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洁 潘宝明:《金瓶梅》饮食的社会意义探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7 次 更新时间:2019-06-26 12:26:27

进入专题: 《金瓶梅》  

韩洁   潘宝明  

  

   摘 要:明代的《金瓶梅》是我国第一部文人长篇“世情小说”, 以现实社会中的平凡人物与家庭日常生活为题材, 难得的是对饮食作了前所未有的详细描写。饮食表象的背后蕴含着丰富的社会意义、思想意义和文化意义, 反映了明代商业经济的畸形发展。该书以饮食的奢靡纵欲嘲弄程朱理学, 是明代山东百姓与商贾饮食文化荟萃的实录。《金瓶梅》的写作对《红楼梦》有直接影响, 其餐饮风习的俚俗被《红楼梦》升华为高雅。

  

   宋元以来, 所有长篇小说, 莫不取材历史故事或神话传说, 而明代的《金瓶梅》则摆脱了这一传统, 另辟蹊径, 以现实社会中的平凡人物与家庭日常生活为题材。它是我国第一部文人长篇小说, 鲁迅先生称其开启了“人情小说”的先河, 为其后《红楼梦》这样伟大作品的出现, 无论在取材、构思、语言, 乃至表现手法等方面, 都作了必不可少的探索与准备。

  

   因为是“世情小说”, 所以难得的是对饮食作了前所未有的详细描写。多年来人们注重书中茶酒点肴的研究, 多是就事论事, 或对其中内容与技法进行探析, 而透过这些饮食的表象, 对蕴含其中丰富的社会意义、思想意义和文化意义注目不够。作为欲望的两大支柱, 食与色皆为人性。浮世男女, 玉液珍馐, 或许美食是打开《金瓶梅》以及中国世情文化的一把钥匙。盘盏之间, 人物的哀愁与喜乐、欲望与挣扎, 全部丰腴、生动起来。本文将抛砖引玉, 对此解析, 就正于方家。

  

一 繁荣的饮食反映了明代商业经济的畸形发展


   1.1《金瓶梅》的认识价值

  

   《金瓶梅》反映了明代中叶以来的社会现实, 借《水浒传》“武松杀嫂”为引子, 通过对集官僚、恶霸、富商于一体的反动势力代表人物西门庆及其家庭罪恶生活的描述, 揭露了明代后期社会的黑暗与腐败, 具有较深刻的认识价值。西门庆夤缘钻剌, 发家致富, 暴露出其时的商品经济一开始就是畸形的, 《金瓶梅》以文学形象反映了这种畸形现象。作为商业标杆的餐饮业在书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反映, 成了这种现象的印证。

  

   1.2《金瓶梅》中食的描写反映山东明代经济繁荣

  

   《金瓶梅》小说的环境背景是山东清河县, 但是作者描述的饮食却是洋洋大观, 其中对“食”的描写, 篇幅和精彩程度丝毫不亚于“色”。据统计, 《金瓶梅》列举的食品有:主食、菜肴、点心、干鲜果品等共计200多种;酒24种, “酒”字出现2 025次, 大小饮酒场面247次;茶19种, “茶”字出现734次, 饮茶场面234次。[1]193, 227, 255

  

   明代山东对内对外开放, 是南来北往、东进西传的纽带。百货所集, 繁忙热闹难以尽言。而商业最敏感的餐饮业更是首当其冲, 各地餐饮云集山东, 反映山东经济的兴盛与包容。食品在书中散见, 似乎是一鳞半爪, 但如果稍加罗列, 即可看出作者的苦心。一是食品来自全国各地。湖南的熏牛肉、四川的糟鹅肫、“红邓邓的泰州鸭蛋”、江浙冬天的“春不老炒冬笋”、辽东的“曲弯弯王瓜拌辽东金虾”、北方的“羊角葱炒的核桃肉”、少数民族的羊灌肠和羊肉菜等, 还有北京、广东、苏州、福建和南方少数民族的诸多食品。二是食品种类繁多。海产水鲜、肉食禽蛋、山货野味应有尽有。如第10回提到驼蹄、熊掌, 第43回提到煮猩唇、烧豹胎、烹龙肝、炮凤髓等, 真是五彩缤纷, 令人眩目。三是通过对宰相宴席的描述可推及明代宫廷菜肴的一斑。其中贡品也常出现, 西门庆常拿来宴请宾朋的是“长江三鲜”之一的鲥鱼。[2]511明朝年间, 鲥鱼被规定为南京应天府的贡品。四是烹饪方法考究。烹、炸、烧、烤、炖、煨、闷、腌等, 既将汉、回、满、蒙不同做法荟萃, 又将京、川、扬、粤、鲁菜系风格包融, 食不厌精, 脍不厌细。书中虽为我们主要展现了明代山东市井、商贾、官宦的奢侈食馔, 却使我们一斑窥豹, 领略明代中华饮食的丰富多彩。

