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南非经济发展中的‘低人权优势’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41 次 更新时间:2009-01-03 04:12:03

进入专题: 南非   人权  

秦晖 (进入专栏)  

  

  

  主讲人:秦晖

  

  评议人:杨立华 姚洋 黄裕生 刘海波 李保平 韩朝华

  

  

  

  

  盛洪:

  非常感谢秦晖教授终于赶到了。可能花太多精力在做学问上了,在找路上就稍微欠缺点,稍微晚了一点,也感谢大家比较有耐心。秦晖教授今天演讲的题目是《另一个奇迹:南非经济发展中的低人权优势》。我认为这是个非常好的题目。因为我们在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纪念活动和讨论中,我们也在讨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经济发展我们很有成就,但是在经济发展获得成就的过程中,有可能是以侵犯人权,以不平等为代价的。当然这是有争论的。有些人说这样的一种状况是不能令人满意的,因为我们追求的是大家在权利上平等、共同富裕的目标。当然也有人说这是必不可少的代价。所以这是一个很引起争论的话题。秦晖教授的题目主要是讲南非。南非从这个题目上来看就是所谓的低人权优势,暗含的含义就是南非有一段时间的经济发展,所产生的经济奇迹,在人权上是有问题的,是以这个为代价的。现在我们就请秦晖教授来讲。来晚了,就要讲的更压缩一点,在一个小时之内。

  

  秦晖:

  关于中国奇迹,大家议论很多了。姚洋先生在这个问题上对我有很多批评。可是在事实判断上,其实我跟姚洋先生有很多很类似的地方。他说中国奇迹是华盛顿共识加中性政府,我认为中国奇迹是是全球化加低人权优势。我的全球化就相当于他的华盛顿共识,我的低人权优势在某种意义上跟他的所谓中性政府是很有关系的。因为没有这样的政府,中国可能就没有这样的优势。这个问题的确很有意思。其实在我看来,中国如果不搞市场经济,不搞全球化,那么中国就像北韩,没什么奇迹。但是如果中国只搞市场经济,那么中国就是东欧。当然东欧的经济发展的成就也是非常大的,包括转轨,但是不能跟中国相比。中国的经济,至少在目前要比东欧能干。我曾经写过关于东欧的对比的文章,我说东欧的吃亏根本不是吃亏在休克疗法上,它真正的吃亏就在于我所说的那四句话:民主分家麻烦大,福利国家包袱多,工会吓跑投资者,农会赶走圈地客。那么这四点都是中国的长项,是东欧的短项。如果中国没有低人权优势,这四个长项也就不会有。但是这两者都有的,除了我们还有谁呢?现在有很多批评中国的人,把中国和印度、拉美作比较。但是我们中资机构一般到这两个国家就会发现,这两个国家跟中国天差地别。老实说,只要是去过这两个地方的人就知道这两个地方和中国有很大不同。首先,我们不需要太多的学问,我们到拉美和印度会看到大片的贫民窟。这是批评这两个地方的人经常提到的。但是如果去到南非,当然现在不行了,因为现在种族隔离制度已经废除了。在90年代以前,如果去到南非,大家会有一个感觉,南非的城市跟中国一样,比欧美还要漂亮。城市里没有贫民区,到处都是非常华丽的建筑。但是人们在讨论中国问题的时候,常常陷入一种所谓的左右之争。左派在大骂新自由主义,右派大骂福利国家的弊病。这种讨论问题的方式在南非是没有的,也就是说左派在大骂南非,但是他们从来都是认为南非是新自由主义。从来没有一个左派把南非的毛病归结于自由竞争过分、新自由主义、国家自由放任。因为大家都知道,南非的国家是很厉害的。但是右派也在骂南非,我这里的讲的右派是自由主义者。当然南非有南非语境下的右派,就是鼓吹大国家主义的右派。右派在南非的语境和中国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通常讲的经济学意义上的右派,就是主张自由放任的。那些人还有一种批评的方式就是国家搞的福利太多,福利国家福利病,包括张五常先生,他们经常讲:民主会导致福利社会。这些人也在批评南非,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说南非是一个福利国家。南非其实真的是一个福利国家,但是仅仅是针对白人而言的福利国家。对于南非的人口的大多数来说,南非不仅不是福利国家,还是个负福利国家。所谓负福利,我在一篇文章中曾经提到,就是用二次分配来加剧不平等而不是减少不平等的国家。

