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培根:批判性思维到底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44 次 更新时间:2017-11-15 15:19:06

进入专题: 批判性思维  

李培根  

   今天想谈谈我对批判性思维朴素的理解,因为我没有能力从学理上谈。批判性思维和我们到底有什么关系?主要是以下几个方面内容:首先是批判性思维与马克思主义,因为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的指导思想;然后是批判性思维与理性,就我朴素的理解,批判性思维需要基于理性;第三个话题是批判性思维与存在,存在是一个哲学话题,我们需要从人的存在的高度,理解批判性思维。第四个是批判性思维与科技,尤其在启明学院,以工科学生居多。我们讲创新教育也是希望把批判性思维融入科技知识学习、创新活动中等等;最后一个话题是批判性思维与教育。以上话题都与我们相关。


批判性思维与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的指导思想,请看他的话,“新思潮的优点就恰恰在于我们不想教条式地预测未来,而只是希望在批判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就是批判性思维,包括当时对资本主义世界,对德国古典哲学的批判,没有批判性思维实际上不会有马克思主义。并不信仰马克思主义的某些西方学者都给予马克思的批判精神高度评价。

   法国学者德里达有一段话:不能没有马克思,没有马克思,没有对马克思的记忆,没有马克思的遗产,也就没有将来,无论如何得有某个马克思,得有他的才华,至少得有他的某种精神。某种精神是指什么?就是指批判精神。西方学者还跟我们不一样,他们并不一定信仰马克思主义,但是都看到了马克思批判精神的价值。他还讲,要想继续从马克思主义的精神中汲取灵感,就必须忠实于总是在原则上构成马克思主义,而且首要的是构成马克思主义的一种激进的批判的东西,那就是随时准备进行自我批判的步骤。所以,我认为批判性思维是马克思的重要思维方式,当然也是马克思主义思想的重要精神。有些人,包括部分领导干部,若对批判性思维还有疑虑,就请记住一句话:没有批判性思维就没有马克思主义!

  

批判性思维与理性

  

   理性这个概念由西方学者最先提出。亚里士多德讲理性比任何其他的东西更加是人;人的特殊功能是根据理性原则而具有理性的生活。批判性思维肯定要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上,批判性思维必定要建立在逻辑的基础上,如果批判不讲逻辑,那批判是没有意义的。当然我们还需要独立自由的精神,一个缺乏独立思考、自由意志的人是不可能具有批判性思维的。批判性思维不仅是一种思维技能,实际上也彰显了某种人文精神。西方学者提倡的理性也有值得我们借鉴汲取的东西。

   我们学校邓晓芒教授是著名的哲学家,他对德国古典哲学的研究是很深的,他讲到西方理性的两大原则:一是逻各斯原则,强调逻辑的规范性;另外一个是自由意志的超越。相对而言,这两大原则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间是有所欠缺的。其实自然科学的建立就需要逻辑的规范性,而在这方面,相对西方而言,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的确落后了。逻辑的规范性、理性的思维就是要求逻辑严密的论证,以充分的证据和逻辑推理为基础。我们讲科学精神,不断地怀疑和求证,这也是批判性思维。不断地怀疑和求证也要建立在严密的逻辑论证、充分的证据等基础上。

   独立自由精神很重要,是“理性”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启蒙时代那些思想家们提倡理性,思考问题不是根据外界常规来判断一些事物,只畏惧真理,尊重科学等等。康德讲:“这一启蒙运动除了自由以外并不需要任何别的东西,而且还确乎是一切可以称之为自由的东西之中最无害的东西,那就是在一切事情上都独有公开运用自己理性的自由。”这里关键词是理性、自由。

   讲到这里,我想顺便说一下审辩式思维。因为有人建议,不要用批判性思维这个词,认为用审辩式思维比较好。我听到这个之后,第一反应觉得不奇怪。因为曾几何时,批判这个词是跟斗争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那个年月的“批判”可能让上了年纪的一些人记忆犹新,且心有余悸。其实,批判性思维是一个正面的词,领袖们都善于批判性思维。我们既然信仰马克思主义,为什么担心批判性思维这个词?

