泥而不食,弗治也;终则井道大成,收而勿幕,有功也。其斯之谓乎!又曰:‘井,德之地’,盖言所守不迁矣。‘井,以辨义’,盖言所施不私矣。圣人画‘井’之象,以明君子之道焉。”他“爱其清白而有德义,为官师之规”,他喜欢此井所体现的清白而有德义的君子之道,并强调这就是作为官师的规范,由此就把凉堂命名为:“清白堂。”还在旁边盖了亭子,命名为“清白亭”,以表达他为人做官坚守清白的高风亮节。

   宋仁宗皇佑四年,六十四岁的范仲淹旧疾缠身,感觉大限将至,便向宋仁宗呈上《遗表》,念念不忘仍是社稷长远,邦国兴衰,他以将死之言规劝仁宗:“伏望陛下调和六气,会聚百祥,上承天心,下徇人欲。明慎刑赏,而使之必当;精审号令,而期于必行。尊崇贤良,裁抑侥幸,制治于未乱,纳民于大中。”还对“事久弊,则人惮于更张”深感忧虑,对自己“功未验,则俗称于迂阔”深表遗憾,至于自己身后之事,却只字未提。

   宋仁宗嘱咐使者询问范仲淹家人有什么要求,范仲淹子女和父亲一样,私事方面一无所求。由于范仲淹一生个人生活非常节俭,他把自己的钱财都捐献给了别人,自己下葬时竟然没有新衣,由友人集资为他举办了丧礼。下葬后,仁宗亲自书写墓碑“褒贤之碑”。

   范仲淹青少年时期生活非常艰苦。在“应天府书院”读书学习时,他昼夜苦学,五年未尝解衣就枕,寒冬腊月,读书困倦了,就用冷水洗脸,再继续读。日常生活也非常艰苦,经常吃不上饭,他就以粥充饥,每天只煮一锅稠粥,凉了以后划成四块,早晚各取两块,拌几根腌菜,调半盂醋汁,吃完继续读书,后世便有了“划粥割齑”的美誉。他对这种清苦生活却毫不介意,而把全部精力用在书中寻找着求学悟道的乐趣。

   一位官员的儿子和他是同学,非常同情他,便把他学习勤奋、生活艰苦的情况告诉了父亲。父亲便叫儿子把官府为自己准备的饭菜送一份给他,他婉言谢绝了,并说:“我吃粥惯了,一吃好吃的,就要以吃粥为苦了。”范仲淹年轻时这种生活,有点像孔子的贤徒颜回。

   他作有《睢阳学舍书怀》,其中有云:“瓢思颜子心还乐,琴遇锺君恨即销。”就这样他在南部应天府后院寒窗苦读五年,考中了进士,入仕后他不图个人富贵,而只是忧国忧民。其《鄱阳酬泉州曹使君见寄》云:“身甘一枝巢,心苦千仞翔。志意苟天命,富贵非我望。”这里的“心苦千仞翔”,“富贵非我望”表达了他追求“孔颜乐处”的精神境界。

   “孔颜乐处”是范仲淹提出、宋儒普遍认同的一个重要命题,探讨孔子及其学生颜回为什么在艰难困苦的情况下仍然能够安贫乐道的问题。《论语·述而》载孔子说:“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这是孔子的自我表白,简洁朴素地勾画出一个安贫乐道者的精神状态,告诉我们快乐生活的源泉决不在声色犬马的物质享受,而在于无愧于心的怡然自得。

   《论语·雍也》载子曰∶“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颜回安于贫困,不仅如此,而且还“乐”。我们不免会问,贫困若斯,何乐之有?颜渊所乐在道,即在对“道”的寻求中,对物质的一种内在的精神超越。孔子、颜回这种平凡而又高洁的生活态度,令人向往之至。因为一般人一生多为衣食筹划、奔波,攀比寻思,患得患失,不知满足,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

   范仲淹以儒学修身励行,节俭好施,身体力行,治家甚严,《范文正公言行拾遗事录》中记载:“范公常以俭廉率家人,要求家人畏名教,励廉耻,知荣辱,积养成名。”教导子女做人要正心修身、积德行善,培育清廉俭朴家风。《宋史》本传中也说道:“(范)公以母在时方贫,其后虽贵,非宾客不重肉。妻子衣食,仅能自充”,平日没有宾客登门,他是不准上两样荤菜的。

   范仲淹的次子范纯仁准备娶亲。纯仁想,结婚乃是人生一件大事,父亲又在朝廷做着大官,婚礼一定要办得热热闹闹才像个样子。于是,他把要添购的贵重物品,开列了一份清单,送给父亲过目,征求父亲的意见。范仲淹拿起这张清单,看着看着,就皱起了眉头。

