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步云:“宪法老虎”有点病,得治一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7 次 更新时间:2013-12-09 23:10:32

进入专题: 宪法  

李步云 (进入专栏)  

  
2013年11月21日,由蔡定剑宪法学教育基金管理委员会、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主办,共识网协办的“蔡定剑宪法学教育基金2013年颁奖典礼”在中国政法大学成功举办,会议上,法学界诸多专家学者围绕“三中全会决定与中国宪法学研究”展开讨论,本文系李步云教授在会议上的发言文字稿,经共识网整理。本文未经作者审定。

   今天的主题是"三中全会以后宪法研究所面临的任务"。《决定》共有64条,直到现在我也没有通篇看过,在开会之前,郭道晖拿来一分,我就扫了两眼,所以有些话不一定很准确,还请见谅。

   海外对三中全会的《决定》相对较好,国内的评价则是平平,官方的调子当然很高,但是老百姓和一般干部的反映却是有喜有忧。我在党代会之前的两个月的一次高层论坛上,我对新的领导班子提了12个字的建议和希望,即"促发展、保民生、反腐败、行宪政"。对于前两条,我比较有信心,在未来十年有可能将GDP保持在7%左右,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控制在0.3-0.35。但是反腐败就比较麻烦,希望不大,问题在哪里?现在的措施是治标不治本,治本之策是政治体制改革、行宪政。当然,宪政不但是反腐败的关键,还是政府廉洁、清廉的保证,是国家、人民应当享有的一种文明,同时也是保证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五大文明建设的基础条件之一,没有宪政是不行的。

   现在,有些人制造混乱,好像宪政里面包含了什么阴谋,根本是子虚乌有。简单说,宪政就是16个字:"人民民主、依法治国、人权保障、宪法至上",这是我的理解,也是习近平在2012年的82宪法制定30周年纪念的讲话上,提出的四点要求,这里没有什么阴谋。有些人在制造"反宪政"的舆论,中央就害怕了。

   宪政这个事情早就有了,我和张文显曾经在湖南开了一次关于宪政的高层研讨会,当时请《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理论部负责人参加,想通过他们往上反映,但是开完会以后,两个部门的人不同意报道,因为上面不让提"宪政"这个词。九号文件提出"七不准","宪政"就被放在了第一位。江平同志也说了,"七不准"是转发的一个中宣部宣传部长会议关于当前意识形态的几个问题的决定。我看了那个文件,说得含糊。这个决定是中央办公厅批的,说有些人--比如反对党的领导等--借"宪政"来扰乱民心,结果当时上面的人一讲,给下面所有的刊物造成一个印象,说这是七不准。实际就是不准你讲,因为这七个问题在九号文件出来以前就到处都是,"宪政"这个词也是满天飞。江平同志讲的我同意,"宪政"完全可以讲,"法不禁止"即自由,对于政府,法不授权不得为。

   现在,根据"促发展、保民生、反腐败、行宪政"的12个字,来讲一下我对三种全会决议的评价,其中有喜有忧。经济发展、民生改善方面还是有些改革措施的,反腐败目前看来势头也还可以,但是根本问题在政治体制改革。有人说这个评价虽然是一笔代过,但也有一点东西在里面,关键就是"法治中国",即搞法治这一点上,明确了司法独立和人权保障,劳教制度也宣布取消。关于公检法的运行机制改革,给大家提了一个醒,政法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孟建柱没有念稿子,他讲了一个观点,他说那个运行机制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未来政法委不再干预公检法。这个已经被证实了,有一次我陪他吃饭,我说你是不是讲了政法委不再干预公检法,他说是讲了。所以三中全会这个决定里,虽然没有说政法委如何,可实际是包含这个意思,说今后不搞干预了。所以司法独立上口号和措施、反地方化的问题和"去行政化""党的领导"的提法还是有所进步、提高的。我们必须要利用过去一些口号中的合理的东西,这次没有讲或者没强调的,我们今后宪法学研究要大讲。比如以前讲过,依法治国,关键是依宪治国,党依法执政,关键是依宪执政,这是最根本的,这次这个口号喊得不响,今后我们就大喊,依宪执政就是宪政,做到依宪执政就行了。所以能利用的东西一定要利用起来,在这些问题上做文章。

