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大爆炸有没有发生过?天文学界爆发激烈争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23 次 更新时间:2017-09-26 18:16:29

进入专题: 宇宙大爆炸  

环球科学ScientificAmeric  

   2017年2月刊登在《科学美国人》杂志上的一篇关于暴胀学说的评论文章最近引发了一场“地震”:33名全球顶尖物理学家发表联合署名公开信,质疑文章中的一些观点。原文作者随后做出了答复。近日,“科研圈”联系到国内宇宙学方向的几位学者,邀请他们谈谈对这场争论的看法。

   宇宙时空的起源是科学中最神秘、也最具争议的问题之一。《科学美国人》在2017年2月刊登的文章“PopGoestheUniverse”(“宇宙大爆炸不曾发生?”《环球科学》2017年3月刊)反驳了目前的主流学术观点——宇宙在极早期经历了一段被称为暴胀的极速膨胀时期。该文作者倡导了另一种观点——我们的宇宙并非创生于暴胀学说中的大爆炸奇点,而是从一场“火劫”中开启的。根据这一观点,宇宙在大爆炸之前经历了一段收缩过程,收缩到一定程度时发生反弹,从而形成我们今天看到的宇宙。在下面的信件中,33名暴胀宇宙学家组成的科学团队署名回应了这篇文章。


联合署名公开信

   在由AnnaIjjas,PaulJ.Steinhardt和AbrahamLoeb(下面简称“IS&L”)撰写的文章“PopGoestheUniverse”中,作者力推火劫反弹学说(该学说由Steihardt等人于2001年提出)。在文章的最后一部分,IS&L表示“暴胀宇宙学不能用科学方法来评估”。接着,他们声称一些接受暴胀学说的科学家提议“抛弃科学的标志性特点:可检验性,而这个主张“促使某些非实(经)验主义科学的理论抬头”。我们并不知道这些科学家指的是谁,也无法同意这篇文章中的一些论述。在这篇信件中,我们主要关注“零容忍”论点——暴胀学说的不可检验性。

   毫无疑问,暴胀学说已经成为当今宇宙学的主流观点。全世界的大批科学家多年来都致力于探索研究各种暴胀模型,并将这些模型的预言与实验观测进行比较。通过查询高能物理数据库INSPIRE,大家就能发现“暴胀”是个高频词汇:迄令为止,标题或摘要中包含“暴胀”的论文超过14000篇,这些论文出自9000多名科学家之手。IS&L的论述(暴胀宇宙学不能用科学方法来评估)忽略了这些研究。除此以外,若干大型国际合作实验项目的结果清楚地表明,暴胀不仅可以被检验,而且在经受大量检验后依然存活了下来。

   准确地说,暴胀并不是一个独一无二的理论,而是基于相似原则的一类模型。当然,这些模型不可能全都正确,所以真正值得关心的问题是:是否存在至少一个这样的暴胀模型,它既能正确地描述宇宙的可观测特征,又能从基本粒子物理假定中自然地推理出来?这种情况与粒子物理标准模型的早期发展十分相似,当时科学家研究了各种各样的量子场论模型,只为寻找其中符合所有实验观测的那一个。

   虽然原则上科学家需要检验大量的暴胀模型,但有一类简单的暴胀模型(术语为“单场慢滚”模型)可以给出与大多数观测十分接近的预言,这些预言早在几十年前就已被清楚地提出。这类“标准”的暴胀模型具有很好定义且得到了广泛研究。(IS&L对“什么是这类模型中最简单的模型”表达了强硬的观点,但简单性是主观的,我们觉得没有理由将关注点限制在这么狭窄的子类模型中。)虽然其中一些已经被精确的实验数据排除了(这正是大家想要看到的——通过观测来减少可行模型的数量),但仍有许多模型在实验检验方面十分成功。

   标准暴胀模型预言了宇宙应当有一个临界质量密度(那意味着宇宙应当是几何上平坦的),以及我们探测到的宇宙微波背景(CMB)中微弱的温度“涟漪”的统计特征。首先,这些涟漪应当几乎是“标度不变的”,这意味着在所有角度标度(译者注:应当为空间标度)中,它们应当具有几乎相同的强度。其次,涟漪应当是“绝热的”,这意味着普通物质、辐射、暗物质全都一起涨落。第三,它们还应当是“高斯性”的,这是一种对相对较亮与较暗区域构成图像的统计描述。最后,模型预言了CMB特定的极化模式,这可以分为两类——E模与B模。所有标准暴胀模型对E模的预言都十分相近,而对于衡量早期宇宙引力辐射的B模,不同种类的标准暴胀模型间差别很大。

   令人瞩目的是,从1992年宇宙背景探测器(COBE)卫星的结果开始,大量的实验都证实以上预言(还有其它一些预言,但太过技术性不适宜在这讨论)精确描述了我们的宇宙。宇宙平均质量密度的测量现已精确到百分之0.5左右的精度,并且与暴胀的预言符合得十分完美。在暴胀刚提出时,平均质量的不确定性至少是目前的三倍,所以这是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成功。另外两颗卫星,威尔金森微波各向异性探测器(WMAP)与普朗克卫星进一步精确测量了CMB的温度涟漪,还有许多基于地面与气球的实验也进行了相关测量,它们均证实了原初涨落的确几乎是标度不变的,并且具有十分精确的绝热性与高斯性,正如标准暴胀模型事先所预言的那样。B模极化还没有被观测到,这与许多,但不是所有模型的预言一致;而已经探测到的E模极化与预言相符。2016年,普朗克卫星团队(一个由260人组成的实验组织)总结道:”普朗克卫星的观测结果为简单暴胀模型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所以如果像IS&L想让我们相信的那样,暴胀是不可检验的,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实验对暴胀进行检验,还获得了这么巨大的成功?

