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敦友:周日沙湖之畔与武汉大学郭齐勇教授、深圳畅钟山长及广西黄海东大律师微信对话数则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3 次 更新时间:2020-12-30 10:53:25

魏敦友 (进入专栏)  

  

   前记

   今早起来,忽忆昨日周末无事,随意打开微信浏览,偶然见到深圳畅钟山长主持的”国学议论”微信群中甚活跃,仔细一看,原来是黄保罗先生与武汉大学郭齐勇教授的对话新作《对话郭齐勇教授:国学应该往何处去?》不久前发表在王中江、李存山两先生主编的《中国儒学》第十五辑上,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一位好心的朋友将该文放在群里面了,群友们正围绕该文作讨论。武汉大学郭齐勇教授是我素来极尊敬的当今中国学人,连忙打开看了,很受教益,对郭老师又增加了一分了解。又见深圳畅钟山长评论道:“此对谈可谓郭先生学术历程之总结,儒者风范人生智慧兼具,更令人钦佩的是其中的刚健气质与精神,此正熊(十力)先生之基因焉。黄兄以基督教理念参详,亦可见中西之同也,此文甚佳,可大力推广。”我甚然深圳畅钟山长之说,但唯一不解处在国学一名相,因读钱穆先生《国学概论》,心中多年来实对国学一名甚惑在心,不免随手写出心中困惑,顷见郭老师有答,甚为高兴,但心中之惑仍难冰释,遂继续发问。不意与深圳畅钟山长来往数回合。深圳畅钟山长乃去岁在广州华南理工大学地方法制会议期间相识,相谈甚欢,我观山长,醇厚智慧良善人也,且邀我入其主持之“国学议论”微信群,中心甚感,近一年来也颇于群中获益良多。因此虽与深圳畅钟山长仅一面之缘,实故人也,故微信群中言语往来难免有几分嬉笑打闹样,然所谈则关乎当代中国知识谱系与结构,十分重大。常念新文化运动转眼已过百年,中国知识从四部之学进而为分科之学,其中变化自有中西之争,但过于强调中西之争,则难免掩盖当代中国的传统与现代之争及多种现代性之争。国学一名相诞生于百年前的中国知识丕变时刻,其时国人多心理弱势,保国存种之意存焉,百年之后当大不同于百年前,今日中国已走出国亡种灭之忧,且由马主义之共产主义而转而以人类命运共同体相号召,此面向人类之普遍理念实与当下国人所持国学之特殊理论相抵牾。故当代中国知识人有义务深刻反思当代中国知识谱系及结构之合理性,不可盲目陷在国学泥淖中也。此中问题甚多,是处不过蜻蜓点水而已。昨日的讨论除郭老师、畅钟山长参与之外,广西大律师黄海东先生也参与其中,海东兄虽身为律师,多年来却心怀人文,热心学术,关心国运,甚为铭感。刚想到,我们之间的微信对话虽是率性而谈,但意义深焉,故一一录而存之,作为一份思想备忘录可也,亦可作为我们之间友谊的见证。谢谢郭老师!谢谢畅钟山长!谢谢海东大律师!

  

   魏敦友

   匆草于武汉沙湖之畔,湖北大学哲学学院/法哲学研究中心

   2020-12-28

  

   深圳畅钟山长对武大郭齐勇老师:文中对国学的分层模型,深有同感。遗憾的是山人当年研究民国思想史,仅仅从民国学人之原始文本为参考,竟然没有关注郭先生之熊氏研究,惭愧弗如。然郭先生之诸多观点,如国学分层模型、儒者之批判精神、目前市面上对儒家之误读深契吾心,极表赞同!

   武大郭齐勇老师对深圳畅钟山长:  不敢当啊,谢谢抬爱!

   魏敦友对武大郭齐勇老师: 郭老师好!关于国学,心中惑焉有二,敬请释之!其一,当年钱穆先生著《国学概论》,开头即言国学乃一暂时名,何以百年后似成一定名?其二,王国维先生明确指出学无东西,以之推则国学之说甚执着于东,此如何与今之中国人开口闭口言人类命运共同体相融洽?甚不解,盼郭老师为我释之,深谢!敦友。

   深圳畅钟山长对武大郭齐勇老师: 郭先生谦谦之风,乃当世君子儒也!

   魏敦友对深圳畅钟山长: 郭老师乃珞珈山学人典范,实足当今楷模,但国学之名须深议之!

   武大郭齐勇老师对魏敦友:  吾兄好!国学是暂名,钱先生讲的至今也有大几十年了,不能老暂呀!定不定,各人有不同理解。王静安先生讲学无东西,那是在一定意义上说的,实际上当然有同有异!中国之文化学术深且广矣!

   深圳畅钟山长对武大郭齐勇老师和魏敦友:郭先生言之有理,再引申之,这个问题,民国诸家已有言,如章太炎、胡适、马一浮、吴宓等人。宾四先生实持以历史视角言国学,当可视为暂名。王氏所言学问乃境界层面与终级追求之角度而论。就知识层面而言,一国自有其学术与文化传承,并不矛盾。国学自有其超越性,此可就人类共同体而言,并可与西学交融参详。浅论之,权当抛砖引玉,见笑了!

   魏敦友对武大郭齐勇老师: 谢谢郭老师释感!我意中国之文化学术,当重在文化学术,而今人似重点放在中国上,遂将普遍性置换成特殊性,甚觉不妥!钱先生《师友杂忆》载冯友兰言语之间总为人类立论(普遍),钱先生似当从中国说(特殊),此两种立场似宜沟通,如今之国学仅强调中国的(文化学术)深且广,则惑甚矣!

   魏敦友对深圳畅钟山长:钱先生言国学为暂名,认国学之名相甚不通,不得已而暂用之,他日中华学人认知深入,得好名,即废国学名不用也!

   深圳畅钟山长对魏敦友:尚未开窍!嘿嘿!

   魏敦友对深圳畅钟山长: 山长开鸟六窍!嘿嘿嘿!

   深圳畅钟山长对魏敦友:哈哈!

   魏敦友对深圳畅钟山长:哈哈哈!

   魏敦友对深圳畅钟山长: 鄙意甚明,与其称国学,不如名郭学!嘿嘿嘿!

   深圳畅钟山长对魏敦友:不得无礼!

   魏敦友对深圳畅钟山长: 大山长非也!我无礼乎?我之微见,直抒胸臆也。国学在特殊(中国),郭学在普遍(人类)。郭老师思想体系朗然而在,何须借国学名而自抑之,此吾意也。

   深圳畅钟山长对魏敦友:海涵!有礼之甚也,此魏兄一贯之道!

   魏敦友对深圳畅钟山长: 谢谢大山长!

   深圳畅钟山长对魏敦友:得闲来山里叙旧品茗!

   魏敦友对深圳畅钟山长: 期待!

   深圳畅钟山长对魏敦友: 握手!握手!

   广西黄海东律师对魏敦友和 深圳畅钟山长: 好!好!好!

   魏敦友对广西黄海东律师: 海东也在呀!嘿嘿嘿!

   广西黄海东律师对魏敦友: 一直在群里学习!也拜读过郭老的著作!

   魏敦友对广西黄海东律师 :太好了!待郭老师方便时,请郭老师莅桂讲演!

   广西黄海东律师对魏敦友 :那我们防港人太荣幸了!

  

进入 魏敦友 的专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百姓记事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106.html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