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鲁郑:美国达赖的独角戏还能演多久?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30 次 更新时间:2011-07-21 11:14:28

进入专题: 达赖   西藏问题   中美关系  

宋鲁郑  

  

  寻求独立、分裂国家而流亡海外的达赖成为西方的宠儿是冷战之后开始的。苏联的垮台不仅使得东西方结盟的基础消失,中国更由于成功的坚持住自己特色的发展道路而被西方为视为最新的对手。此时,被西方冷落已久的达赖终于走向国际舞台的镁光灯下,发出耀眼的光芒。这个过去连申请赴美签证都会被拒的“宗教人士”,忽然间在白宫炽手可热。1991年4月----第一次海湾战争刚刚结束不过一个月,声望达到顶峰的老布什成为第一个会见达赖的美国总统----尽管非常低调,是在白宫的私人住所、以私人身份进行的(需要说一句:法国前任外交部长在本阿里镇压民众抗议之时,曾到突尼斯度假,并接受本阿里亲信的招待。丑闻爆发之后,她也是以“私人身份”为自己辩护,不过最后还是被迫辞职)。自此,会见达赖便成为美国和西方社会的时尚,也成为东西方关系动荡的重要因素。

  然而,随着中国的强势崛起,会见达赖愈来愈成为西方社会不可承受之重。中国也已从单纯的口头抗议,到毫不手软的外交报复。这犹以2008年法国总统萨科奇会见达赖引发中国一系列外交组合拳最为经典。最后以法国“耻辱的失败”(法国媒体语)而告终。随后由于美国深陷经济危机,在几乎长达三年的时间里,美国总统都没有余力(或者闲心)再会见达赖。但自2010年至今,美国首位黑人总统奥巴马已两度冒犯中国。虽然他会见的方式在倒退----由过去的日益高调到现在的低调处理:星期天非工作日、不接受媒体采访、选在官方色彩较小的地图室,甚至为显示其非正式性,奥巴马连领带都不打,还让他的两个女儿也现身以显示私人色彩、而且每次达赖都是从摆满垃圾桶的后门离去。但其选择会见的时间却非常“敏感”和极具“挑衅”。2010年是在全球华人欢度春节之际,这一次中国正在纪念和平解放西藏六十周年。美国由此成为当今世界大国中唯一敢于或者有能力会见达赖的国家(世界报的网民留言:达赖为什么不去西班牙和希腊?因为它们已被中国买下)。

  奥巴马两次会见达赖还有一个特点,都是在中美两国举行峰会之后。第一次是奥巴马访华,第二次则是胡锦涛访美之后。第一次的会见拉开了中美关系长达一年动荡的序幕,哪么第二次会不会是第一次的翻版,还需要观察,不过考虑到大选年的因素,则有可能进入新的不稳定期。但美国这种外交的过山车之举,还是令人质疑其政策的朝令夕改和大国诚信。

  如果说奥巴马第一次会见达赖有些出人意料,哪么今天也是同样如此。在今年五月美国的国债达到国会允许的顶限之后,如果在8月2日,也就是半个月之后,民主和共和两党还不能达成妥协,提高上限,美国不仅政府陷于停顿,更将出现债务违约----这在理论上形同破产。假设这一幕成真,美国的信用等级将成为垃圾,美元成为废纸,美国经济则走向崩溃。而且民主和共和两党面对国艰,都是政党利益至上,虽然多次谈判,但各不相让,无果而散----双方都把国难当成压服对方的筹码,这大概是党、国分开而带来的不可避免的后果,就如同三权分立必然带来效率低下和严重内耗一样。就在此时,奥巴马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向它的最大债主中国挑衅,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难道奥巴马对“8月2日”的大限做好了两手准备?一旦两党谈判失败,好对中国赖账?

  不过以本人对西方的了解,这种令人费解的举动之后,还是有其固有逻辑的。首先,既然会见达赖已成为美国的外交传统,奥巴马如果不见,要么会被视为背叛,要么会被视为向中国示弱。这对谋求连任的奥巴马来说,都是无法接受的。至于国家利益,只能退居次席。其次,以世界警察和领袖自居的美国,虽然恰逢时艰,但仍想通过这种方式传递它依然是世界老大的信息。同时,也向中国表明,尽管它是即将瘦死的骆驼,但还是比中国这只生猛的骏马要大。以此警告中国不要错判形势,进行政治或者军事的冒险。最后,达赖是整个西方社会上下唯一有共识的话题,而且是一边倒的站在政府一边。打达赖牌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引发民众对中国的敌视和反感。这可从法国媒体如世界报、英国媒体如BBC报道后面大量而激烈攻击中国的留言可见一斑(BBC网站一个新闻超过一百条的留言极为少见,而奥巴马会见达赖竟然高达六百余条)。

