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昌平:“农产品武器化”趋势与中国策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09 次 更新时间:2010-09-29 13:46:33

进入专题: 粮食安全  

李昌平 (进入专栏)  

  

  [摘要]:随着贸易全球化的日益深化,发达国家“农产品(000061,股吧)武器化”成为其控制不发达国家的食物主权、进而全面控制其经济、政治、社会的重要战略手段。文章认为:我国应该正确认识这一趋势并积极应对、扬长避短、趋利避害。据此,提出了具体的应对策略。

  

  贸易全球化日益深化,但发达国家却始终不放弃农业高补贴政策,导致WTO关于农产品贸易的谈判总是不欢而散。 为什么?一般的解释是发达国家的政治家们怕丢失农民的选票,这种解释就像大人哄三岁小孩一样。真正的原因是二战以来,“农产品武器化”成为发达国家控制不发达国家的食物主权、进而全面控制其经济、政治、社会的重要战略手段。

  

  一,与“农产品武器化”相关的两个概念

  

  1,农产品价格弹性系数

  所谓农产品价格弹性,是指农产品供需变化对价格变动的影响程度。供需变化量和价格变化量的比值,就是价格弹性系数。

  由于很多农产品需求相对刚性、生产周期长、自然风险高、储藏(保鲜、保质)成本贵等原因,其价格弹性系数一般都较小。根据近15年的猪肉供需变化和价格波动数据,我们计算出我国猪肉价格弹性系数小于0.2。即供需基本平衡之后,假设需求基本不变,供给增1%,价格下降5%,反之亦然;假设供给基本不变,需求减少1%,价格下降5%,反之亦然。水果的价格弹性系数约为0.2,大米等多种粮食的价格弹性系数都小于0.5。

  由此可见,农产品市场价格大幅波动特征是农产品的天然属性。

  2,农业三个发展阶段

  一般而言,亚洲国家和地区的农业发展一般都要经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农产品短缺阶段,增产就增收。这个阶段的农业发展的核心目标是追求“产量增长效益”。农业政策要点是“技术(增产为主的技术)密集+劳动密集+基础设施建设”,农产品价格以政府管制为主。

  第二个阶段是大宗农产品供需基本平衡,增产1%,价格可能下降2-5%,增产常常会导致农民减收。这个阶段的农业发展的核心目标是追求“价格增长收益”——增产不减收,减产也不减收。农业政策要点是“技术(优质为主的技术)密集+组织(农民合作)密集+资金密集+品牌密集”。农产品价格以市场调节为主。

  第三阶段是农业高度发达阶段,大宗农产品生产能力绝对过剩。这个阶段的农业发展目标是追求“市场份额(增长)效益”——稳定占有某种(或多种)农产品一定量的市场份额,获得绝对的市场定价权,长久占有市场份额收益(如美国农业集团长久占有中国大豆(资讯,行情)市场份额收益)。农业政策要点是“技术(垄断性)密集+组织(农民合作社+出口龙头企业)密集+资本密集+品牌密集+政府产业政策扶持(补贴出口)”。在农业发展的第三阶段,发达国家补贴本国超强农业集团抢占发展中国家某些重要农产品市场份额的“自由贸易”,将是发达国家在WTO谈判中始终追求的重点目标之一。

  

  二,二战后“农产品武器化”的发展趋势

  

  正是由于农产品价格弹性系数偏低,即很小的供给(或需求)变动,能够导致很大的价格变动,因此农产品是投机商天然的投机对象;再由于不发达国家的农产品生产者众多,消费者更多,农产品价格波动对其经济安全、社会安全和政治稳定的影响的广度和深度不是汽车、彩电等工业品价格波动可比的。因此,随着全球化不断深化,发达国家以较小的代价(如开放某种工业品市场的一定份额、或政府补贴)占有他国某些农产品较大市场份额——获得定价权和长久市场份额收益权的战略,不再仅仅是第三阶段农业发展战略,而是强国控制弱国食物主权、进而全面控制弱国的经济、政治、社会的国家战略——即“农产品武器化”战略。

  基辛格说: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国家;如果你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了所有人;如果你控制了货币,你就控制了世界。 二战以来,世界正是按照基辛格所说的在运行。

  远有菲律宾丧失食物主权的案例。美国在1898年从西班牙手中接管菲律宾之后,逐步将菲律宾的农业变成美国的工业原料基地,将菲律宾人民的食物主权完全控制在美国手中。2008年全球大米价格飙升的时候,菲律宾不得不动用军队维持市民排队购粮的秩序。尽管菲律宾独立多年了,但由于丧失了食物主权,其政治、经济、社会等方方面面受制于美国的局面一直没有根本性的改善。

