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晓明 陈佳雯:特朗普经济安全战略及其影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7 次 更新时间:2018-10-16 22:44:55

进入专题: 经济安全   中美贸易战  

潘晓明   陈佳雯  

  

   摘要: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明确指出维护经济安全是实现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单方面强调维护自身经济安全的重要性,给处于贸易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浪潮漩涡之中的世界经济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在经济安全战略的驱动下,特朗普政府强调重振美国经济重要性的同时,将遏制中国经济和科技的快速发展作为重要目标,试图通过贸易救济、知识产权保护和投资限制等方式削弱中国产品竞争力,限制中国企业进入美国市场,阻碍中国高科技产业的快速发展,以维持并巩固美国在国际经济秩序中的霸权地位。

  

   2017年12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布了《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下称《战略》),将美国的经济安全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加以强调,这虽反映了特朗普政府对打造美国经济实力的重视,但更多地折射出其在国际经济秩序中将美国国家利益绝对化的倾向。经济安全战略的提出标志着美国对外经济政策的重大调整。在经济安全战略提出后短短几个月时间里,美国对外经济政策框架初见端倪,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实,它将给世界经济融合及中美双边合作带来深远的影响。

  

一  特朗普经济安全战略的特点

  

   虽然特朗普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将经济安全视作国家安全”,[1]但实际上早在二战后期,美国政府就已认识到经济安全和国家安全之间的紧密联系。[2] 时任美国总统将亚当·斯密提出的“贸易和平”[3]充分贯彻到政策之中,扩大市场准入和自由贸易成为美国战后的经济政策重心。冷战时期,由于美苏对抗,美国对于国家安全的理解更多地停留在军事和国防安全上。[4]苏联解体后,美国重新意识到经济因素在确定和实现美国国家安全目标方面的重要作用,[5]认为“国家安全不仅包含一国政治独立和领土完整,也包括能够自由进出国际市场和进行投资的权力”。[6]   特朗普经济安全战略继承了战后美国各界政府对经济政策的重视,并且在“美国第一”政策理念指导下,呈现出新的特征。

  

   (一)强调经济繁荣是美国国家安全的重要支柱

  

   《战略》将实现美国的经济繁荣和维持经济绝对优势提到了国家安全的高度,明确指出,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经济实力素来是美国世界领导地位的基础。《战略》直指美国经济所面临的“投资和创业精神被风险规避和规章制度所替代”、“工人实际收入增长缓慢”以及“贸易赤字增长”等问题,着重强调重建美国经济和重振对美国经济发展模式的信心是美国实现国内层面经济安全的首要内容。[7]在特朗普看来,“重建美国经济实力以及维护公平、互惠的国际经济体系将增强美国自身安全”,“增长和创新的经济使得美国能够维持最强大的军事力量,以保护我们的国土家园”。[8] 与此同时,《战略》认为,“在更大的战略背景下,美国的繁荣和安全正面临来自竞争者的挑战”。所谓的竞争者,《战略》中直指中国和俄罗斯,认为中俄 “正在挑战美国的实力、影响以及利益,并且决意将世界经济变得更加不自由以及更不公平,以此来提升它们的军事实力以及自身影响力”。[9]美国“应当与志同道合的盟友及合作伙伴共同努力,以确保我们的原则能够取胜、规则能够执行,进而实现美国经济的繁荣”,而实现美国的经济繁荣可以“使美国更加安全和提升美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10]

  

   (二)强调科技创新和能源产业优势是美国经济安全的根本所在

  

   科技创新和能源产业优势是实现美国世界领导权可持续性发展的引擎,是关系到美国长期核心竞争力和世界地位的关键性因素。2008年金融危机对美国经济产生了深远的破坏性影响。尽管美国大部分企业仍然处于价值链高端,占有产品的绝大部分利润,但中国在电子支付、云计算以及人工智能(AI)领域内的迅速崛起[11]使得美国科技创新的绝对优势正在遭到挑战。因此,特朗普政府将强化科技创新作为维护美国经济安全的重要方面之一。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强调能源独立,认为本土能源生产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强调发展清洁化石能源,推动能源成本的降低,进而减少美国经济的成本。[12]由此可见,特朗普政府以经济安全为出发点,强调推动科技创新和发展能源产业对于自身经济发展和维护世界领导权的重要意义。

  

   (三)重塑美国在国际经济秩序中的主导地位

  

   特朗普政府将美国和其他国家关系看作是零和博弈,每个国家只能为自己服务,有赢家就必然有输家。[13]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与前国家经济委员会科恩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个世界事实上并不存在全球共同体,而只是各个国家、非政府组织以及商业利益团体共同角逐优势的角斗场”。[14]在《战略》剑指中国与俄罗斯之前,就已经有很多美国学者认为中俄正在试图夺回地区内霸权地位,以挑战美国在欧亚和东亚板块的战略利益。[15]这种弥漫在学界和政界的现实主义经济安全论调,体现了美国安全思维中的民族优越感,[16]它将正常的贸易关系预设为以削弱美国经济霸权为目的的敌对行为。尽管《战略》认为“自由”、“公平”和“互惠”仍是国际贸易体制的基本原则,这些原则的核心内容已经发生变化。《战略》要求重新审视美国与世界各国经济竞争力,以维护美国现有竞争优势和最大程度发展本国企业优势为立足点,重新构建美国与其他国家的经济关系和利益平衡。由此可见,特朗普政府主张的世界经济秩序是建立在以美国领导为核心的、美国国家利益至上的秩序。另外,尽管《战略》也主张美国与其他国家合作,但强调的是基于共同价值观的盟友,而非传统的盟友们。[17]同时,《战略》完全忽略了现有国际合作的关键词,如多边主义、世界贸易组织以及全球治理。[18]从特朗普政府经济安全概念的提出到近期的种种政策,可以看出美国的经济政策已经开始转为内向和保守,然而这并非是其在主动放弃全球领导者的位置,而是美国在利用其全球政治经济影响力,试图通过国内政策对其他国家施加影响力,在微观上逐步改写已有的双边利益平衡以及全球经济秩序,以重新巩固其全球经济霸主的地位。

