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宏俊 张俊:论修昔底德的历史写作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9 次 更新时间:2021-03-08 07:19:02

进入专题: 修昔底德  

祝宏俊   张俊  

   内容提要:修昔底德用三十余年写作《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他的写作大致以公元前404年为界分为两大阶段,在公元前404年之前,他依次进行《阿基达马斯战争》《西西里远征》和《狄克里亚战争》的写作,前两部作品的撰写都经过了史料的收集与考证、纪事短文、无演讲词的叙述体文本、含演讲词的叙述体文本四个阶段;在公元前404年之后,他将二十七年历史作为一个整体,在补写和平时期的内容后将已完成的各部分合为一个整体,并以人本主义思想为指导,探索历史规律和行为动机。漫长的写作过程、多样化的文本形式,既为后人研究其写作进程和思想变化提供了条件,也为相关研究制造了障碍。

   关 键 词:修昔底德/《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写作

   作者简介:祝宏俊(1966-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张俊(1972- ),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讲师。

  

   近年来,随着“修昔底德陷阱”命题研究热度不断提升,国内学术界对修昔底德的关注也越来越多,并从“修昔底德陷阱”向修昔底德的创作延伸。对修昔底德的创作问题,早在19世纪德国学者就曾经进行过热烈的讨论。进入20世纪,尽管热烈程度不及昔日,但也取得不少成果。如格兰迪的《修昔底德和他时代的历史》①、芬利的《修昔底德写作风格的形成》《修昔底德历史的统一性》②、科纳的《修昔底德》③。此外,法国学者罗米丽的《修昔底德和雅典帝国主义》④、哈蒙德的《修昔底德的历史写作》⑤、亨特的《修昔底德历史写作的新思考》⑥等,也都进入了系统研究。国内,白春晓老师的《修昔底德的写作过程和叙事目的》简单介绍过修昔底德的写作过程⑦,何元国教授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是如何写出来的》集中介绍了国外的研究过程和代表性观点与成果⑧,李永明则对修昔底德作品的演讲词的真伪发文进行过专论⑨,杨共乐教授就修昔底德第一卷的创作进行过论述⑩,卢昕则对修昔底德第一卷中的“五十年记”展开过深入的研究(11)。但总体看,对修昔底德的写作全过程尚没有进行整体研究,本文借助于国内外同行的研究成果,试从历时态的维度对修昔底德的历史写作进行研究,权做抛砖引玉。

  

   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的写作

  

   围绕“修昔底德问题”,西方学术界大致上形成了两大派别:“分离派”“一体派”。“分离派”认为,修昔底德的著作是分阶段写成的,这不仅表现在时间上,还表现作者的思想上。此派的代表人物G.迈尔和维拉莫维茨认为,阿基达玛斯战争写于尼西阿斯和约签署之后,但第一卷的考古篇、五十年记,第八卷等写于公元前404年之后(12);E.施瓦茨和亨特则更进一步,试图区分出各卷、各节,甚至特定话语和细节的写作年代(13)。一体派则认为修昔底德的作品是一次性完成的,并且经过了精心设计和构思。如E.迈尔就认为,修昔底德是在公元前404年之后一次性完成的(14);J.H.芬利承认修昔底德的文本写作确实有早晚,但他的全书却是在一个特定时间段完成的,一体性尽管不彻底但毕竟存在(15);法国学者罗米丽则延续了芬利的观点,并更强调全书已经完全消除早年分段写作的痕迹(16)。从学术发展的纵向来看,20世纪初,分离派占据优势;20世纪七八十年代,一体派略占上风。(17)直到今日,这种争论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结论。

   笔者不赞同一体派的观点。修昔底德自称战争一开始(公元前431年)就开始写作(Ⅰ.1.)(18),在第二卷第100章提到马其顿国王阿吉劳斯比前八位国王都强,这句总结其一生成就的话语应该写于阿吉劳公元前399年去世之后(19),也就是说,修昔底德的整个写作过程用了三十余年。从修昔底德的行文内容看,这部著作显然是在不同时期、分阶段完成的,但修昔底德并没有完成最后的定稿,因此流传至今的著作明显存在前后思想不一致甚至矛盾之处。笔者也不赞同分离派全面解构作品的做法,特别是对一些具体段落甚至语句的分析(20)。这样的分析并非毫无价值,但却是一个无止境的工作,会使得该问题变成如克鲁伊阿所说的“无解”(21)。而对修昔底德三十余年的写作过程进行长时段、粗线条的分段,进而理解修昔底德写作方式、思想认识的变化,却是有必要和有价值的。

