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昌平:谁剥夺了孩子义务教育的权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74 次 更新时间:2003-05-30 14:13:00

进入专题: 义务教育  

李昌平 (进入专栏)  

  

   此文发表于《中国改革》2001年11月号

  

   我出生在洪湖边的一个小鱼村。1969年6岁开始发蒙(上学),1969年、1971年、1973年三年淹水,我断断续续的读完了小学和初中。

  

   1978年,我以全乡第一名的成绩考入重点中学,因为上有两个哥哥,下有两个弟弟,尽管那时读书学校只收费两元钱,但靠父母亲在生产队争工分无能如何也供不起我们五兄弟读书。我不得不放弃上学的机会和父亲下湖打鱼。

  

   八月十五的哪个夜晚,洪湖的月亮格外明亮。父亲突然问我想不想读书,我没有回答父亲,泪水冲出我的眼眶……父亲说他想了很久,他不能让我失去受教育的机会,不然,他会后悔一辈子。

  

   我不仅读完了高中,还上了大学,读了硕士。如果没有当时国家对大学生的教育支助,我和两个哥哥要读完大学是不可能的,如果没有当时农村教育的低收费,我的两个弟弟要读完高中也是不可能的。

  

   1982年,小学生每年收费两元,初中生每年收费四元,高中生每年收费六元,大学生国家每年补助三百元。从来没有听说过拖欠教师工资的事。

  

   现在读书,一个小学生,每年要收费500元,一个初中生每年要收1000元,一个高中生每年要收3000元。一个大学生每年收费5000元。但现在到处都在叫喊发不出老师的工资,全国已拖欠中小学教师工资近200亿元。

  

   八十年代初期,我们村子里80%的孩子能读高中,进入九十年代80%的孩子读不了高中。我们的村子是相对富裕的村子,其他村子读高中的人就更少了。我的两个在农村的弟弟的孩子,如果没有家族的帮助是不可能读初中的。

  

   我原以为读书难只是局部的问题,可是我最近汇总中国农大、北师大、人民大学等高校学子假期在四川、云南、贵州、广西、江西、陕西、山西等省的农村调查报告,发现,农村义务教育难是普遍的存在的事实。上述这些地方存在的问题比我的家乡更严重。

  

   1982年稻谷的价格每百斤9.5元,现在的稻谷每百斤45元,涨了近五倍。可是,学费却涨了300多倍。而教师的工资也只涨了20倍。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有了长足的发展,国力强大了,可是却穷得连义务教育都拿不出钱来了。钱到那里去了?

  

   谁都不会怀疑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建设所取得的伟大成就。我每天都阅读大量歌颂改革开放成就的稿件,可是,每当我想到农村有很多孩子不得不放弃读书时,我就情不自禁想起我失学时的痛苦,我的心就一阵一阵的痛,对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就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了。

  

   我时常犯糊涂:改革开放,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到底是为了谁?是谁剥夺了孩子义务教育的权利?

进入 李昌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义务教育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燕园评论发布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