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伯江 常思纯:一场日本配合美国制造阵营对抗的闹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84 次 更新时间:2023-05-23 22:23

进入专题: G7   日本  

杨伯江 (进入专栏)   常思纯  

 

5月21日,七国集团(G7)峰会在日本广岛落幕。日本利用东道国之便,引导会议多项议题直接或间接指向中国,罔顾基本事实,配合美国抹黑中国。在日本的大力推动下,会后发表的联合声明将中国列为单独议题,20次直接点名中国。日本积极操弄涉华议题,配合美国在亚太地区制造阵营对抗,试图以此提升自身在美国全球战略布局中的价值,换取美国对其“军事正常化”的支持。这样一场“政治秀”闹剧加剧世界和地区集团化与阵营对抗趋势,给亚太和平与繁荣带来新变数、新风险。

炒作“经济胁迫”,助美打压中国

G7声明称要共同应对来自中国的“经济胁迫”。讽刺的是,“经济胁迫”的始作俑者恰恰就是美国,而其他六国特别是日本自身都曾是美国“经济胁迫”的受害者。1985年,美国担忧日本经济实力逼近,强迫日本签订“广场协议”,拉开日元大幅升值的序幕,导致日本最终因“泡沫经济”破灭而陷入长达三十年的经济低迷。1986年、1991年,美国先后两次胁迫日本签订以限制半导体对美出口、扩大美国半导体在日本市场份额为目的的“半导体协议”。同时,为打压日本半导体产业,美国对日启动“301调查”并实施贸易制裁,成功实现了美日半导体市场份额的逆转。1988年到2019年,日本半导体市场份额从50.3%降至10%,而美国则从36.8%升至50.7%。日本半导体产业自此一蹶不振,而美国重新成为全球半导体行业的领头羊。

近年来,美国不仅自己通过技术封锁、单边制裁、投资审查等经济胁迫手段,打压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还施压日本、荷兰限制对华半导体设备出口。曾为受害者的日本却对此积极响应,决定从今年7月开始,对涉及六类共23种尖端半导体制造设备实施出口管制,与美国在限制中国生产先进半导体芯片能力上保持一致。可见,在实施“经济胁迫”、打压中国问题上,美国是首犯,日本是帮凶。

日本自诩为“自由贸易的旗手”,可是作为G7东道国,却首次把“经济安全”设为峰会单独议题,力促各国达成共建芯片及稀土等重要物资供应链的协议,目的就是要助力美国,在经济领域构筑“小院高墙”,人为推动与中国“脱钩”“断链”,妄图将中国排除在全球产供链之外。峰会声明中称,要在对华经贸关系中“去风险”,并减少关键供应链的对华依赖。殊不知,近来美国银行业动荡及债务违约逼近才是全球经济增长的风险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报告称,在美国《芯片与科学法》等影响下,资金正在流入“地缘政治上相互靠近的国家”,并警告“友岸外包”的兴起对欠发达市场造成的伤害可能是最大的,各国政策变化引发的地缘经济碎片化将最终导致相当于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2%的长期损失。与此同时,IMF和世界银行均看好中国经济,认为中国经济的增长将给其他国家带来积极的溢出效应,为世界经济增长作出巨大贡献。中国对世界经济发展而言,不是风险而是机遇。

插手台湾问题,破坏地区稳定

广岛峰会不仅妄议中国台湾问题,还在声明中写入“维护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及“呼吁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内容,这是对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日本作为G7东道国,将作为中国内政事务的台海问题纳入峰会议程,联合美欧对台湾问题横加干涉,居心叵测。自俄乌冲突以来,日本利用各种国际场合借题发挥,将俄乌冲突与亚太地区强行挂钩,渲染地区紧张,游说其他国家共同对华施压,参与搅局台海。同时,日本积极推动对台技术产业合作“安全化”,试图从经济领域为“台独”势力营造生存空间,妄想通过强调台湾在世界产供链中的地位,限制中国解决台湾问题的路径选择。

日本还借口地区紧张局势,加速推动“军事正常化”。美国政客窜台后,日本一些议员或跟风窜访台湾,或散布“台湾有事即日本有事”言论,煽动地区紧张,为强军制造口实。2022年底,日本修改包括《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在内的三份安保文件,实现防卫战略“由守转攻”的重大蜕变,“专守防卫”原则荡然无存,和平宪法被进一步架空。今年以来,日本加速推动在冲绳的军事部署,不仅在石垣岛、与那国岛及宫古岛等冲绳各地增强包括“爱国者-3”反导系统在内的自卫队军力部署,还扩建军事设施,增强海空力量,公然在台海周边制造紧张局势。

罔顾历史事实,奉行双重标准

在广岛,G7峰会首度以书面形式,提出“维护和加强基于法治的自由开放的国际秩序”,及“强烈反对以武力或胁迫改变现状的尝试”。这明显是在沿袭长期以来日美制造的话语陷阱,用以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划线的西方规则取代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基础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用以美国为优先、由G7来主导的小圈子规则取代世界各国都应当遵守的国际规则,以服务少数国家的既得利益取代有利于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

G7呼吁中国遵守“法治”,殊不知日美违反《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基本原则早有先例,举不胜举。比如,1951年9月美国等与日本签订“旧金山和约”,片面媾和,这直接违反了1942年中美英苏等26国签署的《联合国家宣言》中所确定的,对日本进行战后处理要各国一致,特别是主要国家一致的原则。《开罗宣言》明确规定了日本在战争期间侵占领土问题的处理,并为后来的《波茨坦公告》所重申,即日本必须把它窃取的包括台湾在内的中国领土归还中国,日本主权只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以及盟国所决定的岛屿之内。而1971年美国将冲绳施政权移交给日本,成为私相授受的非法之举。再如,2014年3月,荷兰海牙国际法庭裁定,日本捕鲸计划并非以科学研究为目的,下令其停止发放捕鲸许可,并判处80亿日元的罚款。而2018年12月日本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并于2022年6月正式重启商业捕鲸。

日本在要求他国“负责任”的同时,却极不负责任地强推核污染水排海计划。2021年4月,在没有与周边邻国进行充分协商,且在国际原子能机构还没有对核污染水排海方案得出最终结论的情况下,日本政府决定,从2023年开始,将福岛第一核电站上百万吨核污染水直排入海;同时企图混淆概念,将核污染水混同核电站正常运行中排放的核废水。日本国内外专家均表示,多达130万吨的核污染水含有60多种放射性核素,一旦开始向海洋排放,将在未来数十年间蔓延至全球海域,对全球海洋环境和人类健康造成难以估量的影响。

广岛峰会期间,日方精心安排G7领导人参观广岛核爆纪念馆,然而,日本一边打造自己核武受害者的悲惨人设,一边又选择性忽略遭原子弹轰炸的历史经纬,无视战争受害国人民感情,淡化、美化乃至否认自身侵略历史;一边声称追求“无核世界”,一边又不愿放弃美国“核保护伞”,不顾国内反战团体强烈要求,拒绝加入《禁止核武器条约》;一边大肆渲染原子弹爆炸的遗留危害,一边又不顾国内外反对声音,为节省成本以排海方式处理福岛核污染水,罔顾各国民众的健康权、生存权等基本人权,把核污染风险推给全世界。如此虚伪的“双标”行径,如何取信于亚洲邻国、如何取信于国际社会?

(作者:杨伯江常思纯,均系中国社科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进入 杨伯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G7   日本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3086.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光明日报,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