   笔者认为,从作品的完成情况和各部分主题看,修昔底德的写作以公元前404年为界分为前后两个大阶段。

   第一大阶段可分为三个小阶段。第一小阶段完成了《阿基达马斯战争》的写作(22)。修昔底德说他在战争刚刚爆发的时候开始撰写工作,但从其对厄庇丹鲁斯事件熟悉的程度看,至少在公元前435年,修昔底德就开始关注雅典和斯巴达之间的矛盾。修昔底德的最初关注是以笔记的形式记录历史事件,在阿基达马斯战争之后,他将这十年的历史作为一个叙事单元,将前面记录的笔记进行整合,成为一部独立的作品。第五卷第24章最后一句话就是:“十年的战争告一段落。”这标志着《阿基达玛斯战争》的完成。

   但是,修昔底德何时完成第一部分,间隔多久开始写第二部分?我们不得而知。从第五卷第24、25、26章提供的信息看,修昔底德应该是完成了第一小阶段之后才开始第二小阶段的。公元前421年,伯罗奔尼撒战争进入所谓的“和平时期”,公元前415年雅典发动西西里远征,其间间隔6年10个月,修昔底德应该是在这期间完成了阿基达玛斯战争的书写。现存著作关于和平时期的记述极为简单,修昔底德这期间似乎在集中精力完成《阿基达玛斯战争》的撰写,而对当时所发生的事件记述不详,没有为之后的写作留下足够的资料。

   公元前415年,修昔底德的写作进入第二小阶段,其主要目的是记述西西里远征(23)。第七卷第30章有这样一句:“米卡勒索斯事件就这样了(Ⅶ.30.3.)”,在第七卷结尾时则说:“西西里战事就这样了。”(Ⅶ.87.6.)其语气与纪事短文的结尾一致。说明西西里远征爆发之后,修昔底德又开始写作,收集资料,记述历史。第六、七卷与第一、四卷相似,都有不少的演说词。尽管第七卷的演说词相对较少,只有三篇,但这与第五、第八卷没有一篇演说词具有本质区别。笔者赞同哈蒙德等学者的观点,认为修昔底德已经完成了《西西里远征》的写作(24)。史学写作一般始于事件结束之后,因而修昔底德将纪事短文合成《西西里战争》,应该在公元前413年后,结束很可能在公元前411年。因为完成这么一部完整的作品需要时间,而同时修昔底德对公元前413-前411年的战争的写作还没有完成,当然没有足够的时间写作之后的历史。

   与第一、二小阶段可能有间隔不同,修昔底德在完成《西西里远征》之后,可能立即转入了第三小阶段。因为西西里战争结束不到一年,雅典与斯巴达之间就爆发了战争,修昔底德无暇停笔。公元前413年之后的战争被学者称为“狄克里亚战争”或“伊奥尼亚战争”。笔者认为,狄克里亚战争大致上是指,公元前413年至公元前411年间,斯巴达不断利用雅典北部的军事要塞狄克里亚打击雅典。此后,斯巴达在波斯的支持下建立海军,在小亚地区与雅典争锋。这之后的战争宜称作伊奥尼亚战争(25),公元前413-411年的战争相对独立。修昔底德应该在公元前411年完成《西西里战争》,之后才开始写作《狄克里亚战争》。修昔底德的书写进入了第三小阶段。从现存文体看,《狄克里亚战争》连叙事体文本都没有完成。考虑到公元前404年之后修昔底德的写作进入第二大阶段,第三小阶段应该起步于公元前404年前不长的时间,然后强行中断《狄克里亚战争》的写作。

   总体来看,修昔底德前期写作完成了两部“成品”、一部“半成品”。比较这三部作品的特色,同时结合修昔底德本人的写作原则,“成品”写作经过了四个步骤,而“半成品”则没有完成最后一个步骤。这四个步骤包括:资料的收集与考证、纪事短文写作、没有演讲词的叙述体、有演讲词的叙述体文本。哈蒙德将这个过程概括为三个步骤:笔记、没有演讲词的叙述体和成品(26)。笔者基本赞同,但他忽视了修昔底德对资料收集与考证的专门付出,以及这一工作在修昔底德整个写作过程中的基础性地位。