  近有中国丧失大豆主权的案例。2002年我国加入WTO之后,大豆的贸易壁垒消除,当2003年中国大豆加工企业的采购团将进入欧美采购大豆时,短短5个月,大豆期货价格实现了翻番;在中国大豆采购团高价采购大豆之后,短短5月,芝加哥大豆期货价格跌去了一半,欧美大豆到达中国口岸的现货价格也跌破中国采购团采购价格的一半了。2004年中国大豆压榨行业全行业严重亏损,2005年中国大豆压榨行业全面遭美国农业集团收购、兼并和重组,大豆、豆粕(资讯,行情)、食用油的定价权完全落入美国农业集团之手,中国大豆食物主权基本丧失,政府对大豆、豆粕、食用油市场价格的宏观调控政策完全失灵。不仅影响我国数千万豆农生计,也导致我国大豆民族产业几乎全军覆没,并对下游饲料产业、畜牧和水产养殖产业的安全性和数亿农民的生计稳定性构成严重威胁。

  更为广泛的材料,据周立《美国的粮食政治与粮食武器》披露,此前的半个多世纪,美国是运用粮食武器的高手:1945年,南斯拉夫在铁托总统的领导下进行改革,试图摆脱苏联对南斯拉夫的控制。这时,美国伸出了“友谊”之手,为南斯拉夫提供了巨大的粮食援助;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美国等西方盟国随即对中国实行包括粮食在内的全面封锁和商品禁运,妄图将新生的共和国扼杀在摇篮之中。美国对中国的禁运一直延续到70年代初期;1965~1967年间,美国总统约翰逊曾对印度采取限制出口粮食的政策,从而最终迫使印度改变其反对美国入侵越南的外交政策;1970年,当“马克思主义者”萨尔瓦多•阿连德当选为智利总统后,美国对智利的粮食援助立即停止了。阿连德领导下的大众联合政府,却是致力于农业改革和公平分配的。在阿连德下台后,美国的粮食援助很快又恢复了。粮食援助是尼克松政府反对阿连德所采取的秘密战略的组成部分;1973年,美国由于国内食品价格史无前例地上涨,对大豆、棉籽及其制品实行禁运。日本97%的大豆依靠进口,其中92%来自美国,因此而受害最大;1980~1981年,苏联入侵阿富汗,美国对其实行谷物禁运。但当20世纪80年代末苏联进行改革时,西方议员阿德•梅尔科特立即指出:苏联需要多少粮食就提供多少粮食。之后是苏联解体。

  美国对朝鲜的粮食援助政策也是如此。1994年以来,朝鲜连续几年歉收,国内粮食供应严重短缺。美国联合日本、韩国对朝鲜提供粮食援助,但条件是,朝鲜必须放弃核计划,并在缓和朝鲜半岛局势方面与西方合作。

  粮食援助的另一侧面,则不仅仅限于这样的短期事件,而是打击、改变进而控制受援国的农业生产体系,让这些国家形成对美国等援助国的经济依赖与政治依赖。这就是非洲、拉丁美洲许多国家、甚至菲律宾沦为美国附属国的奥秘。

  曾是美国里根政府农业部长的约翰•布洛克在一次听证会上直言不讳地说:“粮食是一件武器,而使用它的方式就是把各个国家系在我们身上,那样他们就不愿和我们捣乱。”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一份报告说,第三世界国家缺粮“使美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一种力量……华盛顿对广大的缺粮者实际上就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力”。

  为了扩大美国“粮食武器”的优势,2005年8月,美国总统布什签署了《能源政策法案》,在美国政府财政扶持下,生物能源成为美国新型产业。当时,多数人都认为生物能源成本过高,短期不会有太大的前景。但在随后的两年多时间里,石油价格狂涨三倍,2008年最高达到每桶147美元。只要石油价格稳定在70美元之上,农产品和石油两个本来不相关的东西高度相关了。 由于美国人少地广,农业高度发达,生物能源产业化技术优势明显,对美国而言,生物能源产业化使更多农产品都将成为美国的武器,使美国的“粮食武器”更加具有威慑力。奥巴马总统执政之后,对布什政府的很多政策都进行了修正,但在新能源、生物能源产业化方面却一脉相承,且更加重视,力度更大、步伐更快。

