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立柱、刁华夏:“敬天”与“射天”:上古夏、夷族群融合之殇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9 次 更新时间:2020-04-15 17:06:08

进入专题: 敬天   射天   诸夏族群   商夷族群  

陈立柱、刁华夏  

   摘    要:

   上古中国西部族群多源于氐羌,其酋豪曰“大”,死则火葬,灵魂“登遐”升至山上(祖山)谓之“天”。甲金文“天”字即“大”上加一横或圆圈,表示在上、上面、神灵之意,是以又有“天在山中”之说。文献如《墨子》《荀子》《吕氏春秋》等记载西方羌戎之人对于被俘本身并不特别担忧,最为担心的是死后灵魂能否“登遐”升天,即回归祖山圣地,此即西部族群的“敬天”传统。上古人认为族与族之战也是神与神之争,因此东方殷人、夷人西征夏、周要“射天”、射山、搏木偶“天神”。这个习俗远可追溯到尧时的羿“射日(天)”,晚则战国宋王偃还在“射天笞地”,都是对于西部族群神灵之“天”的厌胜之术,所谓“威服天下鬼神”。汉民族融合早期主要是西部诸夏族群与东部商夷族群之间交合的历史,长期交往中伴随着征战与杀伐,最后形成血的凝聚。新石器时代以来考古学文化区系的逐渐明晰,让我们进一步看清了这一点。

   关键词:敬天; 射天; 诸夏族群; 商夷族群;

  

   中华民族形成的过程,最初主要是西部华夏族群与东部商夷族群之间的交往、争斗与融合的历程1。在这个血与火的凝聚中,中国人最重要的一个观念———“天”逐渐生成。学界以往对此很少论及,无数讨论天人关系的论著把“天”简单地当作上苍,说不清楚上苍何以会用“天”字拟形,天道为何“多在西北”。如此等等,都是不明“天”字起源的结果。本文希望通过追溯“天”字的渊源以及东西部族群对于天的不同态度与作为,进一步认识两大族群间的矛盾、对立以及彼此融合的曲折历程。

  

   一、西部族群宗神曰“天”渊源考

  

   经过古文字学家、古史专家们多年的研究,大家比较一致的意见是,殷墟甲骨文的“天”字主要有在上、上面的意思,与大字相通,天字具有神灵之义主要是在西周时期2。不过,关于“天”字的音义结构,学者间的意见差异还是很大的,《古文字诂林》列举了26种说法,仅字形结构的认识就有会意、指事与象形等不同意见,甚至,王国维因为天字的不同结构而认为甲骨文天字这三种情况都有3。于省吾坚持“天本为独体象形字,由于天体高广,无以为象,故用人之颠顶以表示至上之义,但天字上部以丁为顶,也表示着天字的音读”4。若然,天字的天空、天命之义从何引申而来,难以说清楚。或者说“天的本义是指人的头颠顶,即所谓的‘天灵盖’……天字之引申为苍穹之天,主要是因为天体圆,且居人体之至高无上处,与苍穹之天的形象和崇高都是颇相类似的,而至上神的天,则又是从苍天再引申出来的。周人所尊的天,当是自然界中那浩浩苍天上的神灵”5。这些说法也很模糊。比如说人之头顶谓之颠,颠之上又何以会有至高无上的神灵并且用“天”字来表示?这些也都是从天字形音义上难以说清楚的。关于天与大的关系,姚孝遂综述古文字学者关于“天”字的研究后“按语”云:

   或以为“天与大,其始当本为一字”,这是有可能的。但在甲文已明显分化,实际上当如陈柱所说:“大字本象人形,所重不在顶,故首形不显。天字则所重在顶,故首形特大也。”自目前所能得见之古文字资料观之,“天”与“大”有时虽可通用,但终究判然有别6。

   即认可陈柱说大字本“象人形”,所重不像天字在颠顶,初始两字可能本于一字,只是甲骨文时代分化已久,所以虽可通用,终究有别。自两字字形来看,这个说法是有道理的,即两者存在密切之关系,只是分化已久,各自侧重点不同。另一方面,古文字学家讨论“天”字字形音义能注意历史语境与族群关系而不是在“象”上加以发挥的,则有顾立雅,他认为:

   在周人克商以前,其民族有一习惯,凡王及有地位之人,皆名之曰大。及至王死之后,即为神,可以操民命;其威权犹胜于在世之时,因此亦可名先王为大。迨周人接受商人用字之习惯时,即以大字代大神之意。然其时大字已引申作大小之义,故于大神之大,其上添一画如头形,以分别之。其字与王字之上添一画之意义相同。自此以后,大字作大小之意,其上添一画之天字,则作大神之义。