  当然,美国打达赖牌,对中国也不全然都是负面影响。如果说不团结一向是中国人的民族性痼疾,但在达赖和西藏问题上,则立场一致的站在政府一边。就是自由派群体,虽然如同今日美国的共和党、民主党一样,经常把国家利益抛于脑后或牺牲于政党利益,但面对达赖问题也更多的是选择站在中华民族的立场之上(当然部分人除外)。至少也会保持沉默,不会随西方起舞。在偏右的凤凰网和偏左的环球网,网民的留言惊人的一致:对美国侵害中国权宜的愤怒和强烈反对。其次,这也是中国了解西方的难得机遇。不仅让我们看到一个党、国分开的制度,政党利益是怎样压倒国家利益,是怎样牺牲国家利益来满足一党之私的。更让我们看到,西方是怎样双重标准的。

  西藏做为中国的少数民族地区,其地域文化、民族传统包括宗教信仰都是得到有效保护的。西藏的社会和经济发展想较于1959年以前更是有了迅速的提高。可以说,相对于全球有少数民族地区的国家,中国做的即使不是最好的,也是相当值的肯定的。比如伊斯兰社会唯一的民主国家土耳其,就禁止库尔德人讲本民族语言(土耳其关押的记者人数远超伊朗)。土耳其甚至为了打击库尔德分裂势力,派大军入境伊拉克清剿。而实际占领伊拉克的美国竟然对此公开表示支持。在中国,分裂势力虽然也时常制造暴力事件,但其规模和频率远低于俄罗斯和印度。俄罗斯甚至为此发动了多年战争,并引发伤亡惨重的恐怖袭击事件。印度的民族冲突和宗教冲突也同样是屡屡震撼世界,就是总理也被其来自不同信仰的卫兵射杀,其矛盾的尖锐程度远在中国之上。就是和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对少数族裔的政策也同样更为公正。法国当年为强制同化布列塔尼,也使用暴力禁止讲布列塔尼语。就是在今天,以要求认同法国的价值观为名,禁止穆斯林妇女佩带传统服饰。去年更发生了大规模驱逐罗姆人的事件。但西方对这些可以视而不见甚至公开赞同,而对中国则是横挑竖捡。

  当然,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这些,还有西方媒体的“客观”报道。奥巴马与达赖仅为45分钟的会谈,只谈了两件事。一是不支持西藏独立。二是支持西藏的所谓人权以及宗教、文化、语言传统。但所有的西方媒体都刻意忽略、轻描淡写第一点。法国的世界报甚至提都不提,而且直接用“国家”称呼西藏。有这样的媒体,还能怪百姓不了解真相吗?还能怪百姓狂热的为一件和本国不想干的事情而走向街头吗?

  今天的中国毕竟今非昔比,而面对的又是同样一举一动均牵动全球的美国,所以如何回应则备受世人关注。中国的是否进行报复取决于两点。一是政治决心。确实,要在半个多世纪以来的头号大国头上动土,不打破心理禁忌(惧美或者崇美)是不可能的。当年雄武如毛泽东者为了是否介入朝鲜战争直面美国,也曾数度犹豫不决。所以后来当中国军队取得首胜,举国欢腾也就不难理解了----根据后来出版的回忆录,一些当时在海外最反共的人士听到中国军队居然击败不可一世的美军,也是内心自豪和惊喜。二是利弊得失。中美关系即脆弱又复杂,即有巨大的共同利益,也有巨大的冲突。如何选择代价最小的方式确实需要高超的政治技巧。至少以本人看,除了在外交上抗议之外,也应该采取实际行动。比如取消下周国务委员戴秉国与国务卿希拉里的会谈。既然中国的外交抗议声称奥巴马此举已经“严重干涉中国内政,伤害中国人民感情,损害中方核心利益”、“严重违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违背美国政府一再作出的郑重承诺”,如果在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今天,再不做出一定的实际的反击,将面临巨大的国内民意的压力----这也可从凤凰网高达近五千条的评论中得到答案。特别是现在美国正处于艰难时世(经济无感复苏、失业率高企),共和、民主两党恶斗,恰是中国出手的时机。

  那么中国为什么到目前为止仍然保持克制或者如法国媒体预测的哪样,不会产生真正的严重后果呢?或许中国的真正顾虑是,担心中方出手反击,各方在民意的驱使下一步步升级,双方博弈失控,两国提前摊牌。且不说目前摊牌不利于现代化还没有完成的中国,更要担心美国借摊牌之际赖掉全部债务。