  

二  特朗普强调经济安全的要因

  

   特朗普政府经济安全战略的提出是美国国内矛盾上升和国际经济竞争力相对下滑的产物,反映了其应对国内外经济挑战的思路。

  

   (一)缓解贫富差距扩大引发的国内矛盾

  

   2008年金融危机不仅打击了危机源头美国原有的经济实力,更使其长期存在的结构性矛盾日益突出。危机之后,美国工人工资上涨缓慢,贸易赤字居高不下,民众对美国经济渐失信心。这成为特朗普政府重振美国经济实力的根本出发点。[19]为应对金融危机,以美联储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央行采取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希望通过货币刺激的方式来尽快走出危机的阴霾,推动经济复苏。然而,美国政府未能推动实质性的经济结构改革,确定新的发展方向,因而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经济结构中存在的导致贫富差距的内在原因。相反,大量货币流入金融市场,抬升了股票和债券等资产价格,中高收入阶层因持有这些金融资产,财富得以迅速升值。相比之下,美国的低收入阶层资金有限,并且缺乏对财富多元化管理的能力,主要以存款的形式拥有财富。而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联储利率长期维持在低位,低收入家庭再次错过财富增值的重要机会。[20]由此导致美国的贫富差距呈现进一步扩大的趋势。美国的低收入阶层对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心存不满,阶层间出现撕裂。美国国内经济存在的内生性矛盾以及由此而引发的贫富差距的扩大从根本上威胁了经济的稳定发展,破坏了社会可持续发展所需要的良性竞争环境,进而削弱了实现美国国内经济安全的基础。特朗普政府为了安抚中下阶层的不满情绪,将矛头对准自由贸易和经济全球化,积极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和强调美国利益至上,在强化美国利益实现的同时,谋求新的有利于美国的国际经济秩序平衡。

  

   (二)恢复美国在国际竞争中的绝对优势

  

   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的迅速崛起让美国在世界经济中的主导地位面临挑战。中国2010年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7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达到12.238万亿美元,占世界GDP总量的15.17%,[21]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三分之一。而在2000年,中国的GDP仅为 1.211万亿美元,占世界GDP总量的3.6%。相较而言,美国2000年的GDP占世界的30.64%,2016年则降至24.55%。[22]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在科技领域的迅速崛起,令美国各界深感忧虑。特朗普政府狭隘地将中国的科技实力快速发展视为美国经济安全的威胁,担心美国的经济霸权会因此遭到挑战。亚洲开发银行的报告指出,2014年中国打破了日本在亚洲高科技出口领域的垄断,占到亚洲国家高科技出口的44%,而对比2000年,中国的高科技出口仅为9.4%。[23]同时,中国在可再生能源和电动汽车等新兴领域也迅速崛起,为世界可持续发展提供了重要的推动力量。以人工智能为例,自2014年以来,以BAT(百度、阿里和腾讯)为代表的中国公司在世界范围内的39家初创人工智能企业拥有股权,占到世界相关企业总数的46%,而美国为44%。[24]与此同时,随着数字化经济时代的来临,中国的人口规模优势将会体现在丰富的大数据以及数据背后带来的经济增长动力上。尽管中国在科技创新领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中国强劲的发展势头引起美国政府和高科技企业的紧张,它们希望通过遏制中国科技发展的步伐,来维持美国在科技创新的绝对竞争优势和领导地位。

  

三 对国际经济合作的影响

  

   特朗普政府经济安全战略将美国经济实力的稳定发展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强调以掌握国际经贸规则为先导,强化和发展以科技创新和能源产业优势为核心的美国经济实力,进而实现美国经济利益的最大化,维持美国在国际经济秩序中的霸权地位。然而,以绝对安全为由的经济利益实现从根本上破坏了“互利共赢”的国家间经济合作模式,打破了国家间既有的利益平衡。美国自诩是战后自由主义秩序的创建者和护持者。自由主义秩序强调自由的规范和价值观,其中就包括以自由贸易和开放市场为特征的经济自由主义。[25]特朗普政府的《战略》虽然打着维护自由主义的旗号,却开始否定自由主义市场竞争秩序,它将给国际经济合作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和风险。

  

   (一)全球经济秩序将偏向保守的现实主义

  

特朗普总统将正常的贸易关系视为经济安全的威胁,利用国家安全问题的自身敏感性和现有国际贸易规则体系对其规定不充分的事实,对经济安全作扩大解释,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干预正常的商品进出口,(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经济安全   中美贸易战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840.html
文章来源:《国际问题研究》2018年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