  我们提到中国奇迹,其实不需要太多的学问,很重要的就是两个因素:“圈地运动”和“农民工”。就是说中国没有圈地,就不可能有基础设施大跃进,也不可能有我们招商引资的奇迹。这个我就不说了,时间有限,毕竟我不是讲中国的。如果没有农民工,一不会有“世界工厂”,二不会有“美丽城市化”。我这里讲的“农民工”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农民进城,这个现象在世界各国都有,我这里指的是农民进城以后受到制度性歧视,他们只能在城市打工,不能在城市安家的状态。这种状态就使得中国的城市和南非的城市里都没有贫民窟。道理很简单,不给他们福利房的情况下,他们要安家,那么免不了会有一些违章建筑,不达标的建筑。在其他国家,一般来说,既然不能给他们提供福利,就不能不对这种现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有两个国家,城管很厉害,一个是南非,一个是中国,这些人全都给赶出去了。城市很美丽。我们很多朋友都提到,中国有一亿八千万农民工进城,但是城里却没有贫民窟,这是举世唯一的奇迹。其实我说并不是唯一的,南非也是一个,应该说是举世唯二的奇迹。

  南非奇迹从经济上讲,的确是很醒目。GDP在1932-1972年间平均7.4年翻一番。70年代末开始减速,这是由于低人权优势难以为继。在高速增长了40年以后,南非的经济在70年代末发生减速,到了1982年首次出现负增长。这是GDP。就产业构成而言,很多人都认为南非是靠金矿发财的,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误解。南非本来的确是靠金矿和农业。大家都知道南非大多数白人都是布尔人,“布尔人”在荷兰语就是“农民”的意思。这些白人都是搞农场的,再加上又有金矿,很多人都认为这两样东西是南非的看家本领。但是南非从一战以后制造业开始起飞,二战期间超过采矿业成为最大经济部门,1965年超过采矿业与农业之和,成为非洲唯一的真正工业化国家。南非以6%的人口占有全非洲三分之一以上的经济产值。1991年南非人均收入2290美元,这是黑白平均的,当然白人要比黑人高出很多。据说“相当于匈牙利或丹麦的水平”。这个说法是有点问题的,因为在我看来,匈牙利和丹麦其实不是一个水平。但是我看到的材料就是这么说的。南非的经济发展伴随着黑白的非常大的不平等,我在后面就要提到。但是实际上即使是南非黑人在经济的高增长阶段,他们的收入也是在增长的。而且根据南非官方提供的数字,实际上在1979年到1989年期间的十多年的时间内,黑人的工资的增长速度实际上是高于白人的。但是我们一本写南非的书在引用了这个数据以后就提到了黑白人的工资的绝对数的差距还是在不断拉大的。道理很简单,因为白人的工资原来远远高于黑人,虽然增长速度比白人高,但是绝对值还是在不断的拉开,因为本身的绝对量比较低。这一点就城乡收入增长而言,中国在相对量上还是乡不如城,绝对量就不用说了。在南非,在相对量上是黑比白高,但是在绝对值黑与白之间的差距还在不断的拉大。这两个国家的经济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外向型很明显。有人说中国是世界工厂,而南非就是非洲工厂。南非的贸易顺差在1950年到1980年间,从1.43亿美元发展到74.3亿美元。但是以后就不行了,出现了下降,在1999年后大概是50多亿美元。资本项目顺差:南非也是一个外资投资的天堂,因为土地来的容易,南非是有圈地制度的。黑人劳工也好使唤。一个是土地,一个是劳工,优势就很强。南非资本项目顺差从1965年的2.15亿美元暴增到1982年的23.66亿美元,但是以后急剧下降,到了1985年以后,连年成为负数。因为这个时侯黑人劳工抗争越来越厉害,导致出现资本外逃现象,资本项目就才成了负数。

  