   修昔底德自述,在战争爆发之时开始写“这部历史”。这里的“这部历史”到底是指时长十年的阿基达马斯战争,还是二十七年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学界曾经展开过争论。(27)很明确,修昔底德在战争爆发时不可能预见到战争将持续十年或二十七年,不可能有写作“十年”阿基达马斯战争或“二十七年”伯罗奔尼撒战争的计划。修昔底德在战争爆发时确实开始了写作,但主要是收集资料并撰写纪事短文,同时还对材料进行核对、考订,弄清每一个细节(I.21,22.)。事实上,修昔底德对某些战例中双方投入的兵力人数都具体到了个位,对国际和约的记述具体到了签约人,其资料的收集考订可谓详细。精准的数据工作不会一次完成,资料收集与考证实际是一种持续、常规的工作。

   修昔底德利用已收集到的资料,撰写内容精炼的纪事本末体短文,记述某些特定历史事件。这些短文大多已经融入现在的作品中,但在有些现存作品中还依然可以看到“纪事短文”的痕迹,至少有10处(28)。最直接的证据就是现存作品中的“×××事件就这样了”的句式,最常用的词就是“”。句式仅在《阿基达马斯战争》部分就出现7次(29)。

   现在明确认定的“纪事短文”大多经过了多次修改,已经很难推测短文的最初文体形式,但有两点可以肯定:第一,大多短小精悍;第二,最初不包括演讲词。在可以界定的10篇短文中,除了“西西里战争”之外,只有皮罗斯事件中有演讲词,而“底米斯托克利和波桑尼阿斯的传记”“安布拉西亚事件”最接近于原貌。

   叙述体文本是在纪事短文基础上加工、整合的结果,如《西西里远征》用了“”做结尾,显示《西西里远征》的原型是纪事短文。现在所看到的《西西里远征》是经过改造之后被极大丰富的产物。

   《阿基达玛斯战争》和《西西里远征》的结尾句不完全一样,前一句说(此前持续了10年的第一次战争结束了),后一句是(这就是在西西里发生的事情)。此中暗含了修昔底德的加工、整合,大致可分两类:一是连接时间上前后相续的短文,再进行适当的修改,如阿基达玛斯战争;另一种是以某一短文为主体,融入其他相关短文,进行适当调整,如《西西里远征》。

   由于《阿基达玛斯战争》和《西西里远征》都经过了第二大阶段的修改,很难反映无演讲词叙述体文本的原貌。相对而言,第八卷《狄克里亚战争》尽管没有最后完成,而恰恰这一点使其成为叙述体文本的范本。第八卷覆盖了三年时间的历史,显然不是一篇纪事短文所能涵盖,本质上它就是一篇无演讲词的叙述体文本,显然,修昔底德还没有来得及为其增加演讲词。依据第八卷,我们大致可以看到叙述体文本的基本特征:受到雅典流行的戏剧作品的影响,引入独白和对话的艺术手法进行叙事,由第三者叙说事件进展。如第八卷第81章概述了阿尔西比阿德在萨摩斯士兵大会上的言论。对话式“间接引语”,如第92章修昔底德以第三人称转述概述了泰拉蒙涅斯对民众的讲话(Ⅷ.81,82,92.)。这种转述在前七卷同样可见,如雅典国内关于远征具体策略的讨论,有3人参加,但内容完全由修昔底德转述和概述(Ⅵ.47~49)。可以想见,修昔底德的《阿基达玛斯战争》《西西里远征》最初都曾经以这种形式存在过。(30)

含演讲词的叙述体是修昔底德在第一阶段创作的最终形式,演讲词应是在无演讲词叙述体文本创作后期或完成之后所添加。这一判断的主要依据是修昔底德的演说词的创作原则。修昔底德承认他作品中的演说词有些是他亲耳听到的;有些则是通过各种渠道获得,不是实时记录,而是事后再创作。这种创作让演说者说出适合所处场合的话,尽可能保持实际所讲的话的大意。据此,只有在无演讲词叙述体文本完成之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修昔底德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史学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475.html
文章来源:《江海学刊》2020年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