   总而言之:天之本谊为大人之象形字,即有地位之贵人。其后即以此名祖先大神,而此天字乃代表多数之祖先大神,执掌生民之事。其后用之既久,因多数之神所造成之集团,亦名之为天,而忘其本有多数之义矣。在上之神名之曰天,因是名其所居之地亦曰天:此皆周人克商以前所用之义。及与商人文化相接之后,上帝之与商人,其性质如天之与周人。其后两民族日渐同化,以为上帝与天乃一神之异名。故周人之文字中同言一神,或名为天,或名为上帝:其意义之沿革如是7。

   顾氏的说法虽然存在一些问题,但不少意见还是得到学界认可的,如较早提出天是西部周人的神名,天字与大字密切相关,由大而来,后来周与商民族日渐同化,“帝”与“天”混用等。之所以如此,与其讨论文字问题能在历史演变的过程中加以认识密切相关。这也启示我们,深入认识“天”的问题,必须要考虑其产生的历史环境与语言情境。这方面,我们过去做过一些工作。以下从“大”如何变为“天”入手,进一步申论之。

   中国西部羌族的酋长或者说统治者名曰“大”,文献有明确记载。《北史·僭伪附庸列传》云:“羌之酋豪曰大,故以官为氏,以大冠之。”8就是说羌族的领袖酋豪称名曰“大”,官氏前都冠以“大”字。又说:“(沮渠蒙)逊高祖晖仲归、曾祖遮,皆雄健有勇名。”8雄健而有勇敢之名,应该是身强力壮,能战斗,是以获得了雄健的赞誉。《后汉书·西羌传》记载羌人“不立君臣,无相长一,强则分种为酋豪,弱则为人附落,更相抄暴,以力为雄”9,正是力量巨大能战斗才能充任酋长的体现。上古时代生产力低下,更需要依靠人的体能征服自然、进行战争,所以那个时候,高大勇武之人总是有更多的机会成为部族领袖人物。文献记载,尧“身长十尺”,大禹身长“九尺二寸”,“文王十尺,汤九尺”等等,甚为常见。河南濮阳西水坡发现公元前4000多年的墓葬,墓主人右边有蚌壳制作的龙,左边有虎,出土的人骨架现存长184厘米10,是一位身材高大的酋长或大巫师无疑。最近济南章丘区龙山街道焦家遗址发掘5000年前的墓葬,发现身高190厘米的古人,随葬品丰富,显然也是一位大酋长11。这些人谓之“大人”,可谓名副其实。《说文解字》云:“大,象人形。”其《央部》也有“大,人也”12。甲骨文“大”字正是一个两臂伸展而微垂的正面立身之人形,可谓是对于古代统治者称名“大”的形象写真。羌族既有崇拜勇健力大的习俗,统治者又名“大”,则其因身材高大而曰大人可知也。据说,苏美尔人的王LUGAL,直译即“大人”13。看来,早期的统治者大概多是从最初的“大人”转变而来的。

   羌族是早期中国西部主要的部族,分布于甘青为中心的四川、陕西、宁夏、新疆等地,后来不断迁徙,如中国西南的藏族、彝族、白族、纳西族、傈僳族、哈尼族等都是羌族后人14。迁入中原的当然更多。如早期西部一支游动生活的族群伏羲氏进入中原,是以有伏羲生于成纪,徙治陈仓,迁都于陈的传述15。伏羲氏来到中原后,与原本住在东部的一个“风姓”且以“龙纪”的部落太昊氏,因某种机缘巧合融合而成新的部落联盟,称为“太昊伏羲氏”。从原来居住地迁出的,到达各地以后又逐渐有了自己的居地与称名,如姬姓、姜姓的炎黄氏族,以后继续向东移动,与蚩尤部族交战于涿鹿之阿,河南、关中、山西等地成为他们的主要游动之地。到了大禹治水的时候,伯益(四岳)佐禹治水成功,获赐姜姓,氏曰“有吕”16。姜者羌也,姜姓之人也即更早进入中原的羌人。《后汉书·西羌传》说“西羌之本……姜姓之别也”17,就是说姜姓是别出于羌的。即使是大禹,也是曾经“学于西王国”,“禹兴于西羌”的18。徐中舒甚至明确说:“夏王朝的主要部族是羌。”19还有学者根据新近的考古学研究提出,如果二里头文化是晚期夏文化,那么甘青地区羌人居住区的齐家文化就是早期的夏文化20。张忠培晚年研究了从青海的齐家文化到甘肃、宁夏、山西再到河南等地的十二个考古学遗存,认为山西、河南的已在二里头文化圈内,其余的分布于黄河腹地与渭水中下游,即二里头文化的北侧与西边,理出了早期二里头文化的源流,给人以夏文化的源头可以追溯到甘青一带,或者包括甘青一带的印象,尽管他很谨慎地指出“其考古学文化的归属有待进一步研究”21。