   他瞥了一眼兴致正高的儿子,摇摇头说:“结婚买这么多东西,有点太过分了吧!”特别当他听说儿媳准备饰以锦罗帷幔,立即传训儿子:“吾家素清俭,安能以罗绮为幔坏吾家法,若将帷幔带入家门,吾将当众焚之于庭。”未过门的二儿媳妇用罗绮做了一幅账子,他一听就训诫儿子说:“做帐子怎能用这么贵重的材料?我家一向清俭,决不能败坏了我家家风。如果她收带这样的东西过门,我就当众把它烧掉!”纯仁听了,觉得很扫兴,就一声不吭了,显得很不高兴。

   于是。范仲淹把儿子叫到跟前,对他进行了严肃的批评。他对儿子详细地讲了自己年轻时的苦难生活,并语重心长地说:年轻时太惦记着享乐,将来恐怕就吃不得苦了。现在你们兄弟几个,从小都没有吃过什么苦,我最担心的是你们会不会丢掉咱们范家的勤俭家风。他还列举了古代一些名士以俭为荣的事例。于是,儿子明白了,便说服媳妇,清简完婚。

   他一再要求儿女们要学会“忍穷”,甘于清贫。据《范文正公言行拾遗事录》中记述:“公虽贵,常以俭约率家人。且诫诸子曰:‘吾贫时,与汝母养吾亲,汝母躬执爨,而吾亲甘旨未尝充也。今而得厚禄,欲以养亲,亲不在矣,汝母又已早逝,吾所恨者,忍令若曹享富贵之乐也!’”

   范仲淹虽然贵为宰相之位,经常以俭约的生活作风垂范家人,还告诫儿女们说:“我贫穷时,与你们的母亲奉养你们的奶奶,你们的母亲亲自下厨房烧火做饭,你们的奶奶常常是粗茶淡饭,很少能吃上美味佳肴。现在我俸禄虽然多了,想用来好好奉养你们的奶奶,可是她老人家却永远离开了我们。如今你母亲也过早地走了,这让我时常怅恨不已,因此我怎么能够忍心让你们安然享受富贵之乐!”

   他在《告诸子及弟侄》一文中,告诫子弟应努力学习,清心洁行。他说:“京师交游,慎于高论,不同当言责之地。且温习文字,清心洁行,以自树立平生之称。当见大节,不必窃论曲直,取小名招大悔矣。京师少往还,凡见利处,便须思患。老夫屡经风波,惟能忍穷,帮得免祸。”他还苦口婆心地告诫自己的子侄,不仅要“慎未防微,各宜节俭”,而且要“清心做官,莫营私利”。

   他对做官的侄儿这样训诫说:“汝守官处小心,不得欺事……莫纵乡亲来部下兴贩。自家且一向清心做官,莫营私利。汝看老叔自来如何,还曾营私否?自家好,家门各人好事,以光祖宗。”勉励子侄要安于清贫:“虽清贫,但身安为重,家间苦淡,士之常也。”还告诫养父朱家子弟“居官临满,直须小心廉洁。稍有点污,则晚年饥寒可忧也。”从中可以看出,范仲淹以一个长辈对晚辈后进的关怀与指点,尽在言表,且言之谆谆,且严且慈,没有高高在上凛然之气,而是亲切温和的慈父深情。

   从范仲淹的治家经验来看,第一要紧的就是家风,而范仲淹的言传身教,就是维系和光大家风的最重要一环。据《范文正公言行拾遗事录》中记载,范仲淹做了吏部侍郎出使外地,至官居参知政事,直至去世,几十年间,未增加一名仆役。不仅如此,由于范仲淹一生奔波各地任职,长期居无定所,直到死也没有为自己营造一所安乐窝,置办一处宅第房产。

   与范仲淹同时代的欧阳修写的《资政殿学士户部侍郎文正范公神道碑(并序)》中说:“公为人外和内刚,乐善泛爱。丧其母时尚贫。终身非宾客,食不重肉。临财好施,意豁如也。及退而视其私,妻子仅给衣食。”

   皇祐元年(1049年),范仲淹调任杭州。据《续资治通鉴》卷52记载,范仲淹“守杭之日,子弟知其有退志,乘间请治第洛阳,树园圃,为逸老地。仲淹曰:‘人苟有道义之乐,形骸可外,况居室乎!’吾今年逾六十,生且无几,乃谋治第树园圃,顾何待而居乎!吾所患在位高而艰退,不患退而无居也。……岂必有诸己而后为乐耶?俸赐之余,宜以赒宗族。若曹遵吾言,毋以为虑。”

范仲淹调任杭州时,子弟因范仲淹有隐退之意,商议购置田产以供他颐养天年,范仲淹答道:“人如果有道义之乐,何在乎居室如何?我现在都年过六十了,活在世上的日子不多了,还花时间精力修建高宅大屋,修整园林花圃,我还想在那里居住多少年呢?我现在最担忧的是怎么能从高位上急流勇退,不用担心退下来没处住啊!……何必一定要有了自己的园林才快乐呢?我毕生俸禄的剩余部分,应该拿来周济苏州的宗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韩星 的专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490.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