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南生:台湾林益世腐败案件的教训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64 次 更新时间:2013-04-26 15:42

进入专题: 反腐败  

袁南生 (进入专栏)  

反腐败是世界性难题。长期以来,我们都相信,反腐倡廉,领导是关键。孔子的一段话,人们都深以为然:“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孔子的意思是,领导本身品行端正,就是不发命令,人民也会照着去做;本身品行不正,即使发布命令,人民也不会听从。季康子是一个当权的人,所以孔子特别对他说“子帅以正,孰敢不正?”只要你领导人自己做得正,下面的风气自然就正了。然而,林益世腐败案件的出现,却说明了领导人自己做得正,不等于下面的风气自然就正。领导人清正无私、廉洁自律当然难能可贵,但领导人自身廉洁、率先垂范,其作用是有限的。廉政建设的核心是加强机制建设,即使是坏人当权,也要让坏人不敢、不愿、不能干坏事。

林益世是谁?是台湾通天的人物,马英九最相信的人,是炙手可热的“行政院秘书长”。他本是牙医出身,他的政治生涯开始于13年前职业转型的冲动,他的父亲林仙保是原高雄县著名的政治人物,曾任“议会议员”。林益世毕业于台北医学院牙医系,起初对政治并不感兴趣,但在父亲扶持下,他初试啼声,参选“立委”并获成功。而后,他飞黄腾达的速度,更是远非一般国民党政治人物所能比拟。台湾著名媒体人黄创夏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林益世的崛起在国民党体系内非常少见。民进党内很多人自己打江山,不依靠父母而爬上来的比较多,国民党不同。林益世不是以能力和才干见长,也不算显赫的政治世家,父亲林仙保连‘中央’级官员都没做过,只是个地方小诸侯。林益世能有今天的地位,全因马英九的 器重。”

1999年起,林益世能连选连任四次“立委”,都和马英九息息相关。据台湾报刊介绍,林因出道晚,对有资历的新闻人都比较有礼貌,相当随和。“用台语讲,他很会‘看风筝’,就是只向上看,不向下看。对自己的助理和随扈,他有时比较凶,但对有地位的人——包括马英九,就很恭敬。再加上他长得很憨厚,有股土气,形象很好,又年轻,还是本省人,符合马英九的需求。”2005年,马英九与王金平竞争国民党主席,林表态挺马,这也是马重用林的一个重要原因。马英九出任国民党主席之后,开始组建青年团,林成为首任青年团总团长。当时规定,青年团团长同时出任国民党中央副主席。这是2006年,林益世38岁,在这之前,国民党内没有三十几岁就出任副主席的。2011年,林益世再披战袍,争取“立委”五连霸。2012年1月结果揭晓,他落选了,但正应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古话,“立委”败选刚过半月,他旋即被任命为“行政院秘书长”,政治生涯再攀高峰,此时他才刚刚44岁而已。

只是,这个职位他并没能坐稳。台湾地勇选矿公司负责人陈启祥2012年6月底向《壹周刊》杂志爆料说:两年前为了他的公司能争取到中钢公司炉渣采购合约,击败其他竞争公司,他打起了贿赂林益世的主意,让林向中钢公司游说,林曾向其收取了新台币6300万(约合人民币1400万)不当利益。谁知,林贪得无厌,于2012年2、3月间,又向陈索贿8300万新台币。陈觉得林太贪太黑,没有给第二笔款子,中钢就不把炉渣给陈,陈的公司经营不下去,于是陈把整件事抖了出来,这一指控在台湾政坛引发了一场地震。

7月2日凌晨,在台湾“最高法院检察署特别侦查组”(以下简称 “特侦组”)讯问10个小时之后,林益世心理防线被攻破,承认了受贿的事实,立即被转入台北看守所羁押禁见。林不得不很快辞去“行政院秘书长”的职务,国民党第一时间开除了他的党籍。短短一个星期,林益世从弊案爆发之初的否认,到认罪、辞职、收押禁见,再到国民党考纪会开除其党籍,国民党用心培育的一颗南部政治明星就此迅速陨落。

