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鲁郑:2012视野下的台湾民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26 次 更新时间:2011-07-05 13:11:58

进入专题: 台湾民主  

宋鲁郑  

  

  2012年是全球少有的选举年。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就有中、法、俄、美。其他国家和地区则有韩国、台湾。对于全球华人来讲,最关注的莫过于两岸,尤其是台湾。

  台湾2012年的选举之所以被关注,是因为选举结果不仅成为大陆2003年以来对台十年新政的检验,也是马英九三年多来两岸政策的大考,更是决定未来两岸关系走向的决定性事件。如果马英九成功连任,开创两岸新局的胡温团队则可留下丰厚的历史遗产和相当的历史地位。同样的,马英九将在没有任期压力的情况下,进行新的两岸突破,甚至破解两岸难题取得实质性成果,都不是没有可能。果如时,不仅是中华民族之幸,也是东亚之幸,全球之幸。

  然而就在竞选开跑之际,“中选会”却决定第8届“立法委员”和第13任“总统”选举于2012年1月14日合并办理,即“总统”大选提前两个多月。合并选举的理由十分的充分:方便选民投票,减少选民两次奔波、可节省社会成本和选务经费(节省4.7亿新台币);降低选举频率,改善产业发展和投资环境。而且民意调查中,有55%的民众赞成,反对的仅有32.6%。

  客观来说,“立委选举”和“总统”选举相隔不过两月,确有合并的必要。但政治从来就不是这么简单。否则民进党也不会认为这是国民党为了让马英九连任,在选前仓促修改游戏规则,并称是“机关算尽,后患无穷”。绿营的《自由时报》更斥之为“选举诈术”。另外“总统”就职时间为5月20日,这将出现四个月的空窗期,容易引发“宪政问题”和难以预知的政治风险。不过这种政治诈术绿营过去用的也是非常得心应手。民进党昔日政治明星、首创立法院全武行的朱高正(研究康德的博士),公然声称“政治是高明的骗术”。更有想当年陈水扁执政的时候,不顾国民党的反对,两次公投绑大选----尽管公投都没有过(投票数不过半),其原因就是借公投拉选情。所以尽管陈水扁推公投的时候声称:公投不过,“总统”宁可不当。结果选举过后,依然若无其事的欣然就任。

  所以,这次借两大选举合并而提前“总统”大选两个月,确有不少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之处。

  首先,提前两个多月选举,将减少五万多“首投族”。所谓首投族就是年满二十岁第一次有投票权的群体。相对于年青而有活力、擅长选举造势和创意的民进党来说,成熟稳重甚至有些暮气的国民党往往不被年青人所喜。提前两个月就形同减少民进党数万张选票。要知道2000年和2004年,陈水遍不过分别领先对手三万和两万多张票。不仅如此,1月14日是大学学科能力测试日,随后的1月16日是台湾大学期末考试时间,许多支持民进党的大学生也由于准备考试而很有可能不去投票,无形中,又令民进党流失一定数量的选票。而且目前根据民意调查,双方的支持率非常接近,假设选举之后民进党只输掉五万票或更少,以民进党的品性,会承认选举结果吗?

  其次,合并选举可以令国民党避开几个对自己不利的敏感时刻:“二.二八”、“三.一零”以及大陆的两会。1947年的“二.二八”本来是台湾人民反抗国民党腐败统治的事件,这和整个大陆风起云涌的反国民党统治并无二致。

  但却被民进党包装成针对台湾人民的暴行,使之成为国民党的原罪,演变为民进党操作选举的现实性资源。2004年和2008年大选前夕,民进党都组织大规模的纪念、造势活动,声势贯及全岛。此举既可渲染仇恨、凝聚支持者,更可打击国民党的合法性和士气。而被穷追猛打的国民党则只能一而再的出来道歉,完全丧失了话语的主动权。而且由于背着蒋介石的负担(蒋介石在此事件的责任至今不明),直到现在也无法摆脱这个深重的包袱。不过,大选时间提前之后,我们相信,民进党也就没有闲心再炒作“二.二八”事件了。