  

   1.3《金瓶梅》食描写的地域依据

  

   书中饮食的描述决非空穴来风, 《金瓶梅》发生地为山东临清县, 是当时全国十一个大钞关之一。博平、郓城皆紧邻, 为统一区属, 《博平县志》载, “由嘉靖中叶以抵于今, 流风愈趋愈下, 惯习骄吝, 互尚荒佚, 以欢宴放饮为豁达, 以珍珠艳色为盛礼”;《郓城县志》载, 连贫者亦“去牛槌鲜, 合飧群祀, 与富者斗豪华, 至倾囊不计焉”, [1]258以反映临清的经济世俗。可见因为经济繁荣, 人们消费欲望畸形提高, 而市场能迎合人们的欲求, 提供各种饮食。

  

二 以饮食的奢靡纵欲嘲弄程朱理学


   2.1 食色交织挑战世俗

  

   中国文化自古就有“食色性”之说。[3]明代一开始就是泛道德主义的国度, 小农意识强烈的朱元璋更是把理学奉为教化民众的正统。而《金瓶梅》是下层作家所著, 没有多少文人的忌讳, 他以坊间闾巷的生活实际, 一方面阐明正常色性人欲是人之本性, 不仅不能灭, 而且不应灭;另一方面鞭挞饮食奢靡的可鄙, 揭示纵欲而亡的必然。作者敢于挑战世俗, 大胆将“色”与“食”交织起来写, 食俗与色情相辅相成, 形象地诠释“食色性”。除了露骨的性食物的描写, 更多是经过筛选过滤, 隐晦地表达食与性的内在联系。如鲁迅所说, 该书不同于“末流”, 虽“时涉隐曲”, 但“描写世情尽其情伪, ……虽间杂猥辞, 而其他佳处自在”。[4]155给我们一把揭开“食”“性”联系的钥匙。

  

   2.2 食与色珠联璧合

  

   一是美食可以助性。如梵僧赠春药, 用烧酒送下。书中多次出现“香茶”一词, 这里的香茶是指放置了春药的茶。另外还有将红枣等放入女子的阴道, 然后取之食用以助性等描写。

  

   二是食疗维持性欲。注重医疗保健、药膳与性的结合, 如西门庆叫奶妈挤奶给他吃延寿丹, 滋补物有“酥油白糖熬的牛奶子”, 鸡子腰子是补肾之物, 乳饼能润五脏、利大便、益十二经脉, 炖烂鸽子雏儿滋补贪欲过度, 米粥滋补, 榧子润肺等。诸多描写反映为增强性欲, 当时已经有专人研究, 有药店配置并公开售卖维持性欲的保健品, 反映了社会对性欲的放任。

  

   三是厨艺献媚情人。潘金莲给西门庆煮的茶, 配料有芝麻、盐笋、栗丝、瓜仁、核桃仁和“春不老” (雪里蕻) , 还有“海青拿天鹅”, 有人认为是吃茶时伸出指头到茶里去捞取食品, 和海冬青捕食天鹅的手法形似而得名。潘金莲此举不过是炫技罢了, 为的是讨得西门庆“满生欢喜”。无独有偶, 李瓶儿也是以美食勾引西门庆, 并想以此拴住西门庆的心。

  