没有谁不相信马英九的廉洁形象和廉政政策,马的清廉是在台湾大选中克敌制胜、赢得连任的一张非常重要的牌。然而,马的廉洁自律、率先垂范对近在身边的林益世竟毫无道德感召力,相反,林在贪腐过程中却显示了许多与其他贪官共同的特征:

一是“教育”别人要廉洁奉公非常到位。许多贪官污吏案发前都人模人样,不愧为廉政教育的专家,林益世也一样,他经常告诫官员们“清廉是第二生命”,满嘴仁义道德,一派道貌岸然。

二是痛骂别人腐败不留情面。林益世痛骂民进党领导人陈水扁的贪腐不遗余力,有过不少精彩的言论,也因此博得马英九的赏识和选民的信任。然而,林案的发生却使很多人大跌眼镜。他两年前因陈水扁贪腐案有感而发写的博客《从政第一要件,清廉!》当时曾传诵一时,如今被媒体翻出,就像一个笑话,反讽意味十分强烈。

三是一面高调反腐倡廉,一面疯狂以权谋私。郭人才曾任高雄县湖内乡公所秘书,与林益世是多年老友。他对检方说,两年多前,湖内乡民代表陈志卿带陈启祥来,就陈启祥的地勇公司希望能从中钢公司拿到炉渣合约一事,拜托他找林益世帮忙,当时并没有提到钱的事。他也曾当面问过林益世,将来陈启祥要如何答谢。林很爽快地用闽南语回答“不用”,并强调说这是“家风”及“基本操守”。然而,林益世一面对介绍人郭人才大谈所谓“家风”和“基本操守”,一面撇开郭独拿6300万元(新台币)贿款,让郭连一毛钱中介费都没拿到。

四是腐败露馅后,负隅顽抗。先是极力否认,指责举报者是“诬陷”,是“诽谤”,企图瞒天过海。刚开始陈启祥并没有拿出铁证材料,即林索贿的录音带,林还有恃无恐,连续召开记者会反击,宣称自己陷入“政治谋杀工程”,公开扬言要控告陈启祥,并且真去法院按铃控告最先爆料的《壹周刊》毁谤名誉。但他的坚持没能超过5天。等录音材料出现,林才发觉中了行贿者的圈套,立即哑口无言,只有认罪服法。

林益世贪腐案的出现,最难堪的是自诩清廉政府的马英九。马打清廉牌忽然间似乎不灵了。台湾政论名嘴黄创夏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林益世弊案重创马英九清廉形象,因此目前最恨林益世的不是民进党,而是国民党。和陈水扁犯案后仍有拥趸不同,林益世已成众矢之的。林益世涉贿案在林认罪之后,可以说是在台湾造成了全岛震惊,也可以说是彻底摧毁了民众对台湾政治人物的信任。 

但笔者认为,林益世案件的出现不影响马英九个人清廉形象的高大,台湾社会名流杨秋兴说得好:林益世事件只是个案,马当局团队是清廉的。

林益世案件曝光后,马英九当局在应对方面整体上是得体的,有如下几点值得我们借鉴:

一是对林益世贪腐案件不包庇、不隐瞒。林益世索贿总共1.46亿台币(约3000万人民币),就涉案金额来说,这在大陆并非惊天大案,与陈水扁贪污案相比,也是小巫见大巫。但马英九和国民党的政治优势本来就是能够借陈水扁的贪污敲打民进党,林益世是马英九一手提拔的人,也是马英九身边最信任的人,林的贪腐既严重损害了马英九政府的形象,又将危及国民党的执政地位。为了保住自己和国民党的面子,巩固执政党的执政地位,利用职权将林益世案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通过技术处理让举报林益世的陈启祥和其他知情人突然从人间蒸发或改口,或使录音材料不复存在,在中国的传统政治文化生态圈里,应该说不难为之。但马英九却不这样做,而是支持特侦组对林益世采取必要的合法措施。马英九领导下的国民党与民进党对贪污腐败所采取的态度完全不同。陈水扁贪腐丑态暴露之初,绿营上下一意庇护,不惜扭曲抹黑,试图巩固领导中心,结果却是共相沉沦,让民进党的道德基础和核心价值万劫不复。针对林益世贪腐案件,马英九不止一次表示,不论涉案人员层级有多高、范围有多大、人数有多少,台当局绝不护短、绝不拖延、绝不硬拗,该办到哪里就办到哪里。