   当然,我也明白,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这是我们传统文化的内容。于是有人主张就用贴近我们传统文化的审辩式思维是不是更好呢?何必要用批判性思维这个词?审辩式思维的确跟批判性思维相近。维基百科里说:“审辩式思维是一种判断命题是否为真或者部分为真的方式,审辩式思维是学习、掌握、使用特定技能的过程。审辩式思维是一种通过理性达到合理结论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间包含基于原则、实践和常识之上的热情和创造。”

   尽管两者有相似之处,我觉得还是用批判性思维比较好。中国的传统文化里,传统士人、知识分子虽然强调慎思、明辨,但更多的是在“适应”,强调“适应”某种现实。有人比较西方理性主义和东方理性主义的区别,西方的一些知识分子是“入世而不属世”,始终和社会保持一种张力,对现实社会是一种“理性的征服”;而东方的知识分子是“入世而属世”,对现实世界更多的是“理性的适应”。“理性的征服”和“理性的适应”的确是有差别的。受传统文化的影响,我们自觉不自觉的更多是“理性的适应”,其实就是欠缺了某种批判精神。

   这不仅是社会领域,在科技领域里也是一样。因为在科技工作中,我们更多的是强调如何满足、适应现实的需求。虽然说满足或适应现实需求是需要的,但过分强调适应,就很难有“想象的需求”,于是就少有原始的、颠覆性的创新。所以即使是在科技领域,如果仅仅是理性的适应,还是有某种欠缺的,还是需要“理性的征服”,需要批判性思维。基于这个原因,我不主张用审辩式思维去替代批判性思维。马克斯·韦伯也讲过,儒家伦理在世人生活之道方面有非常好的东西,儒家伦理尽管包含了理性主义的因素,甚至存在理性化的进程,但最终无法摆脱传统的束缚,缺乏“进步”和“发展”。虽然我没有研究过传统文化,但是从朴素的感觉来讲,更多的从适应的角度,对于进步和发展总会有某种局限性。

  

批判性思维与存在

  

   存在是哲学的基本问题,在这里我主要从技术与存在的关系去说明批判性思维与存在的关系。敖德嘉·加塞特有一段话很有意思,他说,“称作‘技术’的最基本的事实只是起于如下奇怪的、戏剧般的、形而上学的事件:两种完全不同的实在——人和世界——以这样一种方式共存,即二者之一(人)要在另一者(恰恰是‘世界’)中建立‘超世界’的存在。如何实现这一点的问题——类似于工程师的问题——正是‘人的生存’的主题。”

   人的存在当然和世界的存在紧密联系在一起,人不可能脱离客观世界而存在。但有意思的是,人总是试图要在他所依存的客观世界中间去建立一个超世界的存在、超自然的存在。举例子来说,以前没有手机的年代,我们根本不知道需要手机这个东西,但是有人就要捣鼓出这么一个新玩意。实际上我们看看人类发展的历史,它就是不断建立超自然存在、超世界存在的历史,人类社会的进步很大程度上也在于此。所以海德格尔讲技术对人类社会的作用怎么说都不过分。以前没有汽车后来有汽车了,以前没飞机后来有飞机了。今天世界上还不存在的很多东西,未来会不断地涌现出来。建立超世界存在是类似工程师的主题,也是人的生存的主题。因此,存在着居先的、前技术的创造,那是最卓越的创造,那种创造是建立在对现存世界中某些东西的超越和否定的批判性思维之基础上的。

   中国现在非常强调创新,但是审视我们的创新,是有局限的,那就是——居先的、前技术的创造的欠缺,或者说原始创新太少。我们的创新多在现有技术的基础上,根据现实的需求,做一些改进,那样的创新叫做增量创新。现在已经有手机了,在手机上再加一点新功能,这是增量式创新;而没有手机时创造出手机来,那才是原始创新。