  “三.一零”是西藏发生叛乱的历史纪念日。这本来和台湾大选无关,更何况叛乱发生后,当时的蒋介石政权还站在达赖一边。但政治就是这样的无常。2008年一场本来是针对北京奥运会的骚乱却意外的冲击了台湾选举。选情落后的民进党如获至宝,大做文章。在严峻的情形下(当时笔者正在台湾观选,电视台一面播放德国游客用手机拍下的当地暴徒放火、抢劫、殴打无辜百姓的镜头,主持人却同时在指责大陆侵犯人权。这种面对事实仍然当众歪曲的政治环境,真是令人倍感荒唐),马英九不得不冒得罪大陆的风险,出重语要抵制北京奥运会(奇特的是面对马英九这样的表态,民进党反而指责他的立场激进,认为不尊重和珍惜体育运动员的心血云云。只怕马英九晚说一分钟,这样的话早就由他们抢了先)。虽然由此化解了民进党的攻击,但却是极为冒险的一着。如果不是大陆对台政策的成熟,明白是选举语言,不得不忍耐,同时没有放任大陆媒体的炒作,才没有令马英九踢到铁板。否则,马英九执政后,其最为倚重的两岸新政将胎死腹中。出于历史的教训,很难设想在未来某一刻,这个“三.一零”会再度发做。

  非常巧合的是,大陆的两会恰在台湾大选前结束,并举行每年一次的总理答记者问。往往借助记者的提问(不得不答),对台湾的选举产生影响。2000年,朱镕基总理对台喊话,不料却起了反作用。自此之后,大陆改变策略,对选举事务不置一词。但2008年的答记者问,却由于西藏“三.一四”事件的爆发和西方大做文章,令大陆处于极为困难的境地。原则问题既不能让步,还不能对台湾选举产生不利影响。在这个特定时刻令本已相互一笑泯恩仇的国、共两党变的极为艰难。

  现在至少从国民党一方看来,所有可能对选举产生不利影响的历史或现实因素都借提前选举而排除。它们面对的将是一个更公平和更有利的选举环境。

  最后,则是本人的大胆推测。假设马英九胜选,在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即传统的十月份之前,已经没有连任压力的马英九会在两岸政策上进行一个新的突破(比如军事上、政治上的和平协议),以令开创两岸新局的胡锦涛圆满收宫。这在十个月之内,应该有足够的时间去铺垫和运作。假设马英九败选,在长达四个月的空窗期,同样没有选举压力的他也会像当年的连战一样,来一个历史破冰之举。比如在两岸都接受的形式下,进行首度的两岸高峰会。从而打破另一个政治禁忌。仅此一项,马英九就足以名垂史册----这对政治人物来说是最难抵挡的诱惑。而对大陆的两岸新政也同样是一个慰藉。

  不过,大选也是外界观察台湾民主的最佳时机,也是对台湾民主成色的检验。现在看来,为了胜选,各方可谓八仙过海,并不仅仅是一个合并选举了得。进入2012大选周期以来,马英九已经过世的父亲又无可幸免的再次被拿出来让蔡英文做了次文章。不过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蔡英文的性倾向也被人公开质疑。尽管政府财政相当困难,到年底债务余额将达到五兆元,已逼近举债上限(台湾主计长石素梅在立法院答询时的发言),但马英九仍然决定今年7月1日起对军公教加薪3%,其理由是已经五年未上涨。

  为此要追加预算两百多亿。而目前台湾最富家庭和最穷家庭的收入差距为75倍(来自台湾财税资料中心数据。另根据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今年在人大会上的发言,大陆为40倍),失业率高居四小龙之首,何以不给下层百姓雪中送炭,反而给军公教高收入者锦上添花?原来,涨薪受益的一百二十五万人,都将是国民党的支持者。

  当然上述做法都属民主社会的小CASE。同时到了大选周期的法国,总统萨科奇为了拉抬选情,还令企业给每位职工发放一千欧元红利;议会三读刚刚通过一项征收二套住房房产税的计划,但由于利益受损者民众的反对,一周以后萨科奇就决定通过修正案,将之否决掉。立法不易,一部法律往往要历经数年,结果选举到了,一周时间就废了(或者法国的国会议员水准太差,竟然起草了这样经不得检验的法律)。后来还发生了恐怕永远无法知道真相的、2012萨科奇最大的竞争对手卡恩的强奸案(不过2007年时任内政部长的萨科奇已经掌握了卡恩在巴黎嫖娼的证据,但隐住不发,同时还积极推荐他出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如果没有这个强奸门,估计现在会被派上用场)。当然法国是世界大国,还可以发动对利比亚的战争,以国际事务增加得分。台湾就不行了,只能内部对着干。虽然只能内部做文章,照样能够掀起大浪。这一次,被“2012”波及的是李登辉。