二是支持媒体对案件曝光。林益世是担任“行政院秘书长”的实权派高官,《壹周刊》对他贪腐的报道导致了他的翻船,由此可见,媒体对官吏的监督绝对有利于反腐倡廉。相比之下,在大陆不少地方,报刊指名道姓刊登揭露现任官员腐败的文章恐怕不那么容易,不要说是类似“行政院秘书长”这样的高官,就是披露县长、局长、乡长之类的基层官员,恐怕也是不便吧?

三是对林益世腐败案件的出现敢于承担责任。马英九表示,最近行政团队发生林益世贪渎事件,造成台当局清廉形象的重大伤害,但执政团队抱着不怕家丑外扬的心态,他与台“行政院长”陈冲都已公开道歉,国民党也开除了林益世党籍。马英九称对林益世案痛心,但有信心预防官员贪渎重演。

四是立即借林益世案件整肃官风。马英九召开了岛内公务员大会,马英九和陈冲要求全体公务员吸取林益世案的教训,落实贪渎之心不可有,外物诱惑不可取的基本操守,期使公务员有“不愿贪、不必贪、不能贪、不敢贪”,以及从“修身、修心”做起的觉悟。一些舆论推论当时担任“行政院长”的现任“副总统”吴敦义可能也涉案其中,对此,马英九下令:无论涉案层级多高,一切将依法办理。

但是,林益世案件的出现给世人提出了难以回答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主要领导人的率先垂范,不能换来部下的清正廉洁?为什么三权分立的架构,照样不能阻止某些人胆大妄为,以权谋私,以身试法?

林益世案件的发生,给我们反腐倡廉提供了难得的教训:

反贪说教不能解决反腐倡廉的根本问题。也就是说,道德感召力的作用是有限的。领导人的清正廉洁、率先垂范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台湾地区最高领导人马英九廉洁,不等于他的同事、他的部下就自然而然也会廉洁。马英九在廉政方面率先垂范,同时,建立廉政委员会和廉政公署,这些当然有助于廉政建设,但却不能因此感化林益世这样的贪官。反腐倡廉必须针对官员贪污的制度性温床下手,不能倒回去走道德教条的老路。如果道德教条有用,中国几千年来会有这么多的改朝换代吗?会有成千上万和珅之流“前赴后继”吗?

权力制衡不可放松,任何人权力不能太大。林益世并非天生贪官,一开始他对陈水扁贪污腐败也是深恶痛绝的,为什么后来自己又步陈水扁的后尘,成为仅次于陈的贪官呢?原因就是他掌握了很大的权力,马英九疏于对他的监督,其他人制约不了他。台湾报纸说,林益世作为“行政院秘书长”的实际权力,在某种意义上比“副院长”还大,仅次于“院长”。中钢公司的脱硫渣,每年供给量约35万吨,2005年以前是采取公开招标的方案,后来变成五年合约制。从公开招标到五年长期合约制,也为林益世以权谋私提供了条件。

民主政治建设不等于廉政建设,更不能代替廉政建设。陈水扁是通过民选上台的,自陈主政以来,绿色政治人物出了不少贪腐弊案,陈水扁一家都卷进去了,自然让民众对政治人物的操守高度怀疑。林益世是西方民主体制下产生的高级官员,马英九对林益世的选择、培养、任命,都合符民主程序,马本人不仅在廉政方面率先垂范,而且出台了一系列廉政举措,然而林益世却走上了嚣张索贿的犯罪之路,林案在台湾成了仅次于陈水扁家族的官员贪渎案。由此可见,民主政治建设虽然有利于廉政建设,但民主政治建设却不一定能杜绝贪官,三权分立不能自然而然防止腐败产生,民主政治建设和廉政建设必须齐头并进。

原载:清风杂志2012第9期

进入 袁南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反腐败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6339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