  那么种族隔离时期,南非的又一个表现就是白人城市的华丽超过欧美。以前有一些骂中国的人说中国的农村像非洲,城市像欧美。其实应该说中国的农村千差万别,很多的农村非常漂亮,绝不是像非洲,但是中国的城市要比欧美更漂亮,因为欧美的城市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不太雅观的低收入阶层的街区,但是中国的城市里到处都是华丽大厦,那些低收入的“城中村”等,一般人都看不到。南非其实也是一样,南非在种族隔离时期,城市照我看要超过欧美,非常漂亮。而且南非的基础设施很发达,这一点是很多欧美国家都赶不上的,因为他们不可能像南非那样赶人圈地。中国在这一点上就跟南非差不多,赶人和圈地本事都很大。因此南非80年代高速公路仅次于美、德居世界第三,超过英法,超过很多发达国家,尽管它的汽车拥有量并没有英法那么高,但是它的高速公路很超前。南非经济有一个明显的特点,白人和黑人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制度。我们中国有一个说法就是“城乡二元结构”,其实我觉得“二元结构”这个词用在这个地方是很不对的。我曾经专门写过文章,我觉得无论是从刘易斯、托达罗、宇泽宏文他们提到的“二元结构”还是在西方经济学、社会学文献中最早出现的“二元结构”,都不是指制度性歧视,一个指的是经济发展水平不一样,另一个据说指的是价值观念不一样,按照他们的说法所谓“二元”是指城市里的人相信市场经济,农村里的人相信道德经济,所谓的农村公社等。但是他们并没有提到制度性歧视的作用。我觉得制度性歧视和“二元结构”是完全不一样的,比如印度就从来没有说是“二元结构”或者几元结构。但是在中国是有这样的制度歧视的,我觉得南非的黑人和白人的制度性歧视也非常的明显。假如中国称之为“城乡二元”,那么南非就是“黑白二元”。而且“黑白二元”与中国的“城乡二元”在比重上也相当近似。在改革开放刚刚开始的时候,强势的一元都只占1/4左右。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是南非的“黑白二元结构”有非常强大的合法性。这就是南非白人的主体阿非利堪人,就是我们以前讲的布尔人,现在南非人自己自称是阿非利堪人。所谓阿非利堪人大家也都知道,指的就是非洲人。但是南非的白人,是荷兰裔的白人,他们很早就跟宗主国闹掰了。这一点很像美国人,大家也都知道,美国白人刚开始都是英裔的,但是他们说自己不是British,而是American,是美洲人而不是英国人。而南非的这些荷兰裔的白人很早就跟他们的祖国分道扬镳了,他们说我们不是荷兰人,是African,是非洲人。而且他们认为非洲人,布尔人深受殖民主义之苦。最大的情结就是布尔战争情结。19世纪初,英国发动布尔战争,灭掉了两个布尔人的国家,从此南非白人就认为自己是陷入了殖民主义的水深火热之中。布尔战争的确是很惨,英国人屠杀了很多布尔人,为了消灭他们的游击队,他们把很多布尔人关到集中营中去,搞得现在南非到处都是布尔人受难的纪念碑。英语白人对不起布尔人是大部分南非白人根深蒂固的观念。而英语白人又偏偏在黑白关系上比布尔人要开明得多。老实说这也并不是因为英语白人在道德上有多么的善良,而是因为英语白人的素质相对比较高。他们普遍是从事工商业的,而且居住在城市,这些白人基本上主张自由主义。大家都知道老板一般是喜欢用自由雇佣制度的,喜欢用农民工的。他们在经济上比较有竞争力,而布尔人传统上是搞农牧的,他们比较保守,比较重农轻商。有一种说法是布尔人有三件宝:牛车、步枪和圣经。他们在经济观念上比较保守,后来他们基本上成了穷白人,基本上成了打工的。但是布尔人在政治上是居绝对统治地位的。南非在布尔战争以后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虽然在战争上英国人打胜了,但是英国人为了取得布尔人的谅解和支持,在很多方面对布尔人让步。因此南非后来的国家结构,包括南非的公务员体系,南非的整个政治结构,都是布尔人占绝对统治地位的。布尔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就在南非搞了一大套社会主义的东西,因为布尔人在经济上搞工商业不太行,竞争力比较差,需要特权地位的保护,因此南非经济的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国有经济比重相当大。这个国有经济其实主要是为了给布尔人提供就业机会和福利。因为在自由竞争的背景下,他竞争不过那些农民工,竞争不过黑人劳工,所以国家必须专门有一块来安排他们。现在南非大致就是这样:黑人当然都是农民工,是蓝领打工者,从事最差的工作;讲英语的白人只是占白人的少数,在白人中只占1/6到1/5,这些人主要是工商业者;而布尔白人主要第一是政府公务员,第二在垄断行业,技术水平比较高、待遇比较高的行业就业,包括在国有企业就业,第三种就是当农牧场主;大致是这样。由于这一个特点,所以大家知道有一个在国际上很有名的左派学者叫做萨米尔·阿明,曾经提到南非是三个世界的综合,说南非的白人生活在第一世界,黑人生活在第三世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秦晖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南非   人权  

本文责编:heguoju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3906.html
文章来源:《天则双周论坛》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