   至于所谓的"重大突破",这次也松了一点口,刚才江平同志讲了,违宪审查问题已经酝酿了很长时间,一直没有解决,2003年6月15日吴邦国的座谈会上,我又提了这个问题,结果给否了,当时有一个办公室主任说:"李老师,应该怎么办?谁来当(宪法委员会)委员"?我说:"那不好办吗?在人大代表里选几个文化高的、懂法的,那个很简单嘛"。这个问题我曾经给人大的领导讲过,后来在《南方周末》上,我发表了一篇文章,强调,现在的领导们,如果能在他们们在位的时候,把违宪审查的制度建立起来,就功德无量了。因为现在违宪的情况很多,小的它采纳,大的采纳不了。我当时举了一个例子,国家主席现在到全世界到处乱跑,跟人家谈实质性问题,这是违宪的,我们的国家主席没有这个权力。结果,2004年在宪法对国家主席职责的规定下面要加一条"可以从事国务活动",但是更大的问题就不好办了,比如党委、政法委批案子,那是违宪的。

   还有"双规"的问题,一个政党可以抓人,哪个老百姓可以理解?一个政党亲自抓人,有必要吗?国家有检察院、公安机关。所以这都是违宪的,有问题的。所以我觉得违宪审查制度就难在这个地方,人家一告,你怎么回答?

   还有一个"司法独立"。《人民日报》不能讲这四个字的,各大主流报纸也不能讲,现在应当为司法独立正名,《宪法》第一百二十六条说"人民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应该改成"不受任何机关的干涉"。或者用五四宪法的提法,"独立是只服从法律",实际上相比五四年宪法,它是一个大倒退。

   党的领导是另外一回事,现在干涉的事多得很。这样不合乎逻辑的一些规定,还是要推动,还是要讲。党在政治思想领导就行了,我觉得要在司法独立上做文章。

   最近我向外国组织申请了一个搞司法独立的题目,我要推动一下,不怕压力,加强抗压,我准备要搞这个东西。

   另外两个问题,一个是人民民主专政的问题,有一次陈国忠告诉我说十八大报告里没有出现人民民主专政这四个字,我写了一些文章,他说建议修改宪法第一条,第一条定性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他说这一条应该修改。现在十八大我有几个保留,其中有一条就是这一条,人民民主专政是国体,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政体,现在我们的宪法学界也这么说,这是不准确的。我准备写一篇文章,国体是人民,这个人民和公民的概念是相通的,只要是有公民权、有公民身份就是人民,不是敌我矛盾。共和是政体,人民代表大会只是共和的一个主要表现形式。共和怎么解释呢?我提了八条:"国家的一切权利归人民共有,国家的一切大事由人民共决,国家的主要资源由人民共占,国家的一切发展成果为人民共享,官员和民众和谐相处,民众与民众和睦相待,富人与穷人和衷共济,本国与他国和平共处"。共是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和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这么来解释,我们高举共和的旗帜,而不应该人民民主专政。这是我的一个看法。

   另一个是对未来怎么看的问题,从目前来看,我对近期的期三中全会有点悲观,尤其是当时强烈的反应意识形态大倒退。我们法学界强调这一条,但是在这里没有任何表示,因为这个"七不准"有些东西是低级错误,前不久我在一个会上,顾秀莲也参加了,我说了个低级错误,在第二届全国社会科学会的闭幕式上,我说所谓普世价值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因为马克思说普遍真理是放之四海的普遍真理,你不就是否定自己吗,习近平和奥巴马见记者的时候说中国梦和美国梦是相通的,2008年奥运会口号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大讲否定普世价值的人唱的是国际歌,最后一句是"一定不能实现"。

   最近,《人民论坛》主动约我写关于宪政的文章,他知道我是宪政最早的提倡者,有大量的宪政文章,他看了以后跟编辑说,你这篇文章一个字不要改,我那篇文章非常尖锐,我说反宪政是给刘少奇、毛泽东抹黑,现在我们有些人搞实用主义,大讲毛泽东思想,真正的毛泽东是讲宪政的,你为什么搞资本主义了?有两个关于宪政问题的党内指示,推进宪政,我说你不是把历史唾弃吗?你负得起这个政治责任吗?最后,恩格斯说过蔑视辩证法是不能不受到惩罚的。我用这句话来解释,关于人权的问题我讲一些普世价值,我和郭道晖在长沙,把九号文件"七不准"批了一通,我说人权是不是普世价值,人家随便杀你,你干不干?你当然说我不干,我也是人,当然不能随便杀死我。你说人权没有普世价值是错误的,这个还要证明吗?用不着什么大道理去证明,这是一个常识问题。前不久我们开了一个会,郭道晖参加了,他分析现在领导太缺乏知识了,我觉得有一定的道理,穷乏理论修养,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常识都不太懂。

   我们的宪法是“没有牙齿的老虎",是这位先生的创造。我也常常引用,这个老虎现在还有一点病,所以得治一治,内部有些东西还要修改。另外它的威望还不太高,当然不能说是纸老虎,但是还是比较幼年的老虎,还要发展,宪政要发展。来源: 共识网

进入 李步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宪法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0310.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