  近年来,美国等发达国家为了进一步增强“农产品武器化”的威力,并不满足于对主要农产品实体经济的定价权的控制,还利用自己对农产品实体经济的定价权优势和对农产品期货市场的控制能力,逐步控制农产品虚拟经济的定价权。农产品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一体化,使得美国等发达国家“农产品武器化”更容易得手、且更具威慑力;例如,美国不仅控制了中国大豆实体经济的绝对定价权,同时也控制了大豆虚拟经济的绝对定价权。虚拟经济影响实体经济,实体经济也影响虚拟经济,美国的经济组织不仅在现货市场上赚钱,同时也在大豆期货市场上赚钱。这就形成了强者通吃的局面。还不仅如此,2008年6月,中国生猪价格(8元/斤)最高峰的时候,大豆、豆油(资讯,行情)、豆粕等都处于历史高位区域,到2009年6月,我国生猪价格回落到3.5-4元/斤区域,但大豆、豆油期货、现货依然处于历史高位,豆粕价格更是不降反升,由2600元/吨上涨到3600元/吨,饲料价格也不得不同步上涨,导致我国生猪生产每头亏损200元以上,数以亿计的养猪农户损失惨重,超过一半的养猪农户不得不退出养猪行业。

  对于WTO关于农产品贸易的谈判一次又一次的破裂,很多人不解:欧美农业高度发达了,为何还要坚持高补贴农业政策呢?媒体上常见的解释是西方政客怕失去农民的选票,这种解释显然是哄三岁小孩的,因为发达国家的农民数量不到3%。 真正的原因是发达国家要抢占发展中国家的农产品市场份额,控制其食物主权,进而达到控制其经济、社会、政治安全的目的。欧美国家坚守高补贴的农业政策的真正目的是对外实施“农产品武器化”战略的需要。

  发展中国家在WTO的谈判中,要千万小心、万分谨慎地用“农产品进口份额”换取“工业品出口份额”。要明白:工业品短缺不会死人,也不会造成社会动荡和政权垮台,但食物主权一旦丧失,经济安全、社会安全、政权稳定的自主权就会严重受制于人。在WTO的农产品贸易谈判中,欧美国家对高补贴农业政策的坚守,发展中国家要坚决抵制,绝不能有半点的侥幸。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巴西。

  

  三,我国食物主权安全和“农产品武器化”战略构想

  

  当今世界,全球化日益深化是大趋势,“农产品武器化”也是大趋势。这既是挑战,也是机遇,我国应该顺应“农产品武器化”趋势,扬长避短,趋利避害。不能仅仅被动地保护我国的食物主权安全,而要通过对外实施“农产品武器化”战略,既巩固食物主权安全,又争取更有利的国际环境。 

  

  1,正确认识食物主权安全和“农产品武器化”的战略意义

  

  “民以食为天”、“手中有粮,心中不慌”、“深挖洞、广集粮”。中国人对这些至理名言都耳熟能详。从古至今,中国人对粮食安全重要性的认识是十分到位的,这对13亿的超级人口大国的经济、社会、政治稳定至关重要。但“粮食武器化”、“农产品武器化”的战略思想,中国人和欧美人比起来,却是十分欠缺的。

  二战以来,在基辛格“控制了粮食,就控制了所有人”的战略思想的影响下,“粮食武器化”逐步成为“和平时代”强国控制弱国的另一种战争形式。最近20年,随着发达国家主导的虚拟经济日益占据重要地位,且生物能源产业化的脚步也越来越近,发达国家主导的“粮食武器化”战争正在悄悄升级为“农产品武器化”战争。发展中国家面临的食物主权安全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最可怕的是身处危机之中,却对危机毫无认识。

  中国加入WTO以来,虽然有了大豆产业沦陷的教训,但依然没有对“农产品武器化”战争和食物主权安全引起足够的重视。不仅如此,近些年来,有几位著名的主流经济学家持续高声抨击我国政府坚守“18亿亩耕地红线”和“粮食安全底线”的基本国策,主张留15-20%的粮食缺口依赖国际市场平衡。 这样的主张等于将我国粮食价格上下波动40%多的定价权拱手交给外国,也等于将国家经济安全权和社会稳定权拱手交给外国。这些主流经济家“进口农产品就是进口土地”和农产品市场“越开放越好”的新自由主义经济主张,让外行听起来很顺耳,但对国家安全而言是非常有害的,和基辛格这样的大战略家相比,(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李昌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粮食安全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6287.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