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中国移动和腾讯都是垄断者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9 次 更新时间:2014-11-13 21:50:39

进入专题: 反垄断  

张维迎 (进入专栏)  

  
编者按:11月1-2日,由浙江大学科斯经济研究中心主办的《经济解释》学术研讨会在浙江大学召开。《经济解释》是张五常教授五十年来经济思想精华。北大教授张维迎参加了研讨会,并发表了演讲。

   会上,张维迎主要谈了传统经济学中,市场失灵理论的谬误。他认为,传统经济学理论在证明市场有效性时假定不存在外部性,这是错的,没有外部性就没有社会。反垄断理论也是完全错误的,它反的是真正的竞争。按照我们经济学的定义,马化腾的腾讯公司和中国移动同样是垄断者,这是非常荒唐的。中国移动不需要多大的努力仍然可以赚钱,马化腾即使他占有80%、90%的市场份额,只要他半年不努力就完蛋了。

   最后,没有非对称信息就没有市场,没有市场的有效性,也不会给我们人类带来进步。非对称信息是政府干预经济的理论基础,是发改委管价格的理论基础。而实际上,恰恰是市场创造了非对称信息。

   以下是全文整理:

  

   张维迎:我今天要谈的一个问题就是市场失灵理论的谬误。我们知道市场失灵理论是经济学,特别新古典经济学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新古典经济学是被认为证明市场有效性的理论,但实际上它最重要的结论,也就是给我们留下最深刻的结论是市场的失败,而不是市场的成功。

   下面,我针对三个问题谈一下。第一,外部性问题,这是张五常教授做出最重要贡献的一方面。第二是关于垄断,第三是关于信息不对称。

    

   没有外部性就没有社会

   先谈一下外部性的问题,我们知道新古典经济学家在证明市场的有效性时,假定不存在外部性。如果假定不存在外部性,那等于假定不存在社会,因为只要存在两个人以上,一定就有外部性。比如你的长相怎么样就会对我发生一些感官上的、情感上的影响,你说的一句话声音高还是低,我会感受到舒服或者是不舒服,所以没有任何一件事是没有外部性的。如果我们以外部性来证明市场失败,政府干预的正常性,那么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方面不需要政府干预,否则都会失败。像张五常教授、科斯教授已经证明的,外部性其实是个产权问题。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当我们说一个企业造成环境污染的时候,它有外部性,他对这个人造成损害了,没有赔偿,所以这不是最有效的选择,需要政府来干预他。如果说我开一个饭馆,我的饭馆比竞争对手做得都好,我把他们挤垮了,这是不是外部性?这些也是外部性,那么我应不应该赔偿他?我想我们经济学家不会认为要赔偿他。那么为什么前一种情况要赔偿,后一种情况不要赔偿?核心是产权界定,就是什么是我的权力。我做得好,价廉物美,打垮了竞争对手,这是我的权力。但是如果我侵害了你的权力,我在你家门口堵塞客户进入你的饭馆,这就是违反了你的权力。所以简单说,这个问题只能通过产权来定义,也就是说任何侵害个人产权的行为,都是不正当的,都应该受到限制。而反过来说任何没有侵害产权行为,不论它造成多大的外部性,都是不需要进行补偿的。所以福特汽车公司当年打垮了很多马车,很多马车驾驶员失业了,但是福特公司不需要赔偿他。同样,今天我们看到大量的互联网公司打垮了传统的公司,这种外部性我们也不需要去补偿。所以简单的一个结论,我们必须从产权角度来看待过去被描述为外部性的东西,否则就会陷入误区。

   我再强调一下技术进步。经济学要大量地研究技术进步中的外部性,就是溢出效应。因为发明者、创新者没有办法享受所有技术带来的好处,所以在市场经济中技术进步一定不是最优的,是低于最优水平,如果技术足够进步,需要政府给技术进步以补贴,我觉得这个东西太荒唐。荒唐的是我们看到资本主义经济最有效地促进技术进步,而却认为它没有提供足够的激励,这个问题我想包括张五常教授在书中谈到的自然选择、生存发展可能是我们理解技术进步的一个重要方面,而不是按照成本收益来计算。也就是说在市场经济中,你能不能比别人做得更好是决定你的生存问题,而不是说你有多少外部性的问题。这就是我的第一个观点,用外部性理论证明政府干预市场的合理性,或者证明市场的失灵研究是完全错误的。

  

   传统反垄断理论反对的是真正的竞争

   第二个,垄断问题。经济学认为一旦有了垄断市场就失灵了,效益就为零了,为什么呢?因为他的分析建立在一个完全竞争的背景下。但是完全竞争是完全错误的假设,因为所谓完全竞争是没有竞争。比如,我们经济学教授怎么进行完全竞争?就是所有的经济教授写一样的文章、教一样的课、收一样的钱,这就叫完全竞争。但是我们知道任何一个经济学教授,要跟人竞争就要有跟别人不一样的观点、不一样的写作风格,这才是竞争。但是按照经济学传统解释,只要你跟人不一样就带来垄断,从这个角度说,那张五常也是学术思想的垄断者,他占有的资产率太高,他的著作太多,政府应该干预他,要限制他的数量,而这是错的。