   四是食品助推偷情。比如西门庆宴请朋友, 最后端上“一碟黑黑的团儿, 用橘叶裹着。应伯爵拈将起来, 闻着喷鼻香, 吃了到口, 犹如饴蜜, 细甜美味, 不知甚物”的衣梅 (是将多种药料和蜜炼制后滚在杨梅上, 外用薄荷、橘叶包裹制成) 。68回, 西门庆到妓女郑爱月家吃酒时再次提到了衣梅。[2]1040西门庆这个情场高手, 惯用食品助性。

  

   五是风习挑逗性欲。书中诸多食物带着挑逗淫性的深意与玄机, 如王婆告诉西门庆间壁卖的是:“拖煎河漏子, 软巴子肉, 翻包着菜肉匾食, 饺窝窝, 蛤蜊面, 热烫温和大辣酥。”[2]5王婆口中的这几道食物跟性有关, 西门庆之所以说王婆“疯”, 可见王婆贪贿说风情, 是个能把西门庆脸说红的黄段子高手。

  

   2.3 食与性是对西门庆的辛辣嘲讽批判

  

   食与性主要在西门庆身上表现, 作者用心良苦, 看似随意, 其实是冷峻的。让这个“富而多诈奸邪辈, 欺善压良酒色徒”, 率性纵欲奢食, 权势不可常保, 中年命归黄泉, 继而妻离子散。“打不破酒色财气圈子, 到头来同归于尽, 着甚要紧。”[2]11“是部惩人的书, 故谓之戒律亦可;是部入世之书, 然谓之出世的书亦无不可。”[2]49作者苦心, 笔不虚下, 既以“纵欲”嘲弄程朱理学的天理不存, 人欲难灭, 也以“纵欲”伤身劝诫世人。小说不是通过枯燥的说教, 而是以具体人物形象演绎, 其受众面更广, 教化意义更深刻, 浓缩了千百年来社会民众的历史感、现实感与他们的理想道德。突破时空, 具有永恒的价值。

  

三 《金瓶梅》中明代山东百姓与商贾饮食


   清末徐珂在《清稗类钞》中说:“肴馔之有特色者, 如京师、山东、四川、广东、福建、江宁、苏州、镇江、扬州、淮安。”[5]山东菜又称鲁菜, 以济南、胶东两地为代表, 不仅讲究菜肴美, 而且讲究食具、食礼、食法、食趣, 是视觉、听觉、味觉、嗅觉全方位的立体的享受。从出土的汉画像石看, 汉代的山东烹饪已具有一定的水准, 明清时期则是御膳房的“名角”之一。山东菜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逐步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并对周边地区, 特别是黄河以北地区的烹饪产生了重要的影响。《金瓶梅》肴馔浩繁众多, 以市井之食与官府之食为主, 虽也有呈现他处美食, 但基本以山东餐饮为主, 可称得上是明代山东市井食谱大全。

  

   3.1 描述明代山东饮食大观

  

   书里假托的是北宋末年, 但描写的却是作者生活的那个年代, 当时的城市普通百姓进而中产阶级的吃食在书中一目了然。

  

第一, 陆生海产, 食材丰富。海参、鲍鱼、对虾、黄河鲤、蒲菜、扇贝、虾油、大葱、枣等反复出现。第二, 烹技独绝, 制作奇特。以爆、炒、烧、烩、扒、拔丝等见长。其调味以鲜咸为主, 善用葱、蒜。讲究吊汤, 其清汤、奶汤既是上等汤料, 又是提鲜增香的调味剂。如61回常时节为答谢西门庆赞助购房银而做的“螃蟹鲜”, “四十个大螃蟹, 都是剔剥净了的, 里边酿着肉, 外用椒料、姜蒜米儿、团粉裹就, 香油煠酱油醋造过, 香喷喷酥脆好食。”[2]909这道菜综合运用了剔、剥、酿、裹、煠、造等手法, 原壳装原味, 巧妙别致, 层次多元, 技法绝招。茶酒点肴俱全, 且根据不同层次的需求和宴席场合而变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金瓶梅》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研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883.html
文章来源:《美食研究》2019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