  李登辉曾是蒋经国亲自指定的接班人,身兼国民党主席、“总统”。不料他白天是国民党主席,晚上是民进党主席,刻意制造国民党的分裂,导致2000年民进党上台。如果说大陆痛恨他是因为以民主的名义搞台独,国民党痛恨他则是以民主的名义分裂国民党。所以他下台后,很快被国民党除名,他自己也成为深绿的精神领袖。所以2012选举年到了,拿他做做文章是再自然不过的。这不仅可以对蓝营支持者有一个交代,更可从道德上抹黑绿营。其实李登辉的国安密帐案,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八年前就开始审理,今天才起诉,说和2012无关,任谁是都不相信的。更何况案子的主角之一、李登辉的大掌柜刘泰英已将全部资金归还。但最高检察署特侦组调查认定他们两人共侵占公款779万余美金,以洗钱方式挪给私人使用,故依贪污、洗钱罪名将两人起诉。由于共折合新台币三亿元,可称继陈水扁贪污的“海角七亿”之后的李登辉的“海角三亿”。

  考虑到李登辉年事已高(90岁),这又是十几年的前朝旧案,而且实质上是“2012”选举之案,所以李登辉不大可能真的被起诉,或者真的被判刑,等到选举过后,也就被人遗忘。这就是为什么仍在狱中、历经政海沉浮的陈水扁通过他的女儿放话说:起诉李登辉是为了打击蔡英文!

  不过对于大陆百姓来说,起诉李登辉的看点不仅仅是台湾民主制度运作的真相,还有更多令人深思之处。比如台湾民主化后所有的三位最高领导人: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统都曾分别因贪污罪被起诉。陈水扁因国务费等四大案被判刑二十年;刚被起诉的李登辉则面临官司审理;只有现任“总统”马英九特别费案被判无罪,躲过牢狱之灾。这和韩国民主化后所有五位总统都事涉贪腐可有一比。当然积极的解读是在民主社会,总统贪污也要被追究,这是制度的优越性。消极的解读则是何以民选总统个个贪污、前腐后继?难道不是制度的问题吗?一个制度的优越性就是把更多的总统送到监狱中去吗?再比如唯一担任两位“总统”辩护律师的顾立雄竟然这样评论:“以李前‘总统’对‘国家’的贡献,国家机器有必要如此追杀吗?”

  (其理由是:特侦组应把起诉书送给当事人,再召开记者会;但特侦组却先开记者会让媒体报导,唯一蒙在鼓里的是李登辉与律师本人,而且以律师不是记者为由,拒绝他进入新闻发布会现场,他必须从媒体取得特侦组新闻稿,才有办法回应媒体提问。这算不算“黑打”呢?)。这样的话出自台湾水平最高的律师之口(能担任两位最高领导人的辩护律师,水准应该是最高的吧),真是匪夷所思。难道做为一名律师他就不知道“贡献”和“犯罪”是两回事这样的基本常识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卡恩应对全球经济危机可谓劳苦功高,难道他的律师就可以此为理由强调强奸应该无罪吗?扯远一点,穆巴拉克没有贡献吗?难道埃及人民就应该放他一马?更为出奇的是,一位律师竟然会把检方的起诉定性为“国家机器的追杀”,真无法想像台湾的律师竟是这种水准。如果他是政治人物,如台联党就抗议是“政治追杀、无人性”,也可理解。但一个律师和政客一样说话,还是令人大开眼界。(不过本人还是期待大陆的律师们如同对待李庄案一样,进行轰轰烈烈的讨论,或者发一封数千字的公开信,以正视听)。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顾立雄律师干脆说的就是实话,台湾民主化后的司法独立就是这幅模样。但不管怎么样,台湾的司法缺乏公信力是不争的事实,否则何以不管是律师还是反对党都认为是司法不公、选择性办案、选举操纵呢?

  总之,2012年的台湾大选就像过去一样,再次给大陆以启迪和进行民主的启蒙,从而在这个榜样的示范下、警示下----一个榜样胜过百本理论,更加坚定地走自己的路,不仅实现全面崛起,还要有更大的实力扶持已是四小龙之末的台湾,缩短两岸心的距离,早日实现两岸的统合。

    进入专题: 台湾民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台湾研究专题 > 台海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1942.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