  不过,中国的忍认还有一种可能性:即判断美国将进一步衰落,将最终如过去的大英帝国一样,丧失世界的领导权。而且在这个过程中,英国为了偿债和取得美国的支持,不得不把全球的海军基地转让给美国。假设美国真到了这一天,为了偿还中国的巨额债务,且不说达赖顾不上,恐怕也不得不效仿当年的英国把自己的军事基地来抵债了。

  虽然中国的问题很多,而且国际上唱衰中国之声连绵不绝。但实际情况却是,唱衰美国的声音也同样宏大。不用讲太多的经济学原理,仅凭美国制造百年一遇的经济危机,就可断言,美国的经济体系出现了根本的、结构性的问题。更何况,危机爆发至今,尽管整个西方投入天量资金救市,四年过去了,充其量是延缓了危机而已,危机并没有根除,而且仍然一步步深化。欧洲就是主权债务危机一波平不了,另一波则又起。不仅冰岛、希腊、葡萄牙、西班牙,就是第四大经济体意大利都处于危机的边缘。美国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认定希腊债务违约不可避免。到了哪个时候,要么欧元大幅贬值,要么将希腊从欧元区除名。其后果则是要么敲响欧元的丧钟,要么敲响欧盟的丧钟。美国出现的则是无感复苏,失业型复苏、债务巨增型复苏。危机前存在的问题似乎一个也没有真正解决。正如曾经提前两年就预测到此次百年一遇经济危机的美国经济学家希夫今天所总结的:这场危机远远没有结束,事实上它才刚刚拉开序幕。要想所有的多米诺骨牌倒下,还需要时间,但它们终究是要倒的,而且比2005年预测的场景还要壮观。不管怎样讲,以“华盛顿共识”为代表的旧有模式已经不可行。即使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通过痛苦的改革成功度过危机,新出现的模式也绝不会是旧有的“华盛顿共识”。

  谈到美国的未来,不得不谈到全球储备货币美元。美元之所以在二战后被选为世界货币,有三个原因:美国是全球最大的债权国、全球最大的工业制造大国和出口大国、拥有全球高达74。5%的黄金储备(2万吨)。但现在的美国上述三个条件都不复存在,相反,美国已变身成为全球最大的债务国(美国的债务如果加上流动负债,即无资金保障的负债,如社会保障金,已高达五十万亿美元)、依赖进口的第三产业大国(有一种流行的观点是服务经济可以取代商品经济,因为两者都能赚到钱。但这显然混淆了钱与财富的概念。钱是交换的中介,财富才是真正的创造)。其黄金储备第一的宝座早已被欧盟取代。所以美元的全球货币地位丧失只是时间问题。从目前的趋势看,欧元奄奄一息,日元更是日落西山。唯一的潜在替代者只能是人民币。

  美国的经济状况究竟如何,非本文所能言尽。但现实却是美国已从一个过去创造财富的国家沦为消费财富的国家。是一个靠消费和借贷拉动的国家。即美国消费和借贷,其他国家则生产和储蓄----从常识讲,一个以消费为主导的GDP增长并不是衡量创造多少财富的标准,而是消耗多少财富的标准。而这种模式之所以能够持续,在于其国际信誉。大量的国家甘心持有美元或者美国国债,以自己生产的产品维持美国的消费。但2007年以来的危机已经动摇了全球的信心,如果在今后几年美国仍然无法摆脱危机,一旦国际信誉受到彻底质疑,这些国家不但不会再出口产品给美国,也不会再持有美元,相反将出现美元倒灌现象:大量的美元涌入美国,购买美国的产品。而制造业已经空心化的美国,货币体系必然崩溃,将出现无法想像的恶性通货膨胀,民众的生活水平则灾难性下降。到了这一天,美国的世纪也就终结了。

  今日美国尽管仍然庞大,对未来仍然抱有信心,但其隧道尽头的唯一光亮将是迎面而来的火车!到了这个时候,美国达赖的独角度戏也就该收场了。正如同,今天的美国不得不从阿富汗和伊拉克撤军,到了一定时候,也将不得不从日本、韩国、菲律宾等全球撤军。哪个时候填补真空的又将会是哪一个国家呢?我们相信,只要中国自己不乱,排除内外的干扰,坚持已被三十多年实践证明行之有效的符合自己国情的模式,解决好自己的内部事务,自然而且必然就能笑到最后。

  

    进入专题: 达赖   西藏问题   中美关系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2360.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