   羌族酋豪以“大”称的传统,对于从西部迁徙出来的许多部族都有深刻的影响,例如彝族、白族的祖先,即南朝至唐宋时期南诏等部族政权,尤其是爨氏部族的首领曰“大鬼主”“鬼主”等,“夷人尚鬼,谓主祭者为鬼主”,所谓“大部落有大鬼主,百家则置小鬼主”22,他们既是部族酋豪,也是巫师。在中原,夏族的最高统治者称名亦曰“大”。《尚书大传》载伊尹深居听歌,歌曰:“觉兮较兮,吾大命格兮;去不善而就善,何乐兮。”伊尹听后入告于夏桀曰:“大命之亡有日矣。”23“大命之亡有日”的意思就是天下共主、老大,要被人革命了。这虽是后来所记,但直接以“大”称呼,说明是渊源有自的。《尚书·甘誓》亦云:“大战于甘。”皮锡瑞指出:“未战称大战者,谓天子亲征之师。”24也就是说,“大”是启或禹作为共主的名号25。还有,夏部族的居住地以崇山即嵩山为中心,先秦文献与金文中嵩山又作“太室”“大室”“天室”。大、太古通用,所以“太室”即“大室”。

   对此,还可以从商初商王的“大”称乃承自夏代君主称号而进一步证之。殷墟卜辞中,商初几个直系先王日干名前都有一个“大”字,而且自战胜夏的商汤开始,如大乙、大丁、大庚、大戊、大甲等,之前没有,以后也少见。这个“大”称很显然是继承了夏之君主称名而来的,以后则改为本族原有的“王”称。关于“王”的来历,学界或者以为由斧钺之形变化而来26,或者说“王”字的本义为大,字由大变化而来27。说王自大而来,从历史转变上讲没有问题,与我们说商王作为最高统治者乃是取代夏主“大”而来的相一致。“王”本是军事长官,持斧钺以统军武者。商之始祖契又称“玄王”可能就是这样的一个身份,先公王亥、王恒者也如此。商汤为夏方伯,得专征伐,当是继承先人王的身份而来。借助于这一军事权力,商族才最后取代夏而成为天下之“大”的28。随着商之共主地位的巩固,斧钺之权利象征的“王”,就渐渐取代了“大”而成为最高统治者的名号,日干名前的“大”字也就没有了。这与后来周人的情况相类似。商末,“王”是全天下共主的称名,周人要取代商,也必有王号才能名正言顺。周自古公亶父开始剪商,“王瑞”自此始,故以之为“太王”,有类于商之上甲微以日干名。日为干,辰为支,有事于天用日,有事于地用辰。古之有事于天者必是共主或天子,《礼记·大传》所谓“不王不禘”29。是以,上甲微日干名是代夏而成为天下之大者的预兆,近于周“太王”。周人战胜商人以后自然成为天下共主的王,以后又曰“天子”,乃本族固有之称名,正是其巩固之后而本族文化精神显露出来的表现。商初统治者为大人字作“大”,以后又以“王”名,与此类同。

   至于周,天子之诰曰“大诰”,天子之祭曰“大享”“大祀”,天子之社曰“大社”,天子之命又曰“大命”,天子之居曰“大邑”,天子本人又曰“大君”,等等,甚为多见,不细述。迁到山东的姜姓齐国,其职官名前常有一“大”字,如“大田”“大行”“大侯”“大谏”“大治”等等,《管子》中多见。其来自远祖羌人的传续,无待多言。

作为统治者的“大”即大人死了以后,灵魂都会飞升而去,这就是“登遐”。周王的情况文献有明载。《礼记·曲礼下》云:“‘天王崩’……告丧,曰‘天王登假’。”孙希旦“集解”引《释文》云:“假音遐。”又引郑氏曰:“登,升也,胡氏诠曰:遐,远也。”吴氏澄曰:“犹言其登天也。”30就是说天子死了,灵魂要登遐远去,升至天上。“天子崩,步(布)于四川,代于四山,卒葬曰帝。”31也是说天子死了要昭告江、河、淮、济四大河即“四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敬天   射天   诸夏族群   商夷族群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868.html
文章来源:史学月刊 2020年0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