   暴胀模型的成功是毫无疑问的,但IS&L还是声称暴胀是不可检验的。(我们对IS&L的主张表示无法理解,他们认为暴胀在观测上的成功被夸大了,并且指责暴胀的拥护者抛弃了经验科学!)例如,他们争论说,由于暴胀的预言会随着暴胀能量密度曲线的形状与初始条件的改变而改变,暴胀实际上是不可检验的。但是,一个理论的可检验性绝不是要求它的所有预言都独立于参数的选择。如果非要这样要求,那么粒子物理标准模型的生存状态同样值得担忧,它包含着需要实验决定的粒子组份,以及19个或更多参数。

   重要的一点在于,标准暴胀模型通过了上述的实验检验。IS&L描述了一个失败的理论如何“由于人们试图不断修补它而变得对实验越来越有免疫力”,并暗示暴胀便是如此。但是无论如何,随着新数据的出现而修改理论是经验科学中的标准步骤。例如,为了解释新发现的夸克与轻子,标准模型不得不进行修改。而对于暴胀宇宙学,(我们认为)目前还没有必要进行超出标准暴胀模型的研究。

   IS&L主张“暴胀不可检验”的另一个理由是,它会导致永恒暴胀和多重宇宙。多重宇宙是一个活跃的研究领域,但这绝不与暴胀的实验可检验性相悖。如果多重宇宙图像是合理的,那么粒子物理标准模型能够很好地描述我们的可观测宇宙,目前正由实验观测进行限制优化的暴胀模型可以描述暴胀在我们这片宇宙区域是如何发生的。这两种理论都仍将安全地处在经验科学的范围内。科学家依然可以将来自天体物理、粒子物理实验的最新数据与具体物理模型做出的精确、定量的预言进行比较。需要注意的是,这不同于更为“崇高”的目标:发展一个理论框架,不借助实验数据便能推断出正确描绘可观测宇宙的具体模型。

   和任何科学理论一样,暴胀不需要解决所有可能想得到的问题。暴胀模型也像所有科学理论一样,建立在一组假定之上,并且为了理解这些假定,我们可能需要一些更深层次的理论。然而这并不会抹杀暴胀模型的成功。这一情景与标准的热大爆炸宇宙学相似。热大爆炸宇宙学无法解释宇宙的平均密度为何与临界密度如此接近,宇宙结构的起源(这在暴胀中得到优雅的解决)等问题。但这些问题的存在并不会“抵消”它曾做出的许多成功的预言,比如轻元素的相对含量。我们对宇宙的了解尚不完备,但这绝不应当成为忽视标准暴胀模型在实验上已获得巨大成功的理由。

   在暴胀模型诞生后的35余年中,它已经逐渐成为描述宇宙演化早期阶段与大尺度结构形成的主流观点。没有人声称暴胀是正确无误的,科学理论并不会像数学定律那样得到严格证明。但随着时间流逝,更加精确的实验检验和理论上的进步将会使成功的理论变得越来越好。这正是暴胀理论正在经历的过程。这一过程会继续下去,许多选择这个充满活力的领域的科学家都会积极参与进来。

   经验科学不但活着,还活得很好!

   联合署名

   AlanH.Guth(MIT)

   DavidI.Kaiser(MIT)

   AndreiD.Linde(Stanford)

   YasunoriNomura(UCBerkeley)

   CharlesL.Bennett(JohnsHopkins)

   J.RichardBond(UofTorento)

   Fran?oisBouchet(Institutd’AstrophysiquedeParis)

   SeanCarroll(Caltech)

   GeorgeEfstathiou(Cambridge)

   StephenHawking(Cambridge)

   RenataKallosh(Stanford)

   EiichiroKomatsu(Max-Planck-InstitutefürAstrophysik)

   LawrenceKrauss(ArizonaState)

   DavidH.Lyth(Lancaster)

   JuanMaldacena(IAS)

   JohnC.Mather(NASA)

   HiranyaPeiris(UCL)

   MalcolmPerry(Cambridge)

   LisaRandall(Harvard)

   MartinRees(Cambridge)

   MisaoSasaki(YITP)

   LeonardoSenatore(Stanford)

   EvaSilverstein(Stanford)

   GeorgeF.SmootIII(BerkeleyCenterforCosmologicalPhysics)

   AlexeiStarobinsky(LandauInstituteforTheoreticalPhysics)

   LeonardSusskind(Stanford)

   MichaelS.Turner(Chicago)

   AlexanderVilenkin(TuftsUniversity)

   StevenWeinberg(UTAustin)

   RainerWeiss(MIT)

   FrankWilczek(MIT)

   EdwardWitten(IAS)

   MatiasZaldarriaga(IAS)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宇宙大爆炸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科学精神 > 科学评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226.html
文章来源: 环球科学ScientificAmerican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