   我还要说一点,经济学所谓的好多垄断行为,恰恰是市场中的竞争行为,而我们的反垄断和我们所反的恰恰是什么呢?就是这样一些竞争行为。按照我们现在的经济学提供的理论基础,企业是没有办法做任何竞争的。如果你的价格比别人定得高,说你有垄断定价,价格比别人定得低,又认为你是在倾销,价格跟别人定得一样是合谋,任何一种价格行为都可以归结为垄断行为,那么这个企业怎么去竞争?过去讲的是两个企业合并之后价格就会上升,我们看一下历史,大量的研究已经证明,历史上没有任何两家相当规模的企业合并之后价格出现上升的趋势,反而是价格都在下降。过去也认为垄断后,企业就不思进步了,技术进步就慢了。我们看看世界上大量的新技术怎么出现的?就是这些所谓的垄断企业带来的,无论从早期的美国铝业公司、IBM到现在的微软等等。按照我们经济学的定义,马化腾的腾讯公司和中国移动同样是垄断者,这是非常荒唐的。中国移动不需要多大的努力仍然可以赚钱,马化腾即使他占有80%、90%的市场份额,只要他半年不努力就完蛋了。所以几年时间,微信技术就推出了6.0版。所以我们经济学家要改变传统的思考方式,要正确认识到现实的市场是怎么来进行竞争的,市场的有效性靠的是什么。

   我补充一点,传统的经济学有关垄断和反垄断的理论,都建立在企业的生产函数。其实企业不只是生产函数,企业是一个创新的函数。我还要再强调一点,企业是社会信任的建立者,我们看现在社会合作,为什么能从全球范围合作?如果没有那些大企业,都靠我们经济学假设的无数的小企业进行竞争,谁会信任谁?谁都不会信任谁。正是因为有了那些大企业,以它的品牌、声誉作为担保,对所有的上游企业承担着连带责任,我们才有了有效的市场、可信任的市场,这样我们去买任何一个东西,比如我们去买宝马车,不需要监管生产钢材的,更不需要监管生产铁矿石的,也不需要监管生产零部件的,我只要监管宝马公司就行了,宝马公司替我们承担了所有汽车的监管责任。如果是汽车行业,不是要有十来家大的企业,而是有成千上万几十万家小企业,我们能有今天的汽车市场吗?我想不可能。所以我说这是传统经济学一个非常重要的失误,它只把企业看成生产函数,没有把企业同时看成创新函数,没有把企业看成信任的机制建立者。

  

   没有非对称信息就没有市场

   第三个问题我想谈一下信息不对称。信息不对称这个理论非常有用,但是这个理论的很多结论如果我们不加深入地思考就会陷入误区,误区就是说存在信息不对称就会存在逆向选择,传统的优胜劣汰就没有办法实施,而变成劣胜优汰,所以需要政府干预。所以我们就成立了大量的政府监管机构,包括食品医药管理等等很多机构在检查质量,监督企业是否准入,产品合不合格,我觉得这些也是完全错误的。为什么错误?因为按照非对称信息理论,非对称信息导致市场消失,我们想,如果市场消失了就不存在非对称信息,也就是说非对称信息本身是市场创造的,如果我们都自给自足,生产自己消费的东西,没有任何非对称信息,就像我当农民的时候没有什么非对称信息。市场就是需要非对称信息,因为有专业化,因为有分工,所以就是非对称信息,没有非对称信息,市场的任何优势都不会存在。当然了非对称信息理论提出了一些问题的重要性,我们就要知道市场为什么能创造非对称信息?是因为它能够解决非对称信息,如果任何情况下市场不能解决非对称信息,它就不会创造出非对称信息了,这时候市场是根本不存在的。非常重要是要认识到,市场不只是一只“看不见的手”,而且是“一双隐形的眼睛”,你做的任何事情,好事坏事,其实市场都有很强的记忆力,你做了好事会奖励你,你企业越来越大,声誉越来越好,你如果做了坏事,你做了一次两次,他一定会惩罚你,你一定会完蛋的。所以我们看到市场上那些最成功的企业,不是靠非对称信息骗人的企业,而是消费者值得信赖的企业。按照阿克洛夫的文章,在二手车市场由于信息不对称,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现象,好车卖不出去,坏车才能卖出去。你们调查一下,哪个市场上是好车卖不出去,坏车好卖?所有真正的市场都是坏车不好卖,好车才好卖。张五常教授也曾经提过这样一个观点,所谓的劣币驱除良币,那完全是错误的,为什么劣币驱除良币?是因为政府强制的扭曲价格。两种不同货币,同时按照市场的价格,否则的话,怎么可能出现劣币驱除良币。

   我们再看一下现实的市场,按照非对称信息理论,如果有政府干预就可以减少逆向选择。我们回想看一下,哪一个国家的逆向选择是最严重?一定是政府干预市场越多的国家逆向选择最严重。我们比较一下美国,不看其他市场就看人才市场,哪个地方劣胜优汰?哪一个地方优胜劣汰?很显然像我们中国一定是劣胜优汰的,竞争成功的不是最优秀的人,为什么?如果我们真按照市场的规律,那一定是最优秀的人才最能得到优秀的回报,最能成功。

   所以我总结一下,非对称信息思想也完全是错误的,我们要重新反思经济学的基本范式,因为所有的这些市场失灵都是建立在经济学基本范式的基础上,如果我们不反思这些范式,我们政府在执行的时候就会说有强大的经济理论基础支持。如果你问发改委为什么要管价格,他会说市场的有效性依赖于完全竞争,依赖于信息非对称,现实中我们知道有那么多的大企业信息是不完全对称的,有那么多的信息不对称,所以我们政府需要干预,这都是政府干预的理论基础。

   总结一下,一是没有外部性就没有社会。张五常教授讲过,没有交易成本就没有市场,这句话非常重要。二是反垄断理论是完全错误的,它反的是真正的竞争。三是没有非对称信息,就没有市场,没有市场的有效性,也不会给我们人类带来什么进步。

   来源:凤凰财经

  

进入 张维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反垄断  

本文责编:tangl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0049.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