   现在搞科研的教师,包括做创新活动的学生,更多关注的是现实的需求,也就类似于“理性的适应”。仅仅只有适应是不够的,在科技领域我们需要更多的“理性的征服”,自然需要批判性思维。进一步地考虑,如果从人的存在意义上俯视创新,更重要的是什么?人类搞创新是要更好地成为他自己,我们学生做创新活动时也要有这种意识。技术的最初使命就是在于让人有空去成为自己。有时候满足现实需求、要赚钱、要盈利,这些无可非议。但是搞技术搞创新的人若把那些当成使命,那是在一种低层次、低境界上。从人的存在的高度去看,人类是在不断建立超世界存在、超自然存在的过程中更好地成为他自己。我们置身于其中的每一个人,自身也应该在这个过程中使自己成为更好的自己。

   德绍尔讲技术的本质呈现为某种特殊的东西,它使我们瞥见紧闭的存在深处。超世界存在、超自然存在大概就在紧闭的存在深处,我们看不到,但是它在未来可能存在,技术有可能会帮助我们瞥见未来的存在。说到技术的本质,我想过人的本质。人和动物的根本区别是什么?以前我们在中学、大学里学自然课、政治课,好像使用工具、制造工具是人和动物本质的区别。但是现在看来确有疑问。

   英国动物学家珍妮·古道尔,一位女科学家,她在非洲的丛林里和黑猩猩生活了几十年,专门研究黑猩猩的习性。她发现黑猩猩也可以制造工具,尽管它制造工具的能力跟人类的能力完全不能相比。但是既然能制造工具,那就说明人跟动物本质的区别就不在于制造工具,那是什么?其实想一想,就在于建立超世界存在、超自然存在的欲求和能力。

   某种意义上有些动物很有技术,比如说非洲的蚂蚁能飞,它建的巢穴很复杂,连通风、贮藏食物都考虑到了,甚至有禁闭室,哪个蚂蚁做了不好的事情或犯了错误就被关在里头。蚂蚁聪明到这种程度,这是造物主赋予它的一种本能。但蚂蚁绝没有在这个基础上再去建立超越它的存在的世界的欲望和能力,所有的动物都没有这种能力。这才是人跟动物最根本的区别。

   北大教授吴国盛说:“某种意义上说人的本质是通过技术的方式被自我塑造出来的。”人类的文明史本身就是技术史。技术是人类存在的方式,技术是人类自我塑造的方式等等。讲人的存在意义,对人而言,生存就是使那些尚未存在的东西存在。刚才讲超世界存在、超自然存在,都是通过技术不断使那些尚未存在的东西存在。因此,讲技术也好,创新也好,都要和人的存在意义联系起来。从人的存在的高度去俯视技术、去看创新,这是有好处的。那么回过头,要想建立某种超世界的存在、超自然的存在,需要对现实某种存在的超越、批判和否定,尤其是原始创新、颠覆性创新,往往就是对现在的存在之超越、批判和否定。

   不光是学校的教师和学生,包括我们的工程师,欠缺的是在时间轴上对未来的想象。大家都是关注现在的技术。大学生搞创新活动恐怕更多的也只是考虑现在这个时间点上,满足和适应现实的需求虽然也有意义,也需要人去做,但是更伟大的创新往往是什么?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个紧闭的存在,就是我们现实还没有需求(虚拟的需求),只是想象的存在,现在还没看到的存在。但是根据这些做出来的创新,往往是更伟大的创新。

在这个会议之前,梁副校长跟我聊到挑战杯的打分,这里头说到权重最大的是市场需求,40分。我当时一听就跟他讲,挑战杯的打分设计有问题,它说明我们并没有鼓励那种居前的创新,即根据虚拟的需求、想象的需求而进行的创新。我们根据现实的需求,它有市场需求。一旦某个事情完全看不出市场需求,那可能得零分,那还有什么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批判性思维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科学精神 > 科学评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891.